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20 - 4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2020 - 4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12-20 20:50

湘潭水运的腐败没人查,市纪委胡卫兵书记失职否?

湘潭水运的腐败没人查,市纪委胡卫兵书记失职否?
一群早已退休的古稀老人强霸岗位“严防死守”,湘潭交通系统现外人看不懂的奇葩
  公务界的人乃至许多平民百姓都知道,各级巡视组都会不定期地开展“回头看”,没想到我写文章揭露湖南湘潭市水运总公司的腐败问题也得搞“回头看”:2018年11月6日,本博主根据湘潭市水运总公司职工的投诉举报,写了一篇题为湘潭水运案不查则已,一查准是个腐败窝案?》的评论,并附上了湘潭市水运总公司职工写的《强烈呼吁查处“湘潭水运”啃噬民脂民膏的“硕鼠”》的投诉举报材料。“罗老师的文章发布后,在湘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湘潭市纪委驻湘潭市交通局纪检组成立了联合调查组,一连调查了好几个月,也发现和查出了问题,但接下来却没有下文了,到现在,2000名职工告了多年的公司总经理兼法人代表陈新民,还有陈新民的“保护伞”湘潭市交通局副局长谢志宇等人未伤及一根毫毛,这哪叫反腐啊?!”湘潭水运总公司的职工告诉本博主:不久前他们去找了原纪检组负责人,得知原来的组长欧大桥已经调走,湘潭市纪委驻湘潭市交通局的纪检组已于2019年10月被撤销,本案的档案已移交到了市交通局党委和纪委,目前封存在市交通局的档案室,成了无人“打理”的“瘫案”、“眠案”、“挂案”、“死案”!这个案子起初不查,后来查而无果,现在悬而不“处”,请问湘潭市纪委的胡卫兵书记失责否?失职否?
  这个案子查而不“处”、查而无果,让人颇感意外。近年来,反腐斗争的力度之大,让成千上万的“老虎”应声倒地,湘潭水运公司的涉腐主角——总经理兼法人代表陈新民,称不上什么“老虎”,充其量只是一只“大头苍蝇”,因为湘潭水运公司的“头”只是个副处,而一般地说,称得上“老虎”的贪腐官员,“厅官”算是“雏虎”。那么为何一只涉贪涉腐的“大头苍蝇”都查成了“夹生饭”?唯一的解释就是陈新民用利益链串起了一批“贪兄腐弟”,还用职工的利益为自己打造了包括湘潭市交通局副局长谢志宇在内的“保护伞”,导致本案牵涉面广,这让湘潭市的主要领导顾虑重重、思前想后,怕闹出个“官场地震”,故而暗示下面“踩一脚”。看来,陈新民贪腐案的后面,有一个甘当“老好人”的官员。这不禁让人想起了在庭审上辩称自己“没贪一分钱”的所谓“清官”——原湖南衡阳市委书记童名谦。衡阳破坏选举案的独特警示意义就在于告诫人们:“老好人”式的不担当不作为,其危害丝毫不逊于腐败,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推进的背景下,这类人也属于“零容忍”的对象。
  所谓“老好人”,顾名思义就是奉行谁也不招、谁也不惹的处世哲学,无论别人说什么做什么,都一律“好好好”“对对对”,原则不强、立场不清甚至毫无原则、毫无立场的人。“老好人”古已有之,孔子曾以“乡愿,德之贼也”批判这种现象,孟子认为这种人“同乎流俗,合乎污世”,《红楼梦》里一句经典对白更是将其刻画得入木三分,“又要自己便宜,又要不得罪了人”。现如今,“老好人”仍颇有市场,其行为表现是:或是平时监督失明失聪,或是出现问题遮着盖着,或是面对矛盾绕着走,或是怕得罪人影响自己的仕途,或是自己屁股不干净怕查处得太狠处理得太重引火上身......陈新民后面的“保护伞”属于哪种或哪几种情况?请其自动“对号入座”,外人不得而知。不过,查处陈新民也好,查处陈新民身后的“保护伞”也好,都少不了湘潭市委张迎春书记和湘潭市纪委胡卫兵书记的发力,否则,恕我直言,该案会一直“躺”在市交通局的档案室“睡大觉”!
