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19 - 8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19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7-02 09:06

揭露株洲曾建新和孙金安酿造的7大涉黑涉恶案例    

揭露株洲曾建新和孙金安酿造的7大涉黑涉恶案例

  湖南省公安厅扫黑办暨株洲市公安局扫黑办:

  我叫成凤先,系湖南株洲佳佑木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佑木业)股东,作为黑恶势力的受害人,我怀着愤怒的心情,在网络上实名举报株洲市金新木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新木业)的曾建新、孙金安(系夫妻关系)无法无天、横行霸道,通过使用暴力手段掠我巨量资产的涉嫌黑恶犯罪的事实。多年来,贪心如壑的曾建新、孙金安作恶多端,用拳头且有计划有预谋地谋取非法利益,是典型的黑恶分子。据我所知,“金新木业”的曾建新、孙金安先后酿造了7大涉黑涉恶案例——

  第一例:“佳佑木业”原本有土地7149.6平米和房屋5116.91平米,2003年,因“金新木业”在没有办理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强占了“佳佑木业”未进入拍卖程序的1815.22平米房屋,引发了“佳佑木业”和“金新木业”长达16年的讼访纠纷。

  2010年12月15日,“佳佑木业”名下的1815.22平米房产被湖南省高院的判决书确认没有进入拍卖程序。按理说,曾建新和孙金安该依据湖南省高院判决书的要求“通过其他法律途径追回”。然而,曾、孙二人无视庄严的法律判决,强行占有了“佳佑木业”1815.22平米房产。我按照株洲市中院领导的指示主动到曾建新的家里去和她协商,告诉她省高院已在判决书中写明这1815.22平米的房产没有进入拍卖程序,他不能擅自占有,并要求他退还其属于“佳佑木业”的房产,但曾建新连声说省高院的判决“没用”,让我别和他啰嗦!无奈之际,我又按照株州中院领导的意见,到法院起诉孙金安,请求法院判令孙金安和曾建新返还属于“佳佑木业”的房屋。2011年11月30日,株州中院受理了我的诉讼请求,并通知双方当事人于2012年6月14日开庭审理。让人震惊的是,株州中院的判决书尚未下达,孙金安便于当年10月将正在诉讼中所有属于“佳佑木业”的房屋全部拆除重建。这种无视国法、对抗法律判决的强抢他人房产的行为,明显属于公安机关依法打击的黑恶行为。

  第二例:曾建新于2003年3月29日所“拍卖”的7149.6平米的土地和5116.91平米的房屋,系法官与曾建新撇开法律程序的私下交易和无效交易!【2010】湘高法确字第13号裁定书白纸黑字地写明“因无人参与竞拍,拍卖未果”(有【2010】湘高法确字第13号裁定书认定,第9页第10行的内容为证)。既然“拍卖未果”,就表明7149.6平米的土地和5116.91平米的房屋主人还是“佳佑木业”,曾建新有什么理由强占“佳佑木业”的土地房屋?由于2003年孙金安、曾建新在强占“佳佑木业”的土地房产时,“佳佑木业”未获得任何资料和信息,导致“佳佑木业”10年之后才知道自己的土地房屋被孙金安、曾建新夫妇强占!气愤之余,“佳佑木业”向市国土资源局、市政府、市委政法委、市中院以及相关政府职能部门投诉举报,请求其督促返还属于“佳佑木业”的土地房产,但我没有得到任何积极的回应,“收获”的是冷漠、推脱和不作为。“佳佑木业”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于2013年3月12日到孙金安的施工现场收回属于自己的土地房屋,却遭到曾建新、孙金安的殴打,“佳佑木业”的李师傅当时正在搭棚,被曾建新和孙金安用木棍朝李师傅的头部猛击,将李师傅的安全帽打破,李师傅当时头痛不已,要不是戴了安全帽,李师傅早就一命呜呼了!曾建新和孙金安瞒天过海地强占属于“佳佑木业”的土地房产不算,还使用暴力手段对合法收回土地房产的“佳佑木业”员工大打出手(有现场光碟和多份材料为证),属于公安机关依法打击的黑恶行为。

  第三例:原株洲“金荣木业”老板符金荣和曾建新在生意上发生了口角,来到现场的警察要求双方到派出所协商解决,没想到孙金安和其弟弟在派出所内当着警察的面将符金荣毒打一顿,受伤后的符金荣被送往医院住院治疗。由于伤情较重,治疗后的符金荣身体至今留下了多处伤疤,而孙金安未给符金荣支付一分钱的医药费(有符金荣的证词为证)。

