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19 - 8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19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7-07 11:54

永嘉县供销联社和副食品公司的领导该收起你们的贪心!  

永嘉县供销联社和副食品公司的领导该收起你们的贪心!
  粤语有句俗话说“贪字的个贪”。老祖宗发明的文字是很有讲究的,就以“贪”字为例,上为今,下为贝,今代表“当面”,贝代表“金钱”,合在一起为“当面拿钱”。但此字为会意字,作欲物解释,其本意也就是“当面拿不该拿的钱”。贝上加今,表示贪心者常思当前之利,专物现在之得,也就是梦寐以求地想获得更多不该获得的财物、得到更多不该得到的好处。这是对所有怀有贪欲之人的集体写照,浙江永嘉县供销联社和副食品公司的个别领导也丝毫没有例外。自不用说,有贪欲又有权力的人比有贪欲没有权力的人更可怕!
  有道是:君子发财,取之有道。这里的“道”,指的是方法、途径、手段。任何一个人想发财,都该“取”合情之道、合理之道、合法之道。永嘉县供销联社和副食品公司的个别领导企图为原始投资住户支付区区万余元的补偿款,就将其房屋占为己有,然后坐享其数十倍、百倍补偿款,这种隐藏在他们心底的“如意算盘”,难道人家看不出来?!
  想问问永嘉县供销联社和副食品公司的个别领导:你们想贪人家的拆迁补偿款,其“情”何在?其“理”何在?其法律依据何在?12家住户在建房伊始,就响应单位的号召出钱替单位填补建房的资金缺口,房子建成入住后,在长达30多年的时间里住得安安稳稳、平平实实,从没人让住户搬出去。尤其要指出的是,副食品公司自从20多年前与盐业公司分家后,就开始放弃对该房屋的管理即拒付修理费,直至自动放弃收取房屋租金,这不啻于将居民的房子当作不再履行抚养义务的“弃儿”扔给他人。如今旧城改造、街区更新,县供销联社和副食品公司的个别领导发现这“弃儿”突然身价猛增,于是又想将“弃儿”要回来——且付出一点点成本价就在“弃儿”身上获得大回报......这“如意算盘”的后面,凸显的是卑鄙无耻、贪婪龌龊!
  话到此处,我想起了一则伊索寓言:骆驼见牛炫耀自己漂亮的角,羡慕不已,自己也想要长两只角。于是,他来到宙斯那里,请求给他加上一对角。宙斯因为骆驼不满足已有庞大的身体和强大的力气,还要妄想得到更多的东西,气愤异常,不仅没让他长角,还把他的耳朵砍掉一大截。这则寓言提醒世人,有贪欲的人 迟早会栽跟斗的。宋朝朱熹说:“世路无如贪欲险,几人到此误平生。”落马贪官更是警醒我们:贪欲之门一旦打开,就会泛滥成灾,不择手段,疯狂聚敛,坑民殃国,最后被绳之以法。奉劝永嘉县供销联社和副食品公司的个别领导:无论办任何事情都该坚持以民生为导向,而且把民生看做是工作的动力而不是负担。惟其如此,你们的路子才会越走越宽!也希望永嘉县林万乐县长关注和重视副食品公司宿舍住户的合理合法诉求,遏制县供销联社和副食品公司个别领导与民争利的图谋,体现您“万家忧乐到心头”的思想境界,让“林万乐”中的“万乐”变成永嘉活生生的美好现实!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浙江永嘉:侵犯我们12户老弱职工权益算狠吗?
请永嘉县林万乐县长督促县供销联社和县食品公司还我们以公道
  林万乐县长:我们12人是永嘉县副食品公司宿舍的老住户,是该公司年过半百的老弱职工,在我们的权益遭到县供销联社和县副食品公司的严重侵害而讨公道无门之际,我们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您——相信您会坚守正义、秉持公道,理解并支持我们的合理合法诉求,让我们带着您的温情关怀和社会公平正义的感受度过幸福的晚年!
  永嘉县副食品宿舍建成于上世纪的1982年,地处永嘉县上塘加宁街111号。该宿舍在建设初期因资金缺口较大,公司多次召开经理、部门负责人及职工代表会议,研究如何解决宿舍分配和资金缺口等问题,最后会议决定由公司出资8万多元,住户出资7万多元,共同建造主体工程和附属工程。我们的投资数据,副食品公司财务科一直有账册留存可查,且公司档案室留存有会议记录。为了便于职工监督,当初的会议决定由四位投了钱的职工负责筹建。该宿舍产权虽然登记在副食品公司名下,事实上属副食品公司与居住者共同投资建造,即集体产权下的私有房产性质,原始投资职工享有永久居住权。鉴于该房产12户居住者有原始投入建房资本,故30多年来无论是住户退休还是住户死亡;无论是住户享受联建还是住户调离本单位乃至跨系统调动——1998年副食品公司与盐业公司分家,大部分居住职工都转调到盐业公司,副食品公司从来没有要求我们12家住户搬离该宿舍。因为公司领导心里有本账:我们不但是原始投资人,且30多年来我们住户累计出资9万余元用于房屋修缮,而副食品公司自从20多年前与盐业公司分家后,就开始放弃对该房屋的管理即拒付修理费,直至自动放弃收取房屋租金,该宿舍真正成为了失管房产。
