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20 - 4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2020 - 4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1-04 10:24

湖南慈利县法院周先勇院长算不算“两面人”?   

湖南慈利县法院周先勇院长算不算“两面人”?

  2017年10月31日,湖南慈利县法院院长周天勇在湖南法院网上发布了一篇题为《周先勇:人而无德 行之不远》的署名文章,字里行间,展现在公众面前的是一位品德高尚的“正人君子”形象。本博主注意到,该文中有这样一段话:
  “历史上刚正不阿、秉公执法的法官,没有一个不是德才兼修、品行端正的。我无法想象,一个品行低下的司法人员能够一生秉持正义,公正执法。“公者明,无私者正。”作为法官居中裁判时,必须立于公正立场,没有私心杂念。如果想在办案中偏袒私情,甚至想谋点私利,那就一心只想为利害关系方的当事人找法律的盲区、寻证据的漏洞,甚至直接枉法裁判。可见,在办案中,只有出于公心,才能明察秋毫,查清是非;没有夹杂私心,才能公正裁判,严肃执法。因此,法官必须要加强修养,克制私欲,确保公正执法,秉公断案。”
  周先勇院长说的何等好啊!不过,我倒是想问问周天勇院长:你主政的慈利法院在审判你昔日的同事张春翔时,是否做到了“居中裁判”?是否谈得上“立于公正立场”?
  张春翔犯有执行判决、裁判滥用职权罪,是铁板上钉钉的事实。湖南省检察院认为张春翔执行拍卖存在″违法评估、违法选定拍卖机构、违法公告、违法并卖土地上的房屋、违法将个人买受财产变更裁定到公司名下……"七大严重违法情形,为此提出执行监督,要求予以纠错,但遭到张春翔的拒绝。湖南省检察院随即报请曹建明、姜建初、游劝荣检察长签字督办,启动对张春翔的渎职,侦查程序,经过怀化市检察院三年艰辛侦查,终于将涉案的张春翔等四法官和一律师以涉嫌执行滥用职权罪予以逮捕。怀化市检察院查证张春翔一伙在执行中以多种违法手段(包括违法选定评估机构、违法评估标的物价格、违法选定拍卖机构、违法公告、违法裁定……)拍卖标的物,鉴定张春翔的违法执行造成4700万(2010年4月的价值)国有资产的损失。2017年4月,张春翔被移送至慈利县检察院起诉。
  按照正常情况,张春翔案45天内必须开庭结案,不料,慈利县检察院和法院挖空心思玩法:故意一次又一次地移送起诉退回起诉,而退一回可以拖延一个半月。由于慈利县检察院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几送几退,和慈利县法院精心“勾兑”,替张春翔谋划无罪方案,最终,于2018年4月28日在未通知银华公司等受害人参加诉讼的情况下秘密开庭,进行了一场由罪犯及其辩护人、公诉人和合议庭自导、黙契合演的丑陋剧:公诉人有意搁置怀化市检察院的损失鉴定罪证,另调取张春翔的违法评估报告书提交法庭,让张春翔作无罪辩护,合议庭立即采信认定未造成他人损失,示意公诉人撤案。
  张春翔案开庭后,因慈利县检察院在起诉阶段和移送至慈利县法院开庭期间“鬼名堂”多多(法院两次退卷,数倍超过法定期限),引发受害人的强烈不满和投诉举报,有碍于此,慈利县法院在开庭后迟迟没敢宣判,企图以拖延宣判来淡化受害人和公众对本案判决结果的关注。刑诉法202条规定公诉案件应当在两个月内最迟不得超过三个月宣判,可张春翔的案件法院审理了9个月,开庭后又延迟了7个月,最后秘密宣判,这意味着什么?为何选择在元旦法定假日里瞒着受害人对张春翔予以“玫瑰花开静悄悄”的方式宣判?请周先勇院长扪心自问:贵院在审判张春翔的过程中,你是否夹杂了私心?你若敢说你没有夹杂私心,我敢说你不要脸、假透了!有句歇后语:猪鼻子上插葱——装象。也许你平时“装象”、“装逼”惯了,但贵院在审判张春翔案中,你若表明自己是“居中裁判”,别说你是以傻瓜心理将别人当傻瓜,恐怕连三岁孩提也不会相信你的鬼话!
  “装象”也好,说鬼话也好,都还是一个“德”的问题。慈利县法院在开庭审理张春翔时,竟然连受害人都不通知,且选择在元旦法定假日宣判,如此脱了底裤帮张春翔,主审法官何德之有?作为院长的周先勇何德之有?而慈利县法院以判决的形式“合法”地袒护包庇犯罪,给本来该判5至7年有期徒刑的张春翔做了个无罪判决,这就不仅仅是个“德”的问题,而是已经涉嫌徇私枉法罪和包庇罪!
