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69625
用户名:  姚小远2015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17 - 10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17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9-30 19:56

我住过最贵的酒店和最便宜的旅馆!

因为在丽江北门坡子云巷92号开了客栈一念花开昔年店,便想起许多与旅行和住店有关的往事。
2009年大半年时间住在不同地区的不同酒店里,很多次午夜梦回或者清晨醒来,我都有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恍惚感,那真是一段漂泊人生。
我住过最贵的酒店是上海南京路的和平饭店,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老饭店,分南北两楼,南楼建成于1906年,建成年代早于北楼。2003年4月29日,我四十岁生日的时候,就住在和平饭店南楼的一座行政套房里。
我曾经这样设想过我的四十岁生日:早上在广州喝早茶,中午在北平吃烤鸭,晚上在上海的金茂大厦喝咖啡。到了四十岁生日那天,我却在和平饭店开了一间行政套房,平时价格四千八百元,非典期间,打折到二千八百五十元。
生日那天下班跟同事朋友吃过晚饭后,一个人从卢湾区的新家坡花园到黄浦区的和平饭店,在一家便利店买了六瓶各色朗姆酒,穿过人潮汹涌的南京路,与大堂里的几名老外擦肩而过,没有坐电梯,而是走木头楼梯,进到房间。一个人在洋溢着上世纪之初气息的客房里喝着朗姆酒,想象着这个房间里也许住过赛金花、王亚樵、杜月笙和那些消失在历史和岁月里的风云人物,躺在床上睡着了。按照计划,我会去楼顶爵士酒吧欣赏上海“老克朗”们的演出,如果有电话打进房间,也会招嫖一次。结果,睡到凌晨醒来,也没有电话打进来。一个人于三点多钟走出和平饭店,在行人寥寥的外滩转了半个多小时,沉默的黄浦江水滚滚东流,我又折回和平饭店,倒头睡到天亮。
第二天早上,叫了一份九十八元的美式送餐,两片面包,一只煎鸡蛋,两片火腿肠,一杯橙汁,在房间里又恍惚了一段时间,退房离去。
2005年11月到2006年3月上旬,我曾组织过一次沿着黄河溯流而上的徒步旅行,当时计划是要走到黄河发源地的,这个计划最后夭折于山西的永济,就是著名的张生和崔莺莺的普救寺以及王之涣的登鹳雀楼的那个地方,属于运城地区。前后,有数百人参加过行走,走过山东、河南和山西的部分地区。
作为徒步行动,平时,我们都要扎帐篷宿营的。大多数时候,我们会宿营于人家院落或村委院子,手机和电脑的充电问题,就能解决。一旦充电问题无法解决,我们就会找一家乡村旅社,一部分人住在帐篷里,一部分住在乡村旅社里,一般情况下,我是会住旅社的。所谓旅社,也就是几间房子,房子里有一张或者两张床铺。所谓床铺,一般都是用两条长凳支起床板,上面铺着一床褥子和那种老式的红蓝格子或者俗艳的花床单,床上还有一床被子,不厚,被头就像好久没有洗澡的车轱辘脖子,黑乎乎的都是油腻和脏物,散发着非常难闻的味道。房间很冷,没有任何取暖设备,冰窖一样,感觉比帐篷里都寒气逼人。一般我都是钻进睡袋,再将被子盖在睡袋上,憋着气进入梦乡。这样的旅社,一间房也就三块五块,好像有一次,我们还讲到两块钱入住,那应该就是我住过的,最便宜的房间。
感谢生活,让我在有了这些经历之后,基本上能够做到云淡风轻、宠辱不惊。天天海参鲍鱼,也就是那回事儿;天天咸菜馒头,也没有什么过不下去。现在,我有了自己的客栈,今生今世,应该再没有机会去住那些乡村旅社了。而且,现在山东的乡村里,也应该没有那种便宜到尘埃里小旅社了。
一个时代过去,一个时代正在或者已经来到。

姚小远2017年9月30日星期六  上海理道,我只是一只有理想、有文化的兔子
(关注公众号“姚小远的江湖”,收听更多自由思想和犀利言论!)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2) |  浏览(952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遥望西江水 2017-10-17 18:47 Says:
可惜没有图
wei符号 2017-10-01 20:25 Says:
不错,挺有意思的。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