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20 - 3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0 - 3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9-05 10:27

湖南日报的王志红:请闭住你那张“喷粪”的嘴!  

湖南日报的王志红:请闭住你那张“喷粪”的嘴!
  王志红:
  恕我直呼你的名字,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写这封信吗?告诉你吧,近几年来,我已经先后数十次地听到湘报内外的人士——包括湘报的党组成员(当然是同情我的人),向我透露你王志红如何在我的背后捅我的刀子,讲我如何如何利用记者身份在外面捞钱、如何如何利用搞批评报道敲诈勒索、如何如何败坏湖南日报的声誉……在党组成员讨论是否恢复我的湘报职工身份、是否落实我的退休和社保待遇时,你也是对我“喷粪”最多的党组成员之一。不要以为全体湘报人都是我的敌人,都是像你这样的冷血无情的人,和我私下关系好的大有人在,有恻隐之心和同情我者更是不乏其人。
  我细细地搜索了一下储存在我记忆屏上的信息,实在很难找到我和你之间私怨恩仇的“证据”,充其量发生过两次小小的不愉快——
  第一次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和你为评价那首由齐秦演唱的流行歌曲《我是一只来自北方的狼》产生了分歧,我坚持认为这种歌名和歌词很“另类”,齐秦将自己比作一只带血腥味的狼,令人感到莫名其妙,而你坚称这是一首好歌,“北方的狼”很不错,为此我们发生了争执,记得当时我回敬了你一句:你以后会愿意找一位带“狼性”的男友吗?你听了这句话当时就气得拂袖而去。事后我反省自己过于偏激,也后悔不该和你进行这种无谓的争执。因为你毕竟是个女人,相对男人比较容易受伤。打这以后,相互间便觉得“脾味不合”、“话不投机”了,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你我同桌共事于评论部时,成了双方不愿吐口的心理感受。
  第二次是2005年。此次不愉快起因于湖南金正方集团下属的华丽市场欠我1.8万元的铺面押金。原来,华丽市场改造完毕后,我和我弟弟投资6万元买了个小铺面,后来退铺时,华丽因资金紧张未能及时退我押金,且一拖就是3年,忍无可忍的我对“华丽”的相关负责人说过“再不还我的钱,我就要曝你们的光”的话。害怕曝光的该公司董事长杨力找到你王志红(你那时是政法部主任,杨力是省政协委员,想必你是在采访政协会议时认识他并成为朋友的),你觉得我威胁了你的朋友,于是你得到杨力的“举报”后,见到我即对我兴师问罪:“听说你要曝华丽市场的光?‘华丽’的总经理是我的朋友,你不能瞎搞!”这几句话,也许你自己忘记了,但我现在仍记得很清楚。可是王志红你得正视一个事实:华丽市场拖欠了我1.8万元的铺面押金,影响了我的切身利益,我吓唬一下也在情理之中啊,你王志红要是聪明的话,完全可以促成个两全其美的结局,比如你可以对杨力说:“他是我的同事,欠他的钱不多,你还给他算了,实在现在拿钱不出,也给他表个态:有钱了先还他的,我等会就给他做工作,让他不搞‘华丽’的负面报道!”你这样说,不是将双方的面子和利益都照顾到了吗?你打压我、讨好杨力不算,还在以后的若干场合中,拿我“威胁”“华丽”来说事。同时你该明白,你和杨力成了朋友,无非是借助了湖南日报政法部这个平台,而我运气不佳,长期落在不能名正言顺外出采访的部门,假如我们换个位子,杨力可能是我的朋友了。但不管怎么说,杨力也只是你的朋友,并不是你的“爷老子”,你没有必要为他的那点芝麻小事来伤害我!
  2006年,我遭遇了一次人生和事业的“滑铁卢”,我为自己的失足而痛悔不已。正是那次遭遇,让我失去了我深深热爱着的新闻岗位,乃至失去了维系我晚年生活的基本保障!有一点我可以理解你的是:你不了解我当时的家境。
