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73976
用户名:  achala
昵称:  似水骄阳

日志分类

日历

2017 - 9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017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7-15 15:31

(原创)《谁也留不住的女人》


.
谁也留不住的女人
(作者:  韦国庆  )
.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她怀着撕心裂肺的剧痛,硬撑着从那遥远的河北省穷乡僻壤山村火速赶回到广西某县城街边她初嫁时的那个家,她是赶回来参加儿子志的葬礼的,志年仅32岁,尚未婚娶,因建筑事故坠楼身亡了。她有两个儿子,志是她当年离婚被丈夫抛弃后失魂落魄带去河北改嫁的,当年大儿子志只有7岁,小儿子军只有5岁,小儿子留在原来的家跟随其父生活,一个家就这样散了,两个儿子就这样在初涉世事的幼小年龄,在依恋父母娇情未了的豆蔻年华,从此天各一方,告别在一个寒风凛冽的雨夜里,孩子满眼湿润的忧伤弥漫了这个冬天。
.
几年前,小儿子军娶妻结婚了,一年后又添了一胖小子,军在家里办起了食品厂已经有七八年了,生意一直红红火火,还盖起了小洋房,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只是军看到父亲形单孤影,终日烟酒相伴,便觉鼻子有点酸酸的,心里怜惜着年已六旬的老父亲,很是为父母当年的离异感到深深的遗憾,而当年插足于父母之间的“小三早已另有新欢嫁作他人为妻,军心里想,父亲也许就这样在感情的空白世界里孤独终老了。蓦然间,军想到了远在河北的母亲,是呀,已经有二十多年没见到妈了,军真的好想妈妈,“妈妈她过得好吗?妈妈她为什么一直都不回来看我一眼?哥哥他结婚了吗?幸福吗?”军想,“父母都已经是六旬的人了,父亲已经知道自己错了,如果能把远在河北的母亲和哥哥接回,让父母晚年团聚,兄弟俩也能时常见面,合计人生,全家团圆,那该多好呀!”这样想着想着,一种说不出的酸楚夹杂着欣慰,纠结了军的思绪,于是,军便联系了舅舅,好不容易从舅舅那里得到了哥哥的联系方式。
.
兄弟俩一席电话,慰藉了久违的离别之苦,在电话里,军听哥哥说起,离婚后母亲带着他改嫁给了河北山村里一个比她年长十八岁没有后代的的男人,继父家里是边远山区,电话不通,车辆不达,再聪明的人在那样的山沟里都没法改变自己贫穷落后的面貌,所以他们三人在河北那边一直过着非常贫困的日子。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听到这些,脐血相连的亲情不禁使军泪眼汪汪,“我可怜的母亲!我可怜的哥哥!”一阵绞痛袭击了军的心口。整整二十年的离愁啊,真是让人感慨万千!
.
在弟弟诚恳的劝说下,担心会影响到弟弟生活的志终于打消了思想顾虑,打点好行装,很快从河北赶回到了广西这边他原来的家,弟弟把家里的田地、自留地都划了一份出来给哥哥,志就这样在原来的家里安定下来了。志跟弟弟一样勤学好胜,勤奋孝顺,除了耕种好田地,农闲时期还出去承包农家小户住楼的建筑工程,四年时间,志就通过勤劳的双手走上了富裕路,去年就已经在弟弟划给的自留地上盖起了一层80平米宽的水泥楼,志说,待他再努力些多赚钱把第二层住房盖好后,就去河北把母亲接回来,娶个媳妇一起好好孝顺年迈的父母。然而,天不由人算,在施工过程中一阵头晕,志的一生就轻轻地飘了起来,从建筑高楼层坠落在湿冷冷的地面,二月的剪刀风,割断了志年仅32岁的生命。
.
噩耗传来,晴天霹雳,一直在心里都觉得亏欠志的父亲一夜之间脸色全变了,丧子之痛让他瘦削干枯的面容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黄黑色,接连几日几夜滴水未进,亲朋好友、左邻右舍都纷纷前来好言相劝和安慰,父亲终于撑住了;志的母亲更是整日以泪洗面,青涩的面容透射出绝望的冷俊,几天几夜她几乎都没说什么话,活象一具历经风吹雨打的木讷大理石雕像。
.
办完儿子的丧事,她便收拾行李欲返河北。
前夫拉住了她,说:“别走了,留下来吧,今后我会好好待你,志走了,我们还有军,而且还有了可爱的孙子,军很能干,我们跟着军好好过日子享清福吧。”她没有答话。
前夫的侄女来了,带来了新的棉大衣、毛衣和鞋,对她说:“婶,这是我买给你的衣服,收下吧,我们都希望你能留下。”她只说了两字“谢谢”。
儿子军过来抢过母亲的行李说“妈,你既然回来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让你离开,你留在这,我不需要你做什么事,你就让我天天有妈喊,我就幸福了,满足了。”是呀,五岁以后军就再没机会叫过一声“妈”。
她勉强留下了,但半个月之内就已经三次提着行李偷偷离开,被儿子发现又拉了回来。终于有一天,她突然跪在儿子军的面前低着头说:“军,妈妈对不起你!”然后很快起身提着行李头也不回地走了,这一次,儿子军不再阻拦妈妈的离去,因为军知道,留得住人留不住心啊。
.
没有人能留得住她,很多人都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她走后,留给当地的人们一连串的疑惑:她为什么离婚后二十几年都不回来看小儿子一眼?难道仅仅是因为痛恨抛弃了她的前夫就毅然掐断了这段肠子?她为什么执意要回河北大山沟里去陪伴一个年近八旬的老头过苦日子,难道她觉得只有跟她一起生活了长达二十几年的那老头才是亲人?还是她无法面对满是离婚之痛和丧子之痛刻骨印记的这片土地?或是她已心如佛门,空灵人世?没有人知道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女人心,海底深啊!
.
但笔者只想说:但愿人长久,家和万事兴 !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89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
验证问题: 你确定要提交了吗?回答“是”或者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