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20 - 5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0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4-28 15:18

湖南永州85岁老公安罗崇桃:请严华书记帮我一把

湖南永州85岁老公安罗崇桃:请严华书记帮我一把




图为85岁的老公安罗崇桃至今挣扎在信访维权路上

  严华书记:我叫罗崇桃,曾经在公安隐蔽战线默默地奋战了30多年,但由于极左思潮余毒和政坛官员频繁调换、个别领导缺少担当等多方面的原因,我遭遇了一系列的不公:人事档案被遗失;未能享受属于我的政策待遇;分配给我的土地及我自建的用于餐饮经营的建筑物被强拆......多年来,我为了讨回公道,落实我的政策待遇,拖着老迈之身奔走于各部门之间;奔走于永州-长沙之间,但“收获”的是冷漠、推脱、拖延以及不负责任、罔顾事实的信访事项答复,让我失望到了极点!在沟沟连坎坎的人生路上、在充满艰辛与彷徨的维权路上,我慢慢变老了,越来越走不动了,但我的合理合法诉求仍悬在半天云里。在行将就木之前,我想拜托我最尊敬的严华书记督促相关部门以恫瘝在抱的情怀,替我完成一个夙愿,将属于我的政策待遇还给我。因老迈已经逼近了那个长满野蔷薇花和野百合花的地方,所以我对您的善心善行,注定会成为我此生涌泉难报的亏欠,但即使我到了另一个世界,我也会回默默地祝福您——好人一生平安!

  我的事情本来很简单,但被人为弄得复杂化了——

  原籍永州东安县西江桥乡罗群村的我,于1958年12月从零陵县六中(当时户口已落在学校,现永州市二中)应征入伍,服役于海南省文昌县6783部队,1961年8月复员回乡,同年10月经原冷水滩市武装部曹恩学部长和冷水滩市民政局事先与冷水滩市公安局城北派出所的龙传荣联系,并报原冷水滩市公安局领导审批同意,组织上将我安排到冷水滩市城北派出所(现冷水滩区公安分局)工作,我的人事档案也由冷水滩市武装部移交给原冷水滩市公安局政工室保管。在城北派出所工作了一年半之后,原冷水滩市公安局政工室通知我接受政审,因政审人员以我家庭关系复杂为由,拒绝为我转干,将我调至冷水滩造纸厂工作,但造纸厂以同样的理由拒收,于是,我的人事档案关系又退回到了冷水滩市公安局政工室保管,我也再次回到城北派出所负责治保工作至1964年,也就是我在原冷水滩市公安局城北派出所工作了三年半的时候,原冷水滩市公安局以我家庭关系复杂为由将我辞退,我被迫回到原籍地务农。1979年,组织上给我平反,恢复了我的城镇户口,同年我向原冷水滩市公安局申请恢复原来的工作,但当时的局领导以种种理由没有给我恢复工作。1987年6月13日,原冷水滩市公安局领导让找市政府落实政策办公室寻求落实我的政策待遇,但市政府落实政策办领导让我找原冷水滩市公安局,两边推来推去,就是不愿意解决我的问题。

  按理说,上世纪八十年是平反冤假错案、落实政策待遇的最好时机,但官僚作风让我错过了这个“黄金时段”。不过,我从没有放弃属于自己的合法权益,从此一次又一次地到市、地、省三级资助部门求助,原零陵地区和冷水滩市组织部对我的材料进行了认真审核,并向省委组织部一处的张处长汇报过,张处长批示:“可做历史遗留问题解决”。原零陵地委组织部批示:“同意上报”。省、地两级组织部批了后,原冷水滩市公安局党委为我落实政策安排工作事宜两次开专题会议进行研究(有会议记录为证)。我也多次要求局党委尽快回复我的公安工作。

  然而,正当局党委正在努力恢复我的工作时,恰逢主要领导调动,于是一次数十年难逢的机会又错过了,新任领导不想揩前任领导的屁股。此次维权遇挫,让我我的心情随着我的境遇一起跌落到谷底:我生存艰难、生活困难,几乎落到了乞讨的地步!生活困顿,我维权的脚步还不能停止,绝望之时,多次萌发过自尽的念头,只是因心有不甘,加之相信确实是携“理”维权,总相信迟早会遇到一位有同情心的愿意替我解决问题的好领导。正是这种信念支撑着我没有躺倒在地并继续在维权路上蹒跚而行。