  据投诉人透露,他们找过湘潭市纪监委,请求市纪监委查处湘潭水运公司的腐败窝案,但投诉人得到的答复是:纪监委不能查处集体企业的腐败。我不清楚纪监委的权限中是否有不能查处集体企业腐败的规定,但我认一个死理:中央和中纪委屡屡强调反腐斗争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假如市一级的反腐机构将集体企业的腐败划定为“免查区域”,那不是和“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的精神相抵触吗?那不是允许集体企业成反腐斗争的“死角”吗?湘潭水运公司的总经理兼法人代表陈新民及其保护伞湘潭市交通局副局长谢志宇是党员领导干部,党员领导干部涉贪涉腐,湘潭市纪监委没有查处的权限,这恐怕说不通吧?!就算纪监委没有查处集体企业腐败的权限,那么湘潭市纪委就不能为湘潭水运公司的职工安排一个有权限查处集体企业腐败的班子吗?为何要撤销市纪委驻市交通局的纪检组呢?为何撤销了就不能根据反腐斗争的需要重新恢复呢?有腐不查、知贪不反,遇到难啃的“腐骨头”就采取一避二躲三闪四拖五推六压之术,最后藏案于室、不了了之,湘潭市纪委的胡卫兵书记能说你没有责任吗?能说你是对组织负责对人民负责吗?能说你有担当精神吗?
  正是由于湘潭市纪委不作为、慢作为、虚作为和软作为,导致湘潭水运公司的腐败盖子无法解开,继而导致湘潭市水运公司出现一大怪事:10余名退休多年的古稀老人仍在霸岗上班,退休没退岗,工资照常领,而许多未到退休年龄的业务骨干却下岗退岗赋闲在家,当然也无分文工资。投诉人告诉本博主,霸岗上班的10余名古稀老人,都是陈新民及其“保护伞”谢志宇的“关系户”,对于湘潭市交通局系统的这种奇葩现象,湘潭市交通局李梦林局长看得下去?湘潭市纪委胡卫兵书记看得下去?湘潭市委张迎春书记看得下去?这些老人都年老多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哪天某个老人“万一”身体突发急病,请问谁来负责?
  湘潭水运公司的职工在纪检部门和主管部门不作为的情况下,希望通过民主选举的方式即通过召开职工代表大会选出自己满意的负责人,替水运公司的领导班子“换血”,以重整旗鼓,让企业焕发“第二春”;水运公司的职工要求将单位财产公平、公正地分配到每个职工。这种合理合法的诉求,理应得到湘潭市交通局的支持,让水运公司职工失望的是,市交通局对水运公司职工的合理合法诉求不予置理、束之高阁。请问李梦林局长,你有什么权利剥夺集体企业依法用民主选举的方式选举产生自己的领导班子?集体企业的腐败无人查处,作为企业主人的集体企业的职工依照法律、法规和企业章程,行使管理企业的权力你又不允许,水运公司2000名下岗职工要生存要生活,一些身体有病的退休老人要看病吃药,请问湘潭水运公司的职工到底该如何是好?请张迎春和胡卫兵书记以及李梦林局长给出一个答案!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附:强烈呼吁查处“湘潭水运”啃噬民脂民膏的“硕鼠”
为何湘潭市水运总公司近2000名职工告不倒违纪违法证据确凿的公司总经理兼法人代表陈新民?
  我们是市水运总公司的在职职工、退休职工和买断职工,藉此一帖,我们要公开揭露湖南湘潭市水运总公司总经理兼法人代表陈新民的滥权坑民和侵吞职工的违纪违法行为;公开揭露湘潭市交通局副局长谢志宇包庇袒护陈新民以及湘潭市纪委驻交通局纪检工作副组长何千里行政不作为的违纪行为。在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然形成并巩固发展的今天,啃噬民脂民膏的“硕鼠”陈新民竟然成为“反腐洪流”冲不倒的顽石,这究竟是谁之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侵呑巨额集体资产的陈新民岂能逍遥法外?为此,我们强烈呼吁湖南省和湘潭市两级纪委监察委按照党中央关于全面从严治党、全面依法治国的要求,对贪腐分子陈新民亮剑;强烈呼吁湘潭市委书记曹炯芳担负起反腐的领导责任,督促麾下的职能部门彻查陈新民的违纪违法、贪污腐败事实并查处陈新民身后的保护伞,为湘潭人民祛除“腐害”;为湘潭的反腐斗争书写新的篇章;为保障湘潭市水运总公司近2000名职工的利益做一件好事善事!
