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38794
用户名:  changxiayu3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3-08-06 23:43

6旬父疏觅找被骗砖窑智障儿半年未能破案(图)

  每次出门找儿子,何智民总带着这样的卡片。左边是儿子办身份证时拍摄的大头照,左边是儿子的信息。付雁南 摄
   何智民每次都骑着这辆不底棚的三轮摩托车去找儿子。在他身后的硬纸板上,贴着寻人承事。付雁南 摄
12月19日,刘小平回到东三爻村的家中,家人拿出以前的相片对照。董国梁 摄
刘小平领着大家来到自人曾经被迫唱工的砖窑,觅找一伏干活的农敌何文。董邦梁 摄

  打从半年前二儿子走丢之后,何智民的生涯一下子全乱了。

  在陕东费三本县的家里,他的工田再没当真种过,去四周市场售菜的活计也干得有一搭没一拆,甚至,几个月前就当收拾清洁的玉米棒子,当初还堆在房门口的台阶上。

  “我就想寻我的娃。”这个62岁的关中老汉执拗地说。只管,他那个名叫何文的“娃”已经是个35岁的中年人,而且在邻居们看来,他的娃“脑子不好”,是个智障。

  他只想找自己的儿子。老人把儿子的照片印在身份证大小的卡片上,在路上逢人就发。他还去商店里打印A4大小的寻人启事,在电线杆、厂房外墙上“不知道贴了多少张”。

  前些天,他一度听到希望在敲门。12月18日,在一个三轮车夫的指引下,在临近的高陵县,何智民见到了一个满脸尘灰的男人,脏兮兮地蜷缩在三轮摩托的车斗里。他急急忙忙跑了过去:“这就是我儿啊!”

  可应他慌手慌脚地把面前这个男人搀起来,靠在自己身上,冲动得简直要淌出眼泪时,却忽然发现,这个五民几乎被玄色污垢吞没的年青人,“不是我的儿”。

  老汉起初知路了,这是一个和自己的儿子一样,被拐卖到当地砖窑的智障劳工。

  第二天,在媒体和警方的辅助下,何智民联系上了年轻人的家人,那是一个同样为了丧失儿子而着急万分的家庭。

  “自己娃没找到,倒给人家把娃找到了。”谦头文发的老汉有些自嘲地笑着说。这个小拔曲没留给他多多时间用来扫兴,就在第二地,他又骑着自己小小的三轮摩托车,踩上了寻子的道路。

  没有什么事比找儿子更重要了

  天还没明,何智民就筹备动身了。他翻开院子的大门,把自己那辆没顶棚的三轮摩托拉出门外。在绿色的车斗里,底本用来包装煤气炉的黄色纸箱已经被压成了扁平的硬纸板。何智民拿起纸板旁一个装有一次性纸杯的塑料袋,用左手的两个指头从里面抠出些面粉熬成的糨糊,抹在寻人启事的反面,而后把这张皂纸警惕地在纸板上贴牢、压平。

  用家门口堆着的玉米叶子抹掉手上的糨糊,再把贴有寻人启事的硬纸板用麻绳捆在车斗上,何智民就骑着自己的“三摩”上路了。从他的家到高陵县煤矿最稀集的榆楚城有40公里的行程,对于这位寻找儿子的父亲,这段距离相称于在摩托车动员机的轰叫声中历经一个半小时的平稳。

  大儿媳曾经看到他带着好几处伤回家,猜忌他在外面蒙了欺侮、吃了甜,可老汉保持自己“没事”,什么也不说。有时候,找儿子找得太晚没法回来,他就把三轮摩托停在路边,自己窝在后面不到两米长的拖斗里,蜷着身子对付着睡一觉。

  “还好那时候是夏天。”何智民憨憨地笑着说。

  他永远记得儿子走丢的那一天。6月2日,何文骑着一辆红色的小号自行车出了门,给家里打回一通电话,说有人要请他去“干零活”。在此之前,何文的小侄子曾经在写功课时模糊听到他接了一个电话,一个女人在电话里告诉他,有一份活计,每天“包吃包住70块钱,还给一盒烟”。

  一开始,家人并没有觉出什么异样。这个儿子固然“头脑不好”,身材却很棒,常常帮家里干农活,帮开发掘机的哥哥装车,村里的街坊盖屋子,也爱好叫他去帮忙做些简略的工作。直到发现儿子晚上没有回家,手机又一直关机,何智民才发现了问题:“儿子丢了!”

