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79686
用户名:  磁之场
昵称: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9-07 08:45

“通常不用顿号”——新国标发布前争论的焦点

“通常不用顿号”——新国标发布前争论的焦点

前言
新国标,指2011年版国家标准《标点符号用法》。笔者认为:因为新国标差错率较高,很可能超过万分之五的底线(不合格且须“全部收回”),所以对它不可全盘肯定;又因为它还是国标而未有替代,所以对它不可全盘否定。应“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质疑之且不从之”。国标差错对中小学语文教材有负面影响,如本文话题。笔者拟浅作分析,为推动它的修订略尽绵力。欢迎讨论,赐教。

国标
    4.5.3.5  ……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通常不用顿号。
    示例3  《红楼梦》《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是我国长篇小说的四大名著。
浅析
    国标关于“通常不用顿号”之述及其示例均似不妥。
    所谓“不妥”,是指它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事实上都站不住脚。
    “通常不用顿号”之述及其示例,传递信息有四:1.书名号可表停顿;2.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停顿是唯一;3.其间停顿顿号点断是唯一;4.书名号之间并列关系是唯一。此处每一信息都是全称肯定判断。
    笔者看法恰好相反:1.书名号不表停顿;2.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有不停顿的可能;3.其间停顿有不是顿号点断的可能;4.书名号之间有不是并列关系的可能。笔者每一看法都是否定判断。无“有”之“1”,全称;有“有”之“2、3、4”,单称或特称——“有个”或“有些”。单称(特称、全称)否定判断若真,全称肯定判断必假。两者不可同真同假,必为一真一假。
    笔者看法1,书名号不表停顿。这是《标点符号用法》明说(没说它可表停顿)了的:
    书名号,标示“各种作品的名称”(国标4.15.1);
    标号,它的“作用是标明,主要标示某些成分(主要是词语)的特定性质和作用,包括……书名号……”(国标3.2)。
    点号才表停顿。这也是《标点符号用法》明说了的:
    点号的作用是点断,主要表示停顿和语气(国标3.1)。
    笔者看法2,“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有不停顿的可能。例:
    《中国机长》《叶问》无惧孤身犯险,《烈火英雄》《少年的你》《流浪地球》。
这是相声中的句子,用电影名、电视剧名、歌曲名、地名等串讲。五书名号所示均为国内2019年十大电影名。这个句子的两个分句,其分别置前之两电影名,均为并列成分,均构成同位短语,均只指一人,均作分句主语。
    “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看法2已证其特称否定判断之“有些不停顿”为真,反证国标其全称肯定判断的“停顿是唯一”为假。
    笔者看法3,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的停顿,有不是顿号点断的可能。例:
    3.1 你看过《红楼梦》、《三国演义》?——问两书看过与否(顿号点断)。
    3.2 你看过《红楼梦》,《三国演义》?——分别问其一看过与否(逗号)。
    3.3 你看过《红楼梦》?《三国演义》?——分别问其一看过与否(问号)。
“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的停顿,看法3已证其特称否定判断之“有些不是顿号点断”为真,反证国标其全称肯定判断的“顿号点断是唯一”为假。要补充的是,书名号之间没点号时,《红楼梦》《三国演义》有“并列成分”可能,但看法3.3一用问号点断,就变成句子间的停顿而不是句子成分间的停顿了。
    其实,国标本身的示例,可顿号可逗号点断——再证看法3所言非虚。
    《红楼梦》、《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是我国长篇小说的四大名著。
    《红楼梦》,《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是我国长篇小说的四大名著。
不同点号点断之别:顿号,停顿较短,语气较速;逗号,停顿稍长,语气稍缓。逗号点断,还有突出主语之效。
    笔者看法4,书名号之间,有不是并列关系的可能。例:
    4.1 忽然,我看见架上排着一列中文的《毁灭》。《毁灭》?我记得一本什么杂志上介绍过,说是一本好书。(人教版六上《一面》
4.1前一书名号标示的是句子成分,宾语。后一书名号的不是句子成分,是句子,独词句,疑问句。两者不并列。又例:
    4.2 【恺悌】《礼记·表记》:“《诗》云:‘凯弟君子,民之父母。’凯以强教之,弟以说(悦)安之。”(《辞海》)
4.2前后书名号标示的虽同为句子成分,但两者不同层次。第一个冒号前后划分为第一层,主谓关系;双引号内《诗》与云之间划分为第二层,主谓关系。两者不并列。
    书名号之间,看法4已证其特称否定判断之“有些不是并列关系”为真,反证国标其全称肯定判断的“并列关系是唯一”为假。
    国标全文,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应用点号点断却不用的合共3处。
    主张“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通常不用顿号”的主要理由有三。
    理由一,不用顿号不会造成理解困难。
    笔者认为相反。实际上,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有停顿与否两大可能,而停顿至少有顿号、逗号点断两个可能。此际,须先分辨书名号之间停顿与否,若停顿则分辨并列关系与否,若非并列关系则领悟语意及对应之点号。读者须有一定的语法、标点、百科等知识才能较好把握内容。这理解还不困难?还有的是,理由一它与笔者看法互为矛盾,两者必为一真一假,不可同真同假。
    它与看法1矛盾。难道要撇开国标自说自话地理解为“书名号可表停顿”?
    它与看法2矛盾。“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已证特称之“有些不停顿”为真,难道要理解为对立方之全称的“停顿是唯一”同真?还讲不讲逻辑?难道“中国机长叶问”、“烈火英雄少年的你”之同位短语分别同指一人不可理解,非要理解为分指两人?难道后分句不停顿的第一层主谓关系的“烈火英雄少年的你|流浪地球”,非要理解为并列的“烈火英雄、少年的你、流浪地球”?
    它与看法3矛盾。“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的停顿,已证特称之“有些不用顿号点断”为真,难道要理解为对立方之全称的“顿号点断是唯一”同真?还讲不讲逻辑?难道逐一问(看法3.2,3.3)不可理解,非要两书一起问(看法3.1)?难道逐一问强调各选项独立性而用上问号(看法3.3)不可理解?另外,难道国标示例不可理解为突出主语而在四大名著之间用逗号停顿?
    它与看法4矛盾。书名号之间,已证特称之“有些不是并列关系”为真,难道要理解为对立方之全称的“并列关系是唯一”同真?还讲不讲逻辑?难道层级差异如此分明也硬要理解为并列关系?
    理由二,书名号在视觉上有分隔作用而无须顿号点断。
    笔者认为,“书名号在视觉上有分隔作用”,不等于暗示停顿与否,更不等于暗示是何种点号点断。看法2书名号之间都不停顿,是因为形式上它们之间没点号点断,更因为内容上句子语意表明书名号之间不停顿,这与“分隔作用”无关。看法3看法4书名号之间分别用顿号、逗号、冒号、句号、问号点断,更与“分隔作用”无关——要暗示点号也只能暗示其一而不能众多——这道理浅显。
    若“分隔作用”那么神,则请说说下例,书名号暗示哪买了,哪没买:
    我买了《红楼梦》《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倒没买。
    理由三,避免“满纸黑瓜子(顿号)”而不用。
    笔者认为,关键是对标点的刚需及标点的适用与否。若刚需及适用,则无所谓“避免……”。解放后,国家部委先后发布四个版本《标点符号用法》。1951年第1版确立14种标点;1990年第2版增加连接号和间隔号;1995年第3版也是16种,但连接号多了两形式:长横“——”和半字线“-”;2011年第4版增加分隔号,删去连接号的长横形式。若为“避免……”,则2至4版不应增加连接号、间隔号、分隔号——听说古代文言文一般是不用标点符号的。所以,若为“避免……”,最好复古,次为恢复至第1版。

