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20 - 2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 2020 - 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1-12 00:40

长沙刘泉江:我被湖南衡阳的公职人员曹忠民害苦了

长沙刘泉江:我被湖南衡阳的公职人员曹忠民害苦了

图片说明:水厂车间里的人员都是清一色的曹忠民的家人

  我原本是一位有着自己的企业、有着足够日常开支的财富、有着一份安泰舒适生活的小老板,人们常说的满足感、尊严感和幸福感已经入驻了我的心房......然而,这种美好的感受和感觉,被一位心存贪欲、心性邪恶的公职人员——湖南原衡阳市委保卫处政委(现已换岗)曹忠民给碾得粉碎!在求助无门、维权无果的情况下,我迫不得已地借助网络公开揭露曹忠民的恶行,让衡阳的公职人员和民众看清这位公职人员的丑恶嘴脸,也借此提醒善良的人们在寻求合作方的时候打开眼睛细心观察,切勿过分相信一个人信誓旦旦的承诺和表态,以免被人带进万复不劫的阴沟里而后悔莫及!

  我叫刘泉江,2008年,我用多年的血汗积蓄创办了湖南泉江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泉江公司),泉江公司下面有个桶装水厂,生产“泉江”牌桶装水。2012年,我将公司名下的桶装水厂承包给了我的堂弟刘军,双方签订了一份《承包经营协议》,水厂实施“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约束、自主发展”的原则。

  刘军承包水厂后,联合尹平、刘贱平和陈传鹏加盟。四人于2013年又和我签订了一份承包协议,承包期限为2012年3月18日年至2020年3月17日。四人同心协力,奋力开拓,将桶装水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为了进一步拓展市场,四人决定找一个老板入股,以改造加工条件,提升加工能力。2013年中秋节,刘军回衡阳约见原衡阳市委保卫处政委曹忠民的司机袁新春。闲聊中,袁新春说他“老板”很有钱,正在寻找合适的项目,刘军说,如果你的“老板”有200万投资意向的话就和他联系。没过多久,司机袁新春给刘军打来电话说,他的“老板”愿意投200万元做这个项目,不过要亲自来长沙考察。得到曹忠民的投资意向后,刘军专程赶赴衡阳和曹忠民谈合作事宜。曹忠民和司机袁新春约刘军在一家茶馆里见了面,进入主题时,司机袁新春回避了。谈完后,曹忠民表示来长沙考察觉得满意的话,就会带200万元投进水厂,前提是他要占有水厂45%的股份。双方约定时间后,曹忠民专程从衡阳赶来长沙,前去位于长沙经济技术开发区东四路6号泉江大厦的泉江公司进行了实地考察。满意之余,曹忠民草拟了一份《合伙合同》,对双方的权责利做了详尽约定,时间从2014年1月1日开始至2034年12月31日终止,共30年的承包期。水厂估值300万元,曹忠民以现金200万元入股,2014年6月底前全部到账,钱打入双方指定的账上。我们要求他也在合同上签字,但狡猾的曹忠民在签字盖章的时候,以他是公务员身份为由不同意在《合伙合同》上签字盖章,但他信誓旦旦地表示会以自己的人格担保,遵守合同,决不违约,更不会损害公司的利益。然而,正是曹忠民早有预谋的“躲签”,给双方后来的利益纠纷及其民事官司留下了对我极为不利的麻烦。

  2014年1月1日,曹忠民带着他父亲、老婆、妹妹、司机一起来长沙后入住泉江大厦四楼,全面接收水厂的经营管理,曹忠民为水厂老板,曹忠民的老婆杨春美担任水厂总经理兼出纳;曹忠民的妹妹担任水厂厂长。从这天开始,曹忠民全面控制了水厂的人权、财权、物权。不久,曹忠民以种种理由赶走了刘军、刘贱平等四名股东。曹忠民的妹妹因看不惯哥哥、嫂子的做法,说了几句公道话,也被曹忠民、杨春美赶走了。紧接着,杨春美又将自己的姐姐、姐夫带进水厂。由于杨春美胡作非为,不按财务规章办事,会计换了一个又一个,最后钱和账都归她一个人管。一个好端端的每天有钱进的企业,被她“做”成亏损几十万元的企业。

