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3112
用户名:  罗修云博主
昵称: 

日历

2018 - 1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8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12-24 16:53

谁在操纵株州中院将黄文阶5700万巨资判给无关人?

谁在操纵株州中院将黄文阶5700万巨资判给无关人?

  人们对社会危害甚大的抢劫犯罪,历来深恶痛绝,难怪那些在公共场所使用暴力手段实施抢劫的歹徒,会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然而,未必人人知道有一种以“合法”名义实施的抢劫,其危害性远大于街头抢劫。因为歹徒实施抢劫,是妇孺皆知的犯罪行为,法律会帮助受害者讨回公道。然而,以“合法”名义实施的“抢劫”,由于抢劫者和受益者有庄严的判决书做支撑,往往让受害者投诉无门、告状无路,可谓“哑子吃黄连,苦味自家知”。湖南株州中级法院对一起合同纠纷的判决,就称得上是典型的“合法”抢劫案:该院通过四份民事判决书,将黄文阶的5700万巨资判给郭立慧、鄢能文两个该笔巨资无关的人,被当做“第三人”强“拽”进诉讼中的黄文阶,心头滴血地眼睁睁目睹着自己的血汗钱和借贷款,被正襟危坐的法官用“判决书”推送到别人的口袋里。枉法判决的结局,必然是有人欢、有人愁;有人乐、有人苦;有人笑、有人哭。“我总算理解了为什么有人要炸法院杀法官!面对株州中院的枉法判决,连我这个老实巴结的人都恨不能和黑心法官同归于尽”!“不过,法官在这个案子中只是充当了帮凶,背后还有实权人物在操控案子,更可恨的当然还是躲在背后操控法官审判的贪官”!深受司法腐败之害的黄文阶,其此时此刻的心境有谁能知晓?有谁能感受?

  本案原本并不复杂:2013年7月1日,株洲市国土资源局决定出让天元区栗雨工业园54区007、008、009号三宗地块。黄文阶与株洲裕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裕海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共同参与竞拍,并依法取得了三块土地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在竞拍过程中,由于资金周转困难,黄文阶向一些案外人借了部分资金,最后由黄文阶自己直接和组织他人向株洲市国土局交纳了共计1.17亿元的土地出让金。后因裕海公司无力交纳后续土地出让金,导致黄文阶与裕海公司的合作无法继续,被迫中止。由于黄文阶组织他人交纳了部分土地出让金,合作中止后导致众多债权人因索还土地出让金而发生纠纷。假如不节外生枝的话,这个案子复杂不到哪儿去。但“权力魔杖”的搅和及法官自相矛盾的判决,将这个简单的案子弄得复杂化了,且判决结果荒唐得离谱:没有诉讼主体资格的郭立慧、鄢能文打官司居然成了赢家,逼得黄文阶不得不另案起诉拿走他钱的郭立慧和鄢能文!

  本来,法官对案件的审理判决应该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但面对权力的干涉,株州中院法官唯权力马首是瞻,为完成领导预设的判决结果,不顾黄文阶的合理合法请求和所提供的大量具有法律效力的证据,打破审判权独立的宪法原则,将司法公正和职业道德置于脑后,故意混淆黑白、颠倒是非,违背事实和法律,最终演绎出远离公正的枉法裁判结果,最大限度满足了郭立慧、鄢能文的诉讼利益,使黄文阶的巨额资金落到了郭立慧、鄢能文的口袋。在整个审理判决工程中,法官根据权力意志搞“结论先行”。由此使人联想到在极左年代,有的作家被“大气候”逼得搞所谓“主题先行”,即在文艺创作中从概念出发代替从生活出发,直接违背文学源于生活的一般创作规律,其结果势必削弱文学的审美价值,使文学作品“工具化”。株洲法官搞的是类似于“主题先行”的“结论先行”——带着帮郭立慧和鄢能文“搞掂”黄文阶的主观意图,从对当事人双方事实的认定到对双方证据的取舍;从对程序的遵守到对判决书的制作,都凸显出“一边倒”的偏袒性和倾向性;而不惜知错犯错地侵害黄文阶的合法权益。换句话说,法官一切都奔着有利于郭立慧和的鄢能文的结论(判决)进行;一切都围绕着事先设定的“结论”运作。相比文学创作中的“主题先行”,法官的“结论先行”其危害性更大——不仅严重损害当事人黄文阶的合法权益,更损害了法律的尊严,损害了司法正义和司法公信力,损害了法院队伍的形象,尤其是给株洲中院抹了黑——枉法判决被群众称为“黑判决”,“黑判决”的后面是“黑法官”,“黑法官”的后面是“黑法院”!

