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19 - 8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19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7-24 08:26

邵阳刘成元:强烈要求双清区法院将我的房权执行到位!  

邵阳刘成元:强烈要求双清区法院将我的房权执行到位!

  本文的读者朋友,想必你们活到现在也没听说过这样的怪事:我向开发商购买了一套门面房,因开发商迟迟不办理房产证,我将开发商起诉到法院后,法院将确认该房产属于我,但好几年不予执行,开发商一直在将房子出租,每月收取3万元的租金,在我再三催促后,法院给开发商发了一纸通知,“请”开发商接到通知后,将门面租金付给法院财务。4个月后,法院又给开发商发出一纸通知,“请”开发商将门面交付给我。法院曾经已经将这套门面房判给了我,几年后又用“通知”的形式“请”开发商将这套门面房交给我,整整一个轮回,让执行又回到了判决的原点!这样一来,判决变成执行,执行变成判决!法院的“搞怪”还没结束:不到两个月,法院给我送达了一纸“案件执行结束通知书”——法院没有执行到位就突然宣称“本案已执行完毕,执行程序结束”!这无疑是一朵司法奇葩,酿造这朵司法奇葩的审判机关,是湖南邵阳市双清区法院,其主角则是双清区法院院长刘瑜!

  我叫刘成元,现年63岁,系湖南邵阳市一普通市民,住居委会双清区建设路胡家垅59号。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湖南国湘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湘公司)在邵阳市最繁华的东风路18号开发了一栋“国湘大楼”,我看中了该大楼一楼的门面,遂决定购买两个门面。1998年12月28日,我和国湘公司司)签订了一纸购买两个门面的《商品房购销协议书》后,即按协议约定向国湘公司支付了1174284元购房款(当时的市场价是每平方米一万元,而我被开发商忽悠了,每平方米花了18000元)。

  1999年10月,我接收该门面房后,将其出租给邵阳市中心信用社,因开发商没有给这两个门面砌筑砖墙,我和信用社负责人蒋主任、国湘公司董事长曾祥华达成口头协议:在一年之内砌好砖墙和办理韩产权证等相关手续。然而,国湘公司拖了三年半还没有砌好砖墙,作为金融机构的农村信用社认为不安全,故而于2003年6月提前退租。信用社退租后,我与国湘公司口头约定由国湘公司返租,曾祥华和我口头协议在一年之内办好房产证、国土证并砌好砖墙,仍按信用社的年租金标准交付租金给我。然而,我再一次被国湘公司忽悠了!国湘公司不顾我一次又一次地催促,总是以各种理由予以拖延和拒绝。我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于2009年11月向邵阳双清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房屋买卖关系成立并尽快办证,双清区法院于2011年9月8日下达的一审判决书确认:(一)双方所签房屋买卖合同有效。(二)限国湘公司在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我交付约定房产并按规定办理房屋产权变更手续。

  2014年6月5日,邵阳中院在湖南省高院的再审指令下下达了终审判决——再审终审判决维持了邵阳中院的终审判决,即:维持双方购房合同有效;限国湘公司在本判决下达后30日内将约定房产、产权、使用权给刘成元。

  按理说,终审法院判决生效后,国湘公司就该履行法院判决所确定的法律义务。然而,国湘公司无视法律判决,拒绝交付房产。2012年9月6日,我向双清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院于同年9月17日向国湘公司发出执行通知,责令国湘公司于9月30日前履行交付房产义务,但国湘公司拒不履行义务。2012年12月9日,双清区法院作出执行裁定将国湘大楼第一层临街第1号门面产权过户给我并通知房产登记部门予以协助,同年12月12日又通知国土部门办理了该门面土地使用权过户手续。2013年1月25日,法院通知“快鱼服饰”店所有权告知其所租门面已转移至我刘成元名下,要求接通知后将此后的门面租金交到法院财务,2013年5月22日前将门面交付给我。国湘公司和“快鱼服饰”公司的杨总都分别在双清区法院执行通知书上签了字。但国湘公司仍拒绝交付,租我们门面的“快鱼服饰”也未将租金交到法院财务。时至今日,除双清区法院以通知形式让我在产权处办理了门面过户房产证外,我既不能收租金,也不能对房屋行使使用和收益权,而仅仅是名义上的房屋所有权人。

  让人感到莫名其妙的是,双清区法院不顾属于我的房屋没有执行到位的情况,于2013年7月4日给我下达了一纸“案件执行结束通知书”,声称该案已执行结束。双清区法院院长刘瑜说房子是我的了,我自己去收房子去砌砖墙去收租金就行了。问题在于,当我去砌墙和收租金时,国湘公司的曾祥华便横蛮不讲理,纠集20多名涉黑人员对我进行阻拦、威胁,将我的装修材料全部抢走,还扬言要一枪毙了我!桥头派出所的民警接到办案后,将双方带至派出所,民警看了材料后说:双清区法院根本没有执行到位,应该由法院继续执行!双清区法院让我自己去收房子、砌砖墙、收租金,这实际上是让我去代替法院去执行。然而,面对强势无比的开发商,我能排除其暴力阻拦去“执行”吗?更何况曾祥华在申诉执行程序中提供伪证,以干扰法院的执行,而法院一味迁就曾祥华的非分非法诉求,个别法官被曾祥华牵着鼻子走,我一个无权无势的草根百姓,还能到哪儿去寻觅公平正义?

  在本案中,我不仅是强势开发商赖皮行为的受害者,也是司法不公、执行不力的受害者。在情、理、法上,我无疑是大赢家——

  第一,商品房买卖中的办证是开发商的随附业务,该义务已由双清区法院以通知的形式由我去产权处办理,这是属于执行程序中的执行行为;

  第二,该商品房的东面和大厅相邻,作为独立门面房,理应由开发商砌筑砖墙,商品房买卖合同中也有白纸黑字的约定,法院理应在在执行中责令国湘公司砌筑东面墙砖,法院没有执行到位是法院的失责;

  第三,法院再审终审判决判令国湘公司应终审判决送达后在一个月内将约定房产交付给本人,国湘公司拒不交房让本人无法实现合法房产的所有权和使用权,法院没有执行到位是法院的失责。

  开发商的赖皮行为和法院的袒护包庇行为,让我的合法权益严重受损。为此,我向双清区法院提出如下如下诉求:

  通过强制执行将门面房产实质性地交付给本人;

  强令国湘公司理顺合同,砌筑好门面的东向砖墙;

  强令国湘公司将开发商克扣的5.02平方米面积补给我——我购买门面时面积为70.3平方米,办证时只有65.28平方米,少了5.02平方米,国湘公司如不能补面积,则应按现行市场价格进行货币补偿;

  强令国湘公司将2009年12月之后的门面租金和利息滞纳金交付给本人,原因是我的门面租金自2009年12月起就由国湘公司收取,我作为产权人未收分文租金,故法院理应责令国湘公司按约定和实际收取的门面金额交付给法院,再由法院交付给我。

  我购房已经21年,官司打了10年,虽然赢了官司,但至今未执行到位,我至今只是一个名义上的产权人,对房屋不能行使使用权和收益权。我国宪法第十三条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和继承权。近年来国家多管齐下依法打击老赖和各种侵犯私人财产的违法犯罪行为。强烈要求双清区法院将生效法律判决确定的义务执行到位,否则,我绝不会停止讨公道的步伐,也请求广大网友给予正义声援,将无良开发商及其保护伞押上道德的审判台!

  湖南邵阳市双清区居民  刘成元



类别: 代为呼吁 |  评论(0) |  浏览(87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