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20 - 3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0 - 3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2-27 23:06

罗修云:我为何愿意看到我的监督对象攻击我?   

罗修云:我为何愿意看到我的监督对象攻击我?
   
  
罗修云:欢迎我的抨击对象粘贴攻击我的帖子!
  从百度中搜索“罗修云”三个字,会出现《罗修云敲诈勒索被开除公职》、《罗修云何许人也》、《假记者罗修云》等网帖。曾几何时我发现:每当我的笔触及到腐败官员或侵权者的痛处时,他们本人或他们的帮凶,总会疯狂地将这些有关我的某些负面网帖尤其是由某贪官爪牙七拼八凑的一条歪曲事实、文理不通的负面网帖,或作为跟帖跟在我的博文之后,或“另起炉灶”予以单独发布。不过我总结出了这样一条规律:每当腐败官员或侵权者复制粘贴我的负面网帖之时,往往是我的反腐维权檄文已经引起了广大网友相关职能部门的关注。这种正中我怀的效果,让我倍感欣慰!藉此一帖,我想要说的一句话是:我要为我的监督对象粘贴我的负面网帖大声叫好!
  从2010年8月开始,我用一支“长”着“蒺藜”的笔,书写着反腐与维权的文字,尽管反腐维权之难“难于上青天”,但多年的努力,我的“辣笔”还是“触”痛乃至“触”倒了一大批腐败官员,也帮助一大批遭受不公待遇的上访人讨回或部分讨回了公道——
  原安徽省凤阳县委书记马占文因打击迫害女主播杜思仪,遭到杜思仪锲而不舍的举报,我的系列博文不但为杜思仪挣回了权益,而且马占文的贪腐行为引起了中纪委和安徽省纪委的高度关注。2011年5月底,在安徽县委书记的位置上仅仅呆了8个多月的马占文便被正式免职,接替马占文职务的是来安县县长金维加;
  2011年2月,当我了解到长沙华阳房地产开发公司侵占城市公共绿化用地,在湖南省森林植物园内建设商业楼盘“山水霖城”的情况之后,我“愤”笔写了《谁竟敢在湖南森林植物园内动土建商业楼盘》的博文发至各大网站的论坛和博客,引来了央视“焦点访谈”栏目记者的关注,2011年3月27日经该栏目曝光后,违规楼盘“山水霖城”翌日便被紧急叫停,随后相关责任人员受到纪检监察部门的调查和追究;
  2011年4月初,甘肃一名叫何勇的强奸犯罪嫌疑人被甘肃西和县公安局刑侦队采取逼供手段殴打迫害致死,我和我的同仁们将这起执法犯法事件在互联网公开披露后,在当地引起了巨大反响,4月16日,两名涉嫌刑讯逼供的民警被检察机关刑事拘留,随后对此事件负有领导责任的西和县公安局局长刘晓勇被免职;
  2011年5月初,常德临澧县新安镇妇女郑登先向我诉说:上世纪九十年代她给当地农村合作基金会投入了一笔钱,基金会倒闭后,她的资金账目转到了镇政府,即以后这笔债务由镇政府偿还给她,但十多年来,镇政府总以各种理由拖着没还她,经过我发帖后,镇政府非常重视,用协议的形式确定分三次将镇政府所欠款项还给郑登先。当年6月上旬,郑登先领取了第一笔款项。到年底时,她拿到了全部款项;
  2013年,河南驻马店有群众实名举报曾在驻马店市任职的安阳市副市长郭建华涉嫌档案和文凭造假,并滥用职权疯狂贪腐敛财的事实,我得到举报材料后,先后撰写和发布了《安阳副市长郭建华文凭造假丧失人伦的丑闻曝光》、《安阳市副市长郭建华,劝你还是诚信和受害人协商吧!》、《河南安阳副市长郭建华动用公权力打击报复举报人》、《安阳副市长郭建华用“公器”砸人很无耻?》等多篇博文,2014年1月13日,河南省纪委发布了郭建华被查的消息,2016年6月我从有关方面获知郭建华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
  2016年4月,江苏省纪委发布消息:经江苏省委批准,江苏省物价局副局长蔡敦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蔡敦成是我曾经“笔伐”过的腐败官员和“整人专家”,此官曾一手酿造了盱眙县“6人冤案”,本来2012年就该被查的,但他在某高官的袒护下,历经两次“沉没”之后又两次“浮”出了水面,最后的官位便是江苏省物价局副局长。不过,异常“坚挺”的蔡敦成还是栽了!“6人冤案”上诉至淮安中院后,我撰写发布了《淮安法院将如何判决证据不一的“6人冤案”?》、《盱眙6人“贪污案”中法官有着绕不过的“坎”》,引起了淮安中院的重视,该院虽然仍对受冤的6名干部作了有罪判决,但其刑期都被大幅减轻。
  河南驻马店橡林街道橡林居委会有一个飞扬跋扈、一手遮天、欺压百姓而又贪婪成性的“李氏三霸”——李小强、李富成、李小黑三兄弟。“李氏三霸”依仗自己的实力和势力,侵吞了村民上亿元的资产,村民曾一次又一次地到各级上访投诉举报均未引起有关职能部门的重视,2015年5月31日,我根据橡林居委会居民提供的举报材料,撰写并在多家网站的论坛和博客中发布了《驻马店余学友书记,请拍下李小强这只嗜血“苍蝇”!》一文,想不到余书记见到我的博文后立即作了批示,随后“李氏三霸”有两人被查,另一人被网上通缉,半数以上的财产逐渐回到了村民手中;