  5亿国有资产被650万贱买了,慈利县法院判决不构成犯罪,这难道不是滑天下之大稽?难道主审法官不涉嫌枉法裁判罪?!
  湖南省检察院认定张春翔执行存在“违法评估、违法拍卖……”等7个方面的明显违法情形;怀化市检察院通过三年的艰苦侦查,搜集了大量有关张春翔执行滥用职权罪的铁证移送至法院起诉,而慈利县检察院却与慈利县法院沆瀣一气,认可张春翔不构成执行滥用职权罪,是谁给了慈利县检察院的一个肆无忌惮的狗胆?!
  从官场到民间,人们都很讨厌表里不一、言行分离的“两面人”。慈利县法院周先勇院长算不算“两面人”?仅从慈利县法院对张春翔的审判过程和判决结果来看,周先勇院长称不上是言行合一的“君子”,更不能算是一位以德为先、以法为尊的合格院长,至于周先勇院长能行之长远还是“行之不远”?主审法官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张春翔?本博主不做预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假如周先勇院长是个言行不一、说一套做一套的“两面人”,那么他一定“行之不远”,谓予不信,你“曾经的同事、朋友、熟人被纪检监察部门立案,甚至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可以为证!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震惊!慈利法院抢在元旦法定假日秘密宣判滥权法官张春翔无罪
  湖南省检察院游劝荣检察长、印仕柏副检察长、朱必达副检察长:
  藉此一笺,作为湖南怀化中院执行局,张春翔滥权执行受害人,我“隔空”向湖南省检察院的诸位领导报告一个让人感到不可思议荒唐透顶的紧急情况:惊悉由原最高人民检察院曹建明检察长和姜建初副检察长、湖南省人民检察院游劝荣检察长签字查办的张春翔执行滥用职权一案,于2019年元旦三天法定假期中的第二天即12月31日予以秘密宣判,这种完全撇开受害人、选择“特请特办”、“特案特判”;选择法定假日宣判的做法,想必在全国属首例,凸显的是慈利法院“做贼心虚”的心理和包庇袒护张春翔的用心。据了解,慈利法院院长周先勇曾在张家界市中级人民法院担任审判委员会委员、审判员职务,执行局局长张春翔是同事,也是张家界法院系统内公认的过从甚密的“哥们”“铁哥”,两人平时相互“看脸面”、彼此“开绿灯”;你“关照”我,我“通融”你,拿原则做“来往”、以国法做交易。此次张春翔被指定在慈利县法院审判,已于2016年调任慈利县法院担任院长的周先勇岂能不“护”一下“铁哥”张春翔?为了让张春翔获得无罪判决,周先勇主政下的慈利县法院事先进行了精心设计、周密部署——包括选择元旦节期间秘密宣判、被宣判人张春翔不上诉、慈利县检察院配合不抗诉......最终通过无罪判决,让银华公司在珠海市中心的17348.65㎡土地及9000㎡房产价值5亿国有资产实现以区区650万被无障碍地侵吞。在抗诉期限仅剩一天的紧急情况下,受害人恳请参与诉讼和旁听得不到许可!宣判过后,受害人连判决书也看不到,在法律尊严受到严重挑战的情况下、在司法正义遭受粗暴亵渎的情况下、在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严重侵犯的情况下,我强烈呼吁湖南省检察院游劝荣检察长紧急命令慈利县检察院启动抗诉程序,以彰显检察机关的使命担当,维护巨额国有资产的安全,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社会公平正义的神圣原则!