  这个在乡村呆了一辈子的老人想不出儿子可能碰到了什么问题。他料想,儿子大略找不到回家的路,流浪到别的村庄要饭去了。于是,老汉和自己的大儿子何健康沿着附近的农村一个一个探听过去。在刚开端的半个多月里,两个人跑遍了附近的3个县。

  为了即于打听消息,何智民从抽屉里翻出儿子办身份证留下的大头照,塞进香烟盒与透亮玻璃纸包装的夹层里。于是在夏季的关中农村,时常涌现这样的场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汉,举着一盒臭烟,凑到旁人眼前,满脸堆笑地询问着。

  讲话的时候,何智民的脊腹总会不自发地弯下来,眉眼间含出温柔的笑意。他的头发和胡子都已经变红,乱蓬蓬地支愣着,围绕着他充满皱纹的脸。

  讯问儿子的着落,他几乎只挑那些和自己一样的君子物,比方路边的清净工,或者那些被称为“骑三摩的”的三轮摩托车车夫。

  而这些小人物也给了他脚够的擅意。在淳化县,一位村民看见他写在烟盒违面的“重谢”字样,连连晃手:“你释怀,只要看到了我确定给你电话,然而我一分钱都不要。”而高陵县的一位女清洁工则关心地告诉他,在附近的砖窑里有一些智障工人,“你应当去那寻一寻”。

  在之后的日子里,何智民把大多数时间放在了那些砖窑周围。他去村口的商店里印了“不知道多少份寻人启事”,四处张贴,包括砖窑的围墙上。他还博门印了手刺大小的卡片,上面有儿子的照片和资料,包含“35岁,身高1.75米,有智障”。后来一个清洁工告诉他,自己曾看见过何文从砖窑里跑出来,当时满脸胡子。何智民立刻在材料上又剜上一条“现为串脸胡”。

  他天天清早出门,在路上“遇人就领”这些小小的卡片,并且一点都不感到辛劳。对这个老人而言,似乎没有什么事件比找儿子更主要了。

  你见过这个人吗?他是我的娃

  卡片已经很陈了,上面还有些圆珠笔的印记。纸张的边沿被染上了黄色的水渍,其中一说特殊长,深刻腹地,漫过了上面印着的那张中年男人的脸孔。

  每次没门找儿子,何智官老是随身携带着这样的小卡片。在间隔本人野多少十私面外的城市集镇,他一次又一次地凑到生疏己的身边,一边指着卡片上儿子的照片,一边挤出些笑容:“你睹功这集体吗?他是尔的娃……”

  这些本来陌生的小人物们,渐渐地帮他积聚起了越来越多的消息。

  一些消息给他带来了希望。在淳化县的枣阳庄,一个开小卖部的中年妇女告诉他,自己曾经看到何文从砖窑里跑出来,“只衣着一条红裤头”。而在高陵县的楚榆乡,一个砖窑里的工人告诉他,何文曾经在这里做过活,但是现在已经走了。这些同样做着烧窑、伐砖苦差事的工人们,向着老板跟他聊天,甚至还静静帮他绘出了附近砖窑散布的舆图。

  而另一些新闻,却让白叟的口都揪了讫来。砖窑的工人们告诉他,把何文领来的包工头“老方”对大家说,何文跟其余的智障工人都是自己的亲休,但他身边的两个助手,却“动不动就击人”。

