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5432
用户名:  云之北
昵称:  半山樵夫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7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9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7-08 00:26

家乡的味道…横县

皇帝、神仙与隐士鬼混的故乡

2007-06-06初稿20190708修改稿

一 茉莉花的家乡

一心想做皇帝的朱棣(永乐帝)起兵,推翻自己侄子朱允文(建文帝)王朝,为了自己能够“永乐”,朱棣发海捕通缉,令东西两厂、锦衣卫、阉人党在全世界范围内捉拿朱允文,但可怜的朱允文却能在广西横县悠然安生,逍遥自在的生活了十五年;横县这块土地有什么神秘的力量,能庇佑朱允文躲过劫难?到横县去看看,也许能够知道一些鲜为外人所知的秘密。

从南宁驱车奔横县,七十分钟的车程便可抵达横县县城横州镇,一座两千一百年历史的古镇。从南宁柳州高速公路的六景出口处进入横县辖地,公路两旁总有四时不谢的鲜花,四季常青的林木、谷物,招惹着行色匆匆的骚客。在这片土地上,没有国色天香的牡丹,没有催人飘飘欲仙的罂粟,但有茉莉花,令许多惦记着绿色饮料商机的花痴茶商念念不忘横县横州这个南国小县大镇。

绍圣四年(公元1097年),因写“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而名声显赫的秦观“编管”横州,他在《添春色》中写了“瘴雨过,海棠开”一句,海棠便在横县声名鹊起,横县的“郡、县、州、镇、村”花大概就是海棠花,800多年不改,横县也因海棠花而名盛几百年。如今,贪慕虚荣的茉莉花经过商人的包装,成了横县的县花。

横县人种植茉莉花的历史凡400年,明朝的《横州志·物产》中记载有“茉莉甚广,有以之编篱者,四时常花。”,看来是篱笆花,任由鸡犬践踏,算不得高雅。30多年前,得益于横县茶厂对茉莉花茶的扩大生产需要,横县开始大批量种植茉莉花,茉莉花就因被各村各户普遍种植而成了“县花”,在最初的几年,花农也赚了不少钱,许多人家迅速致富;尽管如今花贱伤农,茉莉花种植面积已经小有收缩,当年一边哼《茉莉花》小调,一边采花的茉莉花姑娘也不再现身花田之中,采花的都是守望家园的长者,…横县茉莉花和茉莉花茶的产量,占全国的60%以上。茉莉花茶产量每年100万担,销售收入10多亿元;但就茶叶的品质而言,横县的宝华毛尖名气更大;据传宝华毛尖是明建文帝朱允文所植,如此看来,朱允文应该是领导人植树造林的始作俑者;毛尖应该是中原的茶种,起初始有七株,后来扩种到两三百株,至今600多年依然枝干茂密,春茶细嫩,秋茶香醇。后来,住持宝华山的佛道圣人在建文帝手植的毛尖四周加种数千株毛尖,使之连片成林,后人给茶园冠名“圣种茶园”。宝华山常年浓雾笼罩,昼夜温差大,加上土地肥沃,非常适合毛尖生长;据《广西通鉴》载,宝华毛尖叶背白茸如雪,细嫩如银针,茶汤浅绿,小苦而不失醇甘,茶香更兼有荷花和蜂蜜味,经久不淡,令饮者心旷神怡。宝华毛尖量少而名贵,向来备受达官贵胄所垄断。嘉庆15年(公元1810年)宝华毛尖被列为全国24种名茶之一,进入“贡品”榜;宝华毛尖曾经3次获得巴拿马博览会银奖,民国22年,广西省政府为宝华毛尖题匾“品胜武夷”。

二、横州,因神仙横行郁江而得名

从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消灭南越王国,统一岭南后在今日横州设置安广县起,横县的县级建置至今已有2118年。横县在唐朝以前有许多称谓,如安广县、宁浦郡、宁浦县、简阳郡、简阳县、简州(缘州)等,自唐以来称横州或横县。

相传晋代隐逸人士董京避居简州(今横州),秋夜泛舟于槎江上,见一神仙乘浮槎(带有树枝的原木筏)而来,横槎于浦,浮槎枝干扶疏,黑光照人,董京谒见了这位仙人。凭此一说,人们把这一江浦称为横槎浦,将州名简州也改为横州,这是横州得名之始。郡、州、县治所在地曾经取名槎江镇或者槎城镇,今名横州镇。不过,魏晋时期神与人共荣,有各种下流思想的怪人太多,他们多有服食雄黄之类矿物毒品“五石散”的喜好,飘飘然而成仙,或如梦如醉、半疯半痴误入仙境也是有可能的,以今天看来,传说中董京遇见仙人的可信度当然不高,但在当时的风气下,大家都乐意于将逸士、怪人当神仙来供奉,让他吃喝嫖赌,请他四处演讲,并以此为荣。于是乎,董京会神仙的话题成了当时横州一州人民的文化茶话主题,横州镇中曾建有浮槎馆、槎浦公园、仙槎亭,以纪念仙人横槎于郁江。

