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77560
用户名:  aubreyl
昵称:  阑夜微凉

日历

2021 - 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1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6-03-19 14:46

母亲的竹背篓

  我的老家枫株湖畔自古以来出产绿茶,也是故乡绿茶集散地,故乡人种茶、制茶、喝茶,茶让故乡人富裕,而今,更走上了不仅卖茶叶,也卖风景的新内涵。整个枫株湖畔,变成了“百里乡村百里茶、一路山水一路景”的特殊茶园景观。故乡绵亘的丘陵山脉起伏,溪水缓缓的流淌,自东向西涌入信江交汇处,峰峦隐去,岗丘呈现,良田垅亩,村落烟直,这就是老家枫株湖畔,故乡绿茶第一村便是这里。

  三月的春风唤醒了山峦的葱翠,淅淅沥沥的春雨过后,座座起伏的茶山上,茶树冒出了嫩嫩的绿芽儿。一个个“竹背篓”开始忙碌,自坡脚至山顶,散落着她们的声与影,说笑声在山间回荡,勾勒出一幅幅鄱阳湖美妙的画图。百亩茶海,一辆单车,且行且停。车轮下的道路高低起伏;左顾右盼,是半弯着腰用竹背篓仔细采摘嫩芽的茶农;偶尔撞上见前来枫株湖畔写生的画家,在油布上涂抹依山傍水的茶园风光……

  每当我想起枫株湖畔的故乡人用“竹背篓”采茶的情景,我脑海里就会对我慈祥的母亲的“竹背篓”勾勒起自己童年生活的美好回忆。在童年的记忆中,无论是晴天还是雨季,我敬爱的母亲总是不停地忙碌着,即使是逢年过节,也未曾见过她休息。那个时候,我敬爱的母亲总是从田间急急忙忙赶回家,放下锄头和竹背篓,顾不得歇息,便开始为我们做饭吃。夜晚,我们兄弟几个早已熟睡,敬爱的母亲还在灯下缝缝补补。因此,我敬爱的母亲的锄头和背篓、那针与线便像我敬爱的母亲的身影一样,深深地烙进了我的脑海。印象中的母亲,肩上总是挎着她那只竹背篓。春天,母亲总会从山坡上割回满满的一篓猪草,只有养肥了圈中的猪仔,来年才能有肉吃;夏天,母亲用她的竹背篓从田间背回一篓篓的大豆、花生,那是母亲用滴滴汗水呵护出来的粮食,是全家人一年的口吃;秋天,母亲从自家的庭院摘下那火红火红的柿子,磨成馍、晒成饼、泡成果,做成各色美味的食品,那也是我童年最期待的事了;冬天,田间的萝卜、红薯等蔬菜成熟了,母亲背上满满的一篓到八里远的山背集上去叫卖,换回的钱可以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母亲的竹背篓不仅背起了我全家人生活的凝重,寄托着憧憬与希望,母亲的竹背篓还是我童年的摇篮,伴我走过无数风雨飘渺的日子。还记得念小学的时候,我就读的学校远在五里外的新桥村,也就是我岳母家门口,每次上学都要爬很长一段崎岖的山路。若遇下雨,山路一片泥泞,非常难走。母亲便用她那竹背篓背着我,走过那一段段艰难的路程,“1、2、3……”,我便在母亲背篓上数着她头上的白发。在跃动的数字中,在母亲背篓的伴随下,我逐渐长大,而母亲却渐渐老去。母亲的身子,在竹背篓长年累月的压榨下,过早的弯曲了,肩上满是厚厚的茧子。而她的眼睛由于受到煤油灯的熏烤,也渐渐变得有些模糊。童年的我,常静静的躺在母亲温暖的怀中,任由母亲那粗糙的裂了口子的双手抚摸着我。我仰头便可以看见母亲那慈祥的笑脸,那脸上分明布满了皱纹,写满了岁月的沧桑。是啊,母亲放弃了一个女人应有的爱美之心,把一生的精力和心血都献给了这个家和她的孩子们。

  如今,我慈祥的母亲离开我们也有五年之久了,她与老父亲一起沉睡在老家的枫株湖畔,日夜与连成片的茶园相伴。故乡不缺青山绿水,枫株湖畔也多的是,但这样连成片的茶园和周边如此秀美的田园风光,只在老家枫株湖畔有。我的老家枫株湖畔成片的茶园是没有护栏的,三面环水的枫株湖做了天然的围墙,这些都是我故乡最宝贵的旅游资源。枫株湖畔不仅拥有上百亩茶园,还拥有散落在绿水青山间的古村落,随着近年来绿茶与旅游产业的融合拉长,故乡走出了“一、二、三产”相互联动,生产、生活、生态“三生融合”的绿色发展的道路。

  作者:枫株湖


类别: 网摘 |  评论(0) |  浏览(600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