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20 - 5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0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5-02 21:36

湖南安仁县再次用“复制版”回复忽悠万余受害居民     

湖南安仁县再次用“复制版”回复忽悠万余受害居民




  2020年4月22日,我们在湖南红网“百姓呼声”栏目及其他网站上发布了《强烈要求安仁县委县政府积极作为拆除宝莲花酒店的违法占道台阶》的投诉帖,反映的是湖南郴州市安仁县宝莲花酒店占用红线外的公共道路建设进出台阶,严重影响附近多个小区万余居民出行的问题。4月28日,该帖后面出现一篇题为《安仁县自然资源局:安仁县宝莲花酒店违法建设有关情况的说明》,需要指出的是,安仁县官方的这个回复性的“说明”近两三年来已经重复了N次(内容大同小异),但就是不见行动,真不知道这样的虚假性忽悠性“回复”、“说明”有何意义?安仁县作出这样的 背离事实真相、绕开矛盾焦点的“说明”,其用意无非是忽悠不知情的公众!为此,我们有必要针对政府的“说明”作出还原事实真相、表明我们真实诉求的说明。

  政府“说明”中关于宝莲花“基本情况”的介绍有明显偏差,尤其是关于酒店权益人的介绍不符合事实。实际上,宝莲花酒店真正的权益人是欧阳美莲和王秋贵:宝莲花酒店仅有两栋老房子,面积加起来才有507.28平米。其中欧阳美莲名下的一栋老房子面积为344.29平方米,王秋贵(王秋贵的妻子是欧阳美莲的姊妹)名下的一栋老房子,面积为162.99平方米,“说明”中列举的6个名字都是欧阳美莲和王秋贵的亲属,因其亲属没有办理土地房屋的过户手续,因而实际权益人并非“说明”中的6人,而是欧阳美莲和王秋贵2人。

  (1)“说明”一(1)称“经现场核实,实际建设土地面积大于土地使用证面积,存在非法占地行为。”这条说的比较含糊,如果要说明确、具体一些,宝莲花酒店实际占地为1219.4平米,其中仅有555.61平米的土地办了合法手续,663.79平米为非法用地。办理合法手续的555.61平米土地既不是住宅用地,也不是商业用地,而是属于集体土地性质的宅基地。“说明”称宝莲花酒店“存在非法占地行为”有点“轻柔,”应该在“存在”后面加上一个“严重”的程度副词,即“存在严重非法占地行为”!

  “说明”二称“宝莲花酒店违建及信访问题正在依法依规整治和调解当中”。然而,我们看到的只是表态性和形式上的“调解”,却见不到依法依规的“整治”行动。

  “说明”二(1)称“与周边相邻建房户发生争执,引发矛盾”,“为解决这一违建及信访问题,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县委书记、县长、常务副县长、联系城建工作的县委常委、县主管城建工作的副县长及县主管查违办副处级干部多次召开相关会议,协调处理信访矛盾”。说宝莲花酒店“与周边相邻建房户发生争执”,这是故意小化矛盾和挑拨是非。显然,在红线外非法兴建台阶,影响的是多个居民小区万余居民的顺畅出行,而不只是影响“相邻建房户”的问题。至于“多次召开相关会议,协调处理信访矛盾”倒是事实,但开会和协调的成果在哪?议而不决、决而不行,开会和协调再多有何意义?

  “说明”二(2)称“部门依法履职。宝莲花酒店房屋建设存在非法占地、违法建设和非法变更用地性质的违法行为,现各相关职能部门已经或正在依法依规严肃查处”,这里用了两个“违法”和一个“非法”,却不见让老百姓看得见摸得着的“依法依规严肃查处”行动,且两三年了每次回复都是说“依法依规严肃查处”,就是不见“查处”的动作和行为,这不是忽悠、欺骗是什么?

  “说明”二(3)称“矛盾焦点为酒店开设的东门及门前修建的台阶”——这个说对了,问题是看准了“矛盾焦点”却没有在消除“矛盾焦点”上发力。事实上,只要拆除了红线外的非法台阶,由此引起的社会矛盾就自然消除了,用得着兴师动众、大喊大叫地“化解社会矛盾”吗?