由简州到横州的州名变更,只是为了记念仙人横槎郁江,州因神仙、逸士鬼混而得名,在中国独此一例。

三、三位圣人与6000年的文明

考古学家认定6000多年前横州的郁江两岸就有大批先民在那里耕作狩猎、繁衍生息。以我个人之见,也许历史会更长一些。在秦始皇时期,横县分属桂林郡、象郡,更古的时候,大部分属于西瓯,少部分归骆越,公元前111年开始接受王化,到唐朝时已是开化之地,中原文化得到广泛传播;得益于境内水系发达,交通便利,盛唐时期的郁江沿岸地区农业、手工业、商业稍具繁荣市镇雏形。

横州的最早市镇、村落在什么地方形成,又是如何扩张?我相信大约在4000-5000年前,横州的先民就开始在县城对面的江南定居,以后就在今天的禤村、宋村一带扩张,横县的大村有三个,“一禤村,二那檀,第三上颜和下颜”,到民国末年,乃至共和初年大抵如此,现在的情形如何,我不是很清楚。在早期的村落布局上,县城周边的江南、禤村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砂完备,明堂广阔,有宽阔的田园大地作骨架,有郁江两岸巍峨的高山重重关锁着奔流不息的江水,九曲回荡的大江上,以及河谷地带烟霞弥漫,山可资俊杰,水可资灵气,林木、水产资源充足,谷物、瓜果四时不断,符合先民对民居建筑周围环境选择的基本原则,这种村镇建筑布局也便利于先民的生产生活;横县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在岭南地区一向为人口大县,经济、文化在广西也还算发达。

一方水土一方人,横县文化也曾乱象纷生;一个地方的文化脉络的跳动是经常会变频的,变频的原因除了政治因素外,外来族群、文化的进入和浸濡是最主要的力量;横县人口、民族结构在宋明清时期发生过重大变化,宋朝之前,土著民族壮民居多数,宋朝时,大批中原军人及随军家属进入峦城、横州的郁江沿岸河谷地区,这些移民后裔目前所操的方言大概就是永淳话(平话的一种分支),明清时期,又有大批的南海人(泛指珠江三角洲地区)逆流而上,他们多属于商人,在郁江沿岸各大小码头、集镇定居,以便于经商,他们的后人操带有横县客家话口音的粤语,长期以来,横县都属于外来文化浸染较为频繁的地区,习惯和风俗所使然,横县人比较容易接受外来的文化,经年积月的交流、融合之后,横县本土的传统文化很难得到保留、传承,仅有的那点壮族文化也被汉化得“壮汉一体”,相对于西部边陲地区而言,横县的土著文化基本上不复存在。

横县鲜有值得本土人民景仰的文化名人,加上“文人相轻”的陋习所使然,我们很难在国内外找到几个横县出产的、名气大一些的学界领袖、文化菁英,倒是让人觉得横县除了大头菜、生鱼片、茉莉花茶,就没有什么文化可以拿到桌面上来让人在批判中猛吃,在猛吃后批判。于是乎,在吃饱、吃腻了大头菜、生鱼片之后,那些能喝得上宝华毛尖的文人骚客就不甘寂寞的拿大将军马援、没落皇帝朱允文、落魄文人秦少游来文火煎熬、武火翻炒,所谓的文化横县,横县文化,寻根索源起来,总是少不了这三位圣人。

时代更替,潮流突变,不敢落后的横县人又大兴土木重建“文化横县”了,这也符合“饱食思淫逸”的文化思维定势和今日潮流;但愿能有人勇敢的站出来,给横县文化把把脉,了解文化横县的脉象,而后开出一副能使人“理肺清肝、明目张胆、阳气亢盛”的猛药来,让大家服用后,且歌且武、舞文弄墨、驱鬼逐神的抖抖一下董京给横县人留下的“魏晋”遗风,好让天下人听到横县二字时,就会马上肃然起敬,朝横县所在的方向鞠躬行礼。