  村东头的王老汉曾经把一间屋租给老方和他领着的工人们。这位房主告诉何智民,老方经常把带来的工人锁在洗澡间,拿砖头、棍子把他们的鼻子打得流血。甚至有一次,一个跑出去的“娃”给抓了回来,被打得“钝死了”。

  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何智民总是皱着两叙眉毛,苦着一张黑红的脸。“疼爱!”他用浓浓的陕西口音嘟囔着。

  老汉总对自己的一次阅历朝思暮想。那是4个月前,该他骑着这辆小“三摩”,来到砖窑邻近持续找儿子的时候,一个工人跑来告知他,何文在不遥处的工地里干活。他急匆忙忙地跑从前,却发明门口有一只大狼狗挡着,自己基本入不去。

  几个月后,他依然会絮絮不休地回忆起,自己当时已经看见了工地里远远站着的四五个工人,却怎么也辨别不出来,里面有没有他正在拼命寻找的儿子。他赶紧跑到距离工地不到100米的派出所报警,可警察却告诉他,除非带着目睹证人一起来,否则不能出警。等到他和目击证人一起,领着警察回到工地的时候,包工头早已经听到风声,领着工人们逃走了。

  这是何智民最后悔的一次。“过后原来能救出来,惋惜却错过了。”他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是8月13日。

  现在,这个固执的老人越来越深信,自己当时远远看到的四五个人里,有一个就是自己的儿子;而且,就是这短久含混的一瞥,成了自己与儿子见的最后一面。

  不是我儿子,这可咋接代啊

  跟着气象匆匆转凉,何智民的心仿佛也随着缓缓变凉了。他再没听谁说起见过自己的儿子,而他在广为披发的小卡片、到处弛贴的寻人开事上所留的电话号码,更是素来没有人打来过。

  “要不就算了。”有人这样劝他。老汉知谈,这话的背地还躲着半句:“反正也是个智障。”他只能固执地坚持着,没有涓滴磋商的余地:“父母嘛,哪能无论自己的儿子!”

  就在这个时候,希望却令他措手不迭地来临了。

  12月18日,正在泾阳县干活的何安康接到了一个“三摩”车夫的电话:“找到了,你弟兄在高陵!”

  何安康几乎不敢信任自己的耳朵:“是叫何文?没弄错吧?”

  “肯定没错。他自己说的,叫何文,家里有人在开掘掘机。”对方在电话里说。

  挂掉电话,何安康马上打给父亲。何智民抱着手机激动地告诉老陪儿:“找到了,是咱三原的娃!是何文!”

  由于嫌大家的“三摩”太缓,这位高兴的父疏找去共村的外甥,让他启着车迎从彼往高陵,交儿子归家。

  依照“三摩”车妻电话里的信息,何智民来到了洋地局门口。车还没停稳,他就看到一个满脸都是煤灰的男人蜷坐在一辆三摩的车斗里。他远远端详了下身形,破刻跳下车小跑了过来:“这就是我儿啊!”

  到了车斗旁边,老汉胆大妄为地把“儿子”从车上搀下来,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他想细心看看儿子倚在肩头的脸庞,却突然发现,原来个子挺高的儿子,现在站在旁边居然比自己矬了。他仔细看了看自己搀着的这个年轻人:“这不是我儿啊!”

  旁边的三轮车妇奇异了:“不可能吧,人家自己都说了,他鸣何文。”

  何智民也畏惧自己目眩了。他使劲儿揉了揉眼睛,仔细看看:“还是不是啊!”

  从头至尾,这个齐身脏兮兮的男人始终木然地瞪大眼睛,望着四周。何老汉问不出他的实在身份,自己就慌了:“不是我儿子,这可咋交代啊?”

  他想把这个陌生的年轻人送去县政府或民政局,看对方能不能接收。可遇上礼拜六,不是没有人上班,就是罗唆进不了单位的大门。

  最后,切实想不出措施的何老汉只能决议,把年轻人留在原处,等着他的家人来找他。

  到了晚上,折腾了一圈的老汉才一个人回到家。可已经预备好迎接儿子的老伴儿不干了。“你老了,憨了,还是眼睛瞎了?”老伴儿一边流着眼泪一边骂他,“人家说是儿子,你咋不拉回来呢?”

