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5432
用户名:  云之北
昵称:  半山樵夫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12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2021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5-08 09:24

狗剩不懂诗歌…辣椒烧酒诗乡的贵州绥阳记忆

诗言志,歌咏言,声依咏,律和声。《尚书》大概就是这样给诗歌定义,《礼记》附和之。

在辣椒红了,烧锅酒藏进洞里又搬出来的时候,我去了绥阳,去的目的高尚,为探索古四川文化,那是2009年初秋,深夜从贵阳出发,绥阳暴发户狗剩同志开的车,重庆的黄光头陪驾,天明时分到绥阳,一路上还轮番喝着董酒,私家车里没有下酒的菜,一切从简的就着茅台,痛苦不可言状的喝。

绥阳县城外,晨星闪烁,秋蝉歌唱,鸡鸣狗吠,还依稀看到大红的标语刷满路边的光秃秃山坡,上云“辣椒之乡”“诗歌之乡”。

绥阳是遵义市辖的一个县。遵义市,旧称遵义府,现在很多老人还在用旧称。在雍正时期开始设立贵州省,遵义府连同所辖各县划入贵州版图,同期,广西的荔波县版图上缴中央,转移支付给了贵州。

张献忠屠四川,独有勇武刚强的遵义府县完卵幸存。以我个人的观点,四川文化仅仅能在遵义府保留下来,而麻辣火锅和麻将做一桌的所谓的四川文化,不外乎湖广填四川时带来的外埠文化,毕竟,能留下来的遵义府县的人文故纸都圈到了贵州,要了解古四川文化,就得去遵义,当然也包括有辣椒和诗歌的绥阳。

狗剩同志读书少,黄光头亦然。不过,他们喜欢和假装有文化的人一起喝酒,我们善于伪装成学富五斗的魏晋文人,穷酸而且脾气大,能装善演。狗剩他们真的有酒,很多的董酒茅台,他们早在多年前就到京城去找寻文化,将自己的孩子送到收费多多的京蛮学校来“精英化”,皇城根下,偶然的机会就认识了,然后就被他们疯狗黏着糊着的,你怎么讥笑怒骂,他们就是不走,他们的座右铭是“你是我哥,我就陪着”,我从北边回到祖上混饭的南边,他们也还疯狗一般的追随,有这样的朋友,除了无奈还是无奈的无聊。

狗剩的叔叔,是黔驴一族的文化名人,名气很大,大到可以吓坏遵义一带的小孩,诗歌写的很多,我早就“拜读”过,但我自认不懂诗歌,也没有诗人的气度和情怀,比如无病呻吟,比如狭妓高歌,所以我说读不懂,狗剩还以为我是装着不懂,他哪里知道,我就是真的读不懂他叔叔的诗,如果那也叫做诗歌的话。

很多人以为莎士比亚的诗,比如十四行诗,是疯子卖弄风情的洒脱,是下里巴人的偶尔脱俗,其实,英国人的格律诗,比中国人的格律诗还严谨。我们的祖上,写诗都很庄重严肃,乱写诗,是要打板子的。诗词歌赋,讲韵律对仗,哪怕是打油诗,如爱吃红焖肉的苏东坡的打油诗“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老僧新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够得上千年精品。

如我辈的现代人不懂诗歌,大概就是我们不读《声律启蒙》《笠翁对韵》,不懂音韵学,甚至读不懂王国维大爷的《人间词话》,也搞不明白广西的博白大爷王力《诗词格律》的玩法,当然也不会最简单的《千字文》《三字经》。

狗剩喜欢诗歌,不时的拿他叔叔的诗歌来酒桌助兴,我修为不好,把持不住就满桌喷饭,但狗剩同志光头同志就是不介意,撤了,换新的菜,是他们做的最多的功课。

狗剩死了,去年死的。死前最想做的事就是让我帮他这一本诗集,好在地摊上打印出售,他的企图,就是想让他的叔叔也称呼他一声“诗人侄儿李狗剩”。

我不会写诗,我也不觉得欠狗剩什么,该帮的都做了。狗剩死的时候是寒冷的冬天,黄光头给他送行了,还烧了狗剩他叔叔的诗集,好让他在极乐世界里朗诵,但我不知道狗剩同志是不是都认全了他叔叔诗集里的字。

狗剩同志不懂得诗歌,死了,一个想成为诗人的建筑承包商,在不懂诗歌的时候,就死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706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