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20 - 3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0 - 3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2-07 18:15

湖南宜章县岩泉镇部分村民呼吁挖出李玉龙背后的保护伞    

湖南宜章县岩泉镇部分村民呼吁挖出李玉龙背后的保护伞

  我们是宜章县岩泉镇团结村委会岗箕塘自然村第9组、18组(以下简称本自然村)的村民。2019年10月15日,本自然村全体村民通过知名博主罗修云老师的空间和其他媒体,公开揭露了本自然村18组村民李玉龙长期霸占集体财产并以集体财产为筹码强收他人土地租金、使用暴力手段殴打本村维权村民以及恣意破坏企业生产经营秩序与拢乱社会治安秩序等违法犯罪事实,引起了我们当地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本村群主的强烈反响,也引起了宜章县委县政府及司法机关的高度重视——县里及时成立了专案组并启动了刑事侦查程序,在初步掌握了李玉龙等人的违法证据后,于2019年11月14日对李玉龙等4名涉案人员予以刑事拘留。宜章县向欺压百姓的黑恶势力打出了一记重拳,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为保护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立了一功,当地受害村民拍手称快!现村霸李玉龙案正在走程序,我们相信,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关于李玉龙等人的违法犯罪事实,本自然村在2019年8月16日具呈的“关于强烈要求严厉打击非法侵占集体财产、拢乱社会治安秩序等违法行为的报告”中进行了陈述,为进一步配合专案组对李玉龙涉案事实的深入调查,并通过对李玉龙案情的审理警示村民,本自然村再次向宜章县委、县人民政府及公安、纪检、监察等司法行政机关具呈如下诉求:

  一、本自然村的高粱凹、岭背大山、龙花段火烧岭,原本就属于集体所有,从未分到户,这是本村村民老幼皆知的有据可查的事实。2002年以来,李玉龙在未与本自然村履行任何土地租赁或承包手续的情况下,纠集其家庭势力和外村宗族势力,强行霸占了属本自然村集体所有的高粱凹、岭背大山、龙花段火烧岭等山岭长达17年之久,并以集体财产为筹码,长期向他人和企业敲诈土地租金据为己有,数额达50多万元,造成本自然村集体所属的公山高粱凹岭地失管达10余年,集体利益损失达40万元以上。期间,李玉龙还毒打本村维权村民,严重侵犯了村集体和村民的合法权益。鉴于李玉龙的侵权行为造成本自然村9组集体所有的岭背大山成为确权争议地,严重影响了本村村民的安定团结,性质十分恶劣。为此,强烈要求宜章县司法机关在依法追究李玉龙刑责的同时,依法判决其承担侵权责任,并依法没收其非法所得50万元和依法赔偿本自然村集体利益损失40万元。

  二、李玉龙为达到长期霸占集体财产的目的,无视我村集体和村民的根本利益,勾结外村宗族势力李红文等人共同参与霸占本自然村9组集体所属的岭背大山和龙花火烧岭,给本村的集体财产管理带来了巨大的麻烦,也严重影响了本地的和谐稳定。2015年以来,李玉龙、李红文等人经过多次策划,使用各种不正当手段非法改变了本自然村9组经营50多年无争议的岭背大山权属性质,致使村民与政府至今乃在对簿公堂。在李玉龙侵权过程中,李红文不仅为李玉龙出谋划策,还为其筹集资金,利用关系网进行钱权交易,甚至丧失了一个公民应遵循的基本行为准则——李玉龙于2019年10月8日,公然在本应由本自然村9组或18组集体与宜章县团结顺意采石场签订的山岭租赁合同上签名!李红文是一六镇的人,不是山岭权属方的,却把属于我村集体所有的财产当成了与李玉龙等人的个人财产,擅自在租赁合同上签字,严重侵犯了本自然村集体和村民的合法权益。目前,和李玉龙合伙侵权的李红文未伤及一根毫毛,恳请宜章县司法机关查明真相,给村民一个说法。

  三、李玉龙为达到长期霸占集体财产和侵吞采石场的目的,伙同李红文等人与宜章县林业局纠调办主任李震、公职人员黄昌峰等人暗中勾结、狼狈为奸,搞钱权交易,严重违背土地确权程序,在未通知任何第三方到场的情况下,任凭李玉龙个人指界,采取移花接木、以此为彼、混淆是非、欺上瞒下欺等卑劣手段,公然纂改了本村9组集体所有的岭背大山土地权属性质,致使村民与政府几次对簿公堂仍得不到公正裁决。目前,本自然村正在进行土地确权诉讼的争议地,经过广大村民现场确界还原了原始四至界线,我们坚信政府最终会作出公正处理,也相信法院最终会作出公正判决。宜章县林业局纠调办严重违背确权程序的事实,黄昌峰在郴州市中级法院庭审答辩和近期几次的现场调查取证过程中均有表述。本自然村9组、18组被迫进行司法诉讼的争议地之所以得不到公正判决,与李玉龙、李震、黄昌峰等人暗中勾结进行钱权交易,做足手脚后向政府和法院提供伪证等犯罪行为脱不了干系,这是李玉龙案情调查的关键。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李玉龙、李震、黄昌峰等人涉嫌钱权交易已成为当地村民和网民讨论的焦点,更有知情人愿意配合司法机关调查。李震、黄昌峰等人渎职枉法涉嫌职务犯罪的行为,严惩损害了本自然村村民的合法权益和安定团结,更严重损害了政府和国家公职人员的形象。为此,我们强烈要求宜章县公安、纪检、监察等职能机关对李震、黄昌峰等人予以立案侦查。