四、循着圣人的足迹探古思幽

没有跟董京那样服药,没有跟太白一样喝酒,没有济公一般装鬼脸,没有孔明那般摇羽扇,我在晚春时节回到横县,星夜投宿月江宾馆;茫茫郁江泛着月光,自是多情记忆古人。

横县的文化人喜欢谈秦观,以秦观曾经在横县混饭一年多而得意,以前的本地剧团最得票友捧场的也是“苏小妹三难秦观(新郎)”,但是,历史上的苏小妹早早夭折,根本没有跟师兄秦观见过面,更别说他们暗送秋波、投怀送抱;秦观的老婆叫徐文美,但看名字,倒也旺夫,秦观的文章、诗词也美,如《鹊桥仙》中“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被誉为化腐朽为神奇的名句,为历代多情男女所传颂,遗憾的是,秦观的词大多描写男女情爱和抒发仕途失意的哀怨,尽管文字工巧精细,音律谐美,情韵兼胜,但终究不算大雅。秦观在横州写有《宁浦浮槎馆书事》,“鱼稻有如淮右,溪山婉如江南,自是迁臣多病,非关此地烟岚。”,此词一反其往日萎靡婉约低沉风格,让人读之而心性爽朗、精神振奋。

“编管”横州期间,游手好闲的秦观除了喝酒,填词,吟诗,就是跟本地的乡绅结党,游山玩水;秦观还开办学馆“淮海书院”,教年轻人读书咏经、填词唱诗,横县人兴学之风由此蔚然而起。

横县境内的珠江称郁江,县城一段美其名月江或槎江,横州八景之一的月江楼是横州古城楼,位于城的东南面,濒临郁江。秦观写有《月江楼》一诗:“仙翁看月三百秋,江波日去月不流;……。”,江波依旧,月江楼已经不再存在,但横县人还是不敢忘却,往往拿月江宾馆当作月江楼,算是一种自我安慰。

月江宾馆原为县衙的驿馆,十数年前始用月江二字给驿馆贴上标签,以附风雅。在乡土艺术家眼光里,月江宾馆也算名副其实,在朗朗月光下,爬到楼顶上去,高处远眺,倒也见到烟霞重重封锁的江景。横县的地方粤语里,“月江”与“月光”同音,月江宾馆其实也够得上称做月光宾馆;古人喜欢杜撰意境,以无物写有物,视有物为无物,吹牛最了得的算是一边喝酒、一边狎妓、一边吟诗的李白;今人将远离江景的宾馆称作月江宾馆,大概也算是“太白遗风”之一。

史载“横县古八景”,浮槎馆、钵岭慈感庙、宝华朝烟、郁水明月、乌蛮积翠、月江楼、海棠桥、淮海书院等等,八景随时间变迁而小有不同。但有三处因圣人染指而最能招惹文人骚客,县城东南的伏波庙和宝华山,以及县衙西北一里处的海棠桥。

乌蛮山位于横县县城东南30公里,横州古八景之一的“乌蛮积翠”就成景于此山,南坡的伏波庙、伏波滩驰名区内外。由乌蛮山主峰俯视南坡,有“广西第一滩王”美称的十里伏波大滩,绵延东下,礁滩犬迭,江流湍急,涛声如雷,颇为壮观;伏波滩常年烟霞弥漫,山水壮丽,景色迷人。伏波庙供奉着汉帝国伏波将军马援的塑像;东汉建武十六年(公元40年),交趾(今越南)女子征侧、征贰姐妹起兵暴乱,公开对抗汉帝国中央政府,暴乱分子攻占九真、合浦等六十余城,并自立为王,把中央政府惹毛了。公元41年,光武帝封马援为伏波将军,令其统率十万大军,南征交趾。马援凭其杰出的军事才能,第二年便平定了叛乱。马援率兵十万乘船来到横县郁江的乌蛮滩时,因滩险受阻;乌蛮滩两岸山高谷深,常有盗贼出没,马援将军让军队在此处安营扎寨,他号令士兵用铁器铣礁,疏浚航道,使得乌蛮滩河段的航道畅通无阻,马援还组织军队剿击盗贼,平定贼患。马援大军还在当地兴修水利、鼓励农桑,为人民所爱戴;伏波庙神力无边,据传积德行善的人到庙里祈福多能健康、平安,发财、升官。

为纪念东汉伏波将军马援平蛮的功德而建的伏波庙,在全国有数百座,乌蛮山伏波庙,是珠江流域同类建筑中历史最悠久、规模及影响都是最大的。此庙面朝十里伏波长滩,庙宇由南至北依坡势逐建钟鼓楼、牌坊、前殿、回廊、祭坛亭、中殿、后殿七大部分,庙宇始建于东汉建宁三年(170年),距今已有1800多年,现在所见到的庙宇为明清时期重修。整个庙宇周围浓荫遮掩,而特殊的气流却使屋顶终年不落一叶,瓦面清洁异常,充满神灵之气。每年农历四月十四伏波庙旦日前后,近邻各县市乃至粤港民众慕名朝拜祭奠,十数万香客云集,隆重非凡。

