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19 - 7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9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6-18 09:37

株洲荷塘区故意伤害犯罪嫌疑人没被抓么子鬼?

株洲荷塘区故意伤害犯罪嫌疑人没被抓么子鬼?

请各级领导看看老百姓维权有多难?有多少公职人员愿意为老百姓排忧解难?

图为被殴打致轻伤的郭佳俊

  一起明明白白的有法医鉴定为证的故意伤害犯罪案件,至8月18日就整整两年了,凶手却至今逍遥于法外,受害者至今在艰难的信访维权路上挣扎,这种让老百姓“憋得胸口难受”的案例,发生在湖南株洲市荷塘区!这种明摆着要抓捕的犯罪嫌疑人却没被抓捕,真“鬼”!

  原住株洲市荷塘区金山办事处太阳村雷塘组,现住株洲市荷塘区新塘路1600号新桂广场新桂都7栋101号的郭佳俊,于2017年8月18日,被荷塘区政府指使的一伙不法分子殴打致轻伤。为了讨回公道,郭佳俊的父亲郭建德在近两年的时间里,先后上门找过和以邮件的方式信访过的机关、机构有:株洲荷塘区公安分局金山派出所、金山街道办、荷塘区委区政府、株洲市信访局、株洲市公安局、湖南省纪委监察委、中纪委国家监察委、湖南省信访局、湖南省公安厅信访室、国家信访局、湖南省巡视组、中央巡视组、湖南省公安厅扫黑办、公安部扫黑办、中央政法委扫黑办等等,同时以邮寄的方式向上百位各级党政领导求助过,寄出去的信访举报材料多达200多件。然而,接待郭建德的相关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要么力说得好好的表示会“尽快处理”,事后却屁声都闻不到了;要么收到材料后登记一下就下“逐客令”;要么通知郭建德所在的金山街道办处理,让郭建德回到已经出具“不再受理告知”的原点......房屋被强拆补偿不公和郭佳俊被打伤事件,也受到社会舆论和媒体的关注,一年多来,先后有《国际新闻网》、《记者观察网》、《中国头条》、《世界看中国网》、《新闻天下网》、《观点网》、《法制时代网》、《中国依法治国网》、《国际新闻播报》、《光华网络报》、《光华卫视》、《国际记者联盟网》、《人民权益网》、《亚洲邮报》、《公平正义网》、《亚太新闻网》、《中国热点网》、《法制中国网》等百余家媒体发布过报道和评论,近日《中国法制报道网》、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法治报道网》、《天天快报网》又进行了推动报道。然而,郭建德的合理合法诉求仍然悬在空中,藉此一笺,我代表社会正义追问:谁在充当株洲荷塘区故意伤害犯罪凶手的保护伞?难道荷塘区政府指派的人员涉嫌犯罪就可以网开一面,让法律为之让步吗?能否请各级领导看看老百姓维权到底有多难?还请问我们林林总总的党政机关究竟有多少官员愿意为老百姓排忧解难?

  2017年8月18日发生在株洲荷塘区金山街道太阳村雷塘组的暴力强拆事件,当地政府明显涉嫌违规违法,其中花钱雇请的社会人员使用黑恶手段将郭佳俊殴打至轻伤,不仅凶手应受到法律的严惩,相关政府官员也应被问责追责。按理说,郭佳俊被打成轻伤,有法医鉴定为证,当地公安机关理应尽快予以立案侦查,但当地的金山派出所却立而不侦、侦而不办,请问这究竟是金山派出所不作为,还是凶手背后有保护伞?如果金山派出所属于懒政惰政和不作为,所长和应指导员该下课,中央领导早就说过:不作为和“在其位不谋其政”也是一种腐败。对老百姓而言,行政不作为、司法不作为,是一种比贪污受贿还可怕的腐败,因为这种腐败意味着受害的老百姓投诉无门、告状无路,泪水只能往肚里咽。假如金山派出所是惧怕保护伞,那就说明在该所领导的心目中,敬畏的不是法律不是民意,而是领导手中的权力。我要说的是,如果基层派出所遇到保护伞,那么责任就在负责打“伞”的上级公安机关和纪委监察委。在反腐斗争和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中纪委和司法高层多次强调要冲破“关系网”,打掉“保护伞”。问题在于,谁会承认自己是“伞”?谁来查“伞”和打“伞?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媒体人尹先生就这起强拆民房补偿不公和郭佳俊被殴打致轻伤的事情发了报道之后,有关部门不是解决媒体人尹先生所反映的问题,而是千方百计打压反映问题的媒体人尹先生——要求网站屏蔽尹先生的个人资料、威逼尹先生所在的媒体不要让尹先生继续跟踪报道,这种不解决问题却想方设法解决反映问题的人的做法,不仅让受害人郭氏父子感到寒心、让媒体人尹先生感到寒心,也让关心本案的广大公众感到寒心!

