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79686
用户名:  磁之场
昵称: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5-04 08:30

何时做的记号——新差错5(三下《蜜蜂》)

何时做的记号——新差错5(三下《蜜蜂》)

说明
    新差错,指本学期才发现而非之前没有的疑似差错——或许并非差错。

教材
    2019学年三年级下册《蜜蜂》,第51页:

    一天,我在我家草料棚的蜂窝里捉了一些蜜蜂,把它们放在纸袋里。我叫小女儿在蜂窝旁等着,自己带着蜜蜂,走了四公里路,打开纸袋,在它们身上做了白色记号,然后放了出来。二十只左右被闷了好久的蜜蜂向四面飞散,好像在寻找回家的方向。
浅析
    事情的经过似并非如此。
    事情经过的关键处在于:教材说的是,最后要放蜂了才做的记号;而笔者却认为,开始从蜂窝里捉蜂时就做的记号。
    笔者理由有二:

    一、在蜂窝捉蜜蜂时易于做记号。
    1. 此时蜜蜂状态好。
    在蜂窝时蜜蜂大多是爬行状态,易于拿捏,因而易于做记号;在纸袋时蜜蜂则是待飞状态,难于拿捏,因而难于做记号。若如教材所述,最后要放蜂了才做的记号,会是部分能做上记号,部分则飞之夭夭。
    2.此时蜜蜂数量多。
    即使在蜂窝捉蜂时有些蜜蜂会飞走,但会有不飞走的,且更多,因为蜂窝是蜜蜂的巢,“我”只是捉些蜜蜂,而非“覆巢”,而非彻底破坏蜜蜂的生存处所。更重要的是,蜜蜂会蛰人,而一旦蛰人,它就会受伤甚至死去而不可参加实验。蜂窝中蜜蜂有蛰人的,也有没蛰人的,且更多,因为人会尽量避免。可见,捉蜂时就做的记号,能保证凑够实验的数量。而在纸袋中才做记号,蛰一只就少一只,处于不可控状态。

    二、网上搜索可证笔者所述“开始捉蜂时就做的记号”——输入《昆虫记》。
    以下是两篇略有不同的原文:

    1.章节《蜜蜂和红蚂蚁》:
    于是有一天,我吩咐我的小女儿待在家门口,而我则在自家屋檐下的蜂窝里捉了四十只蜜蜂装在一个纸袋里,并带着它们走了两公里半的路程,接着打开纸袋,再将它们放了出来,以此来看看它们是否真的能飞回家。
    为了正确区分那些回巢的蜜蜂是否是我带走的那一批,我早早地便将纸袋里所有的蜜蜂做上了白色的记号,为了完成这关键的一步,我可是吃尽了苦头。我的双手不可避免地被这群狂躁的小昆虫蛰了许多下,但我一起强忍着痛,紧紧地按住那些蜜蜂,直到把工作做完。待到我把每一只都做过记号之后,已有二十几只蜜蜂受了伤。当我终于到达目的地,将那些在纸袋中闷了许久的蜜蜂放飞出来时,这群烦躁的家伙们四散逃窜,看起来似乎不知道哪里才是家的方向。

    2.章节《蜜蜂、猫和红蚂蚁》:
    有一天,我在屋檐下的蜂窝里捉了四十只蜜蜂,叫我的小女儿爱格兰等在屋檐下,然后我把蜜蜂放在纸袋里,带着它们走了二里半路,接着打开纸袋,把它们抛弃在那里,看有没有蜜蜂飞回来。
    为了区分飞到我家屋檐下的蜜蜂是否是被我扔到远处的那群,我在那群被抛弃的蜜蜂的背上做了白色的记号。在这过程中,我的手不可避免被刺了好几口,但我一直坚持着,有时候竟然忘记了自己的痛,只是紧紧地按住那蜜蜂,把工作做完。结果有二十几只损伤了。当我打开纸袋时,那些被闷了好久的蜜蜂一拥而出地向四面飞散,好像在区分该从哪个方向回家不一样。

    “1”明说了,在蜂窝捉蜜蜂时就做的记号——“我早早地便将纸袋里所有的蜜蜂做上了白色的记号”,“当我终于到达目的地,将那些在纸袋中闷了许久的蜜蜂放飞出来时”。
    “2”也可读出类同上述的情景——“我在那群被抛弃的蜜蜂的背上做了白色的记号”,“当我打开纸袋时,那些被闷了好久的蜜蜂一拥而出地向四面飞散”。
    “1”、“2”都说被蛰,致二十只蜜蜂受伤,由此反证笔者所述“理由一”之“2”——须在蜂窝捉蜜蜂时做记号,而不是带着蜜蜂走后要放蜂了才做的记号。


类别: 三年级下册 |  评论(0) |  浏览(79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