  一、湘潭市水运总公司总经理兼法人陈新民的违纪违法行为如下:
  (一)陈新民涉嫌“滥用职权罪”和“职务侵占罪”
  1、违规处置公司“振兴号”工程船
  在湘潭市水运总公司召开的第七届第八次管委会对“振兴号”工程船形成了以80万元的拍出的统一意见,但陈新民未遵循会议决定,擅自以50万的低价将工程船进行了处置。
  2、利用职权私自占用水运公司三个门面及四楼住房
  水运公司在雨湖区人民路275号拥有三个门面和四楼一套住房,原作为单位职工的住房使用:三个门面由旷文才、宋汉文等退休职工居住;四楼的住房由职工李汉吾居住。陈新民上任后,未经职工大会决议,利用职权将三个门面以及四楼住房占为己有,以区区几千元的低价强行购买,强令几名员工搬到了其他地方居住。陈新民私占门面后,以自己名义将其出租收取租金。
  3、非法低价出售水运公司机关办公楼四楼会议室
  2009年,公司决定将机关办公楼出售给公司内部职工以600多一平方米的评估价进行出售,而陈新民擅自以200多元一平方米的低价将机关办公楼四楼会议室出售给员工胡玲玲,并假借出售古董的名义,将四楼的几张破旧床铺以10万元出售后将现金据为己有。
  4、违规处置马家河办公楼房产
  公司在马家河处原有占地面积1亩多的土地,建有一栋两层的办公楼,并有厕所等其他附属设施。由于公司运营状况不好,公司于2007年召开的第七届第八次管委会会议决定对马家河500多平米的办公楼作价处理,以8万元为底价进行竞价购买。但会后陈新民并未组织相关人员对此事进行公告,竞价购买的信息除管委会参会人员外其他人均不知晓,故无人参与竞买,最后办公楼被一位叫赵迪平的非公司职工以8万元低价买走。鉴于公司会议决定是让单位职工竞价购买,因此非公司职工赵迪平无权购买,陈新民为使该购买程序看似合法,后又让其改名为单位一名叫陈正平的已故员工的名字进行购买。
  2016年,马家河办公楼一带进行拆迁,马家河地区的办公楼在拆迁时,数百万元补偿款已经发放到公司,但这笔巨款至今去向不明。据了解,陈新民在款项全部到账后私自将该款转移给了赵迪平。我们认为,即便认为陈新民违反会议决定将办公楼出卖后,办公楼的拆迁款应属赵迪平,但赵迪平可得的也只有办公楼的拆迁补偿款,马家河区域征地及其他公共设施的拆迁补偿应属水运公司所有,陈新民擅自将所有拆迁款都付给赵迪平,这明显损害了公司全体职工的利益,更何况马家河办公楼的出售过程违规违法,陈新民与赵迪平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将本不属于赵迪平所有的拆迁款支付给了赵迪平,至于赵迪平给陈新民“返回”多少拆迁款就不得而知了!