  那些年,我“越位”外出采访,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为我当时的家境所迫:我母亲2005年因尿毒症换肾,先后花费了五六十万元,加上我爱人没有工作得分享我的羹食;不争气的儿子一度胡乱花钱;岳母娘因沉疴染身三天两头去医院接受治疗或抢救等等。凡此种种,耗尽了我的积蓄不说,还让我欠下了20多万元的债务,及至我母亲逝世前夕,我不得不将几年前购买的爱车及一个小铺面卖掉以偿还债务。由于我从1987年起便被固定在一个不和外界打交道的部门,因而也很少有经济来源,不像你们可以借报道之名创收,故而多年蜗居在报社大院一套70多平米的老式住宅内。当然,这些不应是我“越位”理由,但我作为一个采编人员,偶尔出去采访一下有何不可?
  人们需要彼此关爱。提倡关怀人、爱护人、尊重人,做到以人为本、以人为中心的理念,叫做人道主义。人道,是一首温情的歌;是一束能驱散人们心灵阴霾的亮光。而人生灾难过后,能修复伤痛的也只有人道关爱。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着关心扶助弱者的优良传统和美德,无论是儒家的“仁者爱人”还是墨家的“兼爱”,都包含了“有人道焉”的精义。对人道的尊崇,也是千百年来整个人类演进过程中凝结而成的普世价值。当我离开自己赖以依靠的报社后,我便成了风雨中飘落的一片树叶;成了漂泊在茫茫大海里的一叶孤舟;成了遗弃在荒岛上的一个野人,让我倍感无助,心生悲凉。能给些许安慰的是,许多湘报人关注着我的命运,许多人还认为报社对我处理太重。有的同事原来和我关系疏远,甚至还戴着一副有色眼镜看我,但当我沦为弱势群体后,继而转为同情我惋惜我,乃至替我打抱不平。
  王志红:我左思右想不得明白:既然我们之间没有深仇大恨,我也从没有影响到你个人的私利,你为何要逮住我不放,数年如一日地向我“喷粪”?明明知道我倒在了地上了,难道还要再踏上一只脚?古人认为,见一个人落入了陷阱,你“不一引手救,反挤之,又下石焉者”,这是连禽兽都干不出来的事情!你一个女人家,心肠怎会如此之冷如此之狠如此之毒哦!难道真的是“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由是可,最毒妇人心”?
  其实,一辈子无大欲无大求、与世无争与人无争的我,是很好相处很好交朋友的。对于顺风顺雨、春风得意的你来说,我算什么?“草根”一个,卑卑无足道也。一个人立身于世,其基本原则应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损人又能利己的事宜多干;不损人也不利己的事可不干;损人能利己的事尽量少干;损人不利己的事千万别干。你损我这个已经离开报社的人,对你究竟有什么好处?你将我妖魔化,将我说得一无是处,实际上你赚钱的手段和我如出一辙,其区别仅仅在于我是上晚班的,外出采访名不正言不顺,而你的“码头”不同,可以名正言顺地从事采访活动,可以名正言顺地收获“红包”和“了难费”!你敢拍胸脯:你在采访中从没拿过红包?从没收受过被采访对象的礼品?从没利用职业职务之便谋取过私利?假如我们都将家底亮出来的话,你的财力至少是我的100倍!你这些巨额财富都没带原罪?都是你的工资奖金收入?我不信,恐怕你自己也不会信!
  在湘报,部门分工成了利益分割,乙部门的人涉足了按分工由甲部门负责采访的新闻,甲部门的人便认为乙部门“越权”了,反之亦然。这实际上是一个利益分配和利益流向的问题,“我的田只能我来耕种,肥水不能流外人田”。湖南日报的某些部门如出版部门的晚班编辑,日复一日地阴阳颠倒、伏案组版看稿,没有可供采访的“田”,他们要是“越权”采访确实容易惹的报道部门的人不高兴,但像你王志红这样将我的行为看作是大逆不道乃至不断向我口喷臭粪的人,则除你之外难以找到第二个!
  王志红,希望你看到我的这封信后能有收敛。你过你的滋润日子,我过我的苦行僧般的生活,没有必要让你的余生继续向我的余生“喷粪”、捅刀子吧! 


类别: 我的文章 |  评论(0) |  浏览(99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