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20 - 4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2020 - 4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2-19 16:26

湖南高院对红网《百姓呼声》网络监督的回复欠“准”    

湖南高院对红网《百姓呼声》网络监督的回复欠“准”

  博主按:2019年9月27日,湖南红网《百姓呼声》栏目中出现了一篇题为《新田县法院法官和省高院法官制造假象、狡饰遮掩证据判冤案》的投诉举报材料,文中列举了(2018)湘民再588号判决书一案中的“十二大怪”,这“十二大怪”实为本案中的瑕疵或偏离事实、偏离司法公正之处。湖南省高院十分重视舆论监督,和投诉举报人保持了良好的互动——十多天后的10月12日,在该投诉举报材料的后面,出现了一篇署名为“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回复。应该说,湖南高院的这个“回复”,让投诉举报人颇感意外和欣慰,因为在投诉举报人的心目中,湖南高院是一家副省级“大衙门”,压根儿就不会理睬草根百姓的投诉举报——即便判决错了,也是错了就错了,没必要给投诉举报人解释。然而,湖南高院不但理会了,而且是认认真真的书面“理会”和网络上的互动性“理会”,由此不仅凸显了湖南高院对网络舆论的重视,也凸显了湖南高院的平等意识和对权利主体的尊重。

  不过,本博主和投诉举报人在认真看了湖南高院的“回复”后,觉得这个“回复”偏离了事实真相,于理相斥、于情相背、于法相违,一些解释性叙述没有“叙”到“点”上——周慧等交款给临时合伙人私人账户时房地产开发公司尚未落实且当时不可能取得预售许可证,显然,这种“收据”是无效的民事行为(本案再审前,华照公司按中院判决要求履行了双倍返还定金32万元给周慧。)无论如何不能算是《商品房买卖合同》,不能用于买卖房地产。 为此,我和投诉举报人觉得有必要就湖南高院的“回复”,给出一个合符事实、“铆合”真相、于情相融、于法相合、于理相通的回复。投诉举报人不但希望湖南高院能看看这个用事实说话的回复,更希望湖南高院能支持投诉举报人的再审申请,通过对本案的再审纠正一审和原湖南高院自己作出的再审错误判决。不过,本博主认为司法纠错很难,尤其是对否定终审判决实施再审判决纠错,更是嘎嘎乎难哉!为此,本博主和投诉举报人一道,期待湖南省检察院勇于担当、敢于履责,对本案实施法律监督,督促法院纠正判决错误。有位就应有为,为官就应为民,这是对公职人员最基本的要求。人民检察官肩负着履行法律监督职能、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重任,理应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权力观、利益观,摒弃一切懒政、庸碌的思想,切莫把“怕出事”当作“不做事”的借口,坚决做到爱岗敬业,履职尽责,以抓铁有痕、踏石留印的劲头狠抓各项检察工作任务的落实,切实把会上定的、纸上写的、嘴上说的转变为具体行动、实际成效和人民利益!我相信湖南省检察院一定会努力向人民群众提交一份新时代法律监督工作的满意答卷 ,也会向本案求助人交出一份涉及到这起具体个案的让本案求助人满意的法律监督答卷!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湖南高院对红网《百姓呼声》网络监督的回复不同意见

  湖南高院的“回复”从我们的投诉举报材料所列出的“十二大怪”中梳理出了两个主要问题,即:1. 周德松作为原告的主体不适格;2. 案由定性错误,华照公司华瑞园出具的收据只能认定为商品房预约合同而不应认定为商品房买卖合同。

  一、就我们反映的周德松作为原告主体不适格的问题,湖南高院的“回复”是这样解释的:

  虽然16万元系由周慧交到华照公司,华照公司亦是向周慧出具收据。但周慧作为第三人参加了本案诉讼,在诉讼中陈述是弟弟周德松委托其购买门面并同意周德松主张权利。经原审查明缴纳的16万元门面定金确系周德松之妻转到周慧账上,再由周慧交给华照公司的,剩余房款也是周德松以提存方式缴纳,周德松是涉案门面的实际购买人且已披露,其原告主体适格。

  我们认为,周德松在本案中主体资格不适格,是不可撼动、无可辩驳的事实!

