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20 - 5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0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3-16 21:18

长沙开福区张建辉:请将属于我的补偿款补给我!

长沙开福区张建辉:请将属于我的补偿款补给我!

  图片说明:张建辉原来的住宅宽敞舒适,有门面、前坪、草坪、仓库、池塘等配套设施,房子被拆后,无处栖身的张建辉住进了一个集装箱。





  拆迁补偿,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假如政府依法依规依政策补偿,何难之有?假如政府官员与民争利,给法律法规和拆迁补偿政策打折扣,挖空心思发“拆迁财”,那就注定会将事情弄复杂化。长沙开福区的拆迁补偿弄成莫可名状的复杂,无非是有黑手操控征地拆迁、有黑手伸进属于拆迁户的补偿款,让拆迁户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为何开福区那么多因拆迁补偿不公的农民走上了信访维权之路?难道不值得开福区政府官员深思吗?我家房屋的拆迁补偿,就遭遇了夹带着私欲和贪心的“公权魔杖”的“搅局”,使得我原本有证合法的房屋面积被拆迁人员强行打折扣,并被以威胁、恐吓手段逼我在《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上签字。籍此一帖,我呼吁开福区政府尊重和认可我家三本《长沙市农村居民住宅建设用地许可证》上载明的房屋面积和土地面积,将拆迁人员随意“折减”的拆迁面积给我补回来、将拆迁人员错误核算“折减”的补偿金额给我补回来,还我一个公平公正,还我合法权益。

  我叫张建辉,系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街道大星村五桂山组村民。我的维权诉求源于2014年政府修建长沙星沙联络大道——该大道的修建,使我家成为拆迁户。我家房屋的拆迁补偿,首先涉及的是一个面积问题。按理说,我家持有由政府发放的《长沙市农村居民住宅建设用地许可证》,政府拆迁人员按“证”核算、按“证”补偿就得了,这既简单明了又合理合法,政府省心,我也省事。当然,假如我的建设用地许可证是伪造的假证,或是我通过行贿买通政府公职人员获取的建设用地许可证,那就别说“折减”一半面积,就是“折减”为零,分文不补,我也无话可说,问题是我的建设用地许可证是通过正规合法途径办理的,政府办证人员连白开水都没喝我一杯,你现在连政府办的证都不认,那不是自我打脸吗?需要说明的是,《被拆迁房屋平面图》显示我家在拆迁征收范围内拥有住房实际面积为859.42平方米(1989年建有住房的实际面积为260平方米,2001年建有住房实际面积为599.42平方米),拥有门面实际面积为492.8平方米,拥有厂房实际面积为744.36平方米,合计2096.58平方米。但在《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核定的合法建筑面积仅为210平方米。政府拆迁工作人员的理由是:一户只能有一处住宅地、一本建设用地许可证,我大儿子不能分户,只能从我的建设用地许可证上的面积“割”45平方米给他。我的理由是:因拆迁前我的两个儿子都分户了,故而共办理了三本建设用地许可证,既然政府依规依法给我家办了三本证,就该按照三本证上的房屋面积进行补偿,政府否定政府办的证,难道政府官员不觉得荒唐吗?然而,政府拆迁工作人员在理屈词穷之余,仍然顽固地坚持只认可我家一本证的面积,其余者被其视为违法建筑,故而其余两证上的面积只能按照违法建筑进行核算、补偿。按210平方米核算,我仅仅获得了170万元的补偿款;我不同意在《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上签字,拆迁工作人员就采用车轮战术,不分昼夜地对我一家人实施骚扰、威胁和恐吓,甚至扬言“再不签字就强拆,到时候你们一分钱也拿不到!”本来我就是一个长年服药的糖尿病患者,经不住拆迁人员的威胁和恐吓,在公权力的威逼之下,我不得不于2015年11月15日凌晨三点左右违心地在《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上签了字——请注意,是在凌晨三点左右签的字!

  政府强行威逼拆迁户在《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上签字合法吗?政府随意削减我的被拆迁房屋的合法面积合法吗?《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告诉我:不合法!

