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20 - 5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0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4-21 14:22

珠海市政府督促警方彻查龙翔公司的非法强拆行为

珠海市政府督促警方彻查龙翔公司的非法强拆行为

珠海珠粤公司和银华公司的两栋建筑物被黑恶势力将其夷为平地置法治于何地?

  注:4月21日,当珠海市银华工矿产品公司在“今日头条”上发布了《龙翔公司故意损毁、非法拆除珠粤公司、银华公司的两栋建筑物   致:珠海市人民政府及珠海市人民公开信》之后,引起了珠海市人民政府领导的关注和重视,表示要彻查龙翔公司的非法暴利强拆行为,为珠海市打造良好的法治环境和投资环境,我们作为受害人,籍此一帖为珠海市政府领导重视舆论监督、重视受害群众的呼声和诉求点赞!

珠海市政府、珠海市公安局:

  珠海市银华工矿产品公司(下称“银华公司”,系湖南省国有企业)公开举报珠海市龙翔房地产有限公司(下称“龙翔公司”)董祥、唐谊等人故意损毁、非法拆除珠海市珠粤置业开发公司(下称“珠粤公司”,系珠海市国有企业)、银华公司位于珠海市金湾区红旗中心路“华鑫花园”的两栋住宅。

  2020年4月17日,龙翔公司在光天化日之下,未征询珠粤公司、银华公司及相关行政部门的许可,公然故意损毁、拆除珠粤公司、银华公司的位于珠海市金湾区红旗中心路“华鑫花园”的两栋住宅,其中一栋已被龙翔公司拆除倒塌,另一栋已被损毁成危楼。龙翔公司的行为极其恶劣,性质及其严重!

  龙翔公司手持一份非法拍卖获取的(1998)怀中执字第79-28号执行裁定书,该份执行裁定书系龙翔公司原唯一股东董祥、另两名协助围标人唐谊、刘小平串通原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张春翔(2019年5月被判受贿罪、挪用公款罪)、执行法官陈实(2019年5月被判受贿罪)伪造的执行裁定书。

  请注意: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作出(1998)怀中执字第79-28号执行裁定书,将珠粤公司名下位于红旗中心路的17384.56平方米土地使用权和银华公司出资建设的8600平方米两栋住宅以650万元低价拍卖过户给龙翔公司。作为制作执行裁定书依据的合议庭笔录,合议庭成员杨小平的签名系执行法官陈实伪造,另一名合议庭成员马国庆未签名,并且其拍卖行为在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珠中法民四初字第45号案有效首封情况下,怀化中院为轮后查封。

  敬请珠海市政府、珠海市公安局、珠海市国资委对如此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如此光天化日之下损毁、拆除属于国有资产的两栋住宅的行为进行依法严惩,并依法追龙翔公司董祥、唐谊等相关人员故意损坏他人财产的违法犯罪行为。

  一、龙翔公司无权拆除珠粤公司、银华公司的位于珠海市金湾区红旗中心路的“华鑫花园”的两栋住宅楼。

  1、怀化中院的评估委托的内容不包括两栋住宅

  怀化中院的评估委托的内容仅为红旗中心路17384.56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并不包括两栋住宅;广东鑫光土地房地产与资产评估咨询有限公司于2010年5月7日出具的《土地估价报告书》的估价值7,796,939元(请注意:2009年珠海公布的同地段楼面基准地价为每平方米为1370元,容积率为2.48,建筑面积43113.93平方米)也未包括两栋住宅。价估师丁峰在怀化市检察院于2017年7月10日的询问笔录中做了如下陈述,问:“既然当时该土地上有两栋住宅楼,为什么你们的评估报告没有对该住宅楼价值进行评估?”答:“法院的委托说明是对一万多平方米的土地进行评估,在现场勘查的时候,法院的法官也是指着空地告诉我们就是对该地块进行评估,因此我们以为评估的对象就是空地,没有建筑物,所以没有对土地上的建筑物进行评估”。

