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65720
用户名:  天峰岭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17 - 11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2017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7-28 09:56

我看广西美丽变迁  ——泗水之洲

    泗洲岛,一个令人心动的地方,放开了脚步,去追寻那一份美丽。 

江镇泗洲村,四面傍水,是浔江藤县段一个岛。岛长2公里,给人印象宽阔、绿色、生机盎然。
       党的春风荡漾,一泓飞度,泗洲焕新颜。站在泗洲大桥遥望,泗洲岛俨然一个婴孩,熟睡在翠竹的怀抱里。堤岸周围长满了虾须竹,它不与佛肚竹、泰竹、方竹、凤尾竹等相媲美,有了长长的根须,抓得稳,不怕风吹浪打,炼历出挺立不倒的风骨。生活在竹海里的泗洲人,如同虾须竹一样的风骨,2000多村民和谐共处,淳朴友善,勤俭持家,乡风文明。

       泗洲的竹海里,如梦如歌。来到了,没有人世间那种喧嚣与浮躁,名利和烦恼统统被淹没。风儿轻吹,竹节吱嘎响,鸟儿在竹枝上翻飞,脚下青青草,野花怒放,蝴蝶翩翩飞。正如清朝诗人郑燮“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描写的一样美。竹幽蝶舞人独醉,躺在竹缝里,荡起张网床,眨着眼,摇呀摇,抬起头,听风看云,任由云卷云舒,乐也逍遥。

    泗洲没有巍然屹立之势,十分平坦,舒展明快。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篱笆地里,时掩时现着人们忙碌的身影。头戴笠、腰弯着,浇水、除草、施肥。那小白菜、龙须菜、甜麦菜长在阳光里,沉醉着,墨绿墨绿的。包菜地上,冬去春回,又活过来了,透过菜叶透过的散光,像染上一种怪异的色调。田埂上的野花、野菜,低矮,爬地贱生。歪斜的竹篱上,攀满了瓜瓜豆豆,高的矮的,红的绿的,那荔枝、西红柿、甜瓜、玉米也熟了。西江黄金水道,从泗州直通粤港澳,瓜果飘香,客商纷至沓来,一车车,一船船,满满的外运。泗洲人用辛勤和汗水,在一块块菜地里,种出了五彩斑斓,种出了舌尖上的味道,种出了丰收的喜悦。

       泗洲头的小巷道,古老与现代同在。老旧的砖瓦房,新颖别致的楼房,掩映在果树里、竹林旁、水塘边。走进这个村落,时光却不虚度,心挺安闲。老人们有的围着一起下棋,有的倚着门框,有的拄着拐杖,眯着眼看天。成年人忙碌着,脱贫致富,生态乡村,新政策,新项目落地开花。小朋友们天生顽皮,躲躲闪闪,点鞭炮,做迷藏,好玩不知日子过。慵懒的猫儿,窝在墙头晒太阳,世事的沧桑与它毫无关联。鱼塘里的鸭子在凫水,泛起拨拨涟漪。那间门扉半掩的老屋,藤蔓已爬满墙,几只布谷鸟在屋檐上对话。难得邂逅这一回,仰头笑念“红日照顶时过半,清风偏笑白云闲”妙联,脚步放慢,久久不愿离开。
       因为去泗洲,忘不掉那片桃花林。正月里,咋暖还寒,不是时候,桃花自然看不到,倒是看上了几十株柳树,疏落在江岸边,柳芽初点,与桃李争春吧?徘徊50多亩的桃花园,种满菜花呢。满园菜花,亭亭玉立,明丽自然,淡雅清净。菜花摇弋,淡淡花香,小蜜蜂飞来又飞去。游客着了迷,竟玩起自拍。站在这布满阳光的泗洲菜花地里,仿佛满金流动,芳心萌动。恍然间,这一片菜花,点醉了春光,炽热了游人的心。

        泗洲是水养的,洲头鹅卵石的江滩路已成尘封的记忆。如今,长洲枢纽蓄水,高峡出平湖,江水赢回,泗洲码头上悠悠荡荡的小竹排,似乎是慢生活最好的诠释,小小竹排江中游,慢慢欣赏,两岸旖旎的风光,就连心事也是慢的。闲暇的时光里,看着那些漂浮在水面的落叶,那些被竹杆声惊起的飞鸟,那些游人戏水,发出清朗的笑声,心中几许愁,恰如悠悠浔江水,一去东流。
       春天里的泗洲,别样的风情。正月十三,泗洲的“上灯节”, 流传几百年。哪家添丁了,左邻右舍,亲朋好友来相聚,话语欢笑,喜炮震天。办灯会、写灯谜、唱灯歌,欢乐一天,张灯结彩,乐也融融,浓浓的节气,民风民俗,填满了整个泗洲岛。美在花灯上,寓意深刻的诗句,你要是念了又念,越念越感悟。老屋里、榕树上,红红的花灯高高挂,挂满了甜和蜜,挂满了泗洲人的希望。

    洲不在大,宜居则好。水不在深,悠然则灵。今日的泗洲岛,在党的富民政策沐浴下,一个如梦般的生态家园,更令人迷恋。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1270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CUANGWUREN 2017-07-31 11:55 Says:
很想去,但是一直没有去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