  近年来,各地城镇都在扎实推进城市精细化治理,以街区更新为抓手加快提升城市品质,永嘉县城也不例外。本来,旧城改造、街区更新,使城市空间得到净化,城市品质获得提升,居民的生活环境得到改观,城市居民善莫大焉,我们全体住户坚决支持和拥护。问题在于,县供销联社与副食品公司的个别领导怀有私心,他们公然违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精神,借旧城改造之机与民争利、仗势欺人,无视居住者原始投资和30多年来无条件永久性居住以及20多年来公司放弃对该房屋管理和维护的事实,企图独吞该房屋拆迁款(仅承诺给一万多元的搬迁费),严重侵犯了12户原始投资者的利益。
  半年多来,居住者们(大部分都是年过60的退休老人)为了讨公道四处奔走,上访一次又一次地到县政府和有关部门表达诉求,虽然引起了上级有关部门的重视,帮我们与县供销联社进行沟通协调,但县联社领导每次都是忽悠而过,根本没拿出切实合理的解决方案,且每次的回复涵都是改下日期,其他如出一辙,根本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更可恶的是,在没有和我们住户协商和签订腾空协议的情况下,县联社通过假汇报欺骗上级领导和有关部门,让上级领导有关部门不明真相,进而多次要求水电部门对住户进行停电停水,均被住户阻止。2019年4月11日,县联社主任徐学多明知宿舍里住着很多老人,在没有签署腾空协议的情况下,亲自带队20余人过来停电断水,虽然被住户阻止,但80多岁的金象顺老人被气得心脏病复发住院至今还没康复。县供销联社主任徐学多一副官老爷派头,面对去县联社讨说法的老人们,他不是避而不见就是置之不理,甚而至于对80多岁的老人口出狂言:“这次见一下你们,下次再来见都不会见你们了!如此官僚可见一班。5月31日,县供销联社、副食品公司还企图通过政府部门对该房屋启动“非常手段”即危房鉴定,企图达到强行驱离和强拆之目的,因为本来这个地段已被列入全部拆迁范围,根本不需要进行危房鉴定,所以我们只能理解为带着私欲和贪心的变相强拆。
  县副食品公司经理程崇武态度更是嚣张,他对着过去和他商议的住户暴跳如雷破口大骂,口出狂言说“谁写报告就整死谁!”很难想象一个党员干部会用这钟流氓恶棍口吻对待老百姓!
  以上事实说明,由于县联社和县副食品公司不尊重历史事实,企图通过以权压人、以权欺人的手段,实现其掠夺我们12户居民的合法权益的图谋。偏离公平公正原则的处置方案,让县联社、县副食品公司无法就拆迁事宜与住户协商一致达成共识,由此影响了拆迁工作的推进。
  因为我们都是年过半百的老人,属于无权无势的弱势群体,无论从哪方面说我们都不可能无理取闹;不可能故意以“鸡蛋”碰“石头”、以“胳膊”拧“大腿”。弱势归弱势,本分归本分,我们争取属于自己的权益与“弱势”无关,与“本分”无干。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是公民就有公民的权利。这种权利意识提醒我们遇到自己的权利遭受侵害时,应该而且必须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们和县联社、副食品公司都依法依规办事;都走在法治的轨道上,才能够实现利益平衡和心理平衡,从而让我们自觉自愿地配合拆迁工作,共同推进拆迁工作,拆迁工作顺风顺雨地进行下去。我们恳求林万乐县长督促麾下维护、支持我们住户的合法权益和合理诉求,使我们真正拥有安全感、获得感、幸福感和尊严感!
  我们的具体诉求如下:
  一、房屋安置:维持现状即产权证保持不变,住户跟拆迁前一样享有永久居住权,这样即不影响拆迁工作的顺利进行,又没损害双方的共同利益,合情合理又合法。
  二、货币补偿:按当初共同投资比例分配房屋拆迁款。
  求助人: 郑庆化  阎小玉 季展敏 金象顺 沈小玲 瞿柳妹 吴连琴 林碎英 柯玉琴 张吕列, 陈红英  戚云媚等十二位永嘉县副食品公司宿舍全体住户
  2019年7月5日
     图片说明: 2019年4月11日,80多岁的金象顺因家里遭遇强行断水断电,一气之下心脏病复发至今仍没有康复。

  


类别: 舆论监督 |  评论(0) |  浏览(200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