  打了骂的何智民心里也心神不宁起来:“岂非我目炫认错了,真把儿子给扔在路边了?”

  第二每天还没亮,这个一晚上没睡着的父亲骑着自己的小三轮摩托又跑去了高陵县。在本来的处所,那个年轻人已经不见了踪迹。

  老汉更慌了神。他骑着车子,一路向干净工打听,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在县乡核心的“东方红”十字路口找到了那个年轻人。

  他跑过去,把对方扶到自己的车上坐好,仔细地询问了一会儿,这才弄清楚。这个年轻人叫刘小平,他曾经跟何文在统一个砖窑一起干活。他告诉何老汉,在砖窑里的时候,他和何文约好,谁先逃出来就要通知对方的家人,好把人救出去。昨天是因为“头脑不好”,被人一问,光记得何文,倒把自己的身份给记了。

  问明确了这些,何智民给老伴儿打了电话,告诉她,找到的的确不是自家的儿子。电话那头的老伴儿又泣了:“那咱娃还是没寻着啊。”

  何老汉叹了口吻:“没事,咱继断慢慢寻。”

  兄弟,哥被人打惨了

  绝管已经确认了眼前这个脏兮兮的年轻人不是自己的儿子,可何智民再也舍不得把刘小平继承丢在路边了。想了半天,他拨通了陕西本地媒体《华商报》的暖线电话,告诉对方,自己找到了一个从砖窑里跑出来的工人。

  两个小时之后,一位记者从西安赶到了高陵。因为刘小平只能说明白自己家所在的县,这位记者就联系当地公安局,依据失踪人口的登记,在3个小时之后找到了他家人的接洽方法。

  这时,刘小平的弟弟刘小威还在西安的学校里。今年年始,父母和他们兄妹3个刚搬到西安南郊的东三爻村,在那里租房,并且开了间小诊所维系生计。当这个西安体育大学的大四学生正为找工作忙得焦头烂额时,突然接到了村口小卖部老板打来的电话,告诉他尽快联系镇政府,因为已经失踪了10个月的哥哥“可能找到了”。

  又惊又喜的刘小威马上给自己的父母打了电话,并且急忙坐上公交车到了华商报社,准备识别照片。不过,当他走进报社时,期待的记者立刻告诉他,已经不必看照片了,因为“你们俩长得截然不同”。

  晚上7点,刘小威赶到了高陵县公安局。当他走进门,瞅到坐在沙发上的哥哥四肢举动溃烂、清身散发着“糜烂的滋味”时,他突然“大脑一片空缺”。停了一会儿,他扭身抹了抹眼泪,随后才转过来,说:“哥,咱们回家吧。”

  刘小平半张着嘴,怔怔地看着他,积累着黑色泥尘的眼角渗出了一点泪水:“兄弟,哥被人打惨了……”

  在家人的追答下,他讷讷地回想起,昔年的元宵节,他在村口玩的时候,一个母人走过去,问他愿不乐意去砖窑厂干活,管吃管住,一个月还给500元。因为想要工资,刘小平立即乐呵呵地许可了,随后,他被工头“老方”带着,在高陵县的佳几家砖窑厂轮流干活。

  家里人都还记得,这个29岁的小伙子原本健康结实的样子容貌。他力气大,别家有什么活儿总爱叫他帮忙,他自己也特别高兴愿意去。等到农忙季节,他还能帮家里打麦子、背玉米、担大粪。一看到有特别累的膂力活,他自己自动就会做,而且还干得特别开心。