  关于法院对本案判决之荒唐,黄文阶的辩护律师在上诉状作了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的阐述。法官自有法官的“理”,但法官的“理”是邪理、歪理;是强词夺理、强权霸理!谓予不信,试举一例——

  在(2016)湘02民初59号民事判决书中,法官认定郭立慧、鄢能文是裕海公司竞拍土地的实际出资人,分别出资2700万元和3000万元。问题在于,郭立慧、鄢能文压根儿就没有起诉资格,两人不是土地出让合同的当事人,无权直接起诉株洲市国土局退钱。与另案中的傅秀环和夏先文不同,郭立慧、鄢能文没有直接将钱转账给株洲市国土局,而是将部分资金(远远没有5700万元)转账给黄文阶之后,再由黄文阶统一转账至株洲市国土局账户中,何况黄文阶已经还了一部分钱给郭立慧和焉能文!从法律上考量,即使黄文阶向株洲市国土局转账的钱中部分是属于郭立慧、鄢能文的,这也属于另一个法律关系,两人要起诉也只能起诉黄文阶而不是株洲市国土局。这是一个法律常识问题,株州中院法官故意认可没有诉讼主体资格者郭立慧、鄢能文的非分非法诉讼请求,故意遗漏黄文阶的合理合法诉讼请求和客观证据,剥夺黄文阶的合法权益。在这里,主审法官充当了一回“绿林好汉”——为私利私义赤膊上阵,充当“司法打手”,不惜通过枉法判决打压黄文阶,助郭立慧、鄢能文圆“掠财梦”!

  或许,这个案子的主审法官是在违心地审案判案,作为专业法律工作者,他们未必不知道本案的判决对黄文阶有多么不公!然而,法官在权力的暗示或“招呼”下失去了对司法正义的坚守,让自己和法律一道成了权力的奴婢,进而将庄严神圣的法律玩弄于股掌之上,这既是诉讼人的悲哀,也是神圣法律的悲哀和中国法治的悲哀!

  黄文阶的诉讼道路荆棘密布、沟坎相连。据黄文阶说,案子判决不公的根本原因,是裁判者不得不贯彻领导的意志、完成领导交给的“任务”。审判被操纵,导致裁判者不能依法审判、依法纠错;导致几个案件都是在基本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作出的判决。由于向国土部门交纳土地出让金的人是黄文阶,部分是黄文阶向他人筹借的款项,法官不查清相关事实,对相关债权人是非常公平的,也不利于化解社会矛盾。

  本博主很想知道操控本案的人是何方神圣?近年来,中央和司法高层三令五申禁止领导干部干预司法的规定,为领导干部干预司法划出“红线”,建立防止司法干预的“防火墙”和“隔离带”,为司法机关依法独立公正行使职权提供制度保障。本案的幕后人物为了获得当事人的利益输送,竟然利令智昏地操控本案的审理判决,这不是顶风违纪、顶风作案吗?不被纠正的错判将会成为一个被模仿的可怕判例,在一点点蚕食司法公正的同时,加剧了社会公众的公平焦虑。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四份严重损害法律尊严的司法文书?为什么法院公然违反最高法关于生效判决书一律上网的规定,没有将本案的四份生效判决书挂在网上?该错判背后还有什么隐情?一旦彻查深究,该判是否会牵出涉及本案之外的人物?是否会牵出一个商法勾结、官法勾结的特大窝案?

  黄文阶和所有被枉法裁判坑害过的公民一样,最痛恨司法腐败,渴望司法为民,感受公平正义。须知,百分之一的错判对老百姓来说就是百分之百的灾难。法院下达的无法自圆其说的判决,让株洲市国土局原本要退给黄文阶的钱退给了郭立慧和鄢能文,让黄文阶欲哭无泪,气愤至极却又徒唤奈何!现在,债权人逼他还债,钱在别人口袋里,他拿什么还给别人?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具体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为了“公平”二字不再流泪、不再流血;为了“正义”二字不再背上沉重的代价,但愿本案的幕后人物主动退出这场闹剧,收起伸向本案的黑手,法院也该厘清职责,排除阻碍法律实施的一切案外因素,澄清迷雾,拨乱反正,全面核查四份判决的错误之处,还原事实真相,切实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尊重和保障黄文阶的诉权,依法独立公正裁判黄文阶的另案起诉——起诉拿走他钱的郭立慧和鄢能文,以纠正错判,让黄文阶得到迟来的公平正义。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类别: 代为呼吁 |  评论(0) |  浏览(184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