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0690
用户名:  伊岭居士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17 - 11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2017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9-10 00:16

伊岭“古道”话沧桑

 伊岭“古道”话沧桑

如果说,伊岭是从一条古道得来和兴起,这一点也不为过分。这条古道,就是人们常谈起的伊岭“古道”。   

伊岭古道,给伊岭村曾带来繁荣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少难言之痛!

唐代,武缘(即:武鸣)至邕州(即:南宁),有一条长约几十公里,盘马弯弓的古道,她就是现在被人遗忘的伊岭古道。

北宋年间,伊岭境内只有潘、阮两姓的村民居住,至明代苏姓家族的人才搬到伊岭。当年,伊岭这“三个”家族为何搬到伊岭居住?原因就是看上了伊岭古道。那时,伊岭村民认为,在古道旁边居住,生活和交通等,定会比较方便。

伊岭处在武鸣南“大门”,往南翻过香炉岭群山,不久就到邕州(南宁)。唐代至清代,云南、贵州、百色等地的商人到邕州做生意,多数来回于伊岭古道。然而,在封建社会,社会治安极差,拦路抢劫,司空见惯,所以伊岭古道也不例外。伊岭古道香炉岭路段,因处在崇山峻岭之中,古道两旁山高林茂,故盗匪经常出没,商贾被劫,频繁发生。有武装保护的官员,经过该路段还心有余悸,更不用说是平民百姓了。

旧时,云南、贵州的商贾,常赶马帮在伊岭古道上运茶、运烟,为防盗匪雇请了保镖,但悲剧还时有发生。武鸣小商小贩,经该路段,也常被盗匪洗劫,盗匪已将“古道”当成了“发财”道。“古道”上这些盗匪,多数从邻县宣化县来(即:邕宁县),故武鸣人称这些盗匪为:宣化匪。清代,伊岭村人口已众多,为配合官府打击盗匪,村老们经请示武鸣官府,成立了伊岭民团。没料,自清末至民国年间,盗匪与伊岭村结下深仇。盗匪认为,伊岭民团与官兵维护古道治安,就是“砸”他们的“饭碗”,这是后话。封建社会治安不好,伊岭古道虽给村民带来了便利,但也给伊岭村民带来极大的痛苦。伊岭古道,由于从伊岭村中穿过,故每逢社会动乱,兵匪经过古道时,村庄定会遭殃。清康熙初年,吴三桂残部,因头裹白巾(武鸣人称为:“白帽贼”),从云南、贵州攻入武鸣,在县境内活动长达五六年。伊岭村因在古道旁边,且是山区,所以更是“白帽贼”活动频繁之地。为此,在那几年中,伊岭村和附近村庄受害严重,村民苦不堪言。

乾隆丙申(四十一年),天大旱。外地大量难民,通过伊岭古道涌入伊岭,给村民正常生活带来困扰。尽管如此,伊岭村民还对难民进行接济,然而官府对近万难民无作为,单靠村民接济能力有限。近万难民到伊岭,给伊岭村民正常生活、社会治安造成很大困扰。最终,数千难民饿死在伊古道旁山谷岩洞中无人掩埋。伊岭雅亭人苏英高,例封修职佐郎,出于恻隐之心,与同村十三人收集难民遗骨数千具,分二十九冢埋葬,其中十三冢埋于伊岭岩对面约200米土名岜内山下,其它分别葬在村境内各地。每冢均刻有碑文,名为义冢碑,苏英高等还捐资,每年逢旧历正月十四日为一祭。现各处碑文保荐完整。

     道光三十四年四月,宣化县(原:邕宁县)盗匪以堂会之名,纠集1000多人,从伊岭古道南宁方向而来。原本,“宣化匪”想“报仇”,因为伊岭村常配合官府打击古道上盗匪,他们进攻目标是伊岭,但见伊岭村民团已有准备,故只围攻了半天,便转攻附近苏宫村。“宣化匪”攻破苏宫村,烧杀掳掠后,扬长而去。

伊岭村旧圩,建在古道旁边,属武鸣“四大”古名圩之一,圩日到来周边数千村民到此赶圩,热闹非凡。清咸丰年间某日,潜伏在古道“香炉岭”深山的盗匪,趁伊岭村民团不备,突然攻打圩场,洗劫财物,甚至劫走妇女和孩童。后来,伊岭民团发现盗匪洗劫圩场后,立即集结并与盗匪交战;武鸣官兵得到盗匪攻打伊岭圩场后,前来增援时,盗匪边战边退往“香炉岭”,不一会便消失在茫茫林海中。伊岭村的伏岽、广寺、六达等村屯,就曾受过盗匪攻打,盗匪给村民正常生活带来困扰和痛苦。

