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20 - 5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0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5-12 09:39

株洲天元区检察长刘仕明落马有多少冤主欢呼?

株洲天元区检察长刘仕明落马有多少冤主欢呼?

  2020年5月11日,微信群中互传着一条看似平常、见惯不惊的贪腐官员落马的新闻——《株洲市天元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刘仕明接受审查调查》,但在刘仕明主政株洲石峰区法院期间所办的冤假错案的受害“冤主”看来,刘仕明落马的消息,远比某只老虎落马的消息具有眼球吸引力和心理冲击力。作为院长的刘仕明,其麾下炮制的冤假错案,毫无疑问都有他的“份”——虽说是法官独立审判,但如果是源自公权力意志包括源自刘仕明意志的“招呼案”,法官能不听“招呼”吗?院长既然有权要求法官按自己的意志审判沾带“关系”、“利益”或“政绩”的案件,为何不能纠正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瑕疵判决?为何不能纠正那些明显颠倒黑白、徇私枉法的判决?为何不能督促自己的同事执行本院下达的生效判决?在刘仕明主政石峰区法院期间,该院出现了一连串的冤假错案,本博主就关注过多起该院判决不公的案件,其中最典型的就是重庆女子蒲玉雪的民间借贷纠纷案和株洲女子张利平的离婚财产分割案。

  蒲玉雪的民间借贷纠纷案发生在她和石峰区法院副院长罗拥军胞兄罗成之间:2011年7月,蒲玉雪在罗成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怂恿下,将其婆婆的35万元死亡赔偿金全部借给了罗成用于购买挖机承揽工程,罗成在借条上约定一年后返还本金,同时每个月支付蒲玉雪1.5万元利息(有借条为证),因罗成以种种理由赖账不还,蒲玉雪将罗成诉至石峰区法院,经过几番周折,蒲玉雪赢了官司,然而,可怜家庭经济借据、生活困窘的蒲玉雪怎么也要不回执行款。为此,蒲玉雪一次次地申请强制执行、一次次地通过各种渠道投诉举报,但她所有的努力都被担任石峰区法院副院长的罗勇军压住了,而作为院长的刘仕明,竟然不遗余力地包庇袒护玩法枉法、打压受害人蒲玉雪的罗勇军,不但不督促罗拥军尊重法律和尊重法院判决,让石峰区法院执行自家法院所作出的判决,反而通过株洲中院将该案的执行之“球”踢至天元区法院,让天元区法院去忽悠蒲玉雪。刘仕明啊刘仕明,你失责渎职、知错不纠;见弱不帮、扶强欺弱,致使贫困潦倒的蒲玉雪至今尚未拿到执行款,毫无职业良知和做人良知的你,将蒲玉雪坑得凄凄惨惨戚戚,你不落马不蹲监狱天理不容啊!

  为了替蒲玉雪发声,我曾经撰写并在网上发布了《石峰区法院副院长罗拥军费尽心机帮其胞兄逃避债务》、《石峰区法院副院长罗拥军如此向我喷粪知耻乎?》、《石峰区法院副院长罗拥军与蒲玉雪案“无关”吗?》、《株洲市法院系统对重庆女子蒲玉雪的案子无管辖权!》、《石峰区法院副院长罗拥军没违法?兼复株洲中院纪检组》、《石峰区法院以“避嫌”为由移送蒲玉雪的执行案谬矣!》、《蒲玉雪:你这样驳斥袒护石峰区法院副院长罗拥军的人吧》等一系列博文,尽管篇篇文字犀利的檄文让刘仕明感到很不爽,但他终未能阻住麾下枉法执行的步伐,也从未有过纠错的念头和行为,让手持判决书的蒲玉雪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35万元带着她婆婆血水的“老人头”白白送给了罗拥军的胞兄罗成!