  合同法第一章第三条规定:合同当事人的法律地位平等,一方不得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另一方。第四条规定:当事人依法享有自愿订立合同的权利,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干预。第五条规定:当事人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第六条规定: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显然,开福区政府拆迁工作人员强制我签字的行为,违反了合同法关于“公平”、“平等”的原则。同时,我签字后补偿款迟迟没有到我手中,违反了补偿合同中关于7个工作日内结清补偿款的约定,从而违反了合同法中关于“诚实守信”的原则。至于开福区政府任意削减我家《被拆迁房屋平面图》中的合法面积,则是违反物权法的违法行为。最高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集体土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2条指出:征收农村集体土地时,涉及被征收土地上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土地权利人可以请求依照物权法地四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给予补偿。征收农村集体土地时未就被征收土地上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进行安置补偿,补偿安置时房屋所在地已纳入城市规划区,土地权利人请求参照执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标准的,人民法院一般应予支持。事实上,早在1996年,上述房屋的所在地就已经归属为长沙市开福区,即已经纳入长沙城市规划区。

  我只是一介无权无势的弱势草民,在强大的公权力面前我不敢也不会有任何过分的奢求,但属于法律赋予我的和政策范围内的合法权益,任何组织、任何机关、任何团体和任何个人都不能掠夺我的,毕竟,在法治中国是法大于权而不是权大于法;是法高于权而不是权高于法。不管政府也好,政府官员也好,都该敬畏法律、遵法守法、依法办事、依法行政。长沙市国土资源局处一位负责人告诉我:我建房时,只要政府未下达停工通知书和违法建筑处罚决定书,我就不存在违规违法的问题,政府就该认可我的房屋属于合法建筑。我对开福区政府的要求也仅仅是依规依法依政策补偿。我家拥有的房屋面积为2099.58平方米,开福区政府理应按照这个合法面积给我家作出补偿,并理应参考执行现有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标准给我家作出合理补偿。

  在这里,我要借助网络爆出一个猛料:长沙开福区在修建星沙联络大道拆迁项目中,有人用弄虚作假手段大发“拆迁财”——我们105户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的补偿金额和签名,都被人篡改了,即增加补偿金额,瞒着当事人代签当事人的名字。这个“猛料”来源于一位政府官员提供的资料:2014年我签字按手印的《房屋拆迁计算明细表》,其拆迁补偿金额是105万元,而政府官员造假的《住房拆迁补偿汇总表(星沙联络道)》,其金额变成了1148978.25元;其签字虽然是我的名字,但不是我的笔迹,也没有我的手膜和没写日期,后面加盖了所长胡宇、分局主管付煜两枚私章。我大儿子的补偿金额是36万元,政府官员造假的金额是39万元。大家算算:有人在我家的房屋拆迁补偿金额的基础上虚报虚增了12万多元,星沙联络大道拆迁项目共有102户,12万元X102户=1224万元。这当然只是个约数,具体数字恐怕只有侵吞这笔款项的人才知道!

  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大战略任务。全面依法治国,就意味着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的全面法治化;就意味着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要共同推进,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实现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为了贯彻落实全面依法治国方略,各级政府必须带头遵法守法;必须严格依法行政和依法办事,具体到征地拆迁工作,则必须做到依法补偿,开福区政府拆迁工作人员减损我家的合法面积、克扣我家的补偿款,是显而易见的违规违法行为;而开福区政府有人在十八大之后仍然不收敛、不收手、不知止,竟然将“黑手”伸向征地拆迁这一群众关注度极高的领域,可谓既涉腐又涉黑,应是依法查处、依法打击的对象。本人虽是平头百姓,但是也要为全面依法治国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无论遇到多大的阻力和多大挫折,也一定要追回属于自己的合法权益,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注:本人对举报材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失实愿承担一切法律后果)

  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街道大星村五桂山组村民  张建辉

  联系方式:13507473258

  2020年2月18日


长沙开福区有谁将“黑手”伸进征地拆迁领域?

  征地拆迁领域是公认的腐败重灾区,近年来许多与征拆有关的贪官都因发“拆迁财”而栽倒了。长沙开福区的征地拆迁所引发的涉腐问题,亦颇为引人注目,且也有多名与征拆工作有关的公职人员被查处。然而,目前开福区征拆领域中被暴露出来的涉腐问题,或许只是冰山一角,而张建辉所反映的“拆迁腐”,只是数十上百例中的一例。

  公职人员发“拆迁财”,庶几都少不了一“抱团”二“造假”三“伤民”这三条“铁律”。

  征地拆迁是个蕴含着巨大利益却又牵涉面广的系统工程,其中的“利益蛋糕”让心怀贪心的人垂涎三尺,而在众多目光盯住这块“蛋糕”的情况下只能选择抱团分割“蛋糕”。换句话说,由于征地拆迁领域的职务犯罪,行为人靠“单干”往往很难完成贪污、贿赂的全过程,需要借助其他征地小组成员或有关职能部门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沆瀣一气,共同贪污征地补偿费,事后进行分赃。所以征地拆迁领域的贪污、贿赂案件,窝案串案特别突出。如捞刀河大桥拆迁项目,需要拆迁的企业原本只有2家,但拆迁人员却虚报为11家,这其中有多少人“抱团”参与了腐败?有多少补偿款通过“走私”落进了个人的腰包?捞刀河街道大星村五桂山组村民张建辉反映的征拆领域中的涉腐问题,同样是抱团贪腐,君不见那份伪造的《住房拆迁补偿汇总表(星沙联络道)》,后面签字的公职人员就有三人,但参与分“蛋糕”者想必远不止这三人。

