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19 - 8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19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5-06 14:15

上饶余干县信江医院成夺命医院医德何存?  

上饶余干县信江医院成夺命医院医德何存?











  “白衣天使”聚集的医院,本是救死扶伤的场所;但医院要承担起这种使命,既要有精湛的医疗技术和先进的医疗设备作保障,更要有良好的医德医风作保障。没有良好的医风医德,“白衣天使”不但难以很好地履行救死扶伤之责,有时还可能酿成“过失”伤人甚至“过失”杀人的医疗事故。古人云:医无德者,不堪为医。也就是说,没有医德的医生,没有资格称之为医生;没有医德的医院,没有资格称之为医院。江西省上饶市余干县信江医院新近发生的一起夺命医疗事故,就凸显了该院医风之糟糕、医德之败落:信江医院的医生由于医疗技术和职业道德均存在严重问题,酿成手术创伤致我妻子死亡的重大医疗事故。按理说,信江医院夺人之命后,应当带着深深的歉疚之心积极主动地和死者家属协商赔偿事宜,但这家民营医院视钱如命,事发至今两个月了,该院一直态度消极,在赔偿问题上一拖再拖、一推再推,企图最大限度地赖“责”赖“赔”,真是太可恨了!
  我叫毛启成,住上饶余干县鸳鸯港乡东湾村吴家组。我妻子叫雷艺爱,现年55岁,住上饶余干县鸳鸯港乡毛家村11号。我妻子因患肝胆总管结石和胆管炎,于2019年3月6日在余干县信江医院住院治疗,该院接连给我妻子做了两次所谓的微创手术,因手术不当导致我妻子内脏严重受伤并出现病危症候,遂被送至南昌二附医院接受抢救治疗。然而,终因余干县信江医院对我妻子的伤害过深过大过重,南昌附二院也回天无力——2019年5月4日凌晨4点左右,我妻子带着遗恨离开了人世。
  2019年2月12日,我妻子雷艺爱因腹部疼痛到余干县人民医院肝胆科做了B超、血液等检查,该院医生根据影像验血等检查资料确诊为肝胆内总管结石及胆管炎,对我妻子进行了5天的输液住院治疗后,我母亲的病情有了明显好转,腹部疼痛消失了!为了求得彻底治愈,经我亲戚介绍,我妻子与2019年3月6日上午到余干县信江医院肝胆科进行了一系列影像CT及血液检查,并进行了近3天的输液吊瓶。3月8日,信江医院主任医师马保坤经过和我沟通、商量后,推荐我妻子在信江医院做一次胆管结石微创取石手术,“做了这个手术,就可以从根本上解决你妻子雷艺爱腹部疼痛的问题”!我听了马医生信誓旦旦的“宣言”后,便同意让我妻子在信江医院接受手术。随后,马医生向我做了简单术前医嘱。
  2019年3月9日上午8点10分,我妻子在马主任主持下进行了一次长达近6小时的胆结石微创手术,术后我妻子被推进了该院的重症监护室。在重症监护室呆了约4个小时之后,我妻子被转入普通病房。从3月10日起,我妻子开始接受输液治疗,一直持续到3月19日上午,马医生才发现我母亲的胆汁通过微创伤口导流管外溢且源源不断、越流越多。见状况不对,马医生于3月20日又给我母亲重新做一次手术,术间在原微创伤口处增加了一根导流管。我妻子从当日下午3点30分进入手术室,直到晚上19点才被推出手术室。第二次手术后,我母亲昏迷不醒,大约一个小时后才慢慢苏醒过来,但接下来我妻子时清醒时昏迷,让我们在一旁陪护的家属整夜不敢合眼,生怕我妻子一睡不醒。
  2019年3月21日上午上班查病房时,医生发现第二次插入的导流管完全脱落了!马主任获知这一意外情况后,固执地强调要进行第三次手术处理,但我们病人家属强烈要求转院治疗。或许信江医院领导也知道自己的下属惹了祸,加上我们病人家属的强烈要求,该院这才派出救护车将我妻子转送到省会南昌附二院,并于当日下午5点开始接受该院医生的检查治疗。大约20天后,我们家属在我妻子导流管袋子里发现了手术用的缝合线,三四天后,又在导流管的袋子里发现了若干手术缝合线。我们将这一情况反映给了南昌附二院主治医生伍明明。经伍明明医生和我们一起分析,推断出了信江医院在给我妻子做手术时,隐瞒了手术中出现的重要状况即微创器械截断我妻子肠子后再缝合起来的医疗事故。其后,我妻子一直处于昏迷不醒的病危状态,被推入重症监护室接受医护人员24小时观察。从这个时候起,我们家属就每天悬着一颗心,时刻担心雷艺爱会突然离开我们。我请求观音菩萨保佑我妻子度过生命的这一劫,也恳请医生对我妻子竭尽全力施救,将我妻子从病魔手中夺回来......然而,由于信江医院的手术失误对我妻子的身体造成的伤害太大,即便是实力雄厚的南昌附二院也回天无力,2019年5月4日凌晨4点左右,我妻子永远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在国人平均寿命已达75岁的情况下,我妻子雷艺爱仅仅活了55岁,她的余生活生生地被信江医院夺走了!
  让人气愤的是,酿出一桩致人死亡的重大医疗事故之后,信江医院开始还不肯认账。然而,信江医院自己关于我妻子出院记录,尽管故意避重就轻并漏记了一些关键性的东西,但也让医院无法抵赖和推卸自己的责任;无法切割医院的手术不当和我妻子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如“出院记录”中记载:“术后第三天,患者出现少量胆漏,以后腹腔影流管引流出的胆汁增多......术后当日查房发现T管引流出80Ml淡黄色胆汁......再次行T管造影,发现T管脱落,患者要求转院治疗”。
  信江医院于2017年8月19日正式开业以来,已经发生了多起医疗事故,加上发生医疗事故后院方推责拒绝合理赔偿,导致该院的“口碑”不佳,也导致这家投资达3.2亿元的民营医院患者聊聊、门可罗雀。所以,发生这种夺命医疗事故,不只是医生的责任,更是医院的责任——责在整个医院医疗技术不过硬、医风医德不过硬。信江医院无“信”可言。不讲诚信、不负责任,不只是患者吃亏,对医院也绝非好事。作为死者家属,我们只能恳求余干县卫计委卢平主任督促信江医院邹惠平本着对患者负责也对自己负责的精神,在犯了错之后勇于认错、勇于纠错,尽快给我们做出合情合理、过责相当的赔偿方案。我们认为,信江医院该做出的赔偿项目包括:医疗手术费、伙食和误工费;人身伤害和死亡赔偿金;家属精神伤害赔偿金。我们还有一项诉求是:追究信江医院马保坤医生隐瞒手术事故的责任。敬请向卫计委领导主持公道,伸张正义,责令信江医院尽快赔偿到位,让长眠于土的我妻子雷艺爱安息,让突然失去妻子的我和突然失去母亲的我女儿得到一丝丝安慰!
  投诉人:雷艺爱丈夫毛启成
    联系方式:13677031393
  2019年5月6日