  2015年国庆节期间,我专程去广东佛山顺德协助土地租主陈先生维权,我10月2日抵达顺德,10月4日发布维权博文,10月5日乘高铁返回长沙时,我尚未下车就接到当地政府主官的电话,表态将会在一周内将土地款付给陈先生,结果仅仅4天后陈先生就拿到了土地款;
  2016年正月初二日,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的付女士加了我的qq,在和我聊天中,她叙述了一场由贪官李国志(通辽市粮食局副局长)和黑心法官相勾结“定制”输赢的官司;科尔沁区法院主审法官安太生炮制的一纸荒唐得无法再荒唐的判决,将这位弱女子害得凄凄惨惨、泪水长流!根据她的叙述和其提供的证据以及相关材料,我撰写了题为《通辽法官安太生和郭丽艳所做的判决有“鬼”!》,发布在数十家网站的论坛和博客中,在当地引起了强烈反响,相关职能部门通过调查,在掌握了安太生违纪违法证据的基础上,于2月中旬将其控制予以调查;
  ......
  类似的例子可以举出数百个,这让我小有成就感!
  2006年,我因所谓“敲诈案”不得不离开我工作了26年的湖南日报社。我的一位创办了投资公司的大学校友知情后,聘请我担任公司常务副总。我一边履行副总职责,一边在互联网上开博写博。坚实的文字功底很快让我“博”名远扬,拥有的博客“粉丝”越来越多。荟萃了众多教授、学者、作家和写作高手的“博客日报”和“博客中国”是我重点经营的博客园地,曾一度成为“博客日报”百名名博之一、20名热门博客之一(排名全国第四)。有了“博”名,便常有人找我写文章。我悟出了其中的商机,于是和两位朋友合办了一家代写网,打这以后,我的写作业务应接不暇,请我写文章的人遍布全国各地。慢慢地,一些权益受侵害或遭受腐败官员迫害者,也找我助力其反腐维权,于是,我开始以“反腐与维权”的博名,撰写和发布替受害者呼吁呐喊的博文。因我的博文助推了许多老百姓合法诉求的实现,向我求助的人也越来越多,很多时候有应接不暇之感。当职务管理与自己的兴趣爱好发生冲撞、顾此失彼之后,我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向自己的校友请辞副总职务,校友理解我那已浸入骨髓的文字情结,不情愿地在我的辞职报告上签了字。
  成为自由撰稿人之后,我夜以继日地奋笔撰写博文。随着“名气”的积累,一些企业家和名人乐于找我写传记,乃至有的地方政府也请我撰写系列文章……我将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得有声有色,日子过得平实而惬意,我由此而多次发出“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愉悦感叹,且由衷地感谢那次人生挫折。许多媒体人士欣赏我这支流淌着个性文字的笔;看中了我胸怀正义、不畏强权、敢爱敢恨、勇于表达独立见解的精神,诚邀我加盟,但已经习惯了做“自由人”的我,婉谢了同仁们的好意,如今,你就是用八大轿抬我去一个单位,我也会婉言谢绝的。
  其实,我走上反腐维权之路是因了我曾经受过腐败之害:长沙的几名警察自己违规创办了一家名为 “都市休闲”的涉嫌容留妇女卖淫犯罪的休闲场所,却用钓鱼执法的手段报复我和另两位记者,让我们三人在高墙内呆了4个多月。攻击我的网帖称我被判了5年刑,我想只要查查我在网上发布的博文,看看我的博文是否中断过5年,其谣言便不攻自破了!攻击我的网帖还说我假冒记者骗人,只要看看我博文后面的署名就会发现,我署的都是“反腐与维权博客”,没有一篇署的是湖南日报记者,我现在全国各地到处跑,“湖南日报记者”的衔头外省人会买账吗?我有必要“假冒湖南日报记者”吗?
  对腐败分子“切齿”的我,同样也被腐败分子“咬牙”。所以每当我发布言辞较为犀利的反腐维权博文时,被监督者往往会在百度中点击搜索我的名字,以看看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我究竟是“何方神圣”,当看到我的负面网帖映入他们的眼帘时,想必他们大有如获至宝的感觉,顿时像打了鸡血针似的亢奋起来,于是如获至宝地将我的负面帖子复制粘贴到我写的反腐维权帖子的后面,企图以此作为抵挡我笔下“投枪”的“盾牌”。然而颇有戏剧性的是,当他们将我的负面网帖作为跟帖时,很快发现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的负面贴子被粘贴上去后,我抨击他们贪腐或侵权行为的主帖被顶了上来,有的帖子因此而成了点击率飙升的热帖。想不到我的一篇属于时过境迁、“明日黄花”的负面网帖,无意中成了提升我笔下反腐维权帖人气的法宝!被监督者“醒悟”过来后,只好赶紧扔掉自己手中的 “烫手山芋”,“改弦易辙”地将我的负面帖子作为主帖单独发布,但无奈我的帖子其内容是“至今已觉不新鲜”的旧闻,粘贴上去后“更那堪冷落清秋节”,未几便被不断涌来的新帖淹没得无影无踪,让他们落得个自讨没趣!
