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20 - 4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2020 - 4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3-09 00:29

湖南衡南法院2月28日对网友的回复掩饰了自身的问题

湖南衡南法院2月28日对网友的回复掩饰了自身的问题

  2月20日,我们就湖南衡南县法院枉法执行我们的私人财产且又不纠正执行错误的问题,以《湖南衡南县法院该痛下决心处理好这起枉法执行案》为题在湖南红网“法治湖南”中予以发布。2月27日,该帖“迎”来了衡南法院的回复,标贴是《对关于“湖南衡南县法院该痛下决心处理好这起枉法执行案”留言的回复》。衡南县法院过了7天才给出“回复”,说明该院对这个“回复”是认真的;对“回复”的内容是用了一番心思的。不管怎么说,衡南县法院对受害人的投诉帖能给予“回复”,是重视公众舆论、重视网络舆情的表现。显然,“重视”比“无视”和“藐视”好;有“回复”比无“回复”好。不过,衡南县法院的“回复”缺了一个最重要的本不该缺少的东西——真相!

  本案蕴含着一个“玄机”:在当事人并未申请的情况下,衡南县法院主动从非被执行人泓湘公司执行了273万,然后强迫当事人领取,此举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如果解释不通,那么受害人就有理由质疑衡南县法官如此奇葩执行的惟一动机,无非就是为被利益链捆绑了的衡阳市国资委主任白润民开脱责任。请衡南县法院说说当年的这种执行行为是否合规合法?是否正大阳光?如果认为那次执行合法,能否说出合法的理由?事实上,受害人其后所有的维权行为,都是因了衡南县法院那次枉法执行且又不予纠错引发的,衡南县法院不讲“源头”、掩藏“玄机”、避谈真相、扭曲事实,目的是以此误导舆论,欺骗公众。这个“回复”是否意味着廖宏伟主政的衡南县法院决心将本案的执行错误进行到底?

  为了证实衡南县法院的“回复”缺少真相,我们不得说说本案的基本情况:

  截止2006年1月,灶钢欠原告蒋景春、钱光美4879万元(以房产、土地和机械设备设定合法有效抵押)债权,诉请衡南法院调解结案,原告自愿仅收取273万,余款尽数放弃,但必须在2007年6月30日前付清现金273万(见附件1)。调解书生效后,灶钢未付分文。衡南法院在本案执行中,于2007年7月30日以(2007)南三民执字15号民事裁定书(见附件2),裁定灶钢办公楼、轧钢厂厂房及附属60亩抵偿。考虑资产整体处置方便,申请执行人蒋景春和钱光美2007年7月30日向法院出具委托书(见附件3),同意灶钢于2007年12月31日前在改制时一并处置,承诺只收取273万,多退少补,时间止于2007年12月31日,逾期另行授权。对此,法院予以认可,并写入了裁定书中。直到授权期满灶钢没有自行改制,抵债的资产自然就没有处置,仍然物归原主申请执行人。2008年灶钢进入破产程序后,维持了衡南法院的调解书和执行裁定,因而没有将此笔已处理的债权列入到破产清算中,但不可思议的是抵债的房产和土地却被清算组一直霸占使用,拒不交给申请执行人,也不办理过户手续,直到2015年12月24日,申请执行人才知道抵债的房产及附属60亩土地已被破产清算组划给了泓湘公司,衡南法院则配合从泓湘公司执回273万元,要申请执行人领取,主办杨法官和分管李副院长威胁说,要房产和土地是不可能的,能给273万元就不错了,被受害人断然拒绝。之后,受害人踏上了信访维权要求法院和政府纠错的不归路。

  以上事实清楚明了,衡南法院却刻意掩盖自己的问题,告知广大网友钱光美等人缠访闹访、诬告法院枉法!在衡南县法院的语境里,合法维权人反倒变成了闹访、诬告者,如此故意颠倒黑白,欺骗公众,这是一家法院该有的表现吗?钱光美的妻子患癌症,他购买债权的投资款,有一半是向亲朋戚友借贷的,现在14年了,贵院还没有给他执行一分钱,且贵院个别法官态度恶劣,和白润民一道羞辱、威胁受害人,贵院这不是要将人家逼上绝路吗?贵院如果继续拒绝纠错,一定要逼得人家走投无路,那么就不只是说几句过激的话了,而是很可能付诸行动,我们把话撂在这里,贵院如果不考虑自己违法执行、坑害受害人的后果,当然可以继续拖延执行、可以继续拒绝纠错、可以继续威胁恐吓、可以继续颠倒黑白诬赖受害人,因为对本案如何处置的想法在你们脑海里,我们受害人无法改变你们的想法!

