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5432
用户名:  云之北
昵称:  半山樵夫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6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 2020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3-24 11:49

山歌无邪---从《越人歌》到广西山歌之二

我个人倾向于将《越人歌》作为一种可能而选入广西地区山歌的开山之作,虽经不起历史的“重锤拷问”,但考虑到每个民族在“群众公选”祖先的过程中,往往是带有文化或思想暴力的“膜拜和敬仰”,甚至后人加以杜撰,也就是说,“我说他是祖宗,他就是我的祖宗”,不商量,不妥协,不改变。

 

从3000年前的近古时期算起,到最早有广西民歌文字记载的历史的宋代周去非同志的《岭南代答》,大约有2000个年头的空白记忆,而广西地区,主要是西瓯、骆越,也少部分包括夜郎、句町两个方国的一些区域,在汉武帝统一岭南之前的人口,60万,或更少。

 

2000年的历史钟摆,30万-50万平方公里的疆域,不到60万人的广大地区里,居住着乌浒、俚人、僚人及无数的其他百越人,部落之众,无法统计。他们之间的沟通交流,大概就像哑语学校里那些聋哑儿童之间交流所需的大分贝吼声和手舞足蹈相兼顾才能完成。

 

有记载的广西地区先民西瓯骆越人第一次集结是在屠睢同志带赵陀南下解放两广地区的秦瓯之战,大致是公元前214年。译吁宋同志为核心的民兵三万人抵抗秦始皇中央军的入侵,广西地方无政府民兵有效歼灭了秦始皇三十万大军。三万西瓯民兵能够有效组织、协调作战,在语言不通的前提下的交流,我们无法用“他们通过唱山歌来表述意见”来阐释。第一次秦瓯之战,广西王译吁宋同志和秦始皇的代理屠睢同志都完球了,等到灵渠修好,任嚣同志来了五十万中央军,广西广东都被解放了,中原文化的针筒才开始给广西地区进行华夏文化的输液过程,一个缓慢的文化交流和交融过程。然后,在“书同文”的大旗下,统一的交流语言开始形成。之后,百越地语言才被发现,但无记载。

 

就山歌功能而言,与手语兼用的沟通、交流用途,在多种族、多部落的百越杂居、语言各异的时代,也该是一种必须和必然。

 

是沟通需要产生了山歌,还是山歌促进了沟通,也许,山歌只是为了“结绳记事”所需而产生。但,山歌真的诞生了,也许是黄河流域文化的《诗经》的百越版。

 

由此可见,山歌一开始的时候,并不高雅,可能用于打招呼,用以示意友好,无斗殴与杀伐。当然,也有可能会因为食物、猎物,或是交媾权而用激昂的音调、节奏进行怒吼,这也是山歌/民歌的雏型。这就符合了“歌以言情,歌以记事”的本初。

……待续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73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