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69625
用户名:  姚小远2015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8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0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5-27 16:12

一生一世,坐牢三次!(连载之32)


刚开始坐牢的时候,曾经想过,等我出狱,那场风波也就尘埃落定了。我会把自己的这些经历写下来,名字就叫点燃一根烟。接下来,我有两个没有想到:第一个没有想到的是,我坐牢的时间并不长,前后整十一个月就出狱了;另一个没有想到的则是,这个事情竟然经历了这么久,依然高悬在历史的山巅之上,没有尘埃落定。即使很多当时当事人都已经故去或者老去,只要那些既得利益者们还在继承着他们的利益,这个事情就不可能做到尘埃落定。

乐观和悲观,让我的人生像置身于波涛之上的一叶小舟,要么浪头,要么谷底。三十年的时间过去,风波并没有尘埃落定,却已经被有意识地忽略和选择性遗忘。功与过、罪与罚,即使再大的坑,时间都会把它填埋起来,连一点儿痕迹都没有。

三十年之后,当我因为去年的被拘留要将过去经历的牢狱生涯都写出来的时候,我想很平静地叙述这些往事,告诉人们事情本来的样子,而不是他们以为或者想像出来的样子。

 

七号监室在北院的最南边,也是离大门和哨位最近的号子,里面关的大部分都是重刑犯,将我调换到这里,是对我不服从管教的一种惩戒。在这里,杀人犯、盗窃犯、毒品贩子之外,还有一个特务。

这个特务叫黄建国,一米八几的个子,国字脸、浓眉大眼,上海人,原来是宝鸡秦川机床厂的工人。八十年代初,他背着一个黄军挎包,带着几百块钱,一张中国地图,一路由宝鸡辗转到云南,最后从畹町渡河到了缅甸。

黄建国在缅甸坐过牢,一次暴狱,他趁机逃出来,屁股上挨了一枪。在放风院洗澡的时候,我看见过他屁股上的伤痕,一个深深的沟槽,应该是子弹擦过去的。黄建国也是一个爱干净的人,洗澡的时候动作幅度比较大。

出狱后,黄建国在缅甸居留下来,有段时间,收集大陆的有关报刊提供给台湾的国民党机构,惨淡生存。风波开始,黄建国回到大陆,应该是负有某种使命。刚到上海,他就被抓了。听他讲,他在缅甸的事情,大陆这边都知道,而且一清二楚。对于中共情治系统的能力能量,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就格外警惕。未来的岁月里,相信我会遇到很多特务,只是我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而他们对我却了如指掌。

我跟黄建国聊的比较多,却很少说案情的,对我对他都是忌讳。我们有一个共识是,他这样的我这样的应该有专门的地方关押,不应该跟刑事犯在一起。不过,大陆官方并不承认政治犯,这种想法在很长时间是不现实的。未来有一天,大陆承认政治犯的时候,政治犯也就不存在了。

黄建国很快判刑下劳改队,他离开后,杀人犯徐强说,他偷看了黄建国的判决书。黄建国给我们说,判了三年,实际上判了六年。黄建国江湖经验老道,又非常谨慎,他不想号子里的人知道他的刑期是因为这里的人大多心理阴暗,只恨自己判得多,只怕别人判得少,他不想别人看他的笑话。

我出狱后,收到过一封来自渭南锅炉厂的信,黄建国写的。让我给他寄地图还有相关书籍,考虑再三,我没有回应他。

 

写文不卖文,卖酒!

唯姚小远酒,不曾辜负任何人!

姚小远2020526  星期二  上海理道,我只是一只有理想、有文化的兔子

(请关注公众号兵荒马乱后的姚小远,相忘江湖,彼此温暖!

希望喜欢我的文章、喜欢我这个人的又刚好喜欢喝酒的读者,以后就不要喝其他酒,只喝姚小远酒好了!)

 





衣裳在洗衣机里,枕头在床上

饭在锅里,我忘记吃了

夏天终于像夏天了,人也要像人

行云流水的行云流水,老气横秋的老气横秋

我不是你,你也不必懂我

 

你们帮我卖酒,我给你们写文章

我们一起重新开始,改变世界

唯姚小远就酒,不曾辜负任何人!

 

卖酒,我们是认真的!

购酒请加姚小远微信13817732559

 

隆重推荐一款酿造于2012年的姚小远酒,那是一个神秘年份。

2012—2020,有一种神秘魅力。

 

两款三种姚小远酒,值得畅饮,值得珍藏!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3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