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69625
用户名:  姚小远2015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2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 2020 - 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1-21 23:42

非典往事!


非典时候,我到上海已经一年,已经开始做上海梦网电子商务公司。去八万人体育场招聘,来了一个黑人应聘程序员,叫他到公司面试。

他是塞内加尔人还是塞拉利昂人我已经忘记,也忘了他叫阿内兹尼还是阿兹内尼。他已经在大陆九年,先是在北平学习,后来就来到上海。他要的工资四千九,不高,还是老外,我就让他来上班。

面试结束,他跟我们握手告别。这是我第一次跟黑人握手,黑人的手背是黑色的,手心却粉嫩嫩的。他一出门,我跟王磊抢步往洗手间跑,用洗手液使劲搓手。

有段时间,我安排这位非洲员工中午休息的时候教大家跳“草裙舞”。

 

买了安利维生素什么的,给员工每天发着吃,我自己从来不吃。那时候,我特别讨厌戴口罩的男人,认为他们缺少男子气。我自己,对非典的危险嗤之以鼻。

四十岁生日那天,在和平饭店开了一间行政套房。平时四千多的房价,游客少,打折到二千八百五十元。

那天晚上,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进来,我还想做些什么的心事落空。非典,就这么挽救了我,无娼可嫖。

 

我在上海没嫖成娼,却在北平请人家嫖娼。

联通不像移动,一开始就可以办全网业务。去北平找联通总部的陈姓员工,请他吃饭花了两千多块钱。这位不到三十岁的大男孩说,他不喜欢吃饭,他喜欢玩。

非典期间,北平的很多娱乐场所关门。给西安、上海、深圳的朋友打电话找玩的地方,朋友给联系了西三旗一家地下的夜场,挑了一个小姐。当时我住华侨饭店,感觉到西三旗好远、好偏。

 

非典已经过去十七年,武汉的疫情让我想起一些零散往事,不胜唏嘘!

 

姚小远2019120日 星期一 上海理道,我只是一只有理想、有文化的兔子

(关注公众号“生活在别处的姚小远”,收听更多这个时代沧桑和忧伤的声音。)

 





我们不卖普通酒,我们卖的是美酒(色香味俱全);我们不卖勾兑的酒,我们卖的是纯粮食酒!

 

姚氏美酒以青稞、高粱、大米、小米、糯米、大麦等粮食,采用大清古法并推陈出新,多次发酵酿造。色若琥珀,香甜如初吻,入口桃李春风。饮一杯姚氏美酒,你喝的不是酒,是刀光剑影、温情脉脉的岁月;是时光洪流里的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江山如此多娇,无数英雄都喝高!

 

姚小远的酒,是给自己喝的酒,是给自己人喝的酒!

 

我和你的三生三世,就差一壶姚小远!

 

春夏秋冬,一醉方休!

 

做酒,我们是认真的!

 

姚氏美酒目前有三种

 

42度陈酿(如春),售价每斤60

 

48度陈酿(如秋),售价每斤90

 

50度陈酿(如夏),售价每斤80

 

五斤简装和十斤简装两种,款到发货,非诚勿扰!

 

卖酒,我们是认真的!

 

购酒请加姚小远微信13817732559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9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