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69625
用户名:  姚小远2015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8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0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6-28 17:04

我曾像傻逼一样爱着你:跟屈原喝一杯姚小远酒!


前天我去了一趟双井,在木北理发店附近的一家门店里,看到一尊石膏做的维纳斯雕像。有那么一瞬间,我几乎沉浸沐浴在一种光辉里——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多过维纳斯,已经很久没有如此的沉浸感了。

高中和大学时代,我上街只喜欢去两个地方。一个是工艺品店,一个是书店。维纳斯对我的意义,就是圣洁与美。在这个不三不四的没名没姓的年代,我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单纯的圣洁感了。那一刻,我几乎泪流满面。

 

昨天是端午节,端午节与屈原是连在一起的,少年时代的唯一偶像,此刻竟然没有了感觉。看着朋友圈里发有关屈原的图文,波澜不惊,恍然隔世。

早年,屈原于我是神一样的存在。高中课本里,学过屈原的国殇,记住了屈原的路漫漫兮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并且跟男女同学互勉。那时候对屈原的喜欢,不是因为他的诗,而是因为他是一位爱国诗人。爱国而不得,就***跳江自杀,这真牛逼!

当然,骨子里,还喜欢屈原的另一面举世浑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某种意义上说,正是司马迁赋予的屈原的这种气质,铸就了我的清高。

大学时代,读了屈原的《离骚》和其他诗歌,对于屈原的认识,也依然局限在爱国层面,延续了几十年。

 

几十年的颠沛流离、兵荒马乱之后,屈原于我,渐成浮云。最近几年,除了端午,竟然很少想起。即使端午,那种想起,也很应景,也如过眼烟云。

今年端午,盘点了我对屈原几十年的感情和感觉,豁然开朗。两类人对屈原是念念不忘的:一类是怀才不遇型,一类是爱国的文艺青年。见山见水的现在,怀才不遇和爱国于我,都是一种幼稚;对屈原的情怀,也就由此淡了。

我命在我不在天,怀才不遇未必是一件好事。怀才不遇是少年不识愁滋味,我已经是廉颇的哥哥,天凉好个秋就好。至于爱国,那是生命中无法承受之重。我爱和不爱,国就在那里。而且,爱国的人,大多都想从爱国中获得回报,这种鸡贼,不做也罢。

 

庚子年的端午已过,跟屈原喝一杯姚小远酒,我是在跟自己的往事干杯呢!

 

写文不卖文,卖酒!

唯姚小远酒,不曾辜负任何人!

姚小远2020626日  星期五   上海理道,我只是一只有理想、有文化的兔子

(关注公众号卖酒的姚小远,一个灵魂去找另一个灵魂。

希望喜欢我的文章、喜欢我这个人的又刚好喜欢喝酒的读者,以后就不要喝其他酒,只喝姚小远酒好了!)

 





古有屈原,今有小远

一意孤行,一往情深

唯姚小远酒,不曾辜负任何人!

 

姚小远携姚小远酒祝全球华人端午节快乐,总有一天,愿你们都喝上姚小远酒!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94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