  5、违规批准他人私分马家河公司厂房
  公司有一栋用于存放板车的厂房,当地的韩光明、彭德富欲向公司申请从厂房中划出一小块地来立户,以便以后拆迁时可以获得拆迁款,但厂房并非住房,违反公司章程的立户要求,一直未得到水运公司的准许。谁知公司房产科科长黄其贵得讯后,认为其可从中得利,于是便与陈新民私下协商,让陈新民批准了韩光明、彭德富、黄其贵共同在厂房立户的申请,从而为三人日后私分水运公司的拆迁款创造了条件。
  (二)陈新民非法挪用公司资金涉嫌“挪用资金罪”
  1、未经职工大会决定,私自利用公司资金给自己及公司员工发放奖金
  自水运公司九十年代末一化三清以来,其经营状况日益下降,至2005年几乎进入了停业状态。一方面,陈新民就在公司经营难以为继的情况下,于2006年未经职工大会决议,私自利用公司资金给上班的员工发放奖金——从4000元到3万元不等,层级越高发放的奖金越多。为逃避检查,陈新民对所发奖金都没有进行签字登记;一方面,自2006年来,陈新民以公司停业为由没有发放在职职工的下岗工资和退休职工的生活补贴,导致很多在职和退休职工只能靠打零工勉强为生。尤其让我们难以接受的是,陈新民多年来还一直为公司的高层领导发放工资奖金,公司高管和个别中层干部如刘建辉(党委书记,1951年出生)、陈长生(副总经理,1953年出生)、夏建明(副总经理)、刘伟泉(工会主席)、赵香莲(财务科长,1958年出生)、黄其贵(房产科科长,1958年出生)、潭光明(副总经理,1949年出生)、仉春香(财务出纳,1966年出生)、杨志敏(房产科员工)、曾德禄(房产科员工)、赵汉江(副书记)、彭德龙(河西片区主任)等,基本都是年过60,本应按国家相关规定退休,但在陈新民幕后的操作下,这些退休员工在其位不谋其政(无需来公司上班,但每月还享受着2000余元的工资及周末的加班工资)。在2015年和2016年春节期间,每人还领到了不低于5万元的年终奖金。
  在公司停业状态下,陈新民不考虑使用有能力的在职职工、不照顾有困难的退休员工,而对于公司这些退休的高层领导却照顾有加。陈新民在公司内部搞团团伙伙、“特殊阶层”,严重侵害了其他职工、退休员工以及水运公司的合法权益。
  2、陈新民任职期间,公司账户存款无故消失
  陈新民任职之后,公司各处土地房屋的征地拆迁款(包括窑湾、观湘门、五里堆、河东联营的砂场、卵石场以及其他场所的空坪隙地;河西16总货运办公楼及住宅、下摄司铁牛埠砂场住宅及空坪隙地、维修车间、东坪船厂生产厂房、空坪隙地、住宅、闸门;马家河石灰码头、竹埠港货运码头、新电厂砂场及办公场地、易家湾货运场地、砂场、车间、办公楼住宅;昭山湾砂场及空坪隙地、易家湾窑洲住宅、窑湾水运3栋职工住宅及空坪隙地;马家河办公楼、搬运站车库、住宅,太子岭住宅、空坪隙地)以及相关生产设备和工程船的出售款共计数亿元的款项去向不明。公司近年来的拆迁款等大额款项往来一直都由湘潭市交通运输局设立账户管理,十几年来,公司未继续经营,大部分职工被迫下岗,公司无需太多的支出,为何公司账户中目前留存的存款所剩无?陈新民和湘潭市交通运输局的相关人员能否向公司全体职工做一个交代?
  于1956年成立的湘潭市水运总公司属湘潭市交运局的下属企业,1998年陈新民担任公司法人后,开始滥用职权,为所欲为,随意贱卖多处公司集体资产。尤其是在交通局主管水运公司业务的副局长谢志宇的包庇下,陈新民将多处原来可以在征拆中获得数百万元补偿款的水运总公司的资产,以区区数万元的超低价卖给自己利益链上的人,然后在对方获得数百万元征迁款后坐地分桩,捞得不少好处,事后,湘潭市交运局领导至今也没有追究其违法犯罪行为,导致陈新民胆子越来越大,侵吞集体资产的胃口和动作越来越大。
  二、湘潭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谢志宇涉嫌渎职和包庇下属贪污犯罪的主要事实如下:
  在任职期间分管湘潭市水运总公司,作为分管领导的谢志宇,对水运公司数亿元的征拆资金的去向不闻不问;对下属的违法乱纪贪污受贿行为不闻不问;对我们职工的多次投诉举报不闻不问,涉嫌包庇袒护陈新民等人的违纪违法行为。谢志宇作为局分管领导,不但对陈新民等人明摆着的违纪违法行为不予制止和调查核实,回过头来还利用职权打压职工群众,多次在接访中恐吓举报职工。
  水运公司问题成堆,谢志宇却假装看不见,马家河韩光明同志的人证、物证、书证齐全,他还装模作样问韩光明有何证据?如陈新民操纵的公司十八总四楼会议室的交易买卖分明是侵呑集体财产的行为,谢志宇却为陈新民辩称“陈总有自由裁量权,可以这样卖”!
