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20 - 5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0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4-14 16:11

湖南醴陵石亭镇人大主席欧智文赤膊上阵帮村霸“了难”?     

湖南醴陵石亭镇人大主席欧智文赤膊上阵帮村霸“了难”?



  李纪幸父子和黄氏父子家的矛盾纠纷,其“引线人”和“点火人”无疑是黄氏父子。君不见李纪幸一家三口人,要么老迈,要么病态,没有一个“健字号”的人,很难想象这样一家人会撩是生非、无理取闹,而黄氏父子一家就不同了:黄文科原在电力部门工作,沾染了“电老虎”的“虎威”,加上黄文科先天性地霸道,为了一己私利自然会尽显“虎威”和霸道,哪会将李氏父子放在眼里?李家和黄家谁犯了谁、谁黑谁白、谁强谁弱,有国家主流媒体记者到现场通过明察暗访、耳闻目睹见证听证了。本来,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在坊间,有善人恶人、有好人坏人、有强人弱人,乃社会常态,不足为怪。既然人性不一、品行不一、善恶不一,脾性不一,自然就会有矛盾纠纷。作为担负着管理社会、管理民众之责以及让社会和谐稳定之责的基层干部,在处理民间矛盾纠纷时,理应本着人格平等、权利平等的原则,也就是老百姓常说的“手心手背都是肉”、“一碗水端平”的原则,将自己定位于“中间人”的角色,依据事实和法律,进行有礼有节、公平公正的调解。通常地说,当强者与弱者之间发生矛盾时,情、理、法往往一边倒地在弱者一方。强者侍强、弱者认弱,弱者不可能欺负强者,而只有强者欺负弱者。李纪幸一家三口,老的老、病的病、弱的弱,哪敢欺负强势霸道的黄氏父子?按理说,镇人大主任欧智文应站在弱势的李氏父子一方,以正义之名制止黄氏父子的霸凌欺弱行为,切实维护李家的合法权益。李家在门前搭个棚子,不但是随石塘岭村的“大流”,更是基于一个你年逾七旬的老人、一个双腿落下残疾不便上楼下楼的考量,在自家范围内搭个放置家什物件的杂物和棚子,作为镇人大主席的欧智文,理当带着换位意识,替李家人着想,成全其心愿。但欧智文没有帮李家说话,而是一屁股坐在黄氏父子的大腿上,顺着黄氏父子的意图,带领属下连闯李氏家门进行威胁、恐吓,限期自拆并不违规的棚子。我要说的是,欧智文的这种偏离公平正义的处理方式,与其叫调处矛盾纠纷,不如叫替人“了难”!如此这般,不但难以让人信服,而且会将自己的形象和官德碎成一地鸡毛!

  据实地调查了本案的国家主流媒体记者说,醴陵市纪委监察委很重视李纪幸的诉求,表示会介入调查,如果证实镇人大主任欧智文动手打了人,则会依纪依法处理。显然,纪监委的态度让人欣慰!

  用“歪打”的方式和帮人“了难”的方式处理民间矛盾纠纷的做法可以休矣!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附:湖南醴陵石亭镇人大主席欧智文充当村霸保护伞谁来查?

  连日来,湖南株洲醴陵市石亭镇人大主席欧智文按照石亭镇石塘村有名的“村霸”、典型的黑恶分子黄文科、黄明初父子的意图,带领多名手下人连闯我这个弱小草民之家,打着“执法”的旗号赤裸裸地对我家人进行威胁、恐吓,不顾恶邻肆意扩张侵犯相邻权的事实;不顾马路边上家家户户都搭了棚子甚至建了楼房的事实; 不顾我们这个贫困镇贫困村根本就没有制定乡村规划的事实;不顾黄文科、黄明初父子将围墙砌到马路边的事实;不顾乡镇规建办没有行政执法权限的事实,明目张胆地搞选择性执法和越权性执法,限定我家在7天之内拆除在我自家范围内已建好的且原本和黄氏父子协商好的棚子,扬言7天之内我家如没有自拆,他将带人强行予以拆除。欧智文明知黄文科、黄明初父子是恶名昭彰、仗势欺人的黑恶分子,却不遗余力地充当黄氏父子的“保护伞”,干起了助“黑”为虐、为“恶”作伥的勾当。籍此一帖,我强烈呼吁醴陵市纪委监察委和醴陵市人大管管 并依法查处充当黑恶分子“保护伞”的欧智文,以体现“治国必先治党,治党务必从严”的精神!

  我叫李纪幸,男,55岁,家住湖南省醴陵市石亭镇石塘岭村樟树组29号。我是不是蛮不讲理的霸道之人,有附在本文后面的照片供读者判断,相信所有见到我照片的人,都能判断出我这个羸弱瘦削、病态恹恹的男人,是一个为人老实本分、不敢惹事生非的弱势草民。但我再“软”再“弱”,也无法忍受有人在我头上拉屎拉尿啊!