  2、怀化中院委托拍卖标的物,也不包括两栋住宅

  怀化中院委托拍卖的内容也是红旗中心路17384.56平方米的土地使用,并不包括两栋住宅;董祥与湖南嘉雨拍卖有限公司2010年7月9日签定的成交确认,成交的拍卖标的“珠粤公司所有的位于红旗中心区面积为17384.65平方米的土地一宗”。董祥于2017年7月11日在怀化市人民检察院的询问笔录陈述,问:“参与竞买前,拍卖公司是否组织你到现场对拍卖标的进行实地勘查?”答:“组织我们到现场进行实地勘查,并指出一块空地就是本次的拍卖标的”。

  3、怀化中院2010年8月27日作出的怀中执字第79-28号执行裁定书也不包括两栋住宅

  怀化中院2010年8月27日作出的怀中执字第79-28号执行裁定书“该宗地的使用权及相应的其权利归买受人龙翔公司”。该份执行裁定书并未明确地上建筑物也归买受人,再从上述的委托评估、拍卖及估价师丁峰、买受人董祥的陈述可得知,执行裁定书并没有包括两栋住宅。

  二、龙翔公司拆除珠粤公司、银华公司的两栋住宅行为无法律依据,因涉案土地还在执行异议之诉中

  1、对于湖南省高院的2019年7月22日复函,内容为“你局应当依法、依规协助办理上述涉案土地使用权过户手续”。但该复函并不是法律文书,不能作为龙翔公司拆除珠粤公司地上的两栋住宅的法律依据。另,2019年9月23日,湖南省高院作出的(2019)湘民终782号民事裁定书,认为(1998)怀中执字第79-28号案至今尚未执行终结,也未执行完毕,裁定指令怀化中院审理。

  2、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五条规定“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审理期间,人民法院不得对执行标的进行处分”。龙翔公司虽持有(1998)怀中执字第79-28号执行裁定书,但是案外人银华公司、蒋季春均提出执行异议之诉,并且珠粤公司也提执行异议申请。案件仍在执行异议之诉期间,龙翔公司无权占用该地更无权对地上建筑物进行拆除。

  3、根据珠海关于合法建筑物拆除相关规定,该地上两栋住宅的项目名称为”华鑫花园”,经合法报建竣工验收,是合法建筑物。若认定为非法或违章建筑物,则珠海市住房与城乡建设局授权综合执行局进行拆除;若合法建筑物,则由质检部门认为定危房或区建设局认定为烂尾楼,并办理相关拆除审批手续方可拆除。因此,龙翔公司均无权拆除珠粤公司地上的两栋建筑物,龙翔公司的拆除行为是非法,应受到法律制裁。

  三、对于怀化中院的违法执行,怀化中院于2010年8月27日作出的(1998)怀中执字第79-28号执行裁定书,依法应予以撤销

  1、广东鑫光土地房地产与资产评估咨询有限公司于2010年5月7日出具的《土地估价报告》,怀化中级人民法院未送达珠粤公司、经协总公司、银华公司剥夺了其提出执行异议的权利。

  2、根据《物权法》第146条“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互换、出资或者赠与的,附着于该土地上的建筑物、构筑物及其附属设施一并处分。”执行法院在拍卖土地使用权时,未将该土地上建筑物一并拍卖处分,造成房地分离的现状,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其拍卖行为无效。来源于最高法院(2011)执复字第16号。