  公司的财产处置,人事安排,都是由谢志宇授意下进行的;发工资、奖金、加班费、劳务费、交通费、电话费,每天仅仅上两个多小时的班,工资每月多达五六千元,还有奖金,这就是谢志宇管理下的特困企业!
  就陈新民违法犯罪行为,水运公司职工向湘潭市交通运输局反应过数十次,但交通局每次都是忽悠推脱、草草了事,没有对职工反映的情况彻查核实。如在2017年11月15日,公司职工再次向交通局反映情况,但仍然重复着先前的听而不闻、视而不见,甚至认为振兴号工程船的交易是经管委会通过的,“不存在问题”,但该工程船当时市价达120万元,而且管委会决定为以80万元起拍出售,最终却是以50万元的超低价出售,这不但严重低于市场价,也严重低于管委会决议的价格,怎么会“不存在问题”?公司的工资发放情况常年来都存在问题,而交通局只核查近两年半的工资发放情况,虽然交通局承认有超标发放,但根本没有具体说明存在什么超标发放,更未进行进一步的处理。陈新民处理公有住房存在问题,尽管交通局也予以认可,却也未能进行认真核查处理;陈新民处理马家河零担站房屋,交通局也认可存在以权谋私行为,当时表示会让纪检部门立案侦查,但至今已经两年多了,仍未见交通局做任何处理。
  三、湘潭水运总公司职工强烈要求纪检部门彻查陈新民和谢志宇的违纪违法行为
  陈新民担任湘潭市水运总公司总经理兼法人达20余年。在整个任职期间,陈新民无视党纪、藐视国法、漠视民意,为一己私欲滥用职权,肆无忌惮地侵吞职工群众的利益,本文所列举的有关陈新民的违纪违法事实,还只是陈新民的冰山一角。
  湘潭市交通局副局长谢志宇包庇袒护市水运总公司原总经理陈新民侵呑集体资产的违纪违法行为,引起公司近2000名职工的强烈不满。公司职工代表为此多次到湘潭市纪委和湘潭市交通局反映两人的种种违纪违法行为,要求依纪依法对两人进行查处,但湘潭市纪委和湘潭市交通局副局长谢志宇等人接到举报后,时至今日,仍然没有拿出任何处理意见。湘潭市交通局副局长谢志宇等人还多次设置种种障碍,百般阻挠与职工代表对话,让2000名职工心寒到了极点!
  为了维护水运公司集体财产的安全;维护全体集体企业职工的合法权益和社会秩序的稳定;维护党纪国法的严肃性,我们强烈呼吁湖南省和湘潭市两级纪监委和湘潭市委张迎春书记、湘潭市纪委胡卫兵书记高度重视我们的诉求,尽快将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陈新民以及相关人员绳之以法,并对包庇袒护陈新民的谢志宇等人问责追责,追回被非法侵吞的拆迁款等公司财产,以彰显全面从严治党和全面依法治国的决心;彰显法律的威严和社会的公平与正义。
  举报人:湘潭市水运公司全体职工及退休工人,买断职工
  代表人:易振军  13507327536
  韩光辉 晏福莲 王浩然 郑超群 周志常 易德和 李元秀 刘金娥 肖其文
  陈卫春 17607325313
  黄运莲 周湘南 聂凤桃 周正湘 肖铁牛 涂爱香 彭左罗
  2018年11月4日

  ​

  


类别: 舆论监督 |  评论(0) |  浏览(315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