刑事抗诉申请书
  申请人:珠海市银华工矿产品公司,住所:珠海市拱北南大大厦B301D601。
  法定代表人:李德银,职务:总经理。电话:13907317468
  申请事项:申请人因张春翔执行判决、裁判滥用职权罪一案,不服慈利县人民法院(2018)湘   刑初  号判决书,依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申请贵院依法提起抗诉。
  事实与理由:
  一、慈利县人民法院认定张春翔拍卖珠海市银华工矿产品公司所有的土地及房屋的行为不构成执行判决、裁判滥用职权罪,系认定事实和认定证据错误、责任承担错误,法官涉嫌故意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徇私枉法罪、包庇罪。
  张春翔作为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原执行局长,负责实施的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怀化中院)对珠海市红旗区华鑫花园17384.65㎡土地使用权即登记在珠海市珠粤置业开发公司(以下简称珠粤公司)名下的土地使用权(实际上已经转让给珠海市银华工矿产品公司(以下简称银华公司)所有),进行了违法查封和拍卖,将价值数亿元的资产作价600多万元,廉价地拍卖给董祥个人,给银华公司造成巨额财产损失。
  (一)银华公司作为涉案土地使用权及房屋所有权的权利人有多份明确的相关生效裁判文书作为依据,毋庸置疑——
  1、本案中银华公司与珠粤公司之间的合作协议、付款凭证以及人民法院的生效文书等大量的证据均可证明诉争土地使用权及地上房屋归属于银华公司。银华公司与珠粤公司之间名为合作开发实为转让土地使用权的行为,明确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国有土地使用权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所支持。并且,银华公司对诉争土地及房屋的权利自2005年开始就已经得到了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省高院)、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及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珠海中院)的认可和生效法律文书的支持。
  2、珠粤公司及其托管人珠海市联晟公司在1995年以来多次认可银华公司对诉争土地及房屋的权利。珠粤公司在1995年、2010年、2013年和2017年分别向法院书面确认是银华公司财产。
  3、但是,怀化中院为了违法执行诉争财产,罔顾事实和法律的明确规定,并枉法裁判,驳回银华公司的合理、合法诉求,在张春翔的指使下强行查封和拍卖涉案土地!
  (二)张春翔作为怀化市中级法院原执行局长在强行查封和拍卖涉案土地过程中,违法执行、滥用职权的行为是客观存在的,构成犯罪的证据确实、充分,并且情节特别严重,应当受到刑事处罚——
  1、对涉案土地的查封与省高院和珠海中院查封行为发生冲突,作为轮候查封越过顺次在先的查封直接执行,以及与其他法院的生效法律文书发生冲突,明显违法。
  2、张春翔直接组织的对诉争土地的评估行为明显违法。
  (1)委托评估机构没有经过怀化中院司法信息技术管理科对外进行评估、拍卖,明显违反法律规定。
  (2)委托评估机构时没有通知任何当事人前往法院协商选定评估机构,明显违反法律规定。
  (3)张春翔等人在已经掌握诉争土地容积率的情况下故意不提供给评估机构,导致评估机构广东鑫光公司错误地适用1.0的容积率评估土地(而该土地的实际容积率为2.48),最终造成巨大评估数据差额(36914492.98元),使得当事人遭受特别巨大的经济利益损失。
  (4)违反“房地产一致”的原则,故意遗漏诉争土地上的两栋房屋,不作为评估和拍卖的标的,这明显是以拍卖土地为名,行土地及地上房屋一并转让之违法行为,所减损的诉争财产的价值高达19245482.98元。
  (5)在评估结论送达程序上明显违法。广东鑫光公司于2010年5月7日作出土地估价报告书后,没有依法在5日内发送任何当事人及其他利害关系人,并在法定的异议期间(收到评估报告后10日内)尚未届满的情况下,于2010年5月10日就直接委托嘉雨公司拍卖诉争土地。
  3、张春翔负责实施的怀化中院对诉争土地的拍卖行为明显违法:
  (1)启动拍卖的程序明显违法。在没有发送评估结论给当事人及利害关系人的情况下直接进入拍卖程序。在异议期间尚未届满的情况下就委托嘉雨公司拍卖诉争土地。
  (2)选定拍卖机构的行为明显违法:
  ①委托评估机构没有经过怀化中院司法信息技术管理科对外进行评估、拍卖,明显违反法律规定。
  ②委托评估机构时没有通知任何当事人前往法院协商选定评估机构,明显违反法律规定,且张春翔本人对相关法律程序的规定也是明知的。
  ③根据法律的规定,涉国有资产的司法委托拍卖由省级以上国有产权交易机构实施,暂且依据怀化中院之认定及张春翔之供述,如诉争土地使用权归属珠粤公司,则该公司实为国有企业湖南省进出口集团工矿有限责任公司之全资子公司,亦属国有企业,其资产亦属国有资产,其司法拍卖应当依法委托拍卖由省级以上国有产权交易机构实施,绝非直接委托湖南嘉雨公司拍卖。
  (3)湖南嘉雨公司曾以张春翔的名义向其家乡邵阳市黄亭市镇比田村捐款18万元,并为张春翔旅游提供了1万元的经费,均属于利益输送行为,在此情况下应当排除该公司作为拍卖机构。
  4、张春翔对拍卖结果的裁定和确认行为中存在明显的违法行为:
  (1)根据怀化市检察院的调查,本案土地的拍卖款于2010年9月15日、16日由竞买人董祥向湖南嘉雨公司支付了550万元,直至2011年3月11日,该拍卖款尚未扣划至怀化中院的账上。根据《湖南省法院系统对外委托社会机构鉴定、审计、评估、拍卖等工作实施细则》第五十六条的规定,拍卖案款由买受人直接汇到法院账上,成交价款未付清的,合议庭不得出具相关过户法律文书。但是,怀化中院却在2010年8月27日就出具了确认拍卖成交及转移过户财产权的执行裁定书,该行为明显违反法律规定。
  (2)在本案中,拍卖成交价款总计650万元,而拍卖佣金23.5万元需要依法另计,不得计入成交价款。但竞买人董祥至今支付的全部款项为650万元(包含了支付给嘉雨公司的佣金),而嘉雨公司从中扣除了23.5万佣金,即使将全部剩余款项支付到怀化中院的账上,也不会超过626.5万元,也就是说竞买人董祥至今尚未付清成交价款,在此情况下出具确认拍卖成交及转移过户财产权的执行裁定书明显违法!
