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20 - 4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2020 - 4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1-06 16:24

贵州凯里罗杰市长,请政府给高通公司一条活路啊!  

贵州凯里罗杰市长,请政府给高通公司一条活路啊!
  尊敬的贵州凯里市罗杰市长:
  我们是凯里市高通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通矿业)的股东。2007年,我们经政府招商引资,雄心勃勃地来到凯里投资开采重晶石矿山,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很顺利地办齐了所有的合法手续,谁知好景不长——从2015年起,公司就被当地林业部门以矿山建设破坏林地为由不断处罚,直至被当地森林公安分局立案侦查。我们携理维权、据理力争,面对我们的反映和投诉,政府一个个会议、一个个回复,时而透出不能继续开矿之意,时而又在设置高门槛的前提下允许我们继续开矿,却只字不提政府的过错、只字不提我们的损失、只字不提给我们合理补偿的问题。政府政出多门、各自为政、政策多变,导致我们骑虎难下、进退两难:继续将企业办下去吧,我们将继续挨罚甚至惹来牢狱之灾;撤离退出走人吧,我们先后为矿山投下了5600万元巨资,其身家性命都“扔”进了矿山,血本无归的我们将面临生计“活路”问题。在万般无奈之际,我们只能斗胆向市长求助:既然开矿会破坏林地,就给我们一个闪现人性光辉的公平合理的补偿,让我们无怨无憾地退出矿山并在他地另觅项目另谋生路。
  2007年1月,我们本着发展地方经济造福一方百姓的原则,根据炉山镇新寨村委“关于请求招商引资修建通村公路的报告”精神,并经村委申请上报凯里市政府,由凯里市国土局拟文建议,我公司于2008年10月参加由黔东南州公开招拍挂取得了凯里市马鬃岭重晶石矿采矿权,获得了“开采许可证”,缴纳了12万元矿价款。该矿矿区面积为8.1277平方公里,2013年10月经凯里市国土局批准扩能建设,采矿权遂延期至2023年10月,公司再次获得了“开采许可证”,缴纳了250万元矿价款,生产规模增至年产5万砘,开采方式为地下开采。自2014年12月31日凯里市安监局以凯安监复【2014】14号文批复矿山建设期18个月,建设到期后分别经市、州安监批复将我公司矿山建设期延至2018年6月30日。2007年1月,凯里市工商局为我们公司办理了营业执照,现在的统一社会信用代码为91522601785295075A。以上证照均通过了相关部门的年审及网上申报公示工作,全部合法有效。
  我公司在矿山建设期内,分别于2016年12月27日申报凯里市发改局项目立项并以凯发改产备【2016】51号批复了我公司矿山年产5万吨项目备案,于2017年委托中介机构编制了矿山年产5万吨项目《水土保持方案》,并由凯里市水务局以凯水务复(2017)8号批复;于2017年3月委托中介机构编制了《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并由凯里市环保局以凯环审(2017)8号批复。我公司和村组及村民和谐共处、融洽共赢。截止2018年8月,我公司为新寨村补偿土地费350万元,修通完善了通组公路及矿区道路约25公里;添置了矿区基础生产生活设施、办理了各种证照手续、编制了各种资料文件、每年都依规办理了采矿许可证的年检年审、依法交纳了资源矿价款以及添置了机械设备和掘建了工程巷道约1000米,以上各项投入的资金达5600余万元。
