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77710
用户名:  华南猴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18 - 6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018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06-07 20:37

陪伴父亲

无异于晴天霹雳,简直是当头一棒。5月27日,我得知父亲昏迷、失禁,已送往县城急救。

尽管多少在意料之中,却又来得突然。4月底,父亲即于乡下住院,说是“气紧”。接着上县城治疗,我还趁着休息日探望了一回。后来在5月上旬的周一出院后,同一周的周五复入乡下医院,有小便困难的现象。现再告急病危!间隔实在太短暂!

5月28日,我请假回乡,到父亲转危为安,于6月3日返程。妹妹说,告知大哥即将回乡的消息,问他是否想要大哥回来,父亲在迷乎中脱口而出:“想!”以《鹊桥仙》记事,正是:

病危突发,风驰急救,老父昏迷已久。

惊疑何怙骤心焚,弟和妹、床前苦守。

 

不时呼唤,数番奔走,沉睡难言知否。

蓦然闻说大儿归,夤夜里、应声开口。




父亲的体质向来相当棒,只是因为2009年疾病发作,元气大伤,身体恶化而行动不便。症状中,尤其哮喘严重,长期以来,靠着沙美特罗替卡松粉吸入剂等药物维持。祸不单行, 加上2016年初摔倒,再遭重创,伤筋动骨,更是步履维艰。动了骨科手术之后,父亲多时耷拉着脑袋,没了聊天的气力,愈加口齿不清。




 

而眼前的父亲倍令我们揪心。到了5月29日午饭时间,弟弟、妹妹忽然说父亲吵着要回家,医生虽加大了用药剂量观察,但仍是悲观地认为,鉴于肺部器官的极度衰竭,建议放弃ICU护理。

这一刻,我轰然崩溃!我本来信心满满,冷不防是这种无法接受的结果。气氛前所未有的凝重,这一抉择,意味着听天由命,作为子女,情何以堪?时而神志不清的父亲,嘴角开始冒出白沫……母亲和妹妹无助地哽咽。一阵紧急磋商,于是忙乎,换了自购的氧气袋,将父亲匆匆推出了病房,回家!连结账都来不及。父亲,我做不孝之子了!

这一逃离,不无狼狈。心中都无底,我们不知是否一如医生所言,父亲会挺得过当晚。大家心情异常复杂,早在病房,闻讯到来的亲人已当成最坏的打算。




忐忑之中,车子颠簸,回来了村子,父亲,我们到家了!

这时已是深夜,待安顿下来,我惶恐不已,真的害怕从此失去父亲。坐着值夜,即便打盹,父亲的喘气和任何声响,都引得我神经质的惊动,难捱的夜!在庭前,伴随各种胡思乱想,皎洁的月光显得极其凄清。或者,要是有内退政策也好,可以多些照顾父亲,即使陪着聊天,远远胜于“空巢”时父亲的一言不发。父亲的病痛仍将继续,谁能以身代受?复作《渔家傲》如下:

时静时扰真与假,

纷争不息趋王霸,

富贵功名谁取舍。

将释驾,

闲心苟得求休罢。

 

时往时来今亦夏,

清辉凄惨灵空泻,

独立五更孤月下。

须惊怕,

人生总有难眠夜。




当然,在外的亲人陆续赶回探问,儿媳从柬埔寨,长孙从济南,外甥女从深圳……而父亲两次“预感”呓语,似乎大限将至。本该喜悦的重逢,偏偏临近生离死别。难免不寒而栗,并不妨碍亲人之间频频聊着,忆记往日的亲情,兄弟姐妹空前的团结,更多的相互谅解。压抑、焦虑当前,不失其乐融融。


但父亲终是铁一般的强者,他随意坐卧,他更随意吃食,甚至随意吸烟。真难想象,面对之前无数次戒烟的劝告,且在当前带着输氧管的情形下,积重难返的父亲,居然对吸烟一往情深,我行我素。事到如今,姑妄由着他吧。父亲总是豁达地认为,事情皆有定数。“因病得福”、合家团聚的时间,父亲着实无比开心。当远方亲人快要归来的时刻,父亲曾强撑着将身体挪到门口,倚闾之望,莫过如此!久违的笑容,难得地重现父亲脸上。










劫波吓人不轻,父亲竟是奇迹般化险为夷。剪断了导尿管,继而父亲能够站立排尿。忠孝从来难两全,我要回单位上班了,与父亲告辞那天,母亲说他随即难过落泪。父母安好,重于一切!不管怎样的多灾多难,父母俱存且顽强,绝对是我最由衷的幸福。填词《相见欢    行孝》:

侍亲疑是膏肓,

鬼门旁,

一夜数惊不寐、最凄惶。

 

为人子,

慕国士,

显高堂,

矢志立身行道、把名扬。




千言万语,难于达意。谨以此文,敬献爱我的父亲,以及各爱其亲的人们。最后,谨附七律一首:

天下谁能无怙恃,恨难负米可输诚。

门闾鲜有含饴乐,定省常添泣杖情。

但遇呼儿方寸乱,每思啮臂感惭生。

奈何人老亲多病,父母之年子女惊。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7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