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2423
用户名:  王晓萌的日记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18 - 7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18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8-04 09:11

北京突发沙尘暴:离京证炒到两百多万一张!——北京沙漠留守处第1267次紧急会议纪要


作者 王鑫海 博士

 

      2X37年3月20日,北京沙漠留守处会议室。

  一个身材瘦削的瘪三男士正在讲话:“同志们,今年元旦以来,北京沙漠无沙暴时间总计只有119分钟,创历史新低。而浮沙每月积累超过十七厘米,十天前作为观测标志的老北京大学博雅塔还露个塔尖儿,现在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因此我建议将奥运会主楼作为新的沙尘积累观测标志——这是第一件事儿。第二件事比较紧迫,大家知道上半年是沙暴盛发期,照目前的沙暴趋势来看上级是无法给我们空运物资的,到七月份也许会出现带一些水汽的东南风,不过也很难说。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物资储备只能坚持到四月底,因此必须安排一部分同志先行撤离,各位谈谈看法吧”。

  无人发言。

    “李工,你是咱们处的老同志了,你先说——”

    “别逗了,周主任”,李工苦笑了一下,“咱们只有一架备用救生直升机,就算运气好能够撞上好天气飞起来,也只能撤走五个人,还有一百来号人咋办?”

    “也许我们可以考虑从地面突围。”

    “地面突围?我认为是死路一条!流动沙丘这么多,碰到一次就全完了。再说水也是一个大问题。”

    “冒险总要比坐以待毙强。只要我们能够穿越河北沙漠山东沙漠到达河南沙漠就大有希望,据报道2X17年河南大撤离时把一些ai ci bing人和坏分子强制留在了原地,本来以为他们会从此销声匿迹,可没想到这些根本没有组织的乌合之众居然在沙漠里搞出了好几片绿洲,去年还发射了卫星,据说其技术水平超过了以色列。当然,如果有党和政府的关心他们会取得更大的成绩。我们可以在这些绿洲获得补充,然后穿越安徽沙漠去江南,安徽沙漠是刚刚形成的,流沙不多,相对来说比较安全,而且那里有一些战备深井还能够出水,还有——”

    “不要提战备井,周护京,这是军事机密,正部级以上才可以知道!”

    “是,是,干书记。对了,还是请干书记给我们作重要指示,大家欢迎”,周带头拍巴掌,但是无人响应。

    “在干书记作指示之前,我能不能先说两句?”,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站了起来。

    “说吧,水教授”。干书记抬了一下眼皮。

    “根据计算机预测,由于地下蓄水层的彻底排空,北京将在今天晚上九时十五分,也就是七小时以后,发生地陷,陷深至少一百七十米。我们这个留守处将永远消失。”

    “什么?有没有搞错?为什么不早点报告?”干书记额上青筋暴起,冷汗直流。他知道水教授曾经预测过天津、石家庄的地陷,误差只有几分钟。

    “本来前天就能够出结果,可是最近你老占着那台最好用的奔腾三千玩游戏看光碟聊天,我只能赶后半夜计算。”

    “你,谁说我玩游戏看光碟了,我在编程序呢。”

    “你会编程序?”

  干书记愣了一会儿,冒出一句:“我去趟洗手间。”

    “怎么办,水教授?”

    “还能够有什么办法!我想过了,如果我们在几个主要承压土柱的监测孔每处注入五十吨水,就可以暂时保持它们的韧性,多维持一段支撑的时间,大约五天左右吧。但这么做会耗尽我们的水储备,大家仍然难逃此劫。而且我想大多数人不会同意动用饮用水储备的。”

    “照你说的办,我请干书记给大家做思想工作。”周主任拍板。“小张,去找干书记”。

    “报告周主任,干书记已经在两分钟前坐直升飞机走了。”

    “走了?几个人?”

    “就他自己和驾驶员,驾驶员是部队的,只听干书记的指令,他,他还带走了两百公升水和一箱压缩饼干。”

    “人*!”周主任大怒。

    “作为一个党员,能够在北京呆上几个月已经很不错了。”水教授叹道。

    “哼,我早就看穿了他的心肝脾肺肾,他到这来只是想升一个正部级镀镀金。”周主任余怒未消。

    “周主任,这些是大家的遗书,都签字了,我们一致同意水教授的灌水方案。”

    “效率很高,小张,明年你要考研我不拦着你了,一定放行!”

    “还有明年吗?”

    “看水教授吧。”

……………………

大家盯着水教授,水教授盯着电脑屏幕,屏幕上显示着灌水过程。

   

 

    “大家听天由命吧”,水教授幽幽的说道,“其实我们曾经有很多机会把握北京的未来,但是我们一个也没有珍惜,如果几十前的北京人每人节约了一滴水,那该多好。世事难预料啊,三十年前我在北大四十六楼住的时候,经常开着几个水龙头洗衣服,现在想起来真是人头猪脑。后来毕业,本来我可以出国或者去南方,为了一个女孩子留在了北京。没想到隔年就遇到北京大沙暴,那时人人都想往外跑,一张离京证要收十五万。没有离京证就算逃到了外省市也要被遣送回来的,身上有点钱还好,没钱先得关起来做活凑遣送费。我东挪西借给女朋友买了一张离京证,送她先走了。后来离京证炒到两百多万一张,我就黄这儿了。唉,问世间,情为何物?问世间,沙为何物?问世间,水为何物………”

    

  后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今天看了许多北京沙尘暴的照片,又和同事讨论了个把小时,晚上一躺下就做了上面这个梦。反正睡不着了,先敲出来吧,望有高手解之。现实如何呢?去年春天参加环境与发展协会组织的活动去河北沙漠种树,那地方离北大只有七十公里。我在那里种了十一株八棱海棠,祝愿它们仍然健在。北京的地下水位连年下降是不争的事实,而北京沙漠也已经初具规模。永定河断流以后,其河床逐渐退化成了沙漠,沿河两岸很多人靠挖沙卖沙发家致富,有关部门收取挖沙管理费,据说也颇有进帐。

  问世间,情为何物?问世间,沙为何物?问世间,水为何物………

王鑫海创作发表于2002年03月20日。

(科幻小说,纯属虚构)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73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