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5432
用户名:  云之北
昵称:  半山樵夫

日志分类

日历

2018 - 10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8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08-21 09:30

遥远的记忆—乡村歌曲王者John Denver

    背着大山来到老上海的美国小赤佬

    在乡下倚门望山,晚风中飘来悠扬婉转的牧童短笛,轻歌民谣,忽然的想起那首席卷全球乐坛黄金、白金唱片排行榜最高荣誉的take me home country load ,因为听力课老师的恶作剧,这首歌我被动的听过几百遍,但,自己和周边的人没有大山图腾,对雄壮大山和婉约山丘的感觉淡泊,所以一直都无法体会李耳同志在道德经中所鼓吹的仁者乐山的玄妙,更别说mountain mom了。

    一个名叫John Denver的人,1971年,他鼓捣出来的take me home country load从根本上颠覆了人们对音乐、流行音乐、乡村音乐的看法;一个十八岁的学建筑的在校大学生,逃学写词谱曲学狗吠,这首歌词通俗的乡村歌曲,一经没有唱法就是最好唱法的John演唱就风靡全球,电台天天播,电视夜夜演,唱片被疯狂购买,就这首歌,就让学院派“江歌”“英姐”们无地自容,一个整天背着吉他的混混,逃学不到一年,就写唱一首歌,就成了全美小孩、妇女的上帝级别的偶像人物,就算是男孩,也对他的歌曲爱的死来活去。1997年10月份John开着自己的飞机去给上帝唱歌的时候,很多美得不能再美的美国女孩想不通,甚至有人为人民歌唱家John Denver殉情。

    次年,这个逃学混混推出rocky mountain high,又再次狙击美国乐坛,一个乡巴佬写的乡巴佬的生活哲学,歌中没有同时期中国人格式化思想体系中的搞死一个算一个的革命感情,也没有他的战友在越南的吸大麻、搞破鞋、格杀、炮轰、飞机喷洒除草剂,也没有渲染反战的make love no war的美式基情;听着来自远古与自然环境写真一样的歌声,就觉得是跟着上帝去登山,如刚刚吸过大麻的马拉多纳般借上帝之手,不用费力就登顶了,俯瞰大地,满目苍翠,就算在毒烈的太阳下,不用戴绿帽子就愉悦身心,听一次就有一回的灵魂洗礼,听100次,再大的困难也不会“香菇蓝瘦”。歌声的力量山高海深,风所及,声所至,无坚不摧。

    1979年元月,已经伟大的不得了的John Denver同志,给他的朋友,热爱足球和川剧的来自北京的邓同志演唱rocky mountain high,于是乎,这个美国乡巴佬,严格来说是美国小赤佬,他的名字和歌声,传遍中国大江南北,少女少男,争相吼叫般传唱。
   
    1980年初春,John不像中国的戏子那样带着别人的老婆,而是陪着自己的“外扶”(wife),来到了沉寂多年的东方之都-大上海,当然,John同志(与自己老婆写的歌)说,那是老上海。

    小赤佬John携妻自上海返回美国的乡下之后,夫妻一起写了Shanghai breezes,这首歌曲还是因为听力老师恶作剧,被塞耳恭听了很多回,歌曲很好,但因为心态有点“香菇蓝瘦”,老觉得将上海写成了乡下,把上海人一个个的写成了小赤佬……

    当年民办教师孔丘同志听了音乐剧《韶》,三个月不吃肉,听了John的三首歌曲,我要不要也玩一回九个月不吃肉…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7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