  黄氏父子欺负我们一家可谓由来已久——

  自从我父亲李人彬于2001年去世以后,现年73岁的母亲喻桂英便和在长沙教书的我妹妹一起生活。近两年来,母亲感觉自己年老体衰,有了叶落归根的想法,于是迫切希望回到醴陵老家农村生活,以颐养天年。有严重腿疾的我一直在农村务农,过着辛勤劳作、与世无争的生活,靠喂羊养鸡挣点零花钱,维持着一家人的最低生活水准。我的邻居黄文科原是电业局的职工,夹带着与生俱来的霸性和“电老虎”的“虎威”,素来目中无人,仗势欺人,在村民面前横行霸道,暴戾恣睢,成为村民畏之如虎的恶棍“村霸”。黄氏父子视我一家人如蝼蚁,想踩就踩一脚,经常明里欺我暗里坑我,干了许多伤天害理、损阴缺德的事情。自父亲在世至今40多年来,黄文科对我家人的欺压从未间断过!如黄氏父子多次毒死我家新生的羊羔;多次用锄头挖我家老屋的墙角;多次纠集黑帮势力殴打在路上正常行走的我和我儿子李子龙,直至发展为使用暴力手段强占我家房屋的地基。由于我多次遭受黄氏父子的殴打,导致我的双腿留下了变天就伤痛的后遗症,加上多年来积劳成疾,如今我的双腿几乎残废,连爬楼梯上山坡都困难!为了让我和老母亲少爬楼,我的亲戚和兄妹凑钱帮我用钢架在原有的前坪搭出一间约20平方米的杂屋,以存放一些随时可取用的家什物件,方便我和老母亲的生活。因我家的房子当西晒,每当夏季炎炎烈日直射进屋内,让人难以忍受。为此,我就准备在前坪搭个简易棚子遮阳避雨。

  我儿子名叫李子龙,今年32岁,至今尚未结婚成家。原本胆小怕事、老实巴交的我儿子,因常年遭受隔壁邻居黄氏父子的恐吓、暗害和殴打,精神和心理均受到极大的刺激,变成了“二级精神残废人”,患精神分裂症已达6年时间,期间多次住院治疗,花掉了数十万元的医疗费,这笔巨额开支都是我向亲朋戚友借的。由于我和儿子的病情都有日益恶化之势,母亲也日益衰老体弱多病,全家没有一个健康、正常的人。面对恶邻的欺负,体弱多病、力难缚鸡的我一家人,只能忍气吞声、委曲求全,甚至不愿告诉我两个在外工作的妹妹,以免连累她们。但黄氏父子仗着有镇人大主席欧智文撑腰和我一家人软弱可欺,竟然得寸进尺,有恃无恐,气焰越来越猖獗,行为越来越放肆。欧智文助力黄氏父子霸道的理由是我家的棚子属于违规建筑,然而,我们是醴陵市石亭镇是贫困镇、我们石塘岭村是贫困村,压根儿就没有所谓的乡村规划,我家的棚子违规又何从谈起?欧智文一定要“执法”我们也无奈,但“执法”也得一碗水端平啊,石塘岭村靠马路的农户谁家没搭棚子?黄氏父子家不但搭了棚子,而且将围墙砌到了马路旁,欧智文要拆,也该一视同仁地拆掉黄氏父子家搭建的“违规建筑”,搞选择性执法,又怎能服人?由于乡镇一级的规建办没有行政执法的权限,欧智文要拆,也只能通过县一级的执法机构办理相关合法拆除手续后才可以对李纪幸家的棚子实施拆除,而不能擅自越权搞“定向定点”拆除。欧智文明知乡镇一级的规建办没有行政执法的权限,却越俎代庖地行使执法权,难道欧智文给自己手中的权利进行了“加持”?

  需要说明的是,我家和黄文科家于上世纪的1979年和1982年先后两次达成了调解协议,由于黄氏父子没有履行第一份调解协议,才有了第二份调解协议;第二份协议如今又被目无法纪的黄氏父子足践。2020年4月2日,黄氏父子为我家搭棚子的事情,在村干部的调解下双方本来已经达成了口头协议,但事后黄氏父子又滋事闹事,不过黄氏父子此次自毁“口约”,源于有“制服人”替其出馊主意:“下次李纪幸再动工,你们就躺在地下拨打110报警,我们赶至现场后你们就说李纪幸打人了,我们就可以师出有名地抓人”!

  尤其让人感到气愤的是,4月上旬,欧智文假借“执法”之名为黄氏父子公报私仇,4月上旬连续三次亲自出马,带领下属直闯我家门进行威胁恐吓,如2020年4月10日上午10:30左右,欧智文带人将我母亲打伤并打倒在地,凸显其“保护伞”的丑恶嘴脸!

  当下,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在向纵深掘进,按照中央精神,扫黑除恶要在“打伞破网”上再发力再突破。所幸醴陵市纪委纪监委不护短,表示将会严惩欧智文这一类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注:本人对举报材料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不实自愿承担一切法律后果。又注:本文经知名博主罗修云老师修改润色,在此向罗老师表示感谢!)

  举报人:李纪幸

  联系方式:18229104784

  图上:被镇人大主席欧智文打伤的李纪幸之母;图中:李纪幸的儿子搀扶着被打伤的母亲走向救护车;图下:老实巴交的李纪幸。


















  


类别: 舆论监督 |  评论(0) |  浏览(148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