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5279
用户名:  课堂街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1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019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05-21 14:35

中国教育培训行业企业史  新东方篇(上)



1993年11月16日,中国教育培训行业在北京的一间民房成立了北京新东方英语培训学校。

北京新东方学校的诞生

我们从新东方说开去因为这是妇孺皆知的教育品牌,这是中国教育培训的第一品牌。

1、野蛮又无奈的初始

1991年,俞敏洪从北京大学辞职,辗转几家民办培训机构,授课和管理是一直木讷的年轻俞敏洪一直面临的挑战。当时,俞敏洪同班同学除了留校任教的他,已经全都飞往美国发展。虽然俞敏洪也收到了多所美国大学伸出的橄榄枝,但是由于这些学校并未提供奖学金,贫苦农家出身的俞敏洪只能作罢。

从北大辞职,由于这个敏感的标签,其他高校不愿意接收,让俞敏洪只剩下华山一条路:自己招学生,自己办培训班。为此刷墙贴广告,刷电线杆贴小广告,在肯德基里办学,找废旧的工厂厂房上课,这些日后成为俞敏洪创业路上屡屡被提起的小故事,在俞敏洪看来,不过是因为“除了做这个,别无选择”的无奈。

1993年11月16日,那块白底黑字的“北京新东方学校”挂在一间不足10平米的教室前,俞敏洪和他的新东方就这样在改革开放的海淀,在北京的深秋结下了第一颗果实。

上世纪90年的中国,特殊的历史潮流下,“出国”成了最热门的一件事,和现在的“出国”浪潮不同,当时的“出国”最大的比例是“求学”,其次是“淘金”。经历过特殊历史时期的国人对“新鲜”的空气渴望,愈发的强烈。而“美国梦”更是最热门的一场冒险者的游戏。

如同美国的西部淘金浪潮催生了牛仔裤的热销,俞敏洪的外语培训也在“出国”浪潮下野蛮生长着。两年的经营,俞敏洪——这位坊间的留学教父终于带着大把现金和一身时髦装扮踏上了美国,这片他的同学先于他到达的理想之地。

这次美国行,俞敏洪还是为了他大学的两位挚友,徐小平和王强。

2、战斗中的友谊

王强看着暴发户装扮的俞敏洪,心里又气又笑。原本心目中应该被培训的农村土鳖,现在居然开班授课教人出国。而除了两个宝贝孩子之外“一无所有”的徐小平,在38岁这年重逢了日后他认为的最好的BOSS。俞敏洪像极了他从小就热爱的《三国演义》故事里的刘备,而美国之行就是他的“桃园梦”。

三驾马车已成,新东方就像早晨八九点的太阳一般,照耀着这块教育培训的处女地。

俞敏洪做出国英文培训,徐小平做留学咨询,王强做口语,互不干涉,各挣各的。跟居委会大妈搞好关系,在社会上喝酒办事这些闲杂事务都是俞来办理。到了年底,现金拿回家,他们过上了小时候喜欢的水浒里兄弟们“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日子,全国各地的学生慕名而来,新东方几乎成了他们出国前必经的一站。

新东方从只有俞敏洪一位校长到2000年的俞敏洪和九位副校长的“排排坐”的盛况,这一年,也是新东方告别小机构走向公司化的转折路口。

也就在这时,旁人在看到那块“北京新东方学校”时,才领悟俞的隐忍和野心。这也为日后新东方成长为民办教育机构的领军者埋下伏笔。新东方主营外语培训和出国留学业务,但也就不仅于此。它仍然保有很多可能性。但是2000年,这个新千年的开始,俞敏洪和他的新东方面临的更多问题来自内部。战斗中的友谊开始转变为“友谊的战斗” 。