  郭建德表示,他儿子郭佳俊被人殴打致轻伤,按照我国刑法规定铁定要追其刑事责任,或者说这是一条无可争辩的死理——哪怕你从阎王爷“争”到天上的玉皇大帝,你也“争”不过致人轻伤必受刑罚的理儿!“不信东风换不回”,郭氏父子相信正义会迟到,但不相信正义会缺席。如今,郭氏父子仍然苦苦挣扎在讨公道的路上。我们的职能部门和公职人员,各自有着自己的职责,有职不履职、有责不尽责,尸位素餐、得过且过,活人如同死人、有心如同死心,人民群众还养着你们干嘛呢?出于同情心、出于正义感,我想对着相关职能部门的公职人员的耳朵大喝一声:请你们尽快处理好郭建德家的诉求,不要再推诿拖延了!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附:暴力拆迁我房屋及打伤我儿子的凶手何时能被绳之以法

  我叫郭建德,男,生于1967年6月23日,学历,小学,民族,汉族,原住株洲市荷塘区金山办事处太阳村雷塘组,现住株洲市荷塘区新塘路1600号新桂广场新桂都7栋101,身份证号码:43021119670623785X

  现向你们反映湖南株洲荷塘区人民政府、金山办事处及有关部门玩忽职守,滥用职权,肆意践踏法律法规,对我的房屋实施暴力强拆,并涉嫌故意伤害我的儿子(郭佳俊)致轻伤;大件家具、各类电器全部被毁,价值5万余元的金银首饰、20余万的现金均不知去向。此种行为涉嫌抢劫犯罪。

  我请求尽快缉拿凶手,给予严惩;对相关责任人从严查处,切实保障公民的合法权利,维护法律神圣的尊严!

  事实与经过:

  (一)2017年8月18日,在无任何相关程序:无公告、无听众会、无房屋丈量、无房屋补偿分类明细表、无安置计划的情况下,非法组织了一支人数多达200余人的暴力强拆队伍,丧失人性与道德,将我一栋五层楼另加附设楼为六层的占地面积239.12㎡,总面积为1195.6㎡的房屋夷为平地,一片狼藉。

  “乡土风情农家乐”占地面积为167.94㎡、为提供食客的舒适环境和方便,仅建钢架屋就耗资了40余万。暴力强拆后,补偿费只字未提。

  (二)我的儿子(郭佳俊)的爱人于2017年8月17日23时在株洲市中心医院分娩婴儿,于次日早上8:――8:30分与我及我的妻子曾无数次电话联系未果之下(联系不上的原因是被办事处非法拘禁)并回家拿婴儿的衣服及自己的换洗衣服。当离家只有30――40米之间的距离时,被二三十人团团围住,并用灭火器喷射双眼,此景惨无人道悚目惊魂!接着是一顿毒打,经法医鉴定为轻伤一级。

  (三)此恶性事件发生后,给我及其家人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带来了巨大伤害!此肆无忌惮,已严重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规定,故意毁坏财物罪,是指故意毁灭或者损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综上所述,请严格按照国家的法律从快、从严、从重处理,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推动新农村建设,推进依法治国的完善。

  中共中央纪委办公厅、监察部办公厅《关于加强监督检查进一步规范征地拆迁行为的通知》第四条规定,严肃查办案件,严格追究有关责任人的责任

  加大查办违法违规强制征地拆迁案件的力度,重点查处采取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搬迁行为,采取暴力、威胁手段或突击、“株连”等方式强制征地拆迁行为,以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颁布后仍然组织实施行政强制拆迁等问题。对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违规动用警力参与征地拆迁的,因工作不力、简单粗暴、失职渎职引发恶性事件和群体性事件的,对违法违规征地拆迁行为不制止、隐瞒不报、压案不查的,要严肃追究有关领导人员的责任。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征地拆迁中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

  自遭暴力强拆后,我一直维权未断,已重复致书各级党政机关、职能部门及信访机构若干次了,然而每一次均如泥牛入海!我们强烈要求党和政府为我申张正义,依法辑拿凶手,严惩责任人,依法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

  以上文字和图片属实。如有不实,本人愿承担法律责任。



类别: 舆论监督 |  评论(0) |  浏览(142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