  “说明”二称“经现场踏勘及调阅相关资料查证后,坚持按实事求是的原则解决社会矛盾”,为此提出了3点解决办法,其中(2)指出“酒店东侧台阶为违法建设。台阶建设前为酒店房屋权益人杂房和围墙内空地,但在酒店建设中未办理台阶的用地及规划审批手续”。这就让人感到莫名其妙了:规划局违法为宝莲花酒店多规划了317.12平米的土地,意味着这317.12平米的土地原本就不是宝莲花酒店的土地,那么原本属于宝莲花酒店的杂屋和围墙内空地为什么不给合法规划呢?难道规划局对宝莲花酒店只帮小忙不帮大忙?安仁县原规划局谭文贵局长说:“红线外的就是公共道路,不可能帮宝莲花酒店规划”!

  “说明”三谈的是“下步工作部署和打算”,不是说不需要“部署和打算”,但我们盼望的是行动,因为可贵的不是做做样子的“部署”和纸面上的“打算”,而是实实在在的行动。“说明”中提到了对宝莲花酒店“台阶砼墙以外部分进行切除”,我们认为不是“部分切除”的问题,而是应依法全部拆除、还路于民的问题。

  总的感觉,安仁县自然资源局的“说明”避重就轻、,故意淡化源头、回避问题的实质,且仍停留在老百姓投诉举报——政府部门回复“说明”——老百姓再投诉举报——政府部门再回复“说明”的循环往复之中,我们担心的是安仁县政府对我们的诉求会继续重复着以往的拖延、忽悠、欺骗,或者做点不痛不痒、“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应付式处理。作为受害人,我们不再需要空对空的忽悠性回复和玩文字游戏的“说明”,我们需要的是真正依法依规的查处行动,让宝莲花酒店红线外的非法台阶消失在我们万余居民的视野之中!为此,我们郑重呼吁:安仁县委县政府面对万余居民的合理合法诉求,应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和破釜沉舟的勇气,冲破利益链的羁绊,排除一切干扰,担当起该担当的责任,坚决拆除宝莲花酒店建在红线外的台阶,以还路于民、还信于民。

  回复人:

  谭昌龙 身份证号:43283119661209005X

  刘中青 身份证号:432831197300140018

  倪秀林 身份证号:432831195604100022

  刘玉奇 身份证号:43283119551005001X

  侯小平 身份证号:432831197404013417

  龙兴玉 身份证号:432831197811040228

  联系电话:181 7551 8725 (蔡春知) 13875579066 (谭昌龙)

  20120年 4 月 30日


强烈要求拆除湖南安仁宝莲花酒店红线外的非法台阶

  我们是湖南省郴州市安仁县七一西路至鑫荣花园、幸福一号、御景豪庭、福城花园商业街居民,数十年来,居住于此地段的城市居民过着安份守纪、安定有序的生活,承载着三四个小区万余居民和路人出行的道路安全畅通、出入方便。然而,这种有条不紊、井然有序的美好感觉与舒适感受,随着七一西路宝莲花酒店的建设而烟消云散。宝莲花酒店系拆老房建新房,两栋老房系宅基础,一栋为 162.99 平方米,一栋为344.29 平方米。宝莲花酒店的老板为了最大限度地便利自己、谋取利益,通过“走水路”拉关系,将原规划设计朝北的大门改作商铺出租,却违规在东面承重墙面另开酒店大门,在大门口处违法侵占公共道路逾 4 米宽,并且抬高入口路基,给附近多个小区的万余居民、车辆的出入以及消防急救等带来了极大的阻碍,道路出入口多次出现车辆刮擦、车损人伤的交通安全事故,成了一条名副其实的拥堵挤塞路、事故多发路、安全隐患路,严重危害影响交通畅通和公众安全。根据群众的反映投诉,安仁县委县政府督查室主任侯勇峰曾对宝莲花酒店进行过调查,调查结果令人惊讶:宝莲花酒店老板只有 507.28 平方米的宅基地办了合法手续,但实际占地面积达1219.4平方米。更有甚者,宝莲花酒店系拆老房建新房,在没有办理国土手续的情况下,规划局就帮宝莲花酒店多规划了317.12多平方米,违法批准意味着规划局给酒店老板送了 317.12 平方米的集体土地,另宝莲花酒店老板还在规划外侵占了395平方米的土地。宝莲花酒店老板在没有办理国土手续的情况下就将酒店建起来了,导致几百万的国有资产流失,还在规划红线外侵占了4米宽的公共道路,引起四个小区万余居民的强烈不满。