  石峰区法院在审理判决张利平的离婚财产分割案的过程中,该院的主审法官竟然将2000余万元的夫妻共同财产全部判给有过错的男方,判得张利平母子上无片瓦、下无立足之地。在审判过程中,主审法官使用职业手段包括弄虚作假手段帮助男方转移资产和伪造虚假证据,欺骗张利平在虚假承诺书上签字,并剥夺张利平在诉讼中依法可以享受的权利,导致该案历经一审、二审、终审、重审以及三次再审,诉讼绵延11年。荒唐透顶、极其不公的判决,彻底改变了张利平的人生航向、完全颠覆了张利平的生活轨迹,昔日出手阔绰、衣食宽余的张利平,如今沦为负债累累、苦难无边的漂泊女人。在诉请期间,张利平为讨回公道光去北京上访就不少于30次,到省里上访达近百次,先前当地政府每月还给她2000元的救济金,到2015年,因张利平“不听招呼”继续上访,当地政府便停发了她的救济金。如今,张利平欠下了30多万元的债务,和已成年的儿子租住在一间非常简陋的“鸽子笼”,生活起居十分不便。身患多种疾病张利平已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和创收能力,只能靠儿子微薄的打工工资维持生计。为了让不公判决得到纠正,张利平一次又一次地到石峰区法院寻求和法官及院领导沟通,希望该院能通过纠错让她讨回公道,但她遭遇的是冷漠、推脱、忽悠和颐指气使的羞辱、高高在上的鄙视甚至如大敌来临的“严阵以待”,“有一次去石峰区法院,竟然有七八名法警围着我,将我这个弱女子当作恐怖分子对待,真让我无语!”张利平也多次找过刘仕明,但刘仕明不予待见,至于张利平给他写的投诉举报材料,我估计心如冷冰、凛若冰霜的刘仕明连看都没就扔进了垃圾桶。我曾经替张利平写过多篇维权文章,如《石峰区法院将千万资产全部判给过错男方逆天理啊!》、《张利平的案子是如何被办冤办假办错的?》、《强烈要求查处石峰区法院肖中和副院长和陈志刚法官的司法腐败行为!》、《株洲石峰区法院法官伪造假证据枉法裁判害死人》等等,期间,刘仕明在舆情的压力之下托人传口信想和我“聚一聚”,因我不想和这个腐败院长“套近乎”,便拒绝了中间人的邀请。

  “刘仕明害得我走投无路,我恨死他了,现在他被查处,真是大快人心!”这是张利平的悲愤感叹。“罗老师,刘仕明被查,我得放一挂鞭炮,我的案子就是他担任石峰区法院院长期间判决的,由于他包庇副院长罗拥军,让我赢了官司输了钱,我曾经有过和刘仕明同归于尽的想法,现在株洲纪委监察委替我报仇了,接下来刘仕明会在高墙内度过余生,真是恶有恶报啊!”这是蒲玉雪用愤怒之情给我发来的微信。一个让弱女子恨得咬牙切实的法院院长;一个炮制了大批冤假错案的法院院长,每年向人大会提交的工作报告却大谈“司法公正”和审判成绩并获得“全票通过”,请问你刘仕明还要不要碧莲?

  日前在微信群中见到一篇题为《喊冤高院副院长死于狱中,在位时是否深知公正价值?》的博文,该文称河南省法院原党组成员、副院长曹卫平的辩护人干卫东证实,曹卫平已于今年2020年2月死于狱中。曹卫平2017年被以贪腐的罪名获刑以来,喊冤不止,他否认自己有受贿行为,坚持上诉、申诉。律师干卫东称,曹卫平的身体状况并不适合收监,但他被强行收监执行。由于曹卫平突然死于狱中,令其喊冤之路戛然而止。但不知道刘仕明在狱中会不会喊冤?从其事发前的所作所为来看,他被接受审查也好,被刑事拘留也好,被判处有期徒刑也好,一点也不会冤枉!我想,刘仕明的落马,不但是“冤主”们欢呼,同情“冤主”和知晓刘仕明“阴面”的人也会欢呼!当然,刘仕明再怎么坏,我也希望他无论是在接受审查调查期间还是在戒备森严的监狱里,能享受他该享受的权利,不至于发生某种非正常的意外,因为即便刘仕明在事发前不知公正价值,但我深知并向往和追求公正价值。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附:株洲市天元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刘仕明接受审查调查

  株洲市天元区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刘仕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株洲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刘仕明简历

  刘仕明,男,汉族,1965年5月出生,湖南醴陵人,本科学历,1984年9月参加工作,1992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84年9月至1989年8月,在醴陵市泗汾中学任教;1989年8月至2007年11月,在醴陵市人民检察院工作,先后任书记员、检察员、反贪局副局长、局长、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2007年11月至2011年1月,任炎陵县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2011年1月至2012年11月,任株洲县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2012年11月至2016年9月,任株洲市石峰区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2016年9月至2016年11月,任株洲市天元区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副检察长、代理检察长;2016年11月至今任株洲市天元区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株洲市纪委监委)



类别: 维权成果 |  评论(0) |  浏览(196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