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5432
用户名:  云之北
昵称:  半山樵夫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4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 2021 - 4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4-17 09:25

青山遮不住  邕江东流去

又是踏青时节,依照《百中经》上“庚子年大利东西”之说,打算由柳沙沿邕江环道漫步琅东更东的仙葫大道。驻足柳沙半岛上,举目远眺,左有青山挺拔,右有邕江曲水周流,地理人文脉络清晰而毓秀,若再打开南宁城地形等高图,青秀山该是南宁盆地的青龙,望仙坡、望州岭就是护佑盆地的一双白虎,朱雀贯城低伏,朗朗明堂,雀跃朝山、案山广阔而清晰,至于玄武,可远取九塘昆仑。南宁筑城的先祖,定然对《周礼》《考工记》和郭璞《葬经》,乃至唐代喻皓《木经》、宋代李诫《营造法式》等城市营造思想伦理烂熟于心,并严格执行等级分明的规制。

人,还在柳沙,心已远,脚未动,朦胧眼前,一只蝴蝶恋花戏树,忽然想起《齐物论》里记载的庄周梦蝶,也许,这只孤独的蝴蝶就是庄周投胎,趁今年疫情暂平,到南宁来推销他的著作《南华经》。

从庄周和他“被代表”的“南华真人”的道教立场看,南宁的青秀山,已经被不知羞耻的佛教所浸染,道教也没有了立脚之地。

青秀山有寺庙的历史,不超过300年,南宁有佛教寺庙亭塔的历史,最远不过600年。佛教浸染南宁,大概是始于假装信佛的蒙古人统治汉人的元代后期。之前的宗教信仰,有多神的原始宗教,佛教只是偶尔的过来传销,没有门店寺庙。唐代开始,道教形成为一股宗教清流,加之以中原文化对乌浒、俚人、僚人(今壮族,西瓯国、骆越国越人后裔)汉化完成,注重今生今世,注重当下生活的道教,打着仙医命相卜的旗帜,实践命运掌握自己手里的实用主义,通过修为修行,幸福自得自在,因而,几乎是所有百姓的精神信仰。

至于注重来世,不顾清贫,不顾廉耻,而为来世幸福“投资”的佛教,信之者极少。通俗的讲,佛教只有少数穷的没有任何指望的赤贫者,或是坏事做的太多的恶人,才会相信念佛可以免除天道、人道、阿修罗道、畜生道、饿鬼道和地狱道的六道轮回,直接登上极乐世界的高速列车。

毕竟,佛教原教旨主义在吸纳道教的教义和教条之前,除了诵经还是诵经,一门心思去寻思来世,这类宗教跟中国人固有的思维定势,水火不容。佛教的用途是唯一的,就是教人向善,同时教人懒惰,要是中国人从汉朝起就笃信佛教原教旨主义,恐怕今日的中国,比印度人都不如。

比较可恶的是佛教世俗化之后,捡来道教仙医命相卜的衣钵,到处保人发家致富,保人不受刀枪剑戟之祸,保人三妻四妾,保人升官发财不生病,当然这是要香油钱要功德钱的,甚至寺庙里的香烛黄纸都要搞资本主义那套“供给决定价格”的凯恩斯主义。诚然,佛教是中国的文化教育和精神信仰里的邪恶势力,没有道德底线的邪恶,头脑清醒的人,都不正眼看它一回。

可惜,佛占青秀山300年了。

如果南宁也有人文圣地,青秀山是唯一之选。虽然传说望仙坡下的白龙潭,曾经被白龙飞越而过,但那只是传说,不许以为证,更何况,土匪头目陆荣廷还在望仙坡上架了炮台,谓之镇压南宁,旺气北回武鸣。

1619年底,宣化县(辖1980年代南宁市区、邕宁县境除永淳县南阳镇外)的淡村人肖云举,以明朝万历皇帝的中央政府人事部副部长(吏部侍郎)身份,在其祖坟所在的青秀山架起八角九层十丈高的龙象塔。沉寂清幽青翠的宣化城龙脉,俗气开始贲涨,凡心开始骚动,之后,被大领导魏忠贤藐视的董传策同志,又在龙象塔附近“挖掘”了董泉,之后,不甘寂寞的后人又立了董泉亭,之后的之后,忽悠成性贪婪无底线的比丘党光头佬,先后设立骗钱剽油窃米的寺庙四个,这就是今日青秀山水月庵、三宝堂(比丘尼党人领地)鼓吹青秀山300年佛教历史的“孤证”。有一个我个人杜撰的笑话,南宁城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男人娶不了老婆,女孩嫁不出去,那是因为南宁城市龙脉的青秀山被和尚尼姑霸占了。我只是说说,爱信不信,由你。

青秀山架设龙象塔,要不是肖云举的官职高的吓人,恐怕是别人不敢不同意,大家出钱出力,倒也无所谓,问题是,肖云举有僭越之举。按照建筑、构筑伦理,不是皇家钦定的龙象塔,断然不可以建九层之高,三五七层才是符合《周礼》以来的规制,还好,建成之后六七年,一次雷击,塌了两层,算是回归常理。可惜的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有钱的衙门,又来重建一个九层青山塔,接着而来的是寺庙香火通天,满城老百姓的饭钱酒钱,都功德无量去了…斯文扫地,由此可见。

人,还在柳沙,手中的香烟还在腾云驾雾中,南华真人的替身蝴蝶大爷还在“蝶恋花”。蓦然间,青秀山画面由远而近的向蝴蝶靠拢,青山塔还在,但水月庵变成了学堂,光头的比丘党徒被上千成万的学童所取代,朗朗书声掩盖了嗡嗡作响近三百年的禅院钟声,至于三宝堂,变成了南宁女子学堂,贫家童女,开始童蒙。

人,还在柳沙,我没有踏青去,只是和眼前的庄子邂逅,在聆听庄子的教诲。

青山在,再高大的塔也遮掩不了五六百万人扎堆的南宁城。一塔镇八方的人文意义还在,但也关锁不了奔流不息的邕江。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622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