  让我们想不到的是,当日历翻至2015年时,炉山镇林业站以矿山建设破坏林地为由对我公司开罚单。我们进入矿山时,林业站和其他政府部门都没有告知矿山林地属性级别的问题,为何几年之后突然冒出一个破坏林地的问题?从2015年5月、11月至2017年4月,炉山镇林业站报凯里市林业局先后5次对我公司进行了处罚,共缴纳林业罚金12.9万元。在此期间,并没有任何部门以书面或其他方式告知我公司矿区林地的属性级别,即便是给我公司开罚单的镇林业站,也对此秘而不宣。2018年4月初,当我公司委托贵州鑫琦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办理林地临时使用批复手续时,才被告知马鬃岭重晶石矿区已在2016年被国家林业部门设定为国家一级公益林,属于生态红线保护区,任何建设项目都禁止使用和破坏林地。得此信息后,我公司股东及投资人惶惶不安,因为这意味着我公司在一夜之间由合法企业变成了违法犯罪企业!我们在倍感憋屈之际,向凯里市国土局、安监局、农林局等部门及市政府讨说法,希望相关部门能坦诚地承认自己的过错,并协调出一个公平合理的解决方案,但我们的诉求没有得到积极的回应,更没有得到明确的处理方式和解决方案。
  事实上,凯里市早在2010年就出台了《凯里市林地保护利用规划(2010-2020)》,根据该规划,凯里市马鬃岭重晶石矿区范围,涉及林地面积701.8683公顷,其中一级保护林地面积686.6019公顷,二级保护林地面积3.9926公顷,三级保护林地面积11.2738公顷。按此文件精神,此地根本就不宜、不能进行矿产开发,政府置该文件精神于不顾,于2007年将我们引进来,然而又在2013年将开采期延长,让企业的投资不断加大,明知不可为而为,这难道不是政府的责任吗?凯里市农林扶贫工作局在给市政府的报告中,称高通矿业2008年10月至2018年1月未到该局申请办理使用林地相关手续,因此该局无法告知高通矿业矿区范围内涉及一级保护林地。这个理由是站不住脚的:政府招商引资,各政府部门理应相互通气,不能各自为政,作为外来投资人,怎么知道矿区林地属性的级别呢?怎么知道市政府出台了林地保护利用规划呢?政府在招商引资时又为何不进行信息公开呢? 政府知道自己“理”不过高通矿业,便将高通矿业推向诉讼途径,但政府又干预法院的审理判决,开庭时政府仅仅指派了一名农林扶贫工作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和一名辩护律师到庭,凸显的是权大于法的悖法意识,也意味着政府早就知道法院未审先判,让有理有据的高通矿业成为输家!
  我们矿山范围的林地属性级别,决定了我们只有退出走人一条路,但未尽及时告知义务的当地政府,理应为我公司的进驻和投入负责,没有理由让我们5600余万元的投入血本无归。或许是政府为补偿和赔偿问题感到为难、挠头,2019年9月13日,凯里市农林扶贫工作局以红头文件形式作出了《市农林扶贫工作局关于对凯里市高通矿业有限公司申请办理凯里市马鬃岭重晶石矿区使用林地行政许可的再次复函》,这个“再次复函”一改此前“复函”强调林地保护、不宜继续采矿之意,允许我公司使用林地继续开采,但有意设置了一个我们根本无法跨越的高门槛,即“达到大中型矿山标准”。我们感觉这个条件不现实,可望而不可即,同时也担心基层政府有“请君入瓮”之意:连小型矿区都被以“破坏林地”为由频频挨罚且被立案侦查,假如真的将矿区扩展至大中型矿山,那将要破坏更多的林地,我们的违法犯罪行为也将更严重,等待着我们的铁定是牢狱之灾哦!
  尊敬的罗杰市长:此时此刻,我们深感忐忑、深感惶恐、深感迷茫、深感无助......我们每天都在心理的煎熬中和精神的折磨中思考着我们无法绕开的问题:我们的矿山出路在哪里?我们的合法权益如何得到维护?继续进行矿山建设吧,公司将被指控破坏国家一级公益林,我们将面临森林公安的拘捕;就此打住撤离回家吧,即将到期的矿山建设得不到政府部门的评估补偿,我们的巨额投入将无法收回,将直接导致我们倾家荡产、生活无着。眼下,几十名矿工因矿山建设停摆仍居住在矿山内眼巴巴地等待着矿山的去向,年终将至,矿工们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扬言假如公司不给发工资,他们将逼着我们领着他们一道逐级上访讨说法。对此,我们股东们心急火燎,担心矿工们的诉求因矿山停摆发不出工资而采取过激行动并由此引发群体事件,影响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基于以上因素,我公司特向您紧急报告我们面临的困境和危局,恳请您急民之所急、忧民之所忧,督促相关部门重视我们的诉求,尽快协调相关部门妥善处理,拿出一个合情合理、让人信服的体现政府的责任担当和公平公正原则的方案,给矿山一条出路、给公司股东和旷工一条活路!
  我们殷切期待着市长的正义发力、伫立等候着市长的温馨佳音!
