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5432
用户名:  云之北
昵称:  半山樵夫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5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0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3-26 21:37

踏春不舍三月三  风流剥尽显猥琐

苏轼的四大弟子之一张耒同学爱踏春也爱耍风流,写有“独犯寒踏春,殷勤更折雨中梅”殷勤为什么?折梅为何物?偷人还是偷情?他的文字可以为证,让后人定谳判罚。

古人在花蕾半开的早春时节都爱野外休闲,一幅《清明上河图》,春光咋泄,估计张择端和宋徽宗都在大好春光里放荡不羁的挥霍春色。但若找寻古人爱踏春的根,估计在《左传》《诗经》都有马脚露出来。如《诗经.小雅.出车》里,明明是要写将士出征,也抖出一句春日迟迟,卉木萋萋。庚喈喈,采蘩祁祁。”,说的是春光明媚阳光和煦,花木生机盎然。黄尽情地弄歌喉,村姑悠地采香蒿。现代人都搞不明白,写的是将士踏春,还是村姑踏春?其实这样写就是半露还遮掩,要比“关关雉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更含羞,最含情脉脉,不至于令人以为是“玉女吹箫待和尚,牧童弹琴候寡妇”那样的透露着拙劣的奢情淫荡。

不要以为《史记》是严肃的史志就不春光摇弋又暗流涌动,看看司马迁编撰出来的孔子的父亲73岁的叔梁纥、母亲15岁的颜征在,就在丘山那里“野合”,按照春秋时期的习俗,男女在踏春、秋游时节偷情,甚至是强食强纳,都被大众所容忍,只要男方不抛弃女孩就成。征战归来的叔梁纥,丘山脚下发现了丘山踏春的颜征在,于是乎,一股激荡的心,情脉贲张,也就如张耒说的那般冒雨昂首去折梅了,真的是趁春光,花开堪折直须折,不悔于“莫待无花空折枝”。司马迁一不小心就将孔子写成了踏春的果子。

不要用现代人的思维定势和道德尺度去衡量古人的品行,古人的生活,越古就越像庄子那般逍遥。古人崇尚的是自在,偶尔重视的是生产,注重人口生产。在很多时候,古人的维生物质资料随处可见,饿了就伸伸懒腰就能采集野果来果腹,馋了就打鱼围猎打打牙祭,无需囤积居奇或财富积蓄,秋冬穴居,春日夏日,赤条条的也就无需树皮兽皮来遮羞,很多时候闲的发慌。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四处放荡不羁于动物本能,雄性激素分泌物太多的古典共产主义公民,就会学着猴子狮子老虎,为交配权而斗殴杀伐,如果是交媾物权过多,就会产生分享主义,如群婚制、易妻制。用现代人的眼光看,那是极尽猥琐污浊,但在一切都可以放下的古人,那是无尽风光的风流自在。当然,上古时期,人们每天都踏春,每日都风流,不存在择日搞猥琐、耍流氓;等到后来人类离开森林,到平原地区逐水而居,农耕文明开始,闲着的时候就不比从前多,踏春也就要到春暖花开时,这种习俗,三四千年来,几乎没有改变。

文明进步和道德教化在宋代被强化,始作俑者是猥琐的圣人朱熹,他一天到晚都鼓吹什么存天理去人欲,之后之后的之后,大家都收敛了春心,关锁了风流自在;张生与崔莺莺的爱情都成了罪过,梁山伯和祝英台都不得安生。之后之后的之后,踏春就成了残踏春花的代名词,如唐伯虎祝枝山之流,男人去喝酒,女孩去折花,男女授受不亲,一点点的风流都不被许可。呜呼,风流去了,手拉手是流氓,暗送秋波也名为猥琐,有伤风化也就实锤了。

今日三月三,可惜的是雨中梅半熟,桃花已谢;黄鹂鸟已远去归宿他处;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踏春也少了一份春心可荡漾。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78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