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5432
用户名:  云之北
昵称:  半山樵夫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7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2020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6-24 01:30

孔子可能不懂诗

孔子开始创业,不再做丧事服务公司的老板,在杏树下收学费揽学生办私学,是教育产业化开山鼻祖。吃饱了饭的孔子装逼,编辑诗歌了。他开始收购写有诗歌的竹简,删腐朽留神奇,得305篇的《诗经》,在子我、子张、子华、子贡等学生面前得意洋洋的,飘飘然的摆谱,先是说“诗三百,思无邪”,然后让子路烤了半根野兔肉干,满嘴跑牛车的讲“诗歌,子由是不懂得的,老夫子嘛,懂一点点”,这些废话,后来被子贡为首的老夫子著作编撰委员会编写的《论语》里记载。

在《论语(阳货)》里是这样说的:“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弄得大家似懂非懂的跟着他死前编排的节凑抑扬用八个声调的雅言来,抑扬顿挫的歪着脖子唱诵“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明代的顾起元《竹浪斋诗序》:欲如古之所谓兴观群怨多识者,杳然不可复得于篇什内矣。如此如此,诗歌也就无法兴观群怨了。

《诗经》和那个五月初五“风雨中抱紧石头”的屈原的《离骚》,是很多人都爱读的,可惜孔子无法读到《离骚》,更不知道现在的人写诗要讲对仗平仄,讲究写意写景,要是孔子再生,可能他也会去借王国维的《人间词话》王力《诗词格律》,甚至《声律启蒙》《笠翁对韵》来恶补一番,然后就说一声“诗歌我是不会的”,然后就去听他三个月都不用吃肉的管弦乐《韶》,然后去泡个脚,再吃个山东大饼,然后再回到杏树下办他创新的高考补习班去。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674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