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20 - 3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0 - 3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10-31 13:02

罗修云:带着犀利文笔行走在反腐维权路上  

罗修云:带着犀利文笔行走在反腐维权路上
  对新闻事业有不舍之情的我,2007年离开湖南日报社之后,却从未淡化和放弃对新闻事业的热爱与追求,且笔下的文章越来越展现出功力和内力,给了关注我的网友博友微友一个接一个的意外和惊喜!
  我的经历具有几分传奇色彩。
  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在第二炮兵服役时,便培养了自己新闻写作的爱好。在部队,尽管我只是一个基层连队的业余通讯员,但我所发表的新闻报道从数量到质量,均超过了全军许多专业报道员。
  1980年,我复员回到湖南株洲醴陵老家后,一边利用农闲时间继续写稿,一边带着自己的作品向省内多家媒体“毛遂自荐”。在“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大环境大氛围中,我的特长很快被媒体人士发现,多家新闻单位打破常规争相破格录用我这位不同寻常的“田秀才”。1980年5月,在省内6家媒体供我选择的有利条件下,我选择了湖南省委机关报——湖南日报社。带着泥土的芬芳和父母的嘱托,我成为了湖南日报的一名编辑记者。因我擅长写作杂文、随笔和评论,我一进报社便被分配到“阳春白雪”的理论部,担任“理论与实践”专版的编辑;后来领导又将我调到评论部,负责撰写社论、评论员文章及其他体裁的言论文章,干的是“阳春白雪”的活儿。湖南日报曾以《醴陵“田秀才”被本报破格录用为编辑》为题,将我作为新闻人物进行了报道;《中国青年报》和《成才之路》杂志,也分别以“他从田埂上走来”、“青霄有路终须到——记湖南日报记者自学成才的故事”为题,报道了我刻苦治学和勤奋写作的事迹。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06年底,我和另外两名媒体记者用暗访的方式调查长沙多家休闲娱乐场所涉嫌容留妇女卖淫的问题,遭到长沙火星镇一家由某警察家属开办的“都是休闲”娱乐场所,遭遇警察的“钓鱼执法”,被法院“判一缓一”之后,我不得不离开我工作了26年的湖南日报社。
  获知我离开媒体岗位后,我的一位创办了投资公司的大学校友聘请我担任公司常务副总。我一边履行副总职责,一边在互联网上开博写博,还担任了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客座教授。坚实的文字功底很快让我“博”名远扬,拥有的博客“粉丝”越来越多。有了“博”名,便常有人找我写文章。由此,我悟出了其中的商机,于是和两位朋友合办了一家代写网,打这以后,我的写作业务应接不暇,请我写文章的人遍布全国各地。当职务管理与自己的兴趣爱好发生了冲撞,我渐渐有了顾此失彼的惶惑之后,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于是,我向校友请辞副总职务,校友理解我那已浸入骨髓的文字情结,不情愿地在我的辞职报告上签了字。
  君既爱之须纵情。当我全情投入到写作中后,我的博客经营得风生水起。短短一年过后,我已然成了互联网上小有名气的博主。新浪网、百度网、新华网、凤凰网等全国性综合性门户网站和博客中国、博客日报(可以已经关闭)等专业性的问政议政博客网站的博客,因荟萃了众多教授、学者、作家和写作高手,自然也就成为我重点经营的博客园地。至2013年底月,我在“博客日报”的点击量便接近一亿,是“博客日报”百名名博之一、20名热门博客之一,在全国范围内排名第四。可惜后来因高层收紧网媒,许多知名人士——包括所谓“左”“右”两派人士的博客都被封乃至多次被封,如陈杰人、吴法天、贺卫方、张宏良、茅于轼等知名公众人物,其博客账号均被封过,有的甚至被多次封过,他们都曾经表达过不满和愤怒,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还在网上发帖表示要和网站打官司,但最后都不了了之,只好像我一样重新开博,点击量也只能是“而今迈步从头越”。尽管多家网站的博客账号多次被封,但我的影响力已经发散在整个虚拟世界了,关注我的“粉丝”们不断追逐者我新开的博客。