余干县信江医院缘何如此草菅人命?
  信江医院缘何如此草菅人命?缘何导致伤人死人的恶性医疗事故继而连三地发生?为何信江医院无“信”可言无“德”可言?隐藏在最深处的原因,恐怕是信江医院的医务人员和投资人“全心全意”追逐利润和利益所致!
  有道是:利字边上一把刀。最初,人们拿起这把刀,去割左边的禾苗,也就是收成的代表,将这些辛苦耕耘得来的收成去交换自己的所需。在这一过程中,所入手的那些,便是“利”了。这里的“利”,可以指那些交换出去的禾苗,也可以是交换回来的用品,更可以是抽象的感觉——使用之后的满足感。遵循了这样的原则,我们才能生生不息,走到现在。如果人们传承千年的祖训,老老实实地拿着这把刀去割自己田里的禾苗,来获“利”满足自己,那么,这世界又是何等简单。问题在于,如今许多人唯利是图,哪怕是不能一门心思逐利的医院,也见利忘义、为利弃德,一些医务人员为了谋利,蒙人害欺人、坑人害人乃至草菅人命,不将人当人。信江医院的马保坤医生就是一个拿患者生命当儿戏的无良医生。这个责任,不仅仅在马保坤医生,更在医院和医院的投资人!信江医院的投资人是东信医疗集团,该集团的董事长是黎保真、总经理兼余干信江医院院长是邹惠平。东信医疗集团来余干县投资医院要赚钱、要赢利,这完全在情理之中,无可非议,但赚钱、赢利不能“忘义”、不能失“德”;不能忘了救死扶伤的本旨,更不能视患者的健康和生命为儿戏!事实上,抛开医风医德去赚钱、赢利,往往会事与愿违、适得其反,因为一家医风堕落、医德败坏的医院,其负面口碑会阻挡人们走进该医院的脚步。以信江医院为例,虽然这所投资达3.2医院的医院号称是江西省全省规模大的县级医院,但接二连三的医疗事故使得该院冷冷清清、门可罗雀,我想,这种局面是东信医疗集团董事长黎保真和信江医院院长邹惠平不愿意看到的!“医德”是金、“诚信”是银,信江医院要赚钱、赢利,理当将医德和诚信摆在第一位!
  在倡导和谐社会的今天,医患冲突呈现出更为复杂化、多元化的趋势。从不同的角度来审视医患冲突和矛盾,究其原因,医德和诚信的缺失往往是这种冲突和矛盾的诱因。余干县信江医院和死者雷艺爱家属之间的纠纷,便是导源于该院的医生玩忽职守,草菅人命,缺乏起码的医疗职业道德!笔者在维权中发现,一些医院仗着有政府撑腰,便以自我为中心,过分地强调自身利益的最大化,缺少应有的人文关怀,缺乏了解患者态度的意图,诚信和医德的缺失导致医患矛盾、纠纷不断。像雷艺爱的死,明明是信江医院医务人员不负责任、粗枝大叶,给患者造成医疗事故和医疗损害乃至导致患者死亡,但责任医生为了自身的利益,竟然丧尽天良地掩盖自己的失责、推卸自己的责任;医院则用无限期的应付式的“谈判”迫使死者家属放弃权益诉求,企图以“拖延术”来化解这场纠纷!
  一所救死扶伤的医院弄成“夺命院”,酿成致人死亡医疗事故后又企图赖责推责,往受害人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这是广大患者的悲哀,也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悲哀和白衣天使美好形象的悲哀!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类别: 舆论监督 |  评论(0) |  浏览(263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