  凯里市高通矿业有限公司
  2019年1月6日

请罗杰市长督促相关部门还高通矿业一个公道
  罗杰市长:您在贵州凯里市任职,我在长沙忙于博文的写作,与您远隔千山万水,也和您素不相识,本不该叨扰您,但我给您写这封公开信实属事出有因——有凯里高通矿业的股东在求助无门之际,希望我能为其发声代他们向您求助,获知高通矿业的遭遇,作为一位致力于替弱势群体寻找公平正义的反腐与维权博客,深感自己有责任为无助无援的高通矿业的股东和旷工呼吁、呐喊,也萌发了我给您写这封公开信的想法——藉此一信将高通矿业的遭遇告诉您,也将我替高通矿业求助的愿望传递给您。
  毫无疑问,我们媒体人作为社会信息的传播者,所传播的经过核实的信息,具有公共服务性和社会共享性。在现代社会,真实报道新闻事件,全面反映各方声音,既是媒体及其从业人员的职业诉求,也是社会公众借此获得信息、了解真相的正当权利。也正是在这样的信息公开披露基础上,社会公众才有可能清楚自己的权利边界,并通过舆论约束公权力,以捍卫自己的合法权利不受侵犯。在服务公众、改善治理、提高效率等方面,政府与媒体并不存在迥异的方向,双方的目标是完全一致的。所以,睿智和而又有社会责任感的执政者,会注重利用媒体的特殊功能,让广大民众普遍了解其执政理念、治理方针乃至对公共事务的责任和诚意,实际上这也是政治公开化的尝试。当然,倾听百姓呼声、为民排忧解难,更是政府的执政宗旨和义不容辞的责任。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希望您能和我进行良性互动,让您从媒体报道中了解民情民意民忧,并借助执政力量亲力亲为化解涉及老百姓切身利益的难题,这既是您执政智慧的体现,也是您执政良知和社会责任感的体现。
  罗杰市长:我个人认为到凯里投资矿山的高通矿业,其本身没有任何过错:高通矿业不知道矿山范围的林地属性级别,否则又怎会到凯里投资马鬃岭重晶石矿?反之,政府未及时尽到告知义务——高通矿业运营了10年之后,才从中介机构那儿获至矿山范围的林地属性级别,这从天而降、突如其来的消息,对于高通矿业的股东来说有如五雷轰顶,感觉一夜之间从天堂走进了地狱!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当地镇林业站在处罚高通矿业的过程中,均没有告知矿山范围的林地属性,这不说是渎职,至少也是不尽责。尤其要指出的是,政府部门给高通矿业发放了采矿许可证等多个证照,且年年岁末通过了年审,这就意味着政府对高通矿业合法性的认可。政府一面以“合法”的名义将高通矿业招引进来,一面以“破坏林地”为由频繁处罚高通矿业甚至对高通矿业予以立案侦查,这是否于情可悯、于理不合?基层政府对高通矿业的诉求不谓不重视,毕竟多次召开过专题会、协调会,也多次给出过回复,但就是没有自我检视自我反省的责任担当,到后来慢慢演变为设置障碍的刁难——将高通矿业推向一个左右碰壁的怪圈——要求高通矿业“达到大中型矿山标准”,这无疑给高通矿业出了一道难题:扩大规模免不了破坏更多的林地,违法犯罪性质更严重;保持现有的规模则已经被立案侦查,不可再前行一步,而撤退走人,政府又不给评估补偿,股东们投下的5600余万元就得落个血本无归的凄惨结局!
  罗杰市长:我相信您是一位具有正义感的领导,是公平正义的守护者和推进者。基于此,我宁愿相信您不了解高通矿业的不公遭遇,而您一旦了解高通矿业的不公遭遇,一定会肃然正色:坚定地表示要给高通矿业一个公道!公平正义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终极价值,也是党和政府的执政追求。但愿罗市长以恫瘝在抱的民本情怀,凭借您的正义感和责任担当,尽快督促相关部门将公道还给高通矿业,让高通矿业的股东和旷工实实在在地感受到社会的公平正义,从内心上认可凯里在打造公平正义的法治环境,并让高通矿业的股东和旷工用口碑向社会传递凯里的诚信形象、公正形象和法治形象;传递您的换位意识、责任担当和德政业绩!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图片说明:高通矿业起诉凯里市政府,要求法院判令市政府对矿区内公益林属于国家级公益林的信息予以公开,黔东南州中级法院竟以矿区林地等级已进行了调整为由,判令没必要公开此信息。  



类别: 代为呼吁 |  评论(0) |  浏览(166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