  衡南县法院在“回复”中强调自己执行合法的主要“理由”是两条:

  第一,贵院认为申请执行人钱光美、蒋景春(现为钱光美、唐松林、周建新)同意抵债资产交与被执行人灶钢在企业改制中一并处置,承诺只收取273万元,所以贵院2015年12月24日执回273万,要求申请人领取,是当事人同意的,因而是“合法”的。

  第二,贵院认为以衡阳市中院2008年12月3日灶钢破产清算、清偿程序终结的裁定为依据,终结本案执行完毕,裁定是“合法”的。

  但贵院的以上两个理由皆是故意曲解、自欺欺人:

  其一,贵院刻意隐瞒申请执行人同意灶钢处置抵债资产、承诺只收取273万的授权明确期限,委托书规定只能在2007年12月31日前有效(见附件3)。请问灶钢破产终结8年后的2015年12月24日,衡南法院执回273万元,难道这也是申请执行人同意的吗?既然未经当事人同意而强迫其领款,这算不算枉法?

  其二,贵院的执行终结裁定与衡阳中院的破产终结裁定是两个一先一后不相关连的裁定,而且依据法律规定衡南县法院的执结裁定程序上必须在灶钢宣告破产后、破产终结前产生,因此绝对不能以衡阳中院的灶钢破产清算、清偿程序终结裁定为依据,否则就是枉法。贵院以衡阳中院的破产终结裁定为事实依据对本案执结裁定,难道能否定贵院程序上违法吗?

  事实上,贵院在本案的执行中,枉法之处十分明显:

  1、不依法执行终结裁定后移送衡阳中院破产清算程序执行。贵院在本案执行未完毕中,明知被执行人灶钢被宣告破产却不裁定执行终结并及时将案件移送受理破产清算的衡阳中院处理后续执行事项,导致贵院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抵债财产被列入破产财产处分,这难道不是明显违反《民诉法》解释515条规定吗?

  2、法律明确规定被执行人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后,涉及其他法院的执行(包括审判)程序必须终结,转至破产清算程序中一并处理,但贵院违反法律规定,将应当移送本案给衡阳中院破产审理执行而不移送,相反在被执行人破产终结7年后的2015年12月24日,莫名其妙地从泓湘公司执回273万元,难道这种执行行为合理合法吗?

  被执行人灶钢主体资格早于2008年12月3日因破产终结而消亡,哪来的273万元还债?贵院即使非要越权执行,也只能是将抵债财产过户给申请执行人,执回273万元要申请执行人领取依据是什么?难道当事人拒领有错吗?

  3、贵院在接访中,虽然口头上多次承认执行有不合法之处,也下达了(2018)湘0422执他1号裁定,承认执行原因欠妥,同时湖南高院(2018)湘民申2614号裁定书也认为贵院裁定避实就虚:273万仍在贵院账上,没有改变执行终结事实。然而,贵院在“回复”中只是与受害人玩虚招、玩文字游戏,让受害人叫苦不迭、救济无路。在受害人再次强烈要求下,衡南县法院的江副院长说只要受害人不再找法院的麻烦,裁定书的内容可以按受害人的意思表达,273万元立马退回。在该院法官的欺骗诱惑下,受害人写下了不再找法院麻烦的承诺书,但承诺书写了之后,该院立马翻脸、自食其言,将裁定书的内容写得模糊不清、朦胧笼统,完全没有体现受害人的意愿,273万元也不退回泓湘公司,故意给衡阳市国资委主任白润民留下推脱责任的理由(有录音佐证)。该院在“回复”中,竟然反过来指责申请执行人缠访闹访、诬告法院枉法,这难道不是颠倒黑白、詈夷为跖吗?另外,去年年底,该院吴副院长在接访中出现法律常识笑话,被受害人为其“上课”纠正后,另一位副院长在旁边偷笑,吴副院长自觉失了体面,法院在“回复”中却说受害人是侮辱法官,那么能否请公开音频让网友见识一下真相?

  4、衡南法院由于执回了273万,并下达了执行完毕的终结裁定书,彻底阻断了申请执行人取回抵债财产的诉讼救济途径,加之14年的租金,致使受害人损失数千万之巨,涉嫌严重执行滥用职权罪。

  2月25日,贵院院请纪委唐组长介入“执行双查",我们受害人以为来了救星,认为唐组长会找我们搜集证据惩治枉法犯罪,谁知唐组长与法院沆瀣一气,5人坐在主席台对台下的受害人厉声训斥,如称我们反映不实,请公开音像视频,看唐组长是来调查取证,还是与办案法官合伙训人?受害人为此信访14年,往返耒阳、衡阳、衡南数百次,耗费了难以计数的时间和精力,尤其让妻子患癌的钱光美悲愤交加、痛不欲生,枉法裁判者却冷酷无情,对受害者杵倔横丧、盛气凌人,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这是人民法院对待受害百姓应有的态度吗?

  5、按照贵院2007年6月30日作出的(2007)南三民执字15号民事裁定书的裁定,贵院理应在2007年6月30日前为受害人给付273万元,但迄今为止受害人没拿到一分钱,抵债的财产被衡阳市国资委霸占14年拒不交还,贵院枉法执行断送了受害人取回抵债资产的救济途径却又拒不赔偿,怎么还好意思告诉网友依法驳回申请?贵院如此“驳回”当事人还有生路吗?《国家赔偿法》第38条规定执行错误应当国家赔偿,难道贵院可以不遵守吗?