  由于宝莲灯酒店占道违建严重影响了附近居民群众的出行,受害居民3年来多次向安仁县委县政府、郴州市委市政府及县市建设规划等职能部门投诉反映,强烈要求拆除宝莲花违法建设的台阶,市政府主要领导也多次作出指示,要求依法处理,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然而,却遭遇了安仁县某主要领导的阻力与推诿,任由宝莲花酒店为追求自身利益胡作非为,致居民安全与利益不顾,甚而至于正当的舆论监督也遭到了县里某领导的阻拦——2018 年 7 月 13 日上午 11 点,郴州电视台到现场拍摄了违法现场的镜头,计划当晚在郴州电视台新闻节目中播出,但由于安仁县个别领导的干预而未能播报,给我们留下了“胎死腹中”的遗憾。2019年11月20日,我们受害居民委托长沙的媒体人在红网上发布了投诉举报帖,谁知不到三天就被删除了,让人隐隐感觉到这背后有一股强大的邪力在操控媒体和打压我们受害居民。宝莲花酒店明摆着在规划红线外违法占道建设入门台阶,这种为追求一店之利而不惜损害群众利益的违法行为,竟然得到“人民公仆”的包庇袒护,那么我们不得不问问:宝莲花酒店是否有违规违法行为?宝莲花酒店占道建台阶是否影响了附近群众的出行?宝莲花酒店违规占道是否给交通安全埋下了隐患?个别领导如认为宝莲花酒店没有违规违法和损害群众权益的行为,请说出令人信服的理由!反之,则请说出你们包庇袒护违规违法损害百姓权益的宝莲花酒店的理由和动机是什么?为什么郴州市政府领导的多次批示到了安仁却遇到了道道障碍和重重阻力?

  湖南省委在《关于大力提倡求真务实真抓实干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意见》中结合湖南实际,明确了重点整治的五个方面16类突出问题。其中包括:“在贯彻落实党中央和省委重大决策部署方面,湖南将重点整治‘见事迟、反应慢’‘喊口号、装样子’‘打折扣、做选择、搞变通’问题。在“联系群众服务群众方面,湖南将重点整治消极应付、推诿扯皮问题”。宝莲花酒店非法占用公共道路已达3个年头,但我们受害人的合理合法诉求至今悬在空中。究其原因,无非就是宝莲花酒店老板用利益链绑定了个别政府官员,让“吃了人家嘴软,拿了人家手短”的官员心甘情愿地充当其保护伞。安仁县个别领导和相关职能部门对待我们受害人所反映的问题,是否已成为了省委“意见”中强调要重点整治的“消极应付、推诿扯皮问题”呢?这样的问题不整治,我们百姓何处能伸冤啊?

  我们恳求上级领导和相关职能部门站在讲政治的高度,以上率下、扛起责任、依法依规、全力化解这起信访积案,严查宝莲花酒店违规占道事件中的行政乱作为、不作为、虚作为的官僚作风和形式主义及权钱交易的腐败问题,依法拆除宝莲花酒店在公共道路上非法砌筑的台阶以还路于民,消除影响我们万余居民出入的安全隐患,确保道路畅通、出行便捷、市容整洁,通过解决我们受害群众亟盼解决的“老大难”问题,来提升我们受害群众的获得感、安全感、尊严感、幸福感!

  举报人:

  谭昌龙 身份证号:43283119661209005X

  刘中青 身份证号:432831197300140018

  倪秀林 身份证号:432831195604100022

  刘玉奇 身份证号:43283119551005001X

  侯小平 身份证号:432831197404013417

  龙兴玉 身份证号:432831197811040228

  联系电话:181 7551 8725 (蔡春知) 13875579066 (谭昌龙)

  (证据材料附后)

  20120年 4 月 11 日


宝莲花酒店的“保护伞”可否出来走两步?