  作为反腐维权博客,最令我不愿意看到的是自己发布的原创帖子,落得个“路边野花无人睬”、“荒山野径鬼无踪”的“惨景”。有人删帖、有人跟帖、有人回复;有人骂我、有人讽我、有人黑我,都是“水中浪花”,让我观之开心,恰如水上打漂激起了涟漪微波的视听之娱,作为发帖者,我获得的是宽慰和满足。我的负面网帖被复制粘贴,恰恰表明被监督者心虚。对于我来说,你粘贴我的负面新闻,非但丝毫不能阻挡我借助互联网进行舆论监督的步伐,相反会更加激励我将反腐维权进行到底的斗志。权威人士称,互联网时代,人人都可以借助新媒体成为公民记者;只要法律没有禁止的,就是合法的,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公民收集和发布新闻要有记者证。同时,反腐维权不需要“资格”,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受过法律或纪律处分的人就没有对腐败和侵权行为进行监督的权利。某些政府官员,你们这些俗称“吃公家饭”的人到底怕什么?怕的是媒体将实情公布后影响你刻意装扮的“清廉勤政”形象;怕的是“拔出萝卜带出泥”的连锁效应;怕的是公众了知晓你的真面目后对你进行口诛笔伐;怕的是头上那顶用重金买来的“乌纱翅子”被掀翻落地……除了这些,岂有它哉!敬告被我监督的腐败分子:只要我的反腐维权帖子击中了你的要害,让你们惶惶然不可终日,惴惴然难以宁心,我欢迎你们粘贴我的负面帖子,为方便你查找,不妨再一次将有关我的负面网帖的标题告诉你:《罗修云敲诈勒索被开除公职》,有功夫就多粘贴一些吧!
  自从2006年我被失控的“公权虎”咬了一口,痛定思痛,我不再搞原始爆料(除非亲自到现场调研了),而只对实名举报帖进行评论,以免稍有出入被抓住把柄落下个“诽谤” 罪名;我发布反腐维权文章后从不和批评对象联系,以免落下个“敲诈”罪名;我不办公司不搞经营,以免落个“非法经营”罪名;我从不参与任何聚会活动,以免落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名……正因此,游走在互联网上的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光明”维权、“正大”反腐,不管我用多少马甲,每篇博文后面我都署上了我自己的名字,不像某些人发帖攻击我时,连名字都不敢透露——我鄙视这种小人,也不想回击,以免降低了我的人格!该注意的注意了,该避免的避免了,假如有人滥用职权报复我,余生我将只做一件事:舍命扳倒报复我的人!
  我曾经工作的单位很有意思:当我2006年底遭到涉嫌容留妇女卖淫犯罪的警察的报复陷害时,单位领导竟然作壁上观,4个多月我走出高墙后,我对某领导说过一句话:我永远不会“出大事”,原因是我手中无权,也注重保持底线,你们领导要么不出事,要出事就是出大事,休想几个月走出高墙!果然,从2015年3月副总编薛某被省纪委带走调查之后,包括“头号首长”在内的十多名媒体官员相继被纪检部门带走接受调查。在此,我得向我的监督对象重复说一句:你们要么不出事,要出事就是出大事,休想几个月走出高墙!
  反腐维权是不需要资格的,不仅如此,反腐维权是每一个公民责无旁贷的义务。因为所有的腐败行为和侵权行为,都不可避免地会损害国家、社会和他人的利益,会损害“人人有份”的公共利益,所以每个公民——不管你自己曾经是否犯过错误,都应该履行反腐维权、维护公共利益的义务和责任。像广州区伯一样,且不说他遭陷害“被”嫖娼,就算他真的嫖娼了,也不影响他对政府的监督。同理,就算我当年因揭露涉嫌犯罪的警察遭到司法报复是我的应得之罚,但我现在是合法公民,我同样有责任和义务监督政府、监督官员、监督公权。请记住:我个人的问题和被监督者的问题永远是两码事!
     最后我要说的是,挫折往往是一种宝贵的财富,我经历过的挫折,成为我事业之树的养分,如今,我一切由心做主,真正由往昔的必然王国走向了自由王国——拥有自行安排时间的自由、有空间拓展的自由、有物质财富支配的自由、有心灵和思想的自由。在报社几十年哪儿也没去过,这几年飞来飞去跑遍全国各地,领略奇山异水、遍尝各地美食之余,还留下一点游记之类......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类别: 我的文章 |  评论(0) |  浏览(239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