伊岭村有几个牧场,但离村都有几公里,平时村民有将牛集中后,再统一放牧的习惯。盗匪摸清村民放牧习惯后,多次从古道偷入牧场,抢劫成群耕牛。为此,伊岭村民对盗匪恨之入骨。民国年间,由于伊岭民团常配合官军打击古道路上的盗匪,故盗匪将伊岭民团视为眼中钉。当年,伊岭民团有位姓阮的团长(注:即,村民阮尊铁的曾祖父辈),因打击盗匪得力,受到官府和百姓拥护。后来,在深夜盗匪偷偷地摸进村巷,并设法诱骗阮团长出屋,最后将他暗杀。盗匪将阮团长暗杀目的是:想借此打击伊岭民团的锐气,但不料更加激起伊岭村民对盗匪的愤恨!

咸丰十年(1860年)六月中旬,“太平军”部将赖裕新率部从伊岭古道出发,攻打邕州(南宁)。712日,赖裕新率兵又折武鸣,攻打现太平镇的葛圩(注:即,现在葛阳村)、林圩(注:即,现在文溪)等团,受到武鸣团练头目林海源率领练丁抵抗后,败退到伊岭村时,有数百士兵,或陷入现在伊岭岩前烂泮田,或从现在伊岭岩一名为“陇排”的山谷跳崖自尽。民国年间,村民挖田时,还挖出太平军的长辫子。718日,赖裕新从武鸣地界败退,从伊岭古道退走时,伊岭村敢曼屯有数百村民在洞中“避乱”。岂料,赖裕新部将村民误为民团,竟将村民全烧死在洞中;同日,伊岭潘家屯也有近百村民被烧死在另一岩洞中。在几年后,伊岭大阮屯的族老才组织村民为死者捡遗骨,用20多个大缸装遗骨安葬;潘家族老,也组织村民为潘家死者捡遗骨,统一安葬于一大墓中。这些悲剧,都是伊岭村离古道近而引起。

据村中史料记载,清光绪年间,武鸣官府曾对伊岭古道伊岭路段进行过修缮,近2公里的路段全部铺上青石板。伊岭雅亭屯,从村口往北约500米就到古道。据村人相传,清末年间,伊岭古道仍是武鸣通往南宁惟一的官道。平时,常见官差在古道上纵马传递军情。夜晚,官府凡有紧急情报传递,伊岭人就会听到古道上传来阵阵马蹄声,马蹄铁掌打在青石板上溅起串串火星。封建时代,由于社会治安不好,伊岭古道虽说给当地村民带来了一定的困扰,甚至灾难,但其对武鸣当地的经济发展也起到了很大作用。民国年间,民国政府的段时间曾下大力气对古道治安进行整治。那段时间,古道人来人往,马帮络绎不绝;做生意的小贩,起早摸黑有的肩挑货物,有的推着人力车往返于此路,热闹非凡。南宁许多需向农村销售的生活用品,武鸣许多农业产品都依靠此古道进行流通。

清光绪末年,清政府曾想在伊岭古道基础上修建一条南宁至武鸣的公路。然而,伊岭人因受古道带来的“灾难”很多,故极力反对。伊岭雅亭人,举人苏承治联络村中文人,代表村民向官府上“万言”书,陈说公路过村的“弊病”。当时,清政府经济也困难,故此事便不了了之。上个世纪20年代初,广西军阀,武鸣籍人陆荣廷统治广西后,想修南宁至武鸣公路,以方便他在老家宁武庄指挥、遥控广西政局。初时,陆荣廷也曾打算在伊岭古道基础上修南宁至武鸣公路。原因是:陆荣廷认为,伊岭离他老家宁武雄孟村直线才十多公里,但也由于伊岭人的反对此事才“泡汤”。陆荣廷是个军阀,但对武鸣人还算讲“义气”,故他只好多花很多钱,将公路改从高峰山坳修建。此路修建完成后(即:现在的南武旧公路),成为广西“第一路”,广西公路才有“零”的突破。

1994年,南宁至武鸣的二级路要在伊岭古道基础上修建。此时,伊岭人的观念已改变,他们认为:新中国成立几十年,社会治安稳定,人民安居乐业;农村要致富,必须有好路;国家要修路,人民要支持。正是由于此,南宁至武鸣二级路修建需要征地时,得到伊岭村人民的大力支持。南武二级路修建通车后,伊岭村人民将此路当成了“幸福路”和“致富路”。

    2012年,南宁至武鸣城市大道又在原“南武二级路”基础上修建通车。该路全长26.433公里,除了伊岭至伏林村段因山路陡峭路宽为30米外,其他各路段路宽幅度均为60米,设6个车道。如今,伊岭村民开车到南宁只需20多分钟。当年,那条给伊岭人带来繁荣,又带来“悲剧”的伊岭古道,如今已看不到踪影,古道已成为了历史的记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580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