  珠海市银华工矿产品公司

  二Ο二Ο年四月二十日


  微评:本博主认为,珠海市政府不仅应盯住涉黑涉恶的龙翔公司,还应该盯住龙翔公司的保护伞。原因是龙翔公司和贾德林在一年多时间里,多次无视受害人的劝阻和湖南永州中院的查封令对位于金湾区繁华地段的华鑫花园两栋9000平方米的房产进行强拆,受害人多次向当地的红旗派出所报警并要求对违法强拆行为予以立案侦查,但该所民警要么不出警、要么延迟出警,而对于受害人关于立案侦查的请求,则以不是理由的“理由”予以拒绝。更有甚者,金湾区公安分局还以“删帖后就立案”的虚假承诺来忽悠、耍弄报案人!显然,龙翔公司在珠海公安系统内部有保护伞。为此,本博主呼吁珠海市政府正义发力,在力督相关职能部门彻查龙翔公司强拆珠粤公司和银华公司的合法房产违法犯罪行为的同时,端掉和龙翔公司存在利益勾结并利用职务之便为龙翔公司站台撑腰的保护伞!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珠海金湾区红旗派出所面对贾德林的违法行为当“推警”?

  我们的警察被老百姓誉为“人民警察”,简称“民警”。这就意味着,民警是为“民”而生、为“民”而存、为“民”保安、为“民”服务的,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总有极个别民警似乎忘记了“警”字前面的那个前缀名词“人民”二字,遇到老百姓求助,你急他不急,常见的态度是“一躲二绕三推四拖五忽悠六敷衍”,个别警察心情一烦,可能反过来还会威胁报案人、举报人。谓予不信,试举一个实例:广东珠海金湾区红旗派出所,就有民警面对老百姓的诉求当起了“推警”,乃至还公然威胁报案人:你们喊抓谁就抓谁?你们扰乱办公秩序,再不走就将你们关进去!

  2019年12月4日,本博主根据受害人提供的《刑事控告状》而不被重视的情况,特意从长沙赶至珠海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在珠海市银华工矿产品公司(以下简称银华公司)名下的“华鑫花园”,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狼藉、垃圾遍地,两栋原本完好无损的8层楼房经暴力摧残蹂躏后,其一层的墙壁和门窗已经荡然无存,成了四面通透、毫无“居值”的废屋,被重锤敲打的石柱留下了累累“疤痕”,孤零零地苦撑着整栋楼房......本博主在两名弄不清我来意的保安人员的“陪同”下,用手机拍摄了数张“华鑫花园”的图片,入得镜头的眼前之景,已经成了一个脏而且乱、“惨不忍睹”的建筑垃圾场地......

  或问:好好端端的房子被毁成这样,受害人为何不向“保护神”——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求助?问得好!受害人告诉本博主,他们该做的都做了,但当地的红旗派出所该做的没有做,这让他们失望到了极点,现B2栋、B3栋一至三层的部分墙体(一层的全部墙体)和框架梁柱砸毁。担负着“守房”责任的周建新先生说,当不是权利人更不是房屋所有权人的“第三者”——当以贾德林为首的黑恶势力拎着大锤强行闯进“华鑫花园”,不顾房屋产权人的劝阻,朝B1、B2栋的下面三层的墙壁、门窗和立柱猛砸,甚至砸坏拆毁湖南永州中院生效法律文书指定且查封的房屋时,周建新等受害人一次又一次地拨打110报警电话,但接警后的当地红旗派出所民警总以压根儿不成立的“理由”予以推脱,周建新等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暴徒打砸拆毁房屋。事后,受害人数十次地请求当地公安机关对以贾德林为首的涉黑涉恶势力予以立案侦查,但一直未能获得积极地回应,“派出所距离‘华鑫花园’近在迟尺,别说我没保不住房屋,就连自身的安全都难保!”周建新先生说,我们去红旗派出所的次数多了,这里的民警便烦我们上门求助。2019年11月26日,当周建新先生等人再一次去该所求助时,所长张喜欢恶狠狠地给出了如前所说的威胁恐吓之语,并将受害人的举报材料甩到门外。大家说说,红旗派出所的个别民警,算不算推卸责任推卸义务推卸老百姓诉求的“推警”“冷警”?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1992年8月18日,珠海市银华工矿产品公司(以下简称银华公司)与珠海市珠粤置业有限公司(下称珠粤公司)签订合作开发“华鑫花园”协议,同年3月支付2100万取得该项目中20000m2的土地开发权,又于1994年10月投资830万建成B2、B3栋房屋。1995年1月8日,珠粤公司确认“华鑫花园”B2、B3栋房屋及附属20000平方米土地权属银华公司,同意银华公司处分该土地和房屋。