  2012年6月1日,周德松夫妇在广东未回新田老家,从广东转款16万元给身在新田的周慧,周慧于当日把钱转给原“华瑞园”项目中的私人账户(见银行查询表)购了两条门面,即11、12号,收据票号:00051628号。收据上的印章为“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新田分公司瑞华新城华瑞园项目部财务专用章”。需要指出的是,该印章单位未经工商登记,于2012年8月底清算后解散,印章经公安局备案电视台公告作废。2012年9月,该项目重新组合股东,经申报工商登记成立“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新田华瑞苑项目部”,房产开发单位为:“永州华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这一点高院判决书中已经确认),2012年9月11日,项目部向电视台公告:原在“华瑞园”交定金客户前来变更手续,签订预购协议,通知了周慧等前来了项目部开会,负责人向他们说明了原交定金不合程序也不合法,应该退回定金或按规定做变签手续。周慧等不予理睬,没有签订预购协议。2013年期间周德松与项目部做了变签手续实际取得了11号门面,于2014年转让给了乐茂,乐茂落实给了王文明、陈冬翠 ,签定了《商品房买卖合同》,(有周德松本人的诉状内容可以证实)。

  2012年6月1日,周慧本人也购了两条门面,即13、14号,同样是原“华瑞园”合伙人开具的收据,收据票号为:00051629号。用周慧自己的话讲,“我的13、I4号门面己转让给了弟弟周德松(见周慧与郭启旺的短信记录)了”。这一点法庭已确认。周德松为得到13、14号门面,与自已关系密切的新田法院法官吴某商议,逐于2017年8月16日起诉。在法庭中谎称该13、14号门面是自已委托周慧买的,主张13、14号门面过户其名下,一审法官判决支持,并判决B栋124、125门面给周德松。周德松得到13、14号门面后又于2019年7月26日拿出自已购房收据00051628号诉至新田法院,主张12号门面过户(见周德松的起诉状、【2019】湘1128民初1245号民事裁定书)。周德松从广东只转款16万元给周慧,周慧就给他购11、12号门面,周德松已实际取得了11、12号门面,同一天,同一地,同一时周慧购的13、14号门面又怎么是周德松委托周慧买的呢?周德松称:“周慧的钱也是我的”,这又有什么证据来证实呢?故周德松对本案涉案门面13、14号不具备主体资格。显然,永州中院判决周德松本案主体不适格是正确的,故湖南高院理应纠正一审法院的错误判决,维持永州中院的正确判决!

  二、就我们反映的周慧“收据”性质的问题,湖南高院的“回复”是这样解释的:

  依涉案“收据”应认定与华照公司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已成立。第一,“收据”载明的事项已具备《商品房销售管理办法》规定的商品房买卖合同的主要内容,足以将周德松所购买的房屋和其他购房者购买的房屋区分开来,并将商品房买卖关系中的关键性的权利义务关系基本明确。第二“收据”表明16万元首付房款具有定金性质,华照公司邮寄给周慧的也是退还购房定金通知,从其明确的首付款及定金二个要素可判定该定金的性质为履约定金,故双方已以法律行为的方式确认收据就是双方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对双方系商品房预约合同作了排除的意思表示一致。第三,“收据”并无将来还要继续磋商达成进一步合意、签订新的合同才能成交的意思。华照公司关于该项目的股东会文件的内容也表明了双方原已达成协议,只是因为华照公司单方加价才要求终止原协议。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之规定,涉案“收据”应认定为周德松与华照公司的商品房买卖合同,二审认定为商品房预约合同错误。故原一审处理正确,应予维持。

  我们认为,首先应查明“收据”是否有效、是否符合《城市房地产开发经营管理条例》规定的主要内容。

  1、2012年5月26日,周慧把16万元转入私人帐户622700299221022154,“收据”上的印章是未经工商登记的临时机构印章,即“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新田分公司瑞华新城华瑞园项目部财务专用章”,该项目部因违法于2012年8月底解散,印章经公安局备案于2012年9月初宣布作废。2012年9月初新的项目部组建,经报请工商同意命名为:“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新田华瑞苑项目部”并申办营业执照,由“永州华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销售。无论周慧把钱转入账号是私人账户、还是土地使用人“华照公司”单位账户,都与《城市房地产开发经营管理条例》规定相违背。房地产开发企业在不具备房地产开发资质的前提下;在不具备预售许可证的前提下,如果收取预购定金,违背了《房地产管理法》第45条《城市房地产开发经营管理条例》第23条之规定,构成违法,预售行为则违反了《合同法》《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合同法》第52条、《民法通则》第58条规定,违反法律的民事行为(合同)无效。无效的民事行为(合同)从行为开始没有法律约束力。因此,周慧交款的“收据”是个人与私人行为,不是与房地产开发企业的行为,即使是与房地产开发企业的行为也因双方构成违法而无效。

  2、“收据”无效后,新田县房产局下发《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并予以改正的决定》,项目部据此依法解除了“收据”(合同)。

  一审、二审、再审在法庭中都确认了“收据”合同被解除的事实,在此不再赘述。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六条规定“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到达时解除。对方有异议的可请求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合同一经解除,标志着合同关系终止和消灭。合同被解除后无塑及既往的效力,对双方无法律约束力。湖南高院法官既然不否认周慧“收据”已经被解除的客观事实,那么有何法律依据证明已解除的合同可以继续履行呢?这难道不是办人情案?这难道不是以职权枉法裁判?!

