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5432
用户名:  云之北
昵称:  半山樵夫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7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9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7-14 07:56

风流秦观风流死 死在广西足叹息

    风流终归风流去,死在广西的风流秦少游

        这也是一个先生后死,后生先死的案例。苏轼是秦观的导师,秦观未生,他先生,秦观死时,他还没死。更搞笑的是,苏轼有三个姐姐,没有小妹,冯梦龙将自己的妹妹穿越回到宋朝,做了苏轼的小妹,做秦观的“梦龙夫人”,究其原因,就是秦观太过风流潇洒。
 
        与江南美人徐文美“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秦观,字少游,国史馆编修,可能是因为冯梦龙所谓的“苏小妹三难新郎”黄色错误,也可能是党学之争的政治不正确,被编管横州(横县),编管是宋代的一种“双规”制度,仅比流放瘴疫之地海南好一点。在横州,秦观依然风流人物一个,他跟横州的刁民一起上山打鱼,下河打柴,吟唱风流山歌,海棠花送生吃活鱼,跟阿猫阿狗之流喝花酒,埋葬茉莉花,种海棠花,架海棠桥,立海棠亭,为掩盖心理阴影,设海棠书院,捞一个“启蒙教化野蛮横州”的好名声,企图通过他的恩师苏轼,回到中央档案馆混饭。

        秦观在横州的生活,跟他自己的恩师苏轼写的《鹧鸪天》一词大致无二,“林断山明竹隐墙。乱蝉衰草小池塘。翻空白鸟时时见,照水红蕖细细香。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转斜阳。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泛白鱼生时时尝,茉莉海棠处处香,”可见秦观风流本性。

        受到行政处分后,秦观虽然不敢妄议朝廷,但含沙射影的言辞还是不少“日典春衣非为酒,家贫食粥已多时。”可见其与苏轼欧阳修之流的恶。

      尽管被处分贬职,但风流快活跃然纸上。“《梦扬州》中:晚云收,正柳塘,烟雨初休。燕子未归,恻恻清寒如秋。小栏外,东风软,透绣帏,花蜜香稠。江南远,人何处?鹧鸪啼破春愁。长记曾陪燕游。酬妙舞清歌,丽锦缠头。殢酒为花,十载因谁淹留?醉鞭拂面归来晚,望翠楼,帘卷金钩。佳会阻,离情正乱,频梦扬州。”

        秦观梦扬州,本来也没有什么,就像疯子意淫,偷偷摸摸,遮遮掩掩,不伤大雅,但以思想裸奔,就算风流致死的李白,也不比秦观,风流秦观,直到渴死在广西藤县光华亭,天下无人出其右。

        一个天下第一的朝朝暮暮风流诗人,渴死在广西,让人联想起想喝一口蜂蜜不得而饿死的英雄袁术,不胜哀叹。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86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