  1995年,银华公司依据珠粤公司的确权卖给小业主19套、抵债给人保公司20套房子20个车库、抵押给农行28套房子28个车库。2006年,经过上述权利人同意整体转让给蒋季春和杨卫平进行过户分割给相关权利人并诉请到湖南永州中院,永州中院下达了(2006)永中法民一初字第30号民事调解书、(2006)永中法民一初字第30号民事裁定书、(2008)永中民执字第25号民事裁定书,涉案标的物已成为永州中院生效法律文书指定的标的物和查封的财产,永州中院依法交给银华公司予以保管。

  2010年7月9日,怀化中院不顾永州中院阻止,将涉案房屋的附属土地强行予以拍卖(未拍卖土地上附属的B2、B3栋房屋),银华公司以拍卖违法的异议之诉正在申请湖南省高院纠错的程序中。

  然而,案外人贾德林串通银华公司原法人代表易祖培无视国法,私刻公章,伪造假租赁合同霸占涉案标的21年,出租收益超千万……

  银华公司就贾德林一伙的涉嫌犯罪行为数十次地举报、控告到珠海市红旗公安派出所,该所以这是“经济纠纷”、“人家也有湖南高院的过户函”为由拒绝受理,不予立案侦查。按照相关的法律要求,公安机关不予立案,应该以书面形式出具不予立案的法律文书,但红旗派出所至今没有给出书面文书,仅仅在口头上答复“不够立案条件”。

  请红旗派出所回应社会:

  1、贾德林串通易祖培私刻公章究竟涉嫌犯罪还是经济纠纷?

  2、贾德林串通易祖培不经公司同意签订虚假合同,强占银华公司的财产出租21年,收益超千万究竟是涉嫌经济犯罪还是经济纠纷?

  3、贾德林于2019年10月16日以“美鑫公司”的名义发布公告并实施拆毁房屋的行为,究竟是涉嫌刑事犯罪还是经济纠纷?

  4、湖南高院有2019年7月22日的“内部函”,永州中院则有已生效的法律判决,究竟具有法律效力的是湖南高院的“内部函”?如果说与永州中院的生效法律文书内容 相抵触的“内部函”没有法律效力的话,红旗派出所该不该维护永州中院的已生效判决的权威?就算湖南高院的内部函有效,该函也只涉及土地权利的买家龙翔公司,并没涉及土地上的房产买家也是龙翔公司,贾德林不是土地权利人,更不是房产所有权人,凭什么可以拿此函作挡箭牌对银华公司的房产强占强拆?红旗派出所藉口贾德林手里有湖南高院的函而拒绝受理,算不算是自欺欺人?!

  5.我国的哪部法律授权公安机关有权不接受举报?有权关押举报人?有权丢弃报案人的举报材料?

  《公安机关刑事案件办理程序》第166条和175条明确规定“公安机关对人民的举报必须立即受理,制做笔录,必要时录音录相,审查后对涉嫌犯罪的批准追究刑事责任,对决定不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制作决定书三日内送达举报人。”难道红旗派出所可以不遵守此法律规定?

  6.红旗派出所公然拒绝法院移交贾德林涉嫌非法处置法院查封财产罪材料,这是不是在和永州中院较高低?在公检法的“流水线”上,法院是最后一道环节,难道在张喜欢所长的眼中,红旗派出所是最后一道环节?

