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69625
用户名:  姚小远2015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18 - 9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 2018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06-19 20:23

端午节没有端午节的快乐!

每到端午节,我就会想起家庭往事,想家里的人。

少年时候,市场还没有开放,粽子一般都是家里自己包的,包粽子用的苇子叶和绑粽子用的马莲草,都是从附近山沟里采摘的。马莲草路边就有,没有人管;苇子叶附近的农民不许摘,抓到了往往会被暴力对待。一年端午前,我和哥哥去后山的一个池塘摘苇子叶,农民来了,我跑了,凉鞋都跑掉一只,光脚被麦茬扎出了血。我躲在田埂上,看着农民抽我哥的巴掌。那时候的我,并不勇敢,只是躲藏着,直到农民走了,我才敢去找我哥。

少年的我,不但不勇敢,还不敢承担责任、自私。那时候,我们吃粮是供应的,每个月有定量,而且有粗粮细粮之分。我们厂子里有压面房,五七连家属老娘们开的,可以用面粉去压面房,给上三、五分钱,就可以换机制面条回来。有段时间,我会往细粮里面掺粗粮,把白面里掺包谷面,直到有一天被一位麻脸的家属老娘们抓了现行。当时,我一脸懵逼,装出很无辜的样子,告诉她们是我哥给我舀的面,找个借口,逃之夭夭。

所以想起这些,是因为哥哥患肺癌已经晚期,治疗了三、四年,令我辛酸心碎。

 

端午之前,六角粽子就包好了。米是大米糯米混合的,淘洗之后,用苇子叶包好,再用马莲草扎紧,面里放一两颗红枣,包好之后用大钢精锅放在炉子上煮几个小时,粽子熟了,满屋飘香。

端午节早上,一般四、五点就会起床到后山去采摘艾蒿,艾蒿长在田埂上,满山是学大寨修的梯田。低处田埂上的艾蒿前一晚或者更早一些就被采摘的所剩无几或者只剩下小艾蒿,即使是蒙蒙亮上山,也有些大人已经采好一把或者一捆艾蒿回家。漫山跑着找到一片艾蒿后,会采摘上一捆高大茁壮的回家,然后插在门窗上,记得有时候,我们兄妹睡的高低床上,也会插上艾蒿。我哥去农村当知青插队之后,端午节的艾蒿,主要是我去采摘的。

回到家里,粽子已经热好,煮大蒜和煮鸡蛋也是端午节的标配。一家人围坐在圆桌上吃粽子,白白的米,红红的大枣,绿的苇子叶和马莲草,而且可以敞开吃。大多数端午节,都是沾着白砂糖吃粽子,最好吃的,则是用蜂蜜沾着吃,那种甜蜜是沁到心里面去的,即使一百年之后,都淡忘不掉。

一家人吃过粽子后,爸爸妈妈去工厂上班,我们兄妹背着书包去上学,端午节,也就结束了。每年的端午节,都是这样过的。

 

这是我在丽江过的第一个端午节,想到这些有关端午节的往事,忧伤难过。长大之后,一家人也就开始散了,妈妈走了,妹妹举家到了北平,我狡兔三窟,老爸和哥哥还在宝鸡,老爸已经八十多岁,哥哥又癌症晚期,一家人再不可能像过去一样聚在一起,过一个简单而甜蜜的端午节了。

想到这些,忍不住,就想哭!

 

姚小远2018618日星期一  上海理道,我只是一只有理想、有文化的兔子

(关注公众号“姚小远的江湖”,收听更多自由思想和犀利言论!)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3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