  果然,东方再次露出了黎明的曙光。1984年,原零陵地区公安处一科(有吴志祥为证)和原冷水滩市公安局政保股联手将我暂收编边并报省公安厅一处备案,组织上安排我在公安隐蔽战线工作,省厅将我编为“007号”。对此,我颇感欣慰,认为让我归队是落实政策的第一步,且原零陵地区公安处和原冷水滩市公安局的领导都表态:只要我努力工作,以后会找机会落实政策成为在编的正式民警。领导的表态,点亮了我心中的明灯,我开始满腔热情地投入工作,期待着激动人心的时刻早日到来。

  时间的列车在不停息地前行,我一边按照组织的安排埋头工作,一边期待着领导为我兑现承诺。就这样边走边盼,我在公安隐蔽战线度过了30多个春秋。期间,我尽职尽责,利用自己的“隐蔽”身份为公安机关提供了诸多有价值的线索,配合原零陵地区公安处和原冷水滩市公安局政保大队破获、办理了多起大案要案。如1994年侦破的涉及全国7省市“大联委”重大非法组织案、1997年“大联委”非法组织复燃案以及1000余起治安、刑事案件,都有我付出的努力,为永州的社会治安作出了自己的贡献,由此获得了原永州市公安局秦伍生局长、国保支队李邦财支队长和冷水滩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全祖能大队长等领导的肯定。全祖能于1996年曾当面向我承诺将我儿子送永州市公安干部中等专业学校委培三年后录用到冷水滩公安分局工作,但我儿子接受委培三年后并没有给予安排(有证据),全祖能放了空炮。不仅如此,1994年,原冷水滩市公安局何德国局长和全祖能二人还将我五女的招工转干指标截留(有证据),我直到2003年才知晓这一情况。1999 年,永州市委市政府为解决永州市公安局和冷水滩分局之地工作问题专门特批,我知晓后找到市局和分局领导请求解决我儿子的工作问题,当时领导以我不是公安局的工作人员为由拒绝解决,但领导向我儿子承诺:以后会想办法安排。2014年10月,省公安厅为解决警校毕业生的就业问题作了特批,我知晓后再次找到局领导请求解决我儿子的工作问题,领导说我儿子还在部队服役不能解决(其时我儿子已在武警永州支队服役了5年只差一月就复员)。全祖能等人长期侵占组织给我活动经费。

  更令人气愤的是,2018年8月我再次向冷水滩公安分局申请落实我的政策待遇问题,我得到的答复是让我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补偿我这30多年来为公安隐蔽战线在编的工作补偿(有回复件为证)。这就实在是离谱了:我本来就是一名在公安隐蔽战线工作了30多年的公安老兵;本来就是应该落实政策安排到冷水滩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人员,永州市公安局直接为我落实政策待遇就行了,为何一定要将我推到磨人恼人的诉讼路上去呢?为什么用简单程序就能办好的事情一定要逼得信访人接受复杂程序的折腾呢?

  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有政策可依;解决群众的合法信访诉求,同样有政策可依。根据《中央组织部关于文化大革命前一些案件处理意见的补充通知》(中组通字[79]33号通知)、湘办发5号省委落实《关于一九六六年第二批“四清”和“文革”》交期间受错处理的国家职工平反纠正后补发工资问题的意见、中央(1980)70号文件指示和公安部、财政部关于印发《公安业务费开支范围和管理办法的规定》的通知以及党的十八大以来一系列关于解决民生问题、信访问题的政策精神,我请求组织帮助我解决如下几个问题:

  (1)找回我的人事档案或重新帮我建立一份人事档案;

  (2)解决本人退休福利问题,让我这个老公安能老有所养;

  (3)请求兑现原公安局领导对我的承诺,帮助我解决子女的工作问题。

  (4)请归还我几十年隐蔽战线的经费,这些经费被挪用了,必须按标准计付。

  严华书记:我的上述4个诉求都合理合法,一点也不算过分。我现在老弱病残无人问津,我把人生中最美好时光都奉献了隐蔽战线上,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是国家的特殊职业者,任务胜利完成了不能宣传,失败了不能解释,誓言无声,英雄无悔,立功受奖没我的份,享受待遇我沾不上光。我的每一个节点都有人证物证,没有一点虚假成分,说我这里不清楚,哪里没有依据,明显是为推责找借口。我带着满腹的酸甜苦辣在事业路上和维权路上走到了今天,我再也无力走下去了,现在能助我实现上述三个诉求的人非您莫属。我想说一句不该说的话,要我是现任市委市政府某个领导的父亲,我肯定不会落魄到今日之窘境!为什么解决该解决的问题一定要和“权”字沾亲带故呢?我是左倾时思潮和官僚主义的受害者,这两个“温柔”杀手夺去了多少人的青春和幸福?命运多舛的我在逼近人生终点时,总想得到一点慰藉,否则,在折腾和煎熬中终结生命,将人生最大的遗憾带到阴曹地府,我做鬼也不甘心啊!尊敬的严华书记,我虽然不是哪位领导的父亲,但我一定是永州在职官员的父辈,但愿严华书记以及您的麾下念着我是耋耄之龄,恳求您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换位意识帮我一把,打破官员普遍不愿意沾费力不讨好的“烫手山芋”、不愿意解决“剪不断,理还乱”的历史遗留问题的黑色传说,下狠心了结我多年劳心劳力孜孜以求的心愿,让我带着迟来的获得感走向人生的归宿地!