  鉴于这种情况,我多次和曹忠民沟通,要求按照《合伙合同》的约定办事,问曹忠民怎么办?曹忠民决定让他老婆杨春美走人,但曹忠民和杨春美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继续牢牢地控制着水厂的经济命脉。从2014年1月1日开始,水厂每天的收入都流入了曹忠民和杨春美夫妇的腰包。对此,我只能继续要求杨春美走人,但杨春美以她在厂里投了65万元的资为由,要我签字认可后她才会离开。我和曹忠民协商,曹说这个投资款由他出,我签字后他会让杨春美离开。但我签字后,杨春美又不走,继续霸占水厂。从2014年4月一直谈到2015年4月30日,期间,我多次签字,她多次违约,直到2015年6月9日,我再次制止她非法生产,在车间与违规生产的杨春美一家发生肢体冲突,杨春美的女儿曹杨单手持充电宝将我的右手小指连接处砸成骨折。我报警后,长沙市经开区新安派出所的民警到现场进行了调查取证,随后双方被叫到派出所做了笔录。民警要我去做个司法鉴定。经湖南湘雅附二院和长沙第八医院鉴定,我的伤情被鉴定为轻伤。在我疗伤期间,曹忠民、杨春美一家人将水厂的财产席卷一空,据不完全统计,总价值达90多万元。

  曹忠民和杨春美在霸占水厂经营期间,将桶装水水源由自来水改为地下水欺骗消费者,引发消费者的投诉。但质监部门没找杨春美的麻烦,而是找我这个法人代表的麻烦。为了逃避查处,曹忠民、杨春美夫妇将生产地点由泉江大厦改为二环线北段之外的一个小厂,继续使用“泉江”的品牌,当时有多家媒体予以报道。当我还在追究涉嫌故意伤害犯罪嫌疑人曹杨丹的时候,曹忠民和杨春美拿着我签字的归还协议到长沙县法院起诉,但作为第三人的曹忠民自始至终不出庭。长沙县法院在没有查清曹忠民、杨春美投资证据的情况下断章取义,判决我返还曹忠民、杨春美65万元投资款。我不服长沙县法院的一审判决,遂上诉至长沙市中院,长沙市中院以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为由发回重审。长沙县法院再次作出了我还65万投资款给曹忠民、杨春美夫妇的荒唐判决,目前,我再次向长沙市中院提起上诉。

  在这里,我要对长沙县法院本案主审法官说的话是:如果曹忠民、杨春美夫妇真有65万元投资款打入了《合伙合同》指定的账户上;或者打到了公司账户上;或者将真金白银用到了水厂的运转和发展,那么,银行就会有流水记录,法官就该要求曹忠民、杨春美出具银行流水记录,而不是凭曹忠民骗我签字后他老婆就走人的字据,就认定曹忠民、杨春美夫妇投资了65万元。

  在这里,我也要对当地的派出所说几句话:四年前我报案后,虽然公安机关立案了,开始办案民警称“一直找不到犯罪嫌疑人曹杨丹”,现在曹杨丹每天都在上班,公安机关又以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为由,让犯罪嫌疑人逍遥于法外,且现在曹杨丹压根儿就不承认打伤了我。究其原因,是否因为曹杨丹有一位神通广大的爸爸曹忠民?

  曹忠民凭一双空手,抢夺了我名下桶装水厂的所有财产,还以归还协议向法院起诉,索要65万所谓的投资款,掠财的步伐可谓环环紧扣,步步为营。事后,曹忠民对其所参加的所有活动都不认账,让没有防备之心的我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当曹忠民、杨春美夫妇向长沙县法院凭归还协议提起诉讼的时候,长沙县法院在没有查明真相的情况下,竟然无原则地支持了曹忠民、杨春美夫妇的黑心诉求,我们上诉至长沙中院后,中院以事实不清为由又发回长沙县法院重审,长沙县法院罔顾事实和法律,判决我们还她65万元。好在曹忠民作为第三人出庭时,我们发现了他和水厂有经济来往的新证据,这回,只怕曹忠民浑身长满嘴巴也休想用三寸不烂之舌割裂他和水厂的干系!

  不让老实人、诚信人吃亏,是一个正常社会的基本标志之一。以经商办企业为例,如果人人或者说绝大多数的人都诚实经营,就不会有那么多假冒伪劣商品;如果每一个商人或企业人都以诚待人,就不会产生太多为一己私利而损人坑人的行为;如果司法部门都能遵循实事求是的原则,就不会让坑人利己的黑心商人、卑鄙小人“捡便宜”。可惜的是,我们所生活的社会里,不老实不诚信的人不在少数,许多小有成功甚至事业成大器者,都被小人坑害得凄凄惨惨,而我们的司法也在很多情况下,保护的不是权益受损的老实人和弱势者,保护的往往是有“关系”、有“靠山”以及有权有势有钱的非法获利者、损人利己者。我的遭遇,完全是原衡阳市委保卫处政委曹忠民一手酿造的,公安民警为何不能调查一下曹忠民在泉江公司留下的“活动痕迹”?为何曹忠民的女儿打我致轻伤四年前说找不到人现在又说证据链不完善不追究其刑责。为何法官不调查一下曹忠民、杨春美夫妇所谓65万投资款的具体投资项目?为何不调查一下曹忠民、杨春美夫妇是否独揽水厂的财权?正是司法对曹忠民和曹忠民家人的纵容包庇,使得曹忠民“空手套白狼”的图谋能够得逞。

  不过,我不会放过掠夺我水厂的曹忠民,不相信在法治中国真的没有让我受害人说理的地方!(注:本人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负责,承担文章内容不实的一切法律后果)

  湖南泉江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  刘泉江

  联系电话:18673118787


湖南衡阳公职人员曹忠民的“人格”被天狗叼走了?