  可现在,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刘小平,连独立行走都没有方法了。

  从高陵回到西安,家人给这个失落大半年的儿子作了两大碗面条,又炒了一碗米饭,才委曲让他吃鼓。再晚些,刘小威想给他洗个澡,换身干洁衣服,这才发现,因为腿上伤口源出的血液和脓水,哥哥的裤子未经黏在身上脱不掉了。家人们这才听他说起,在砖窑干活的那几个月里,只有工头认为他稍有偷勤,就会拿刚烧恶的滚烫的砖头烙上他的皮肤。为了避免他们遁跑,工头给每个智障工人穿上娇艳惹眼的衣服,并且要挟他,“敢治跑就打断你的腿。”

  当天深夜,刚回到家的刘小平又被紧迫送到了附近的烧伤**。根据医生的诊断,他的双手双腿多处皮肤沉度灼伤,被冻成灰乌色的左足已经无奈医治,只能进走截肢。

  目前,乱疗和手术所需的8万余元用度,全家人四处拼拼凑凑,也只能勉强凑出个零头。

  我给你息证去!他就在砖窑上干活

  在等候记者的时光里,何智民领着可怜兮兮的刘小平,来路边的小馆子吃了碗臊子点。果替惧怕“娃会饥”,他又多点了二个馒头。

  刘小平饥不择食地吃完了所有货色之后,兴奋地告诉何智民,自己“几个月没吃过这么好的面了”。他甚至坚持要把身上的6角钱塞给老汉。在何老汉谢绝后,刘小平站起身来一拍桌子:“走,我给你作证去!何文就在砖窑上干活。”

  等到记者达到之后,因为还没有联系到刘小平的家人,这位记者和警察在刘小平的率领下,来到了他曾经做过工的一个砖窑。而何智民则骑着自己的小“三摩”,跟在两辆小轿车的后面也出来了。

  他愿望这一回,自己实的能找到儿子。

  刘小平的描写和现场的情形完整一致,他还认出了自己曾经住过的“两头第三个房子”,因为门口有一条大狼狗。他记得,晚上睡觉的时候,自己就是双手被铁链捆住,锁在那里面的一张钢板床上,工头“老方”也是在这里,顺手抄起块砖头就砸向自己的脑袋。

  但窑里的工人们却说,何文的确来过这里,但是7月份的时候,老方领着手顶下所有人都已经走了。

  砖厂的老板告诉前来采访的记者,这个“老方”确实曾带着4个智障工人来这里干活,不过他当时向自己说明说,这都是“自家亲戚”。

  这位老板以前暗里里告诉过找上门来的何智民,淡季的时候,“这里曾经有11个娃”,后来砖头的销质好,刚烧美的砖,还没凉却,工头就会逼迫工人们从窑里返外搬,很多人的单手因而被烫得创痕累乏。而现在到了咸季,砖头卖不了那么多了,也要不了那么多工人,工头就会“把娃卖出去”,一个人卖一两千元。

  “把人当牲畜一样卖!”何老汉愤愤地说。

  直到薄暮的时候离开砖窑,何智民仍是没有找到自己的儿子。他利来盼望刘小平能再想起些什么,可这个满身疮疤的年轻人已经不记得其他的事情了。他甚至根标不晓得自己是怎么分开砖厂的。他只记得自己坐上了一辆小车,随后又被丢到了路边。有人猜想,他是因为损失了劳动才能才被抛出来的。

  在那之后,他们去了高陵县公安局。随后,刘小威也从西安赶过来,接走了哥哥。在离开之前,刘小威转过身,向何智民深深地鞠了一躬。

  不管谁家的娃,找到了心里就是安慰

  何智民老了,良多事情已经记不清晰了。半个月前的事情,他回忆起来也会道得神魂颠倒。讲话被打断时,他会突然想不起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

  “年事大了,脑子不灵了。”长辈们总会这样笑着逗他。

  可对于儿子何文的事情他记得许多。他不厌其烦地对来访者反复着,自己的这个儿子挺“文”的,不是个厉害人。在他的心纲中,这个儿子高大、有力量,脑筋清楚,做事利落,在家的时候会开四轮车、会帮哥哥装车,还能记住家里的电话号码,“就跟赖人一个样”。