  四、宜章县团结顺意采石场(原岩泉镇筲箕塘高粱凹采石场)是一家证照齐全的合法企业,至今已有30多年的历史,为国家的基本建设、城镇发展、带动地方经济和解决当地村民就业等发挥了积极的作用。采石场在几十年的生产经营过程中,得到了当地绝大多数村民的真心支持和维护,但却长期遭受以李玉龙为首的少数不法分子的干扰破坏,致使采石场几易其主,均不同程度地遭受了李玉龙等人的敲诈勒索、强道交易和恶意破坏,给采石场经营者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甚至血本无归。2016-2019年,采石场在进行资源整合及股份重组期间,李玉龙妄图以其非法霸占的集体山岭,强迫采石场与他个人签订山岭租赁合同和答应其入干股的条件,遭到采石场拒绝后,便丧心病狂地纠集其家族势力和外村宗族势力,以各种恶劣手段干扰和破坏企业生产经营秩序,造成采石场长期处于非正常生产状态,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为抵制李玉龙及其家族势力干扰破坏企业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本自然村全体村民于2019年6月30日就如何维护集体合法利益和企业合法权益问题自发地进行了民意表决——全体村民本着尊重历史、实事求是、公平公正的原则,一 致表决同意和支持采石场恢复正常生产,并一致认为采石场所租赁的岭地历来属于本自然村集体所有,即使目前正在进行确权诉讼的争议山岭,无论法院最终判决结果如何,其权属性质始终属集体所有而不是任何个人的所有的事实不会改变,全体村民捍卫集体利益的决心不会改变。李玉龙为一己之利,罔顾法律和民意,妄图达到长期霸占集体山岭和最终侵吞采石场的目的绝对不会实现,其违法犯罪行为终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公道自在人心,在此,本自然村全体村民在明确表示对宜章县团结顺意采石场后期发展给予一如既往地支持和维护的同时,强烈呼吁宜章县各级政府、各行业主管部门、各职能机关依法审判李玉龙等人长期干扰企业生产经营秩序的违法犯罪行为,并根据司法鉴定结果,依法判决李玉龙赔偿宜章县团结顺意采石场的经济损失。

  五、千方百计掠夺集体资产的李玉龙等人,其用心之险恶、手段之残忍、性质之恶劣令人发指,更令人深思。究其根源是李玉龙本身缺乏法律意识、道德品质败坏,始终把个人利益凌驾于法律和他人利益之上,严重违背中国人民共和国公民行为准则的结果,同时还是社会上不法分子和公职人员干预、操纵的结果,也是本自然村长期忍让包容所造成的结果。李玉龙的案情已成为人们议论的热点,不论其家族势力和社会不法分子如何不甘心、如何不择手段妄图翻案、如何挖空心思试图逃避审查处罚,但我们坚信最终结果属于有理有据的一方。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正义终将得到伸张,邪恶必将受到惩罚。

  诉求人:宜章县岩泉镇团结村委会

  岗箕塘自然村全体村民

  村民签字:

  2020年2月6日


湖南宜章县李玉龙背后还有“漏网之鱼”

  从宜章县岩泉镇团结村委会和岗箕塘自然村全体村民的诉求材料来看,受害村民想表达的诉求无非两点:一是对李玉龙量刑到位和判赔到位;二是将本案后面的“漏网之鱼”收进“纪网”“法网”,不能让有罪作恶的人逍遥于法外。依本博主之见,受害村民的这两个诉求都是正当合理的,也是基于现实生活中的大量实例所引发的担心。