  3、在商品房销售中,当事人应当双方签定书面合同,该“收据”顶多是预约性质行为,且已超过诉讼时效。

  《城市房地产开发经营管理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商品房销售,当事人双方应当签定书面合同。合同应当载明商品房建筑面积和使用面积、价格、交付日期、质量要求、物业管理方式以及双方的违约责任。早在2012年9月11日,华照公司就要求周慧等前来项目部办理“收据”的变更手续,签订预购合同,因周慧不予理睬,故而没有签订预购合同。本案中周德松(周慧)主张房屋买卖合同成立有效,那么就应当双方签订书面买卖合同,而周德松(周慧)提供的买卖关系成立的证据是自已持有的一份“收据”,该收据(只有两三行字)记载的内容明显缺乏预购门面的使用面积、交付日期、实际价格、质量要求、物业管理方式以及双方的违约责任等必须具备的条款,因而该收据所证明的事实不是本约法律关系,而是预约法律关系。另一方面周德松及第三人周慧的收据提起的本诉已超过诉讼时效,原审法院受理本案并作出支持周的诉讼请求的判决明显错误。前面讲了“华瑞苑”项目部于2013年8月28日书面送达解除收据(合同)通知,周慧签收了通知,因此周慧的“收据”(合同)已依法解除了。根据《最高人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除(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合同法第九十六条……规定的解除或者债务低销虽有异议,但在约定的异议期限届满后才提出异议并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当事人设有约定异议期间,在解除合同或者债务低销通知之日起三个月以后才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而周德松第三人周慧于2017年8月17日才向新田县人民法院起诉,依据前述法律规定,原审法院应当不予支持周德松的民事起诉,再审法院不纠正一审错误判决而支持一审判决同样错误。

  该案的判决“标的”为不存在物,新田县法院擅自变更判决内容执行,增加社会矛盾,给公司造成无辜赔偿巨额损失的重创,违背中央和国务院关于保护民企合法权益的一系列指示精神。

  一审时周德松诉请“标的”13、14号门面过户,申诉时诉请“标的”为123、124门面。

  一审的诉请“标的”与申诉的“标的”不一样,足以证明该案审理中存在错误,而一审法官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确认13、14就是B栋124、125门面,而把责任强加给县房产局。房产 局确认:该项目未发放B栋预售证,只有BD栋预售证。新田县法院执行局在尴尬之余,只得多次变更执行“标的”,最终将与周德松诉请不一致的BD栋124、125门面执行过户给周德松。BD栋124、125门面是公司依法出售近2年时间并和购房人签订了《商品房买卖合同》的合法房产,据此公司将会承受赔偿损失责任,类似还有几条门面,当事人也进行了诉讼,同样由于湖南高院的的错判导致公司将面临败诉。因此,公司将又面临赔偿数条门面经济的重大经济损失,也造成身心俱疲、 不堪承受承受的诉累。

  新田县检察院接受公司申请执行监督后,提出了正确的意见(见新检民【行】执监【2019】4311280000号),检察院认为新田县法院在对周德松与长沙华照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强制执行过程中,违反《最高院关于执行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8条第(4)项;违反《最高院关于法院审判与执行工作协调运行意见》第15条,未经法定程序改变判决执行内容与事实相违背,于法不符。

  案件质量是审判工作的生命线,公正是审判的灵魂,而案件质量是公正的前提和保障,是决定司法公正的最重要最直接的因素,案件质量由法官的行为来体现,法官不能持官僚主义作风,应注重调查,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人云亦云,不能戴着有色眼镜看待华照公司,更何况华照公司纠正下设项目部的过错行为是依法依规进行的,应该得到法律的支持。恳请湖南高院田立文院长对本案作出批示,督促并尽快启动本案的重审予以纠错,在纠正一审法院的错误判决后华照公司将不追既往。

  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法人代表 :陈竹红

  联系方式:18975809001

  2020年2月18日


  


类别: 舆论监督 |  评论(0) |  浏览(41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