  第四例:1997年8月27日,株洲县砖桥乡大田村村民王建军到曾建新的“金新木业”找人,因抽烟与孙金安发生争吵,害怕吃眼前亏的王建军拔腿就朝厂外跑,但霸道惯了的孙金安不想放过王建军,竟然追出厂外拽住王建军猛揍,将王建军的头部打成重伤。事后,王建军仅仅给王建军支付了医药费,没有给一分钱的误工补偿和精神损害补偿(有王建军的伤残鉴定为证)。孙金安横行霸道、仗势欺人,因一件小事将王建军打成重伤,这是典型的黑恶做派,属于公安机关依法严惩的对象,应追究孙金安的刑事责任。

  第五例:1998年夏季的一天傍晚,一位骑摩托车的青年人到孙金安的“金新木业”找人,孙金安以摩托车司机喊声太大为由大发脾气,并将厂门关上堵住摩托车司机,随后手舞皮鞭猛抽摩托车司机,当时我们“佳佑木业”的多名员工亲眼见到摩托车司机被打得血流如注,双手抱头,所幸孙金安的母亲和老婆担心出人命案,于是两人护着摩托车司机从厂区侧门出去(有现场目击者的证词为证)。孙金安因一件小事将摩托车司机往死里打,这种令人发指的黑恶暴行,属于公安机关重点打击的犯罪行为。

  第六例:大约是1998年,孙金安驾车行驶在株洲南大门路段时碰上了一辆摩托车,被惹怒的孙金安下车后,不由分说就恶狠狠地猛揍摩托车司机,几天之后,摩托车司机叫来了数十人将曾建新和孙金安的“金新木业”厂区的大门挡住,将孙金安猛揍一顿,孙金安的头上被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导致孙金安的头上现在还留下一道伤痕。黑恶斗黑恶,最能说明孙金安和曾建新系涉黑涉恶人员,是公安机关重点打击的对象。

  第七例:曾建新的“金新木业”曾经因工伤导致两人死亡,面对前来“讨说法”,要求合理赔偿的家属,曾建新、孙金安横蛮地说:厂里给你们多少就是多少,你们不服就去打官司!曾、孙不给死者家属任何商量的余地,而死者家属知道打官司也占不到便宜,只好委曲求全领“亏”而退。这种抛开法律“由我说了算”的赔偿,带有明显的黑恶特征,属于公安机关依法打击的对象。

  黑恶分子的特点是具有黑恶性、暴力性、破坏性、掠夺性,严重威胁群众和他人的安全感;严重吞噬群众和他人的幸福感和尊严感,且一般都是作恶多端、恶行累累,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在通常的情况下,黑恶分子以黑恶手段侵犯和残害他人,目的是为了获利牟利夺利,也有一些情况是在和他人发生矛盾纠纷时,热衷于用拳头或其他暴力手段“修理”对方,而受害人尽管对黑恶分子切齿痛恨,却摄于其黑恶与暴力,往往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也有个别情况会引来对方的群体性报复。曾建新和孙金安具有黑恶分子的全部特征,是横行霸道、作恶多端的黑恶分子。由于曾建新和孙金安用金钱编织了关系网、打造了“保护伞”,导致两人长期逍遥法外,继续危害群众、危害他人、危害社会。

  毋庸讳言,经过一年多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各地已经打掉了一批黑恶势力和黑恶分子。然而,扫黑除恶还有“死角”、还有“漏网之鱼”,我们株洲也不例外。曾建新和孙金安用黑恶手段,掠夺了我毕生打拼的积蓄,让我由昔日的富翁沦为今日的“负翁”。看来,扫黑除恶不可能依靠一次专项斗争就取得一劳永逸的胜利,必须形成长效机制。同时,扫黑除恶要坚持依法严惩,更加聚焦涉黑涉恶问题突出的重点地区、行业、领域以及受害企业和受害人,依法严厉打击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黑恶势力和黑恶分子犯罪,全面彻底挖掉这个危害人民群众和社会安全的“毒瘤”。我强烈呼吁湖南省公安厅扫黑办和株洲市公安局扫黑办即上级纪委监察委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基层“拍蝇”更加紧密地结合起来,坚决打掉黑恶势力“关系网”“保护伞”,破除基层黑恶势力与腐败之间的共生关系,斩断其盘根错节的黑色利益链,还社会环境一片净土,让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株洲佳佑木业公司法股东  成凤先

  联系方式:13077052933


株洲木业界两黑恶分子的保护伞是谁?

