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20 - 4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2020 - 4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12-21 23:04

请长沙县青山铺镇周向阳书记莫让政府背上“赖”名

请长沙县青山铺镇周向阳书记莫让政府背上“赖”名

中央和国务院三令五申强调不能拖欠民企资金,青山铺镇政府赖账不还诚信何在?

  曾经以为政府最讲诚信,给政府做工程不会存在拖欠或赖付工程款的问题,没想到湖南长沙县青山铺镇政府毫无诚信可言,竟然以不是理由的“理由”恶意拖欠我公司的工程款,在一次又一次地催问而无果的情况下,我司不得不公开投诉周向阳主政下的青山铺镇党委镇政府故意拖付工程款的毁诚失信行为。请广大网友评评:长沙县青山铺镇政府的“理由”是否站得住脚?青山铺镇政府该不该支付我司的工程款?

  湖南子诚园林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园林公司)是家全资民营企业,于2015年10月23日依法中标湖南省长沙市长沙县青山铺镇政府招标的“青山铺镇青洪河文化公园二期工程”,中标并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后,我公司随即准备动工,但镇政府强制要求将土方工程承包给当地村委会施工(强制要求我方签字支付30万元,无合同、无发票、资金无去向,致使我公司财务至今无法做账,同时因绿化土方不达标致使我公司购土重复施工),原定一周完成的工程施工拖了近半年多还没有完成,造成工程延期,导致我公司巨大的经济损失。后经青山铺镇政府验收,我公司结算为11391777.4元,但青山铺镇政府一直不予签字报县财评中心进行审核,到现在仅支付我公司工程款350万元。

  项目直到目前,青山铺镇政府仍未依照合同支付剩余工程款项。在此期间,园林公司多次致函至青山铺镇政府,并与相关领导沟通此事,但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磋商一致后又反复无常,不按双方协商结果执行。青山铺镇政府的拖欠行为给园林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同时也证明了青山铺镇政府不守信,特别是在项目已经全部竣工并已验收的情况下,镇政府基建办主任唐肆尧对增加并已完工的工程量以各种理由拒签,违背国家相关法律。

  具体事实如下:

  一、2015年10月23日,园林公司中标了长沙县青山铺镇政府招标的工程名称为“青山铺镇青洪河文化公园二期工程”,并下发了《中标通知书》,工程中标总价格为7591777.4元。

  二、2016年9月14日,发包人长沙县青山铺镇政府、承包人园林公司、监理方、县财评四方现场竣工验收合格。

  三、2017年9月20日、2017年11月24日、2018年6月1日,我公司向青山铺镇政府进行了多次催告,要求支付工程款。但青山铺镇政府仍以各种理由拒付工程款。拒绝理由是:镇政府干部说园林公司资料不齐。事实上,我公司的资料不齐是政府的责任,原因是负责现场签证的镇政府基建办主任唐肆尧以镇政府领导同意才能签证为由,拒绝在现场签证,而不按住建部相关法规要求签证。镇政府干部以协调当地关系为由,违反双方签订的合同约定,将项目无条件交由不明身份的人施工,也不与我方签订分包合同,不按照规范施工,给我公司造成巨大损失。在施工过程中,当地村民以没有办妥土地征收合法手续为由,阻工30多次,导致我方损失巨大。镇政府项目负责人明知国家有规定,却以协调的名义要求施工方给村镇干部分发红包,涉嫌敲诈勒索。在竣工验收时,现场监理要求我公司按照长沙县的规矩,竣工验收时必须要杀一头牛,将牛肉分给领导,致使我公司无可奈何为此支付了4000多元。

  四、经我司向省人大相关部门反映,由省人大信访局主持了一次协调会,参加协调会的有省人大领导、长沙县政府领导、县人大领导、县信访局局长周向阳、青山铺镇原镇长、园林公司。经多方磋商并达成一致,镇政府和园林公司同意按合同价双方无异议的签证部分先行结算,有争议的签证工程量待后结算。然而,青山镇政府事后不遵守省人大主持召开的协商结果,再一次自食其言。

  五、青山铺政府目无法律法治、心无社会责任、行无组织纪律,公开招标的上述项目无规划、无施工许可证,导致近百亩基本农田未经批准擅自改变性质变成社区公园,造成严重环境污染、水土流失,已花费数千万的国家投资付之东流。目前,该项目被国土资源部督查后以全部拆除,但尚未全部恢复基本农田。

  综上所述,我公司通过合法的招投标中标的工程项目,已竣工并且验收,青山铺镇政府故意不按合同约定进行结算签字报县财评中心审核,以达到拖欠工程款的目的。为此,请求广大公众监督青山铺镇政府按合同规定进行结算签字报县财评中心,迅速付清全部工程款,并提供30万元资金去向的明细和相关税票,支付余下工程款759万 。落实中央和国务院要求支持民营经济、保障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精神,真正做到“不论是政府部门还是国企,都要坚决杜绝拖欠民营企业账款”,还社会一片蓝天,还我公司一个公道,给予民营企业一个良好的生存空间。

  投诉人:湖南子诚园林建设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15387545918

  2019年12月22日


微评:是镇政府不诚还是镇领导周向阳不诚?