  想“吞吃”拆迁补偿款,造假是必不可少的环节。比如,用威胁、恐吓或利诱手段逼迫、诱惑被拆迁户,让被拆迁户违心地在拆迁补偿协议上签字;利用信息不对称的特点弄出一个不符合政策法律的的“伪标准”来,以此截留、侵吞被拆迁户的补偿款;在程序上“偷工减料”、在拆迁补偿协议内容上“偷工减料”、在拆迁户的房屋面积上“偷工减料”;炮制虚假户籍资料;谎报虚报拆迁户数和拆迁项目......在各地的一些拆迁项目中,往往会冒出假合同、假协议、假签字、假盖章、假诉讼、假户口、假结婚证、假出生证明、假残疾证、假工商营业执照、假补偿表……从已经查处的案例来看,大多数的征拆腐败,主要是涉案人员采取虚报冒领的方式,通过签订虚假的征地补偿协议和其他补偿资料,虚报冒领补偿款,且往往是参与征地拆迁补偿工作的机关、街道或乡镇干部、村干部蓄意串通,采用虚报、重报、冒领等方法,大量骗取和侵吞国家征用土地补偿款。张建辉正是在政府拆迁工作人员使用威胁、恐吓手段的情况下,他和他的家人都面临巨大精神压力和心理压力乃至失去了正常判断力,于是违心地在《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上签字了,这个签字并不是张建辉真实意愿的反映。张建辉不愿意签字,是因为当时的拆迁人员所核算的面积,否认其建设用地许可证即《被拆迁房屋平面图》上的合法面积,政府拆迁工作人员将张建辉的房屋面积进行了“折减”,即将其2096.58平方米的合法面积核算和认定为210平方米,这显然是一个虚假数据!至于开福区政府有人以被拆迁户的名义伪造虚假的《住房拆迁补偿汇总表(星沙联络道)》,则更是赤裸裸的弄虚作假行为!

  任何腐败行为腐败都不只是公职人员的个人行为,而是一种必然伤及国家利益、伤及社会利益、伤及他人利益的行为,最终伤及的是无权无势的老百姓的利益。土地开发、房地产开发和房屋拆迁关系民生,也更容易滋生腐败。地方政府官员为追求所谓的政绩,建设所谓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往往盲目扩大城市建设和拆迁规模,拆迁补偿不能按照标准到位,拆迁安置方案不落实;有的部门不依法行政,工作简单粗暴,擅用强制措施;还有的开发企业随便降低补偿标准。最后,利益受损权益遭侵的无疑是普通的百姓。简而言之,征拆中的腐败,无一例外地直接伤害了被拆迁户的经济利益与合法权益。以张建辉反映的情况来看,假如他自己的合法房屋面积没有被做“减法”;假如政府是按照《被拆迁房屋平面图》的面积对张建辉家予以足额补偿,哪怕政府拆迁工作人员利用他的拆迁补偿资料进行伪造仿造,弄出加了“贪腐金额”的《住房拆迁补偿汇总表(星沙联络道)》,老实巴结的张建辉也会睁眼闭眼,懒得管这桩“闲事”,问题是政府拆迁工作人员以牺牲他家和其他拆迁户的利益为代价,这就让他无法容忍了。当然,公职人员“吞吃”拆迁补偿款,想不损害拆迁户利益也难,因为如果让拆迁户依法依规得到了足额的补偿款,“蛀虫”就没有“吞吃”的余地和空间了。

  在信访案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与地方政府在征拆补偿中未能依法依规有关;与政府拆迁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损害老百姓的合法权益有关,张建辉的信访案,同样是因拆迁补偿不合法不合理而引发的。在结束本文时,本博主想请开福区官方回答三个问题:第一,用威胁、恐吓手段逼迫张建辉在《房屋拆迁补偿合同书》上签字有无法律效力?第二,政府给张建辉办的《长沙市农村居民住宅建设用地许可证》是否合法?第三,《住房拆迁补偿汇总表(星沙联络道)》上虚增的金额如何解释?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图片说明:补偿金额不对数(相差近10万)且没有我们签名和摁手印的伪造的补偿表。









  


类别: 舆论监督 |  评论(0) |  浏览(97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