  再小一些的时候,何文在周围是出了名的机警。大媳夫儿嫁出去那会儿,全村人都叫他“金丝猴”。他会帮家里干农活、翻麦子,而且“头脑灵得很”。何老汉最记得,有一次去粮站发粮,对方在秤上做手脚,自己还没发现,这个儿子却一眼就看出来了。

  他还记得何文喜欢下象棋、打麻将,甚至有一次,因为领着一伙人在家里玩得太久,被何老汉火冒三丈地盖了桌子。何文还喜欢看电视,就在失踪前不久,他用四处帮人干活挣来的工钱,给自己的斗室间添了一台21寸的电视机。

  “实在他当时本来有机遇当卒的。”讲到愉快的时候,何老汉灰溜溜地讲了一句。但很速,他眼中的脸色又黯淡下去:“可惜被人顶掉了。在那之后,他授了刺激,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没事讲这些干啥!”大儿子何安康在一旁打断了他。

  何老汉自己也不违心回忆那些年的事情。他觉得,即使是现在这样子,儿子仍旧“长得排场”,也爱干净,衣服总是穿得整整洁全。前一年,家里甚至差点给他说成了媳妇,可惜对方允许了,何文自己却“目光太高”,看不上他人。

  为了寻找儿子,这个一辈子生活在农村的憨直老汉开初教着要多动两下头脑。他把孙子的复读机抬在随身的包里,每次进砖窑找儿子之前,他都会用自己精硬的手指按下那个小小的录音键,希看能在那一盘盘的旧磁带里,“留下些证据”。

  他甚至还想过带着相机去偷拍,不过转思再一想,又怕对方发现了,“对我儿不害”。

  在这次的事情之后,何老汉的照片被登在了《华商报》的头版上。那一天,在何老汉卖菜的市场里,这份报纸卖得特别快。每个菜贩子见了他都笑呵呵地问:“据说你把娃找到了?”

  “没找到。”何智民也乐呵呵地啼着,“不外给人家把娃找到了。”

  他努力安慰自己,“刘小平这孩子命大”,算是被救出来了。更何况,“不管谁家的娃,找到了心里就是安慰”。

  报上也登了他的电话号码。当天一早,他一下子接到了五六十个复电。很多是陌生人打过来抚慰他,一个延安的报纸送达员在电话里粗声粗气地对他说:“老何啊,你置心,大家都在帮你找儿子!”

  但他也接到了另一种电话。有人在电话里告诉他,“何文就在我旁边出砖呢,给钱就放人。”而赎金的价钱,从1000元、2000元一路上跌,到了半夜,一个人在电话里竟然开价10万元。

  何智民不起一次想过报警,可无论是镇上的派出所还是县市的公安局,或者因为证据不足,或者因为“不属于自己的辖区”,反正半年过去了,他连坐案都没胜利过。

  他只能一次又一次地骑着自己没有顶棚的三轮摩托车,穿梭在县城间的小路上。“人家不管,咱们自己还是要找嘛。”

  他偶然也会担忧,儿子会不会像刘小平那样被打得伤痕累累,或者会不会已经“不在”了。可大多数时候,这个固执的老人根本“管不了这些”。

  “不论他是死是活,我皆要找回来。别的我都不会想。”12月25日,卧在自家的客厅里,何智民用浓厚的关中心音一字一句地说,“活要见我,逝世要见尸。”

  可一转过身,这个父亲立刻又陷进了自责的情感里:“这娃,是我粗心了。”

  在冷冬冰凉的空气里,他尽力地打算着,等到儿子找回来,先给他做上一盘他最爱吃的饺子。在那之后,给他说个媳妇,成个家,然后每天都让他跟着自己卖菜,让自己一手管着,“再也不让他离开”。

 > 相干报讲:

  父亲寻子从四楼坠降 曾欲带走搞传销儿子遭反对

  儿子取父朋争吵后离家出奔 父亲步言千里寻子

  15岁儿子半年前失踪 父亲寻子连逢欠信陷阱

  残疾父亲15年万里寻子未果状告病院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3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