县城东南10公里的宝华山(南山)宝华山主峰海拔564米,向西南、东北两个方向伸展发育,连绵起伏,形成几十个大小山峰,横跨那阳、附城、南乡等乡镇,方圆40多平方公里;群峰奇秀,主峰巍峨,古刹雄伟,朝烟浩渺,周围山峦重重叠叠,高低参差,如二十八星宿一一错开排列,气象万千,山上的应天寺寺佛光普照。登上宝华山主峰放眼四望,县城隐约可见。郁江浩浩渺渺由西向东逶迤蜿蜒而来,似飘逸的彩带,在山峦和烟波之间若隐若现,俯视宝华山麓,林木葱葱,迷雾浓重,山道弯弯,曲径通幽。晨光初照时,于山腰应天寺举目凝视宝华山顶,古树奇峰笼罩于浓雾之中,在阳光照射下,时而金光万道,时而淡云浓雾遮掩,时而清烟缕缕,宛如蓬莱仙国,古人将此景称为“宝华朝烟”。

应天寺座落于宝华山北西坡,始建于唐代,现存为明清时期重建。明代徐霞客曾游历此间,并记述于游记中,又因传说明建文帝靖难后隐居于南山寺15年,并题留墨迹“万山第一”而驰名史学及宗教界。应天寺旁边有茶园,传为朱允文所植,所产的宝华毛尖,因产量少、味道珍异而被视为横县一宝。每年农历九月初九庙旦日,方圆数百平方公里范围内的数万善男信女云集寺庙。

横跨稻香溪的海棠桥,在秦观到横州之前就存在,现在的海棠桥在1742年最后重修,原来的桥名无法查证,海棠之名源于风流文人秦观的的名篇《添春色》:“唤起一声人悄,衾冷梦寒窗晓;瘴雨过,海棠开,春色又添多少?社瓮酿成微笑,半缺瘿瓢共舀;觉颠倒,急投床,醉乡广大人间小。”,此词一时四处传播,默默无闻的横州便被天下人所知,横州人以海棠名桥,海棠桥如半弯新月静卧郁江边上,至今已有千余年。海棠桥为花岗岩砌体,半月拱形,民俗、堪舆上有关锁水口,保沿岸一方平安的作用;香稻溪流水直灌郁江,一般认为“水直无情”,用弯曲的石拱桥点缀流水之上,以期获得“曲水柔情”的效果;在此桥的上游几百米处,有另一“海棠桥”,由西津、蒙洞方向进入县城的“最后桥头堡”,此“海棠桥”为双向两车道的公路桥,相去甚近的两座桥都用同一名字,的确有煞风景,横县古八景的“海棠暮雨”“紫水呈祥”“槎亭秋眺”也在这海棠桥一带,以前的槎浦公园也在此处,这使海棠桥充满了浓郁的人文气息,也体现了历史悠久的横县乡土文化。

海棠桥应该是春心萌动的少男少女们颠倒晨昏、破坏农耕秩序的去处,据说1000多年来还没有哪个痴情男女从桥上踏向不归之途,看来此处正是谈婚论嫁的好地方,时至今日,仍然有许多少年男女在此重复他们祖祖辈辈传流下来的程序,在桥上私立盟誓,许配身心。

五、文化,唯有下流更显风流

一位横县的文化从业者告诉背着10000个空空的文化行囊回乡的村夫鄙人,说是横县很快就要重新建设一个纪念秦观的海棠公园。在离开横县的那个早晨,村夫偷偷的跑到海棠桥去凭吊秦观。秦观号为少游,但其一生从不少出游,为了证明秦少游到过横县一游,县衙还为秦观捏造了一尊塑像,秦观像距离县衙不到500米的地方,在秦观像不远处,有一座有20年历史的怀古亭,经过风雨洗礼,怀古亭显得很破败,令到此怀古的人更加“高古”。在亭子上,有不少识字分子在墙上、柱子上留下题词,写意写景写情写春秋,很有意思,让人觉得怀古亭很有生气,很有人气,横县人有文化,秦观可以作证,怀古亭可以作证。

大头菜没有成熟,茉莉花还没有开放,县城里,酒肆饭庄中,生鱼片片,无不在写着横县的吃文化。很多人认为吃生鱼片是一种蒙昧未化的下流文化,但是,在处处文化,文化处处的横县,最高尚复又最下流的文化才是大众最欢迎的。

让横县文化走遍天下的,是生鱼片,而不是茉莉花和作古的皇帝、神仙和逸士。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2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