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19 - 8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19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7-02 23:30

株洲荷塘区金山街道肖昊昕书记是不是白活了几十岁?  

株洲荷塘区金山街道肖昊昕书记是不是白活了几十岁?
  2017年8月,株洲荷塘区金山街道居民郭建德一家遭遇了惨无人道的暴力强拆,但事后无论怎么努力他都无法讨回公道。2019年“七一”前夕即6月29日上午,荷塘区统战部王顺安部长、金山街道肖昊昕书记等一行5人,来到郭建德家进行慰问和了解情况,肖书记甫一落座就对郭建德说:“你不是已经和政府签订了息访息诉协议吗?几十岁的人了,也该懂事了,不要老是为补偿问题来闹!”确实,郭建德是五十好几的人,估计肖书记小一些,但三四十岁应该是八九不离十。我弄不明白,几十岁的人和息访息诉协议之间究竟有何种逻辑关系或因果关系,肖昊昕书记说这个话,让人感到莫名其妙:公民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与年龄有关系吗?难道几十岁的人就该逆来顺受,哪怕刀架在脖子上也不吭不哈?我倒是觉得,单就郭建德家的补偿问题而言;郭建德所做的事像一个成年人所做的事,而肖昊昕书记对郭建德所说的劝语以及对郭建德家补偿问题处理方式,倒不像一个成年人的言行,话说重一点,一个政策法律规定得清清楚楚的拆迁补偿问题弄得如此糟糕,作为主导太阳村雷塘组拆迁补偿事宜的金山街道及其金山街道主要负责人的肖昊昕,是不是白活了几十岁?
  如何看待郭建德和政府所签订的息访息诉协议?如果我们的干部将自己置身事外,或者说站在岸上看问题,自然就是你郭建德既然签订了息访息诉协议,就不要再“访”再“诉”了;如果带着换位意识设身处地替郭建德一家想想,或者说将郭建德家的遭遇想象为自家的遭遇,则会感到当初让郭建德签订这纸息访息诉协议,就是一种为了“政绩”昧着良心强人所难的结果。请肖昊昕扪心自问:息访息诉协议能与解决问题画上等号吗?郭建德和政府签订的息访息诉协议是郭建德真实意愿的体现吗?
  肖昊昕书记,鉴于郭建德家房屋的强拆和你有十分密切的“份儿”,那么请您看看下面这些事情像不像一个几十岁的人干的事情吧——
  2017年8月18日清晨,金山街道在没有发布公告、没有举行听众会、没有丈量房屋面积、没有提供房屋补偿分类明细表和无安置计划的情况下,非法组织了一支包括“制服人”在内的200余人的暴力强拆队伍,将郭建德家一栋六层楼房予以强行拆除,这种违反中央和国务院禁令的暴力强拆行为,请问这是不是一个几十岁的人该干的事情?
  金山街道将郭建德家一栋总建筑面积为1195.6㎡的6层楼房予以强行拆除,屋内价值300多万的大件家具、各类电器全部被毁,价值5万余元的金银首饰、20余万的现金均不知去向,请问这是不是一个几十岁的人该干的事情?
  郭建德家的“乡土风情农家乐”,占地面积为167.94㎡,另外还有一个耗资40多万元的钢架棚等设施。该农家乐每年为郭建德一家人创造五六十万元的收入,被暴力强拆后,补偿费只字未提,请问这是不是一个几十岁的人该干的事情?
  郭佳俊怀胎10月的妻子于2017年8月17日23时在株洲市中心医院分娩,翌日早晨为寻求帮助,郭佳俊曾无数次拨打父母的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不知就里的郭佳俊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事后他才知道父母双双被强拆人员非法拘禁在金山街道。在医院陪护媳妇的郭建德儿子郭佳俊回家拿婴儿的衣服及自己的换洗衣服,谁知当他离家只有三四十米时,突然被二三十人团团围住,其中有人用灭火器对着他儿子喷射其双眼, 并对郭建德儿子一顿毒打,将郭建德儿子打得遍体鳞伤,多处鲜血直流,左大腿被打断,经法医鉴定为轻伤一级,请问这是不是一个几十岁的人该干的事情?
  郭建德的儿子被强拆人员毒打后,经法医鉴定为轻伤,为了讨回公道,郭建德多次要求当地派出所抓获凶手,但直到现在,犯罪嫌疑人仍逍遥于法外,郭建德多系请求街道督促金山派出所,但街道毫无作为,这种没有签订息访息讼协议的合理合法诉求也得不到接到支持,请问这是不是一个几十岁的人该干的事情?
  话到此处,还是将话题拉回到息访息诉协议上来吧——
  郭建德家的房屋被强拆后,在长达半年的时间内,一家人流离失所,上有体弱多病近八旬的老人,下有刚刚出生的婴儿,还有一个坐月子的母亲。这半年内最让郭建德难熬的是,老人和婴儿隔三差五就犯病,尤其是老人好几次病危,当时净身出户、身无分文的郭建德心力憔悴,为了给老人和小孩治病,他多次拨打村主任游亮的手机向村上借钱用于支付医药费,村主任每次都说得好好的,承诺会派人送钱来,但每次都忽悠郭建德,让郭建德又急又气,脑子里好几次冒出了“找几个垫背的一起见阎王”的念头。与此同时,政府派人对郭建德一家人跟踪盯梢,经常软硬兼施地催逼他签字。2018年1月9日晚上10点多,金山街道给郭建德打电话“哄”他去街道办会议室签约,进得门来,但见十几个人在“严阵以待”,见到郭建德之后,这帮人七嘴八舌地劝郭建德房屋拆迁补偿协议和息访息诉协议上签字。其时,郭建德家未获得一分钱的补偿,生活费和治疗费都得靠借,假如再这样熬下去,一家人只有死路一条!在走投无路之际,郭建德除了违心地签字还能怎样?说白了,金山街道是乘人之危逼郭建德签字——包括签订房屋拆迁补偿协议和息访息诉协议。虽然郭建德在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上签字了,但政府至今没有给他支付一分钱的补偿。请问肖昊昕书记:您要是处在郭建德的位置你会不会签订息访息诉协议?再无发生存生活下去的时候,你会选择“饿”以待毙还是选择违心地签订息访息诉协议?
  肖昊昕书记,拜托您以后不要拿息访息诉协议对郭建德说事了,因为提起这纸让郭建德心酸不已的息访息诉协议,郭建德在情感上和心理上都无法接受,故此请您留点口德,下不为例,不知您以为然否?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类别: 舆论监督 |  评论(0) |  浏览(219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