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5432
用户名:  云之北
昵称:  半山樵夫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5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0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5-01 16:16

四十年来一碗粉? 老友再会已皓首

北宁街外,遇老友,四十年前一别,当年的少白头兄弟,如今兄弟都“皓首”而归,不曾穷经,不曾戍边,同城而不同道,不相谋面,再见已是革命青年后期的后期。

烫一壶新茶,温一锅老酒,又怎能没有可以独食的生鱼片和带着情怀的竹成粥、老友粉。

黄土半埋的人生,老友聚首,话题照旧是四十年前的旧城小事,吃的初级社会主义主题,沉重的缺吃少穿的民生话题。

“新古典社会主义时期”的南宁美食,在宣化县旧址,就三五条小街上,也就是孙大炮改新换代前的南宁核心商业街,到了西关路、北宁街都算是备胎。味腺重启,时钟倒拨…当阳街斜角的竹成粥店,胜过万国酒家艇仔粥,西关路上的油条,“大过辘蔗”。新华街的老友粉比肩北宁街。至于水街的生鱼片,油光水滑,纸薄韧劲。

南宁人光着膀子搞资本主义初级阶段,曾经的美食带头大哥—饮食服务公司被钞票主义路线禁闭了,当时不折不扣鼓吹美食的那些红案白案大师被下岗退休或滚蛋到“个体资本主义”没有体制的体系里艰难营生,一包味精吃天下的“猪狗食”成了温饱至上的芸芸众生的餐食归途。然后是人人都做艇仔粥,个个都卖老友粉,一切都无所谓,有所谓的就是价格。明园的烧卤、冠生园的月饼,万国的酒席,呼啦啦的说没就没了,大师傅们说走就走,南宁进入一个没有饭食界大爷,只有劣质酒肉横流的时代。

南宁人不思美食的时间,前后大约三十年,这一时期,只要广告做的好,剩菜也能卖的好。茶楼酒肆,都要搞一个阴暗角落里的雅间,只要大牌领导来乱搞,价格统统往上跳,只要有缘,就来烧钱,吃喝都太俗气了,上馆子就是来装逼,吃什么无所谓,吃不吃也不打紧,领导面前装孙子又暴力烧钱消费最重要。试问南宁又有几间酒楼饭肆“没有领导股份”?正是如此此般,美食被污名,被爆溺,复又被自媒体美化于收费服务、推荐服务。总而言之,南宁人的嘴巴,被无良者强暴,凡三十年。

茶余酒后,兄弟的话题聚焦老友粉,我也认可当年的老友粉,但现在整个南宁城,能够知道真正的老友粉味道的,都柒零捌零后了,最年轻的不低于50岁,如我辈蓬蒿人。…在老的南宁市青年团总部附近,还有一家老友粉店,工艺手法一如既往,为老友粉的尊严艰难的继续“当垆卖酒”,接待知音识性的老友党人。客人也只有六十岁七十岁八十岁的老头老太,没有客套,没有空调,甚至板凳都是陈旧的,来的都是有个性的老者,不为其他,就图一个“当年”,好像是为了证明他们是地道的南宁人,或是宣示“南宁是我们的”。吃上几口老友粉,地道的老友粉,我倒也认同老头老太们,不为米粉,只为情怀。

要是哪一天你也有了”南宁是我的”情结,而且始终都解不开了,恭喜你,你是真的吃过老友粉的南宁人。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28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