  位于湖南郴州安仁县七一西路的宝莲花酒店私占“公”道影响多个小区群众的出行,乃“铁”一般的事实、“钢”一般的证据,安仁县委县政府及其相关职能部门对于自己眼鼻底下这种损害占用公共资源、损害公共利益的违规违法行为熟视无睹、置若罔闻。显然,既然宝莲花酒店私占“公”道的行为违规违法,受害群众就有要求政府责令宝莲花酒店纠错改错、还路于民的权利,县委县政府及相关政府职能部门就有责令宝莲花酒店纠错改错、还路于民的责任和义务。然而,掐指一算3个年头了,宝莲花酒店的违规台阶依旧“岿然不动”,受害群众的信访维权仍在继续。籍此一帖,本博主不得不大声呐喊:宝莲花酒店违规占道的问题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近年来,中央高层出台了一系列重要文件、采取了一系列重要措施整顿机关作风,包括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反四风,经过层层深入讨论、贯彻落实、官场生态悄然改变,机关作风为之一新。然而,一段时间过后,一些地方又出现了“四风”反弹的情况,为此,中央纪委办公厅印发了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工作意见》,全面启动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工作。值得注意的是,中纪委使用大量具体事例为现实生活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画了像,比如在联系群众、服务群众方面,具体指“对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无动于衷、消极应付,对群众合理诉求推诿扯皮、冷硬横推,对群众态度简单粗暴、颐指气使”等等。然而,中纪委强调的“集中整治”,在某些地方又是重复着先前的“雷声大雨点小”,别看主政者到年终做总结报告时说的天花乱坠、娓娓动听,但实际做的完全是另一副光景。以湖南郴州安仁县为例,或许通过“集中整治”,“治”掉了一些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但从安仁民众的实际感受来看,似乎“整治”远未到位,还留有若干“死角”,表现在还有一批信访积案没有化解,一些老百姓的合理合法诉求没有得到解决。如受害人反映的诉求,无论从哪方面说都是合理合法的,按理说,政府领导和政府职能部门没有不解决的理由,更不应该无动于衷、消极应付、推诿扯皮、冷硬横推。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就这么一个官方无理可辨、影响公众利益的问题,竟然一拖3个年头,至今是”邮递员送信——原封不动”、“外甥打灯笼——照舅(旧)”,让人不胜唏嘘!

  据受害人在投诉帖中透露:受害居民的诉求曾受到郴州市委市政府领导的关注和重视,并有市领导在其投诉材料上作了批示,但到了安仁县就遇到了梗阻,就像一个正常前行的行路人走着走着突然遇到了一个大汉的阻拦,让你的脚步戛然而止。人们不禁要问:这起并不复杂的侵权案为何会演变为旷日持久的复杂信访积案?这起侵权公案究竟“梗”在哪儿、“阻”在何方?对此,公众的心里其实早就有“谱”。面对明显的损害公众利益的违法行为不予查处,人们有理由质疑安仁县个别领导如此纵容姑息宝莲花酒店的不法行为究竟为哪般?宝莲花酒店老板的“关系”究竟到了哪个层面?宝莲花酒店老板及其“保护伞”的“包天”之胆源于何处?宝莲花酒店老板的“保护伞”是否敢出来走两步让公众见识见识?

  受害居民认为,如果某个县领导可以包庇袒护宝莲花酒店的违规违法行为,其性质那就不仅仅懒政惰政不作为等官僚主义和形式注意层面问题了,而是有官商勾结、权力寻租的嫌疑,不然,又如何理解一起明显的侵害公共利益的违规违法事件,却得到公权力的包庇和袒护呢?有道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没有“赏赐”,谁愿意充当不规不法行为的保护伞?

  本来,由宝莲花酒店的违规违法行为影响附近居民出行的纠纷,用不着书记和县长亲自督办或亲自出马进行协调,但中国传统社会有一句话叫“国权不下县”,意思是说县是国家政权的末梢,中国传统社会治理被赋予县级政权定纷止争、道德教化与社会控制、解决困厄等独特功能。遇事“找县长”、“找书记”,成了民间的思维定势。为此,受害居民寄希望于李小军书记、李建军县长的正义发力,力督国土规划部门纠正国土规划上的违规“关照”,促使宝莲花酒店还路于民。本博主相信了解宝莲花酒店违规违法情形以及该酒店附近居民信访维权历程现任县领导,一定会怀着一种“民之所忧,我之所思;民之所思,我之所行”的民生情怀,高度重视这起涉及到万余居民切身利益的诉求,亮出体现公正价值的措施,纠正宝莲花酒店的伤民性违规违法行为!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类别: 舆论监督 |  评论(0) |  浏览(109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