3 、去家族化的纷争

我们知道1993年的北京最美红叶飘落诞生的新东方,俞敏洪和他的培训班仍然斡旋在居委会,派出所等等社会关系中,这段艰难的初创期是俞敏洪的妈妈和亲戚们扶持着度过。而当新东方度过蹒跚学步的种子期,进入蓬勃向上的成长期,海归的王强和徐小平对于新东方内部传统的“老板的亲戚们”就有着天然的抵触。制度和规范,这是现代公司有别于农耕作坊的基础。我们无法想象一个老板被自己母亲训斥的时候是跪在地上的,而俞敏洪就是这样的老板。可是他的内心已经埋下“去家族化”的种子,但一直感性和理性的摇摆,让这颗种子迟迟未能发芽。催化这颗种子的人必定是王强,就在新东方内部已经出现“四大家族”这样类似民国时期的封建残留式的团体时,王强毅然递交了辞职信,徐小平也以同样的方式声援了自己的老朋友。

俞敏洪在这个关键的时期选择了挽留王强和徐小平,并依照公司规矩送走部分“老板的亲戚们”。选择了“去家族化”改造了新东方的基因,也是新东方走向现代公司的标志事件。

然而真正的暴风骤雨已经在路上。

4、一路哭喊寻找制度

2001年成立的新东方集团。从海淀二小的培训班到2000年在上海和广州开办分校,新东方仅仅用了八年的时间,就已经以航母舰队的姿态出现在中国民办教育行列。

可就在外人看热闹的时候,新东方内部却因为谁也不懂该怎么开一场董事会而吵了二十分钟。这场新东方的第一次董事会就在俞敏洪花了三十分钟突击学习董事会流程后,草草结束。

为了解决一开会就吵架,一吵架就骂人的窘境,俞敏洪和他的团队请来咨询公司为公司“把脉”,可咨询公司的日志里却写着“这公司的人真奇怪,一说话就吵架,一吵架就哭,公司的问题都变成人品问题。”。俞敏洪把这个现象称为:知识分子上山,谁都知道有问题,但是谁也解决不能,只会骂人。骂人——知识分子技穷后不都会骂人吗?不过多久,入驻的咨询公司就撤了,分文不取地撤了。留下俞敏洪和他的团队一肚子思考和无奈。

内部蹒跚学步向现代公司前行的新东方,在开拓市场版图却是另外一番高更猛进的景象。武汉,天津,西安,南京开办分校,2002年更是搬进中关村有了新东方总部。然而谁曾想,2003-2004年,俞敏洪却每天夹着书包给学生上课,董事会并没有他的席位。王强和徐小平在董事会投票将俞敏洪请出董事会,董事会由各位董事轮值管理。王强在日后回忆起这段时光用了“痛苦”这个词,原因也很简单:不擅长管人。要知道在此之前,王强们只需要“管”好俞敏洪就好了,而这段俞敏洪退居二线的情形,几位董事要管的就是整个集团,这种事无巨细的工作强度就不是所有人都能隐忍了。

5、俞敏洪重新执掌

2005年,俞敏洪被董事会重新请回到董事长的位置,重新执掌的俞敏洪解决了沉积的财务问题和人事问题。2006年,新东方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成为中国教育在纳斯达克上市第一股。

上市前,新东方因为曾经使用和销售盗版的考试题,被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TS告上法庭,俞敏洪积极地配合,也促成了新东方和ETS的合作,为新东方走向受人尊敬的教育机构树立标杆。

我们都清楚在版权意识淡漠的国内市场,盗版不论在企业还是消费者心中都有一种暧昧不清的态度。而新东方在上市前,通过正面积极地姿态解决版权诉讼,也为“百年新东方”的口号增加了含金量。

编者按:

1993年至2006年是民办教育蛮荒走向成熟的时代,我们由新东方这个如今看来充满了传奇性的公司,背后的残酷和挣扎也许只有当事人才能切身体会。

2013年以新东方创始人“三驾马车”为原型的《中国合伙人》上映,引起了广泛的讨论,那个最深切影响当今中国的时代又被重新提起,那个催生当今中国商业巨头们的时代被重新审视。

课堂街([url]www.ketangjie.com[/url])也由此为契机,重新回顾属于中国教育培训行业的这段不算长但是仍有年代感的往事。

未完待续...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5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