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20 - 4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2020 - 4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1-21 14:40

祝杨和沈兴红用诉讼欺诈让朱丽萍“出血”240万?

祝杨和沈兴红用诉讼欺诈让朱丽萍“出血”240万?
咄咄怪事:判朱丽萍败诉的长沙开福区法院女法官李双临,竟然迷糊到不知道在此之前长沙中院和湖南省高院已下达了判朱丽萍胜诉的判决书!
  2019年1月19日下午,家住长沙文昌阁的朱丽萍女士向我诉说了她遭遇的一场莫名其妙的冤枉官司:没有向祝杨和沈兴红借钱的她,被迫打了三场与借贷有关的官司、两次被冻结银行卡账号;在长沙中院和湖南省高院判朱丽萍胜诉的情况下,开福区法院的李双临法官判令朱丽萍偿还祝杨、沈兴红的所谓借款本息240万元,尤其离谱的是对方当事人之一的沈兴红,朱丽萍至今没有和他见过面——即便要求让他出庭但他就是不肯出庭,十分吊诡!“祝杨和沈兴红通过虚假诉讼,让我平添240万元的债务,这不是要我的命吗?这两个男人真是心黑如炭、心毒如蛇”!朱丽萍气愤地说。第三场官司的主审法官——开福区法院的李双临,在判决朱丽萍为祝杨和沈兴红支付240万元本息时,竟然不知道长沙中院和湖南省高院在此之前已经下达了判朱丽萍胜诉的判决书,李双临法官是一时糊涂懵懂,还是故意枉法判决?且看下文——
  据朱丽萍透露,2013年冬天,湖南中雄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雄公司)的经营状况也进入了“寒冬”:公司四面楚歌、内外交困,合伙人要求散伙撤资,会员闹着要退还本金,外面的债权人在不断逼债,拖欠的工资发不出,公司租赁华天酒店办公的房租交不起,而公司即将要在湖南股交所挂牌,但拿不出所需的费用,祝玉华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多次找到朱丽萍,希望朱丽萍找朋友帮公司融资,承诺只要朱丽萍能为中雄公司筹集到100万元资金,就送三个点的股份给朱丽萍。“我当时想到的是祝玉华是我熟悉的老板,公司遇到暂时的困难,我该帮他一把”。经朱丽萍介绍和牵线,她的几个朋友买了中雄公司100多万元的股权,让中雄公司度过了难关。为了感谢朱丽萍,祝玉华兑现了当初的承诺:以增资扩股的名义送给朱丽萍三个点的股份。(当时中雄股份不值钱,为了尽快融到资,只要会员购买产品就送股权)事后,祝玉华要求朱丽萍到公司上班,协助他管理公司。但朱丽萍上班一段时间后,由于经营理念不同便离开了公司。让朱丽萍感到庆幸的是,4年之后,中雄公司下属的湖南瑄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被媒体曝光是一家靠拉人头拓展业务的传销公司(媒体上发布了《中雄公司涉嫌非法传销》、《以保健品为幌子从事多层次直销 湖南中雄生物涉嫌传销》、《无牌开展“直销” 湖南中雄生物涉嫌非法传销》等报道),朱丽萍离开中雄公司使她免受传销之害。
  让朱丽萍做梦也想不到的是,2014年3月的一天,她拿银行卡去银行取钱,得到一个提示:当前银行卡已经被冻结。朱丽萍被这个提示弄懵了!清醒下来后,朱丽萍即拨打电话查询,获知是开福区法院冻结的。于是朱丽萍又打电话向开福区法院咨询,法官告诉朱丽萍:她被祝杨和沈兴红告了,并要她去法院拿立案通知书。
  “这场民间借贷官司来得太突然,在此之前我没有得到任何信息”!朱丽萍说,在法庭上,她和她的辩护律师进行了有理有据的辩护。两次开庭之后,也许祝杨和沈兴红没有朱丽萍的借条这个关键证据作支撑,自知这场民间借贷纠纷案无法成立,于是未等法院判决就撤诉了。尽管法官告诉朱丽萍对方还会起诉她,但本来就没有向对方借钱的她以为这只是对方的无理取闹,所以也就再没去想它、理它了。
  谁知没过多久,中雄公司为了帮祝杨和沈兴红“搞掂”朱丽萍——给朱丽萍来个“釜底抽薪”,便和朱丽萍打起了新增资本认购纠纷官司。判决书下达后,朱丽萍被判令偿还祝杨和沈兴红本息共计240万元。朱丽萍不服一审判决,遂上诉至长沙中院。因朱丽萍在法庭上出具了证明她是中雄公司股东的证据,长沙中院在判决书中确认朱丽萍的股权是真实、合法的。中雄公司不服长沙中院的判决,向湖南省高院申请再审,湖南省高院经过审理,认定朱丽萍“合法拥有涉案股份”,下达了维持长沙中院一审判决、驳回中雄公司再审申请的民事裁定书。
  朱丽萍总算松了一口气,“终审判决和再审申请我都赢了官司,这事怎么也该打句号了”!