  尽管有人反对将一个庞大复杂充满细枝末节的政府人格化,但政府是由人组成并由人控制的机构,则是不争的事实。我们常常说某件涉“公”事件没做好是政府的责任,说到底就是政府主要负责人的责任,这就很好理解为何中纪委强调“一岗双责”和“一案双查”——坚持有权必有责、有责必问效、有错必追究,使责任主体意识到干部监督不抓不行、抓得不严出了问题也不行。通过问责一个、警醒一片,促使“两个责任”由软任务变成硬约束,增强从严监督管理干部的紧迫感和责任感,切实敢抓敢管、真抓真管、严抓严管,看好自己的门,管好自己的人,真正抓好班子、带好队伍,做到守土有责、守土尽责,从而层层传导压力,遏制腐败滋生蔓延势头。湖南长沙县青山铺镇政府延付赖付园林公司的工程款,说起来是镇政府的责任,但依照“一岗双责”和“一案双查”的精神,镇政府延付赖付及其镇政府违规操作的问题,主要责任在镇主要领导,再说具体点,主要责任在镇书记周向阳!请要将“赖皮”二字加到“政府”的头上,因为真正“赖皮”的是掌管镇政府的“头”!

  长沙县青山铺镇政府为了打造“政绩工程”,盲目上马,将大片良田变公园,在国土资源部督查后,公园变沙地,浪费国家近亿元的损失,请问谁来对此负责?

  需要指出的是,现在青山铺镇的书记周向阳,2018年在园林公司向省人大求助后由省人大主持的协调会上,代表县政府参加协调的就是时任长沙县信访局局长的周向阳。在那次协调会上,周向阳了解了事情的全过程,认可工程延期给园林公司造成的损失完全是镇政府的责任。园林公司的负责人认为,当初参加协调会的周向阳“换岗”调任青山铺镇担任书记,周向阳一定会遵守协议、践行诚信,尽快将剩余的工程款付给园林公司,谁知周向阳上任后,拒不执行省人大的调解成果,拒不履行国务院关于政府不能拖欠企业工程款的精神,直至现在,也没有为园林公司支付一分钱的剩余工程款。更有甚至,周向阳还指使下属威胁园林公司负责人“不能信访”,并称“你到哪里信访都没用!”在网上搜索“周向阳”的名字,发现周向阳从毛塘工业园管委会常务副主任到长沙县信访局局长,再到青山铺镇书记,每个“官段”都被群众投诉,这给人留下周向阳不给好处就不给办事的印象!

  老赖,是一个十分令人讨厌的词!这个“词”最好远离“政府”二字,千万不能让干部用贪心和不作为的工作作风做“运输工具”将“老赖”二字搬到“政府”头上。如果谁让“老赖”和“政府”二字相“粘连”,则错莫大焉、罪莫大焉!据我的观察,大凡对老百姓的事情不愿管、不想管的公职人员,其“兴趣”和关注点往往在别处——首先是领导个人的活动与行踪,如某领导哪天生日、某领导的孩子哪天考上了大学、某领导哪天做爷爷、某领导生病后住在哪家医院......对这些他们心目中的“大事”,往往会留下白纸黑字的提示,生怕遗忘惹领导不高兴;其次是能给自己带来政绩的工程,因为“政绩”是公职人员上升的资本,只要能积累政绩,便不顾其他,更不顾百姓利益,一切为他们的政绩工程让路,这在征地拆迁方面表现尤为突出。其三,能给自己带来利益、让自己获得好处的事情,也会让个别公职人员“热血喷涌”,并为此而乱作为或不作为。青山铺镇政府绕过国家法律违规操作,在项目已竣工的情况下,监理合同和没有签订,并强行让园林公司接受不明身份的施工队伍施工,这明显是不尊法不守法的表现,难道镇政府就不能依法行政、依法办事吗?至于镇政府要求园林公司给村镇干部分发红包、竣工验收时必须要杀一头牛,将牛肉分给领导,并称“这是长沙县的规矩,园林公司也该遵守这个规矩”,这更是与党纪国法相违背的歪门邪道,老百姓感叹反腐“拍蝇”难,难在何处?就难在公权滥用、以权压法;就难在一些公职人员无视法律,缺乏法治思维,让手中之权任性并以权谋利、借权敛财。如此这般,不但挑战了中国法律和中国法治,而且也损害了政府的诚信形象和法治形象,伤害了老百姓的经济利益和合法权益。周向阳是不是一个贪官我没有直接证据,因而不敢妄下结论,但乱作为和不作为,其本身也是一种腐败,诚如中央领导所指出的:“尸位素餐本身就是腐败,不作为的懒政也是腐败”。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问题与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格格不入,与各级关于加强党风廉政建设的要求背道而驰,损害了党和政府形象,人民群众反映强烈,必须坚决予以整治。为官避事平生耻。敢于担当,是党员干部最基本的品格和素质。广大党员干部应以饱满胡工作热情,勇于担当的精神,切实转变作风,以勇于担当、快作为、善作为的实际行动,提升工作效能,从每一件小事做起,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欠债还钱、做了工程支付工程款,这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原本不需要我在这里说一大堆道理,但园林公司为青山铺镇政府做了工程却拿不回工程款,且工程延期给园林公司造成损失的责任都在镇政府,那么镇政府没有半点理由拒付工程款。镇政府在该项目中的违法违规行为已是铸了错,园林公司做的工程通过了竣工验收后又拒付拖欠工程款,那就是错上加错。我想猛拍一下周向阳书记的肩膀,请你端机立断,尽快将剩余工程款还给园林公司,千万不要将“赖行”进行到底,不知周书记是否听得入耳?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类别: 舆论监督 |  评论(0) |  浏览(302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