  村霸之“霸”,其“霸”只是手段,相当于猛兽的爪子,其功能是用来追捕猎物的。显然,李玉龙对受害村民施“霸”,借助的是势力和拳头,通过势力和拳头“降服”受害村民和维权村民,实现霸占和掠夺集体资产的图谋。“霸”,往往和“黑恶”相连。要掠夺集体资产、侵害村民的利益,也就是将属于村集体和村民的利益和“好处”挪到自己的名下,讲“斯文”、讲“客气”不成;“心太软”、“手太轻”不行;一起商量、双方磋议,李玉龙不会干,受害村民也不会干,唯有丢弃规则、抛开法纪,用拳头、暴力手段排除阻力、消除障碍,方能将集体之利、村民之益挪到自己的名下。君不见李玉龙早在2002年就在未与自然村履行任何土地租赁或承包手续的情况下,纠集其家庭势力和外村宗族势力,靠“拳头”强行霸占了属自然村集体所有的高粱凹、岭背大山、龙花段火烧岭等山岭,直到去年李玉龙落入法网为止,侵权时间长达17年之久!在此期间,李玉龙还以集体财产为筹码,长期向他人和企业敲诈土地租金,总数额达50多万元,严重损害了集体利益和村民利益。更有甚者,李玉龙、李三龙兄弟在和合伙人姚国通发生争执后,兄弟二人竟然恼羞成怒,用木棒残忍地将姚国通小腿打成三处骨折,凸显李玉龙之“霸”之“黑”之“恶”!郴州新网将《被敲诈勒索、强迫交易……宜章这个采石场受损300余万元!》的新闻发布在“扫黑除恶”栏目,以此表明这是宜章警方扫黑除恶的成果,也表明李玉龙的犯罪具有涉黑涉恶性质。受害村民完全可以相信,法院会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让李玉龙受到应得的惩罚!不过受害村民担心其被李玉龙侵吞的合法权益不能回归,或许并非多余的担心,因为现实生活中不少此类案件,虽然犯罪嫌疑人被判刑了,但受害人的经济权益并未回归,有的甚至在判决书中也未能得到体现,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赢了官司输了钱”。但愿郴州法院正义判决满足受害村民的合理合法诉求,即在依法追究李玉龙刑责的同时,依法判决李玉龙承担侵权责任,并依法没收其非法所得50万元和依法判赔其自然村集体利益损失40万元。

  李玉龙长时间侵占自然村的采石场,不仅倚仗了强大的家族势力,而且倚仗了外力尤其是公权力。本博主所说的“外力”,指的是李玉龙的“关系户”——此人系一六镇的李文红。受害村民认为,县林业局纠调办主任李震和政府公职人员黄昌峰又是李文红的“关系户”,可谓“关系”连着“关系”。为达到长期霸占集体财产和侵吞采石场的目的,李玉龙、李红文等人与李震、黄昌峰暗中勾结、狼狈为奸,涉嫌搞钱权交易。正是在李震、黄昌峰的配合与支持下,林业部门在土地确权时没有遵循法律法规程序:在未通知任何第三方到场的情况下,任凭李玉龙个人指界,采取移花接木、以此为彼、混淆是非、欺上瞒下欺等卑劣手段,公然纂改了受害村民集体所有的岭背大山土地权属性质,致使村民与政府几次对簿公堂仍得不到公正的裁决。显然,公职人员李震和黄昌峰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因为林业确权的实质性意义,在于通过对林地的现地调查、划清边框四至,以确保林地权属清楚,确定林地、林木的所有权和使用权权属人,进行林权登记发证,防止林地纠纷,对于强化林地管理、林地占用征收审核审批、林木采伐管理、林地流转监管、林权抵ya贷款办理、森林保险投保等,保护林农和林地、林木的所有权和使用权权属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然而,当确权本身藏了“猫腻”时,那么这种确权就碾碎了确权本该有的全部意义,让确权之后的林权证成了侵权的工具。宜章县林业局代表宜章县政府进行确权,但由于确权本身李玉龙邪恶意志左右,让确权远离了客观公正。村民对不客观不公正的确权不服,于是和政府打起了行政官司,尽管经过广大村民现场确界还原了原始四至界线,无奈法院只认确权的结果即只认可林权证上标明的地界,这让受害村民感到很憋屈!

  宜章县林业局纠调办严重违背确权程序的事实,黄昌峰在郴州中院庭审答辩和近期几次的现场调查取证过程中,也有意无意地予以认可并有所表述。不客观不公正的确权,导致自然村9组、18组被迫进行司法诉讼却得不到公正判决。而这一连锁效应,与李玉龙、李震、黄昌峰等人暗中勾结进行钱权交易、做足手脚后向政府和法院提供伪证等犯罪行为脱不了干系。受害村民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背后的权钱交易,虽然村民无法获取一手的直接的证据,但生活的逻辑告诉我们: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若没有利益驱动,李震和黄昌峰凭啥子冒风险去帮李玉龙?违规去帮人家“了难”,你若说没得李玉龙的好处恐怕鬼都不会相信!先不说两人得了李玉龙多少好处,但你们助纣为孽,利用公权力让李玉龙的侵权行为合法化,这个是不是违纪违规?

  查处公职人员李震、黄昌峰的任务落在了宜章县纪监委的权限和职责中,我和受害村民一道强烈呼吁宜章县纪监委对公职人员李震和黄昌峰果断出拳,将这两条“漏网之鱼”收入“纪网”,如认定有涉嫌犯罪行为则将其收入“法网”!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类别: 舆论监督 |  评论(0) |  浏览(125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