  谁料到一波才平一波又起——两年之后2019年1月12日,朱丽萍发现自己的银行卡再次被冻结,经电话查询,得知冻结她银行卡的又是开福区法院。过了三天,朱丽萍接到了快递的电话,说是法院送来的。拆开信封一看,呈现在朱丽萍眸子中的是一份加盖了开福区人民法院公章的执行裁定书!
  这让朱丽萍怒不可遏:“一场诉讼从立案到开庭审理,从下达判决书到冻结我银行卡的执行行为,我都毫不知情,哪有这样判决的?哪有这样执行的?真是岂有此理”!为此,朱丽萍收到执行裁定书后第二天上午(1月16日)就去开福区法院找主审法官李双临,开始时李双临不同意下楼见面,经朱丽萍据理力促,李双临终于下楼来了。于是,朱丽萍在开福区法院接待室向李双临法官展开了一场义正词严的“庭外辩论”(大意)——
  朱丽萍:你在审理判决中为何不通知我?
  李双临:我们联系不上你!
  朱丽萍:你们当然联系不上,因为原告给法院提供的是我以前的早已不用的手机号码,我接执行裁定书时却又是用我现在的手机号码通知我。
  李双临:这个......哎,我不知道......
  朱丽萍:你办案是不是太草率了?
  李双临:我们是以事实为依据的。
  朱丽萍:你做到了以事实为依据吗?那我就以事实来驳斥你:2017年8月8日,祝杨和沈兴红在开福区法院起诉我的时候,同时也在湖南省高院打官司,说明他俩知道我现在的号码。再说从2017年起诉我至现在,期间中雄公司开过几次股东会,他俩也没找过我。同时中雄公司行政总监、委托诉讼代理人黎思源一直有我的微信,而且我和我母亲在文昌阁附近住了几十年,这一切表明祝杨、沈兴红很容易打听和找到我,我竟然在你们审理判决期间什么也没有收到。
  李双临:我们去了你的住址没有找到你啊!
  朱丽萍:我和母亲在哪里住了几十年,怎么可能找不到?祝杨和沈兴红说我借他们的钱有借条吗?你凭什么判我还他们的钱?如果我真借了祝杨和沈兴红的200万元钱,他们难道蠢到不需要我出具借条吗?沈兴红至今我都不认识,他凭什么将钱借给一个陌生人?
  李双临:第一,祝杨和沈兴红确实为你交了200万,你也就得到了相应的股份,你这是不当得利;第二,电话找不到你,开福区法院公告后你也没有到庭,所以推断你借了祝杨和沈兴红的钱!
  朱丽萍:你知不知道长沙中院和湖南省高院都判我的股份是真实、合法的?你凭什么说我是不当得利?祝玉华送我股份,是因为我帮他融资让他的公司度过了最困难的关头,关键是长沙中院和湖南省高院已经判决我的股份真实、合法,你难道可以不顾及中院和高院的判决?下达判决能靠你法官的主观推断?
  李双临:我确实不知道长沙中院和湖南省高院下达过判决!
  朱丽萍:你真是个糊涂法官!