  中纪委在《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工作意见》中指出“重点整治群众身边特别是群众反映强烈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突出问题。比如,漠视群众利益和疾苦,对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无动于衷、消极应付,对群众合理诉求推诿扯皮、冷硬横推,对群众态度简单粗暴、颐指气使。”白润民和个别法官企图通过官商勾结、官法勾结掠夺我们的受害人的私人财产,只能是痴心妄想,我们不管遇到多大的阻力,也要挣回公平正义、挣回本属于我们自己的权益,绝不会因公权力的忽悠敷衍、冷硬横推和威胁恐吓而停止信访维权的步伐!作为法官,一味行违法之事、坑民之事,当民怨累积到一定程度时,只怕有风险会不期而至!公平正义是法官最好的“保护神”,滥权损害公平正义原则,报应迟早会来。需要指出的,廖宏伟院长的麾下多次表明有关本案的任何决定都直接向您汇报了,说明廖院长是最终拍板人。为此,我们呼吁廖院长及办案法官正视本案滥权执行的问题,坚守司法正义,让钱光美、蒋景春感受到迟来的公平正义!

  受害人:钱光美 周建新 唐松林

  联系人:周建新 15581408816

  2020年3月8日


司法公正是法官安全的“护身法宝”

  看了湖南衡南县法院发布的《对关于“湖南衡南县法院该痛下决心处理好这起枉法执行案”留言的回复》,又看了钱光美、周建新和唐松林写的《湖南衡南法院2月28日对网友的回复掩饰了自身的问题》,感觉到衡南县法院确实是在以一个掩盖真相、掐头去尾、模糊概念、扭曲事实的“回复”欺骗和忽悠公众,至此,衡南县法院在本案中已经将法院必须坚守的司法公正碾得粉碎!该院的个别领导和个别法官似乎忘记了一个基本道理:司法公正既是司法活动追求的终极价值,也是法官安全的“护身法宝”。

  法院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简而言之,法院是世界各国普遍设立的国家机关,其职能主要是通过审判活动惩治犯罪分子,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解决社会矛盾和纠纷,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公正司法是法院全部工作价值追求的根本目标,通过司法审判向社会传递一种公平正义的信息,法官则是司法机关和法律的化身,在整个司法活动中居于核心地位。这就意味着无论从职业职责上考量,还是从社会和公众的期待上考量;无论是从保护诉讼人的合法权益上考量,还是从保护法官自身的安全上考量,法官都必须坚守司法公正;必须尊重事实和法律;必须不偏不倚地居中裁判、依法公正执行。然而,衡南县法院在本案的执行中,却一味屈从权力、汪弄法律、摆布事实、戏谑职责,践踏司法公正。人家花真金实银合法购买的债权资产,衡南县法院竟然拖了14年还没有执行到位——严格地说,衡南县法院不是没有执行,而是滥权执行、枉法执行、“了难”性质的执行,其抵押资产一直被他人霸占,真是岂有此理!

  衡南县法院执行行为之滥权枉法,受害人在《湖南衡南法院2月28日对网友的回复掩饰了自身的问题》中已经说得很清楚,本博主不予赘述了,我想说的是,作为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人民法院,如果不能坚守司法公正,就失去了自身的全部价值和自身存在的全部意义。这种大道理,相信衡南县法院的领导和法官比我懂得多,但一些法官并未在潜意识里将司法公正和自身的安全联系起来:任何枉法执行都经不起事实和法律的检验;经不起公平正义这把尺子的丈量,也经不起纪检监察部门的调查——不查则已,一查准吓人一跳,近年来, 不是有许多法官因枉法裁判、枉法执行被查处吗?再者,近些年来,全国发生过多起法官遭受当事人暴力侵害的事件,导致法官身体受伤有的甚至丢了性命。究其原因,大多与法官的滥权司法、枉法裁判和枉法执行有关。很显然,当法律失去保护弱者的作用时,愤怒就会泛滥,而愤怒会进一步削弱法律的价值。这种恶性循环的情况非常让人担忧。应该说,每一次法官当事人暴力侵害事件,都给司法人员敲响了一次警钟,但遗憾的是,警钟停“鸣”之后,有的法官又“好了疮疤忘了痛”,重蹈“摊事”者的覆辙,犯同类型性质的错误。本案受害人在“泥泞”的信访路上蹒跚行走了14年,衡南县法院在用拖延摧毁受害人的忍耐底线,我不得不善意提醒该院的廖院长:管好您的麾下,坚守司法公正,督促麾下尽快将霸占受害人的抵债财产执行到位,以避免泛滥的愤怒情绪和不必要的风险!我以为尽快将拖欠的“公平公正”还给人家——用依法执行的作为,还给受害人完整权益,这,才是最实在最能体现公平正义的“回复”!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类别: 涉法博文 |  评论(0) |  浏览(31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