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2991
用户名:  桂林妹仔
昵称:  桂林妹仔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4-05-19 03:59

春来识花

在法国度过了三个春天,每个春天的景色都让我惊叹大自然的神奇。是呀,从九月寒风起,到来年四月还要穿着厚外套。直到五月才慢慢轻装上阵的敏捷,只有春风的和煦和阳光的灿烂才能衬托那股在春天里苏醒的活力。法国的春天,无非是四季分明中最耀眼的那幅景致。比如说,人行道上的树一夜之间从秃顶变成了绿色小平头。很多人家的门口也开始陆续摆放起了鲜花。路过他人的花园,垫起脚张望,也是紧紧慢慢的散落着小花朵。春天,缺少了花,可真不算作春天了。

生长在中国南方的我,记忆中夏天的花和秋天的花才算绚烂。比如外婆在六七月摘下的新鲜栀子花和茉莉花。或者是金秋时节桂林满城飘香的桂花。那些花儿,虽然平凡无奇,但却在我的心里留下了芬芳分子的无规则运动。在法国,就像进入了春天花花世界,看得我目不暇接。回想起大学学习《植物学》这门课程,我还光荣的重修了。也许没有做科研的天赋,所以,我偏好从凡人肉眼来观赏这些花儿。省去了钻研各种界门纲目科属种的烦恼和忧愁。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我这个在内外之门徘徊的人,看一把热闹就好!

有一种花, 被我视为法国的文化。因为真的几乎是家家户户都有。这种花,和春天的约会很准时。春天一到,她就迫不及待的开放。颜色有白,有深紫,有浅紫。一回我坐公共汽车路过一条街,看到一户人家的门口被这浅紫色的花围绕着,就像是童话里的小屋,美丽极了。这种花,开得一簇一簇的,很芳香。不是浓烈,却是淡淡的引人入胜。看着她没有玫瑰的妖冶,没有郁金香的端庄,随处可见她的身影。我想,她一定是春天的影子。你问我这种花叫什么名字?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法国人把这花叫做“里拉”。没有科研精神的我,自然不会去深究里拉到底是什么花。就这样,我懵懂的闻了三年里拉的花香。

一日,我浏览一位朋友的相册。在相册里,她说家里的丁香花开放了。我仔细一看,这不就是“里拉”吗?原来里拉就是丁香花!在网上查找了一下丁香花的维基百科,翻到法语页面,还真的是解释得一清二楚。丁香花,也就是里拉,法语名写作Llilas。看着这新知识,我想起了戴望舒的那首著名的诗《雨巷》——“
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翻译成现代语,可不可以说是“丁香女神”呢?丁香,原来离我如此之近。

在我的印象中,丁香也是一种香料。既然是香料,也就有辛香的气味。辛香,意味着浓烈和不羁。可是这淡淡的里拉花香,却温温柔柔的游入我的鼻腔,带给我春天的舒缓节奏。一种身在此山中的恍然大悟让人到中年的我意识到学习啊,真是一件需要主观能动力的可持续的活动。不然,就是钻石摆在眼前,不识货,也白搭!

在卢森堡奔波的日子里,我喜欢在坐公车的时候看车窗外的世界,放松自己的心情。春天依旧看花。我望着一棵树,她开满了白里透红的花朵,很是高雅。我在心里想,这不知道是何种花,给人一种十分亲近的来自东方的感觉。那种自然而生的雅致,让我念念不忘。打开电脑,在网上搜索各种花的图片,终于找到了这朵花的名字——玉兰!看着一张精致的玉兰花图片,上面繁体题字“玉蘭”,很是一阵感触——这是属于东方的花朵,也许只有来自东方的人才能感受到这奇妙的感觉。那种感觉,属于故乡,属于根,属于血缘上的关联。

春来识花,是一件乐事。
 


类别: 法国点滴 |  评论(0) |  浏览(5879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