  贾德林涉嫌违法犯罪并非今日始,受害人的举报也一直未间断过:先前对贾德林的举报,是其私刻公章签订虚假合同,用黑恶势力霸占和掠夺银华公司的收益,涉嫌侵占他人财产罪,最近对贾德林的的举报,是贾德林在前面犯罪的基础上恶性扩展至组织社会人员拆毁银华公司拥有所有权、永州中院已经查封的房屋,涉嫌故意毁坏他人财产罪和非法处置法院查封财产罪。然而,红旗派出所不受理银华公司的举报不算,更有甚者,连永州中院的司法移送红也拒绝办理,请问张喜欢所长:你和你的麾下如此明目张胆地包庇犯罪,你们究竟和涉黑涉犯罪的贾德林是什么样的关系?你们算不算贾德林心目中“合格”的保护伞?不言而喻,贾德林编织“关系网”、打造“保护伞”,是需要付出代价、付出“成本”的,因为天底下原本就没有免费的午餐,不可一世贾德林伙同易祖培私刻公章,签订假合同霸占银华公司巨额国有资产21年,收租超千万,涉嫌私刻公章和侵占国有资产罪;贾德林于2019年10月16日以美鑫公司名义张贴公告赶走租户进行犯罪准备,11月23日组织二、三十个暴徒开始拆毁房屋,现已将B2栋一至三部分墙体和框架梁柱拆毁,涉嫌故意损毁法院查封财产罪(法律规定损毁财产价值超过五千元为犯罪立案标准)......贾德林一伙敢如此胆大包天、睥睨一切,没有“保护伞为其披上“护身盔甲”,恐怕连鬼都不会相信!

  派出所是我国公安系统最基层的组织,是上级公安机关的一个分支机构。派出所承担着在管辖范围内防止和打击各种违法行为,维护社会治安以及公共秩序安全、捍卫群众合法权益,为企业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和法治环境、为群众创造安全和谐的生活环境的使命。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不管是个人还是单位如果发现了犯罪的嫌疑人或者发生的犯罪事实,应该立刻向派出所或者是人民法院举报。受理群众的举报、投诉并在规定期限内给予书面答复,是派出所的法定职责。贾德林一伙的犯罪事实铁证如山,红旗派出所不受理不侦查,极力涉嫌多项犯罪的贾德林包庇、袒护、推脱,这是一种严重的失责渎职行为。当群众的财产遭受侵害或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时向公安派出所求助,却得不到公安派出所的保护,甚而至于扬言将举报人关进去,请问受害群众还能有安全感吗?还能指望派出所充当老百姓的“保护神”吗?红旗派出所这个名称中有个“红旗”的前缀,该所的民警该用“立警为公,执法为民”的实际行动替“红旗”增光添彩才是,而不能用执法乱作为、不作为来亵渎这面“红旗”!

  执法公正是人民警察的职业底线;有诉必理、有案必立、立而必侦、侦而必果,是人民警察的职业责任。张喜欢作为红旗派出所的所长,理应在这方面树立标杆、做出榜样,并带好队伍,让全所民警用正义基石垒就平安大道,让辖区内的老百姓真真实实、入脑入心地感受到社会的公平正义。相反,民警视老百姓的诉求为“排球”而推来推去,变为民排忧、为民解难的民警为不理民诉、不睬民求的“推警”、“冷警”,公平正义就会离“民”远去,损害的不仅仅是警民关系,还会损害公安队伍的形象和司法公信力。本博主呼吁上级公安机关、上级纪监委关注和重视银华公司的诉求,督促珠海金湾公安分局红旗派出所迅速立案严惩现行犯罪,以彰显法律的权威和法治的神圣,避免国家财产遭受毁灭性破坏,让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在公安机关正义之剑的神威下得到不打折扣的维护!

  (注:本文的事实均有图片和视频为证,控告人银华公司愿意承担内容不实的一切法律后果)

  反腐与维权博客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类别: 舆论监督 |  评论(0) |  浏览(222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