  “我被衡阳没良心的公职人员曹忠民害惨了!罗老师,我知道你是一名为弱者发声的互联网知名博客,请你也替我发发声,用你的博文谴责‘空手套白狼’的曹忠民!”日前,湖南泉江谎报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刘泉江,向本博主诉说了他名下的桶装水厂被原湖南衡阳市委保卫处政委曹忠民掠夺的遭遇。

  刘泉江将他和曹忠民于2012年12月21日签订的一纸《合作合同》,合伙人(甲方)为刘泉江,身份证号码为:432823196601116918,住址为:天心区西湖路33号;合伙人(乙方)为曹忠民,身份证号码为:130481196806289577。在《合作协议》的末尾空白处,刘泉江特别注明了一段话:“此合同为公司绝密资料,因当事人身份决定,曹局以人格担保发展,按合同执行,决不食言”。这段话中最为抢眼的是“人格”二字,显然,这“人格”二字是曹忠民嘴里吐出来的“金词”,只不过由刘泉江“搬”上了合同书而已。让人失望的是,恰恰又是这“人格”二字被曹忠民“耍”了:曹忠民不但不“用人格担保发展,按合同执行”,反而对他和泉江公司的一切往来关系、一切合作活动、一切幕后行为都不予承认,而事实上,曹忠民一家人在拿不出任何给泉江公司名下的桶装水厂投了资的证据的情况下,将泉江公司名下的桶装水厂的经营权及其经营收入和全部财产掠走了,曹忠民所说的“人格”已经变成了一地鸡毛——他声称“决不食言”,实际上他的道德良知和人格已经被“天狗”叼走了!

  曹忠民是一名公职人员,他当然懂得,公职人员尤其是有着一官半职的公职人员是不能经商的,但曹忠民既想当官又想发财,所以才会被其司机透出他老板“正在寻找合适的项目”的信息。事实上,在此以前,曹忠民似乎已赚取了不少银子,不然怎会表明他可以带200万元来长沙投资桶装水呢?联想到他玩“空手套白狼”的黑色游戏将刘泉江的水厂“套”走了,那么此前的实力(应该远远不止200万的家底)是怎么得来的呢?除了用损阴缺德的“空手套”还用了其他什么伤天害理的掠财术?不用说,曹忠民不会承认他“套”了刘泉江的一只“白狼”,甚至不会承认他“套”了刘泉江一根“白狼毛”,然而,“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既然水厂原股东刘军是通过曹忠民的司机的介绍引发曹忠民的投资兴趣并专程来长沙泉江公司考察的;既然曹忠民和刘泉江签订了一纸体现了曹忠民意图的《合伙合同》;既然曹忠民引进了多个家人来水厂参与管理经营;既然曹忠民充当了水厂的幕后运作人,就不可能彻底割裂他和水厂“明索暗线”的牵连。就以《合伙合同》为例,你曹忠民虽然没有签字,但你的名字、你的住址、你的身份证号码都出现在合同上,这些你不愿意透露给陌生人的个人信息,你如不主动告诉刘泉江,老实巴结的刘泉江不可能强迫你透露给他吧?刘泉江给我出示了一张采购付款凭证,上面有你打款给水厂采购软启动器供货单位的记录,你说和水厂没联系,给水厂打款干嘛呢?

  曹忠民的女儿曹杨丹用充电宝将刘泉江砸成轻伤,公安机关虽然已立案,但久久停留在“立”字上,却没有在“侦”字上下功夫。四年多过去了,仍然是立而不侦,据刘泉江说在警校进修过的曹忠民在全省各地都有“制服”同学,曹忠民是否找了“制服”同学帮忙“关照”?

  公职人员想发点财,这原本可以理解,但公职人员因身份特殊,伴着人家发财也得低调点、收敛点、让着点啊,你想伴着刘泉江发财,却又伙同家人起歹心,“套”取刘泉江名下水厂的经营权和收益权,这不但不义道、不道德、不友好,也难免给自己惹麻烦乃至葬送自己的仕途,这种倒霉事儿现在没发生不等于以后也不发生——我就不相信若衡阳市纪委的刘泽友书记看到了这篇文章后不会过问,那么过问之后会不会被追责这就看你的造化和运气了!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图片说明:上图为水厂员工工资发放表;下图为刘泉江新发现的曹忠民和水厂有利益关系的铁证。













  


类别: 舆论监督 |  评论(0) |  浏览(218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