  求助人;湖南永州85岁的老公安  罗崇桃

  联系方式:15111685863  15576777283


我赌严华书记会赠给罗崇桃老人一轮金灿灿的夕阳

  我帮助罗崇桃老人修改润色《湖南永州85岁老公安罗崇桃:请严华书记帮我一把》的求助信时,适逢我在绿意盎然的醉美“林城”贵阳出差,晚饭一大拨贵阳的朋友来到我居住的位于贵阳观山湖区北京路和金阳大道交汇处的世纪金源大饭店房间聊天,“海阔天空”间,我说起了罗崇桃的遭遇,谁料十多位朋友听完我的介绍后不约而同地断言:你帮罗崇桃修改润色给永州书记的公开信和撰写微评,肯定是瞎子点灯白费蜡,镂冰雕朽枉费功!我的解释是:既然罗崇桃老人对信赖我并向我求助,我就该做点我该做的事,至于严华书记是否会帮罗崇桃老人落实政策待遇,我的回答是愿意和在座诸君赌一把:我赌严华书记一定会发力处理好罗崇桃老人的诉求,“信不信由大家了”!我赌严华书记伸援手助罗崇桃老人落实政策待遇的信心,源自严华书记的民本情怀和执政意识,有着亲民的口碑、务实作风和民本情怀的严华书记,一定会用“只要结果,不管过程”的导向思维,要求职能部门限期解决罗崇桃的诉求。

  严华书记:对一些缺少洞察力和有着“只相信下级的汇报不相信老百姓的倾诉”的官场惯性思维的领导而言,解决老百姓的诉求的最大障碍,不是来自下级或职能部门的为推卸责任和避免麻烦的假汇报,而是来自主政领导不愿意听取或不愿意相信老百姓的倾诉,加上一些官员懒政惰政怕麻烦、不想给前任领导“揩屁股”乃至受不是“关系户”不办事、不给“辛苦费”不办事等潜规则的影响,导致老百姓的诉求被当做皮球推来推去,而一旦“踢”成“老大难”信访积案,则成了后任领导谁也不愿意碰的“烫手山芋”,遭殃的是受害者和信访人——可怜许多受害者和信访人短暂人生中的一大段都挣扎在布满荆棘和蒺藜的信访路上,官场上有几人会真正设身处地替他们着想?有几人能真正走进他们的内心体验他(她)他们内心的苦楚和无奈?

  人们需要彼此关爱。而人生灾难过后,能修复伤痛的也只有爱。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着关心扶助弱者的优良传统和美德,无论是儒家的“仁者爱人”还是墨家的“兼爱”,都包含了“有人道焉”的精义。对人道的尊崇,也是千百年来整个人类演进过程中凝结而成的普世价值。当罗崇桃被告知“家庭关系复杂”政审过不了关的那一天开始,他便开始了自己的苦痛人生。有道是“不是个中人,谁解其中味?”罗崇桃承受的痛苦和压力,他人难以想象和体验!眼下的罗崇桃最需要的是人道主义的关爱。人道,是一首温情的歌;是一束能驱散人们心灵阴霾的亮光。我非常愿意将严华书记领导想象成是富有同情心的好领导;是以善为乐、以善为美、体恤民瘼、乐解人忧的好领导,并确信您会以恫瘝在抱的操守、解人倒悬的侠义、互换位置的意识、积德行善的举措,帮罗崇桃玉成心愿,解罗崇桃后顾之忧。

  说了这么多,我相信严华书记不属于“冷官”、“推官”、“甩手官”之列,更不是为利而动、为钱而为的“逐利官”,而会像我一样深深地同情着罗崇桃的遭遇,并借助您掌握到执政力量推动罗崇桃诉求的解决。我赌严华书记会赠给罗崇桃老人一轮金灿灿的夕阳;我和罗崇桃一道伫立期待着严华书记给罗崇桃捎来春的消息!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类别: 舆论监督 |  评论(0) |  浏览(81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