  (3)将拍卖的土地使用权裁定过户给珠海龙翔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翔公司)的行为没有法律依据,也应属违法。
  综上所述,被告人张春翔滥用手中职权,以远远低于市场价格将我方的土地违法拍卖给董祥,造成巨大的国家利益损失,被告人张春翔主观上具有滥用职权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滥用职权的行为,并造成巨大国家损失,属于情节特别严重,应当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而慈利县人民法院因为未认定该笔滥用职权的事实,明显属于认定事实错误!
  二、慈利县法院采信了张春翔在案发前制作的违法证据(怀化中院第二次就涉案土地的评估报告结论,以下简称该证据,我方至今未见到该证据),作为证明其无罪的证据,张春翔所犯下的的严重罪行将会逃脱刑事处罚——
  1、该证据形成程序具有违法性。
  该次评估没有委托司法技术室办理,也没有通知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以及其他当事人从司法备案库中协商选定评估机构,而是在张春翔的指使下直接由执行局擅自作出的,程序上明显违法,其鉴定依据不真实、不客观,绝对不能作为被告人张春翔执行判决、裁判滥用职权罪的造成损失的依据。
  2、该证据的形成在实体上是明显违法的,也不符合客观事实和常理:
  (1)银华公司在1991—1994年投资本案所指项目(购买20000平米土地,土地上建成9000平米房产)3380万元,这些客观事实、数据和凭证资料已由侦查机关即怀化市检察院查实,并已作为证据移送。但是近20年后,这些投资却被鉴定为区区800万元,而且是在沿海发达城市珠海市的市中心,这种违反常理的鉴定结论你让谁相信?你用傻瓜智力将别人当成傻瓜?
  (2)鉴定机构作出该鉴定结论所依据的事实和数据明显是错误的:
  ①该土地上有两栋居民楼(9000平米),不做评估,明显违反“房地一体原则”。
  ②该土地在2009年经批准的实际容积率明明是为2.48,为什么评估机构设定为1.0?评估依据明显错误。
  ③2009年珠海市政府已经对基准地价重新核定,本案涉及土地的地价1037元每平米,而实际市场价要高得多。但此次评估却按照400多元每平米地价来计算,恐怕当年慈利县的地价都不止这个价!
  3、湖南明信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是本案在进入司法程序以后根据客观事实和依据、并由侦查机关即怀化市检察院委托所形成的合法、有效证据,是专门针对张春翔涉嫌执行判决、裁判滥用职权罪所造成经济损失的刑事鉴定结论,其司法权威性和证明力毋庸置疑,明显高于前者,应当得到慈利县法院的尊重和采信。
  三、张春翔违反法定程序评估、拍卖银华公司的土地及房屋,湖南省检察院和和怀化市检察院的意见是明确的、客观的,应当得到尊重
  综上所述,慈利县法院以(2018)湘   刑初  号判决书对被告人张春翔的执行判决、裁判滥用职权犯罪事实认定错误、导致本应量刑在5至10年的执行判决、裁判滥用职权罪,最终被判为无罪,这明显是枉法裁判。为维护司法公正,准确惩治犯罪,依法保护我方的巨额财产利益和国家利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特向贵院提出抗诉申请,请依法提起抗诉。
  此致
  慈利县人民检察院!
  申请人:珠海市银华工矿产品公司
  联系人:法人代表 李德银13907317468
  副经理 蒋景春13487489058
  2019年1月3日

  


类别: 舆论监督 |  评论(0) |  浏览(227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