  对话至此,朱丽萍将她已经不用的老号码提供给李双临,问李双临这个号码是谁给她的?李双临说是原告给的。朱丽萍便拿出了长沙市中院和湖南省高院的再审判决书,让李双临看其裁决时间和祝杨、沈兴红告她的时间,以此证明原告完全知道朱丽萍现在的手机号码。在事实面前,李双临已是无话可说了。难堪之际,李双临法官淡淡地对朱丽萍给出了一个建议:你可以申请再审。这个建议,在朱丽萍看来李双临简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这场无谓的官司,不仅让朱丽萍心累无痕、欲哭无泪,而且官司打到现在,她早已囊中空空,连人情来往和请律师的钱都得向人借,而李双临却给她来一句不痛不痒的“申请再审”,这不是要将朱丽萍逼疯的节奏吗?
  朱丽萍告诉本博主,她并不知道祝杨和沈兴红是否给中雄公司的账户打过200万元钱,打上官司后,为了查明真相,曾请法官调出客户对账单,中雄公司的银行账单上显示2014年4月17日进账200万元,这200万元又在同一天被转走了,另外2014年4月23日还有一笔34万元的交易金额,但这34万元第二天即4月24日又被转走了。祝杨和沈兴红向法庭提交的长沙银行“客户对账单”,虽然显示了200万元的金额,但并不能证明是朱丽萍向祝杨和沈兴红借的钱。在此之前,祝杨和沈兴红给朱丽萍交的股本金,其整个操作过程她压根儿就不知情。“这对贪心不足蛇吞象的男人(祝杨是中雄公司董事长祝玉华的儿子,而沈兴红据了解是中雄公司出纳熊红艳的老公)勾结在一起用虚假诉讼对我进行诉讼欺诈,企图让我平白无故地给他俩‘奉’上240万元钱,你说有多么可恨”!朱丽萍说,李双临法官本应公平公正地审理判决本案,在审案过程中只要查查200万元钱的去向就一清二楚了。李双临在没有祝杨和沈兴红提供的书证物证的情况下,在长沙中院和湖南省高院已经判决朱丽萍的股权真实、合法的情况下,仅凭祝杨和沈兴红的虚假陈述和个人主观推断,就作出让朱丽萍还祝杨和沈兴红240万元本息的判决,请李双临法官向广大公众给个令人信服的解释吧!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博主微评:仅凭一张中雄公司出具的“客户对账单”,这个案子谁是谁非、谁真谁假、谁诚谁诈,就一目了然:你祝杨和沈兴红将200万和34万打给中雄公司,朱丽萍压根儿就不知情,难怪也就没有她的签字、没有办理与她有关的手续,这钱又怎么可能赖到朱丽萍的头上呢?更何况这两笔钱只是在中雄公司的账上过一下“桥”就转走了,在这种情况下,贪心太盛的祝杨和沈兴红竟然通过虚假诉讼,又想在朱丽萍口袋里掏出200多万“充实”自己的口袋,这就不是普通的民事行为了,而是一种司法欺诈行为,是触犯刑律的犯罪行为!这种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妨害司法秩序或者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在我国刑法中叫“虚假诉讼罪”。让人感到纳闷的是,对于这样一起不必有太多法律知识的人就能判断出是非黑白的案子,长沙开福区法院主审法官李双临竟然下达了一份认黑为白、将伪作真的判决书,让朱丽萍平添240万元债务。李双临法官:你为了帮祝杨和沈兴红“搞掂”朱丽萍,竟然无所顾忌地暴露自己的弱智、暴露自己的内心世界的“歪斜”、暴露自己审理判决的滥权枉法,这种代价是否太大了?你给自己抹黑事小,给开福区法院抹黑、给整个法官队伍抹黑、给司法公信力抹黑,则是党纪国法所无法容忍的大事!
  对法律的忠诚是法官的底线,坚守法律底线,捍卫司法公正,应融入法官的血脉,成为法院文化的内核,成为法官最根本的职业认同。我坚信开福区法院绝大多数的法官能做到信仰法律、敬畏法律和坚守法律。不过,李双临法官已经做了没有资格再做法官的事情,开福区法院该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和举措,清除这种法官队伍中的害群之马,以维护法官队伍的形象和司法公信力,让人民法院真正成为守护社会公平公正的坚强防线!


类别: 涉法博文 |  评论(0) |  浏览(98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