  写作是一种艰苦的脑力劳动,但我却乐此不疲,从“绞尽脑汁”的孤独思维中,我感到了无限的乐趣和生命价值的提升,并有一种凤凰涅盘的惬意。我的杂文和时评旁征博引、信手拈来,造句精辟,文采飞扬,个性鲜明,自成“罗氏”风格。我认为好文章应具有八种力量,即有理论的说服力、有思想的引导力、有逻辑的征服力、有智慧的点拨力、有情感的冲击力、有语言的表现力、有文学的感染力、有文采的吸引力。我写的《民族歌坛我的最爱——微笑歌王蒋大为》,被武汉音乐学院教授称为“所有写蒋大为文章中最好的一篇”;我为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曲比阿乌和彝人制造合作录制的新专辑《美丽绽放》所写的乐评《天堂里飘来的仙乐》,被音乐界人士和曲比阿乌本人誉为难得一见的高水平乐评;我所写的《欧阳胖胖:歌厅文化的“开山鼻祖”》,被欧阳胖胖本人誉为“到顶了的文章”;我为长沙县写的《走进美丽村落 发掘人文精彩》62篇系列游记分别发布在数十家网站的论坛和博客之后,大大提升了长沙县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其境内的旅游景点游客大增,其中金井镇政府将我的游记刻在碑上,并根据我文章的立意打造了一个旅游景点……我所写的大量针砭时弊、鞭挞丑恶、抨击腐败、揭露阴暗的时评、杂文、随笔等,更是被誉为“代百姓立言”、“沁透风骨的文字”。军人出身的我永远跳动着一颗火热的心,不遗余力地用良知说话,替民生鼓呼,为变革呐喊,与时代同行。我写的许多杂文和时评尖锐锋利,布满张力,字里行间彰显道德的力量,透着正义的光芒,赢得千万网民的喝彩,不少博文被全国多位作家、教授、学者收藏......当然,我在借助网络进行舆论监督时,也经常会遭到腐败分子或被批评者的攻击,譬如有的骂我是骗子;有的污蔑我收举报人的黑钱后炮制颠倒黑白的文章;有的以《“反腐斗士”罗修云的真面目》为题发布攻击性网帖,更有人在受到的批评、揭露后,如获至宝地搜索到一篇题为《罗修云敲诈勒索被开除公职》的老掉牙的消息予以转发粘贴……对此,我总是淡然一笑:腐败分子有反应是好事,说明他们看了我的文章后坐不住了,也就是“做贼心虚”吧。好与坏的评价,是一个角度问题。好与坏的标准,无非是道德与法律这两个有着广泛而深刻联系的社会规范系统。假如一个无法无天、损阴缺德的腐败官员说我是好人,对广大公众尤其对弱势群体而言我就一定不是好人。相反,那么腐败分子说我是坏人,那么对广大公众尤其是弱势群体而言我就一定是好人。这种错位的评价,是源于立场和角度的不同。我追求的是来自公众的客观理性的评价,来自弱势群体发自内心的评价,而不是腐败官员和滥权者给出的与我的个人品格和价值追求相背离的评价。据粗略统计,近年来,全国各地被查处的48个县处级以上贪官与我的反腐维权檄文有关。与此同时,我为数以百计的信访人和权益受损人讨回了公道或讨回了部分公道。犀利的文笔加上我那嫉恶如仇、见义勇“伐”的狭义精神,令一些贪腐官员和滥权者睹我博文而胆战心惊、不寒而栗,有人攻击我、诽谤我,是自然而然、顺理成章的事情。
  古人云:“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今,我将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得有声有色,日子过得平实而惬意。凭着天生的悟性,靠着孜孜不倦和勤勉不懈的努力,我赢得了“三湘一支笔”的美誉。在思考中写作,在写作中提升,在提升中领悟,在领悟中升华……写作,已经成为我的一种习惯、一种自觉,一种精神生存的需要。在社会正义力量的鼓舞下,我将一如既往地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意识,舞动舆论监督这柄利剑,做好一名“社会正义的守望者”,为消除腐败和不公,推进中国的法治建设及构建人人为之向往的和谐社会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类别: 我的文章 |  评论(0) |  浏览(224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