后语
    1.“通常不用顿号”后,用与不用的争论基本止息。“不用”派遂成正统。
    2.辞书中声誉较隆、专业水准较高的《汉语大词典》、《汉语大字典》、《辞海》、《现代汉语词典》、《古代汉语词典》,其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均用点号点断——《现代汉语词典》2012年第6版、2016年第7版均在最新版国标之后。
    3.今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香港国安法》,去年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前年2018年《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2017年《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2016年《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等等,这些极其重要、严肃之文,全是深思熟虑、字斟句酌之作(包括对标点的推敲)——均在最新版国标之后——文中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均用点号点断。
    4.若使“通常不用顿号”之说成立,则先须由国标立论“书名号表停顿”,次须断定“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只有停顿之唯一,再须断定其间停顿只有顿号点断之唯一,还须断定书名号之间只有并列关系之唯一:缺一不可。
    5.为拨乱反正,应统一新规(引玉之砖):
    书名号之间若没点号,则一律视为不可分割不作停顿;书名号之间若停顿,则一律用上合适的点号——拒绝可用可不用之模棱。何为“合适”?简易法:
    对书名号视若无睹(意念上剔除)后——该处该用什么点号就用什么点号。
    6.引号的“并列成分之间通常不用顿号”,其问题与书名号的类同,拟另文。


类别: 九年级上册 |  评论(0) |  浏览(106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