  打黑先打“伞”,这是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提出来的经验性和指导性口号。本案的复杂性表明,黑恶分子曾建新、孙金安在业内称霸作恶十多年,无非就是有人替其撑“伞”!官场保护伞护“黑”护“恶”,黑恶分子仗“伞”猖獗无忌、肆意妄为。所以,本案也同样面临着一个打黑先打“伞”的问题。

  我想,大凡看了湖南株洲佳佑木业股东成凤先关于举报揭露株洲“金新木业”曾建新、孙金安涉黑材料的人,都不难得出一个结论:曾建新和孙金安不算黑恶集团,但铁定是黑恶分子。因为犯罪集团有个界定,即3人以上为实施一次或多次犯罪,经事前通谋而建立的犯罪组织。曾建新和孙金安是两人的紧密合作,虽然难以界定为黑恶团伙,但由于两人之下还有“金新木业”的管理人员和员工替其打配合,这就具有了黑恶势力的本质特征。何谓黑恶势力?固定的区域范围内或某一行业内,以暴力,威胁,滋扰等手段为所欲为,称霸一方,欺压百姓,扰乱公共秩序,实施多种违法犯罪活动,而组成的团伙或组织。曾建新和孙金安称得上是盘踞在株洲木业界的黑恶势力——用黑恶暴力手段“吞”掉了“佳佑木业”7149.6平米的土地和5116.91平米的房屋,还打伤了“金荣木业”老板符金荣。本博主按照“就低不就高”的原则,对“金新木业”的曾建新和孙金安降格以“呼”——称曾建新和孙金安为黑恶分子吧!不过,在法律面前,黑恶分子和黑恶集团是“平等”的——二者“平等”地受到法律的惩罚,且都属于依法严惩的对象,没有孰轻孰重的问题!

  黑恶分子虽然没有黑恶集团那样的组织性、固定性,但也和黑恶集团一样具有暴力性、黑恶性、掠夺性以及对他人的严重威胁性和对社会的严重危害性,集“霸”、“横”、“凶”、“匪”、“恶”于一身,让弱势百姓恨之入骨。曾建新和孙金安称霸业内,欺压同行,无视国法,用“拳头”说话、用“拳头”掠财。这不?“佳佑木业”名下的7149.6平米的土地和5116.91平米的房屋,有法院判决证明没有拍卖出去,既然没有拍卖,就意味着这些土地、房产仍在“佳佑木业”的名下,曾建新和孙金安竟然罔顾法院判决、罔顾产权经营权的归宿,将“佳佑木业”名下的巨量资产占为己有,谁敢说这不是黑恶分子所为?

  黑恶分子使用黑恶手段掠夺他人的财富,势必要在官场上寻求“保护伞”,让“保护伞”和自己形成共享非法利益的利益链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命运共同体。曾建新和孙金安自然也不会例外,否则,两人走不到今天。那么,曾建新和孙金安的“保护伞”是谁?让“佳佑木业”感到困惑的是,“保护伞”没有在自己的脸上贴标签,大有“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的意味。不过,尽管“保护伞”深藏不露,但总会有蛛丝马迹,譬如从日常生活观察,曾建新和孙金安和哪个官员“勾肩搭背”、亲密接触,此官自然就会成为其“保护伞”。又如,当“佳佑木业”找司法机关或政府职能部门讨公道时,遇到有人找理由故意推脱、故意不作为,那么可以断定此官要么官僚作风严重,缺少担当精神,信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么此官正是曾建新和孙金安打造的“保护伞”。下一步,本博主建议“佳佑木业”的股东成凤先以曾建新和孙金安涉嫌黑恶为由,首先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申请对曾建新和孙金安予以立案侦查,在遭遇不作为之后再向纪委监察委举报其不作为;如纪委监察委有人为曾建新和孙金安“说话”,便有理由质疑此官是曾建新和孙金安的保护伞......如此逐渐上告,总有人出面查处,毕竟现在正处在扫黑除恶的“风头”上,有“黑”必扫、有“恶”必除,是中央和国务院的要求,也是广大人民群众的迫切要求,不信曾建新和孙金安能逃脱恢恢法网!

  黑恶分子恶迹昭彰,肆无忌惮,但只要引起了国家机关和职能部门的重视,再猖狂的黑恶分子也不堪一击,曾建新和孙金安目前仍逍遥于法外,也自然只能是保护伞的“杰作”。本博主藉此一笺向黑恶“保护伞”们敬一言:人民养着你们,你们却做着危害人民根本利益的事;党培养你们,你们却伤害党的形象危害着党的执政根基;国家给你们种种优厚待遇,你们却挖国家墙角甚至为一己私利危害国家安全……从某种意义上说,黑恶“保护伞”比黑恶本身更可鄙可恨!各地应多管齐下、多箭齐发,继续深挖黑恶犯罪分子及其“关系网”“保护伞”,做到“一案三查”。曾建新和孙金安何时落入法网?广大公众拭目以待!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图片说明:(1)孙金安、曾建新夫妇霸占“佳佑木业”的土地之后,以厂房改造的名义强行变更为商业用地,株洲市规划局、国土局市、市政府等不顾株洲佳佑木业的举报。任黑恶势力在属于“佳佑木业”的土地上建起了机动车市场。(2)“佳佑木业”的李师傅被打伤后到医院接受治疗。(3)(4)株洲市公安发检所出具的法医学鉴定书证明王建军被孙金安打成重伤